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6章 喂药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897 2022-06-30 07:04

  

  顾若影往雪域深处走,她下了必死的决心。为了便于战斗,她连袄都没有穿,只穿了单衣,前胸的白色衣襟已经被自己和对手的血染得得通红,如一朵盛放的芍药花,而左胸被刺穿的伤口呈深红色,就如同这朵芍药花的花蕊。

她摇摇晃晃地走在风雪中,力气与内力都已耗尽,再无力去抵抗这严寒。伤口也已经麻木到没有了疼痛感。她已不记得自己最近一次片体鳞伤是什么时候了,好似,有好久好久都未曾受过什么伤了……有昫王的保护,她再也未曾受过什么重伤,如今他一走,便再也没有人能护着她。

顾若影慢慢地,如一朵开到糜荼的花,倒在了雪中。

“殿下……”顾若影轻轻唤着昫王,接着便有一双带有温度的手将她拉入怀中,用雪披紧紧裹住了她渐渐冰冷的身体,“我的殿下……来了……”她再一次轻声唤道,接着便沉睡在那人的怀中。

“顾若影!你给我醒醒!你得活着!”霆肃看着怀里浑身是伤的顾若影,那左胸前的伤让他触目惊心。而她微微蹙眉,嘴角却带着些许笑意,脸上的血迹如专为她描绘而成,美得惊心动魄。她应是把他当成了她的“殿下”,觉得安全了,便全身都放松下来,深深地缩进他的怀里。

“疾风!快!先穿过雪带!”霆肃将怀里人抱起放到他们的马上,穿过雪带后便没有大风雪了。然后与雪带平行而走直到雪带结束,便到了连接雪域与沙漠的树林。霆肃不止一次穿越这片雪域到西州的镜流国去,这条路线能节约很多的时间,所以路算是非常地熟悉了。

那晚霆肃负气离去,到了城门口便停了马车,要到第二天一早才能出城。他仍很生气又伤心,但是一想到她身后的杀手又无比担心。

“隐起来,跟着。”霆肃对疾风说。

“公子,还是要跟?”疾风感觉他的公子这几天有些神叨叨的,从前可不会这样。

“跟,总不能不管的。”霆肃又下了一次决定。

“她不需要,她那么大的本事!”疾风不想公子白白送死。

“他们只三人,对方不知道有多少人,我们就远远看着,若是能赢便走,不能赢便帮忙。”霆肃回道。

疾风便再也不能说什么,悄悄藏了马车,换了两匹马。第二天跟上了一路狂奔的三人。三人本就知道有人跟,所以也并没有在意跟的是谁,不知道霆肃也在跟随的人中。

霆肃毕竟不擅长此道,有一段跟丢了,等他再找到顾若影的行踪时,她已进了雪域完成了屠杀。

“完了完了,迟了!”霆肃也先看到了便道上的尸体,接着进了林子,又看林中的尸体,最后进了雪域更是看到了遍地的尸体。他一人一人翻找,并没有看到顾若影,最后他再往前寻了一段,这才找到了倒在雪带里的顾若影,她还一息尚存。

“都怪我太迟了!你不能死,不能死!”霆肃抱紧顾若影穿越雪带,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气息越来越弱。

“公子,她伤得这么重,要不要到砾城去找医士?”出了雪带,总算是没了风雪,也总算是能正常说话,疾风看着一脸凝重的霆肃问道。

“不能去砾城,杀她的那批人一定会寻过去,如若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估计也会在周围寻找。”霆肃思索道。

“那怎么办?”疾风看她的情况也很担心。

“回镜流,你现在就送信,让他们准备好最好的医士!”霆肃想都没有想就回答。

“可是这离回去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她能撑……”疾风怕她撑不了那么久。

“先去忘忧镇。”霆肃愁云满面,目前他能想到的只有这里了。

疾风一侧脸,就见到他的主人抱着顾若影下了马,于是也连忙下马来帮忙。

霆肃坐在雪地上,稍稍展开雪披,露出顾若影苍白的脸,脸上的血迹已经被他的雪披擦净,如今看起来就像沉睡着一样。

“顾若影!顾若影!你醒醒!你醒醒!”霆肃急切地唤着她的名字,没有叫她郡主。见她没有反应,又换了一种更加温柔地语气,唤道:“影儿,影儿。”边叫边握了她的手。

“影儿,影儿。”霆肃又深情地、温柔地叫了几声。

怀里的顾若影动了一动,轻轻回应:“殿……下……我没事……不……疼……”却是没有力气能睁开眼。

霆肃松了一口气,他不需要她睁开眼,只需要她能醒过来,有反应便可以了。接着他左手抱着顾若影,右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这项链的吊坠是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霆肃将这个小盒子放在嘴边打开来,里面有一颗黑漆漆的药丸。

“公子!不能!”他的这一举动吓坏了疾风,疾风冲上去按住了他的手,死死护住这药丸。

“松开!”霆肃大声喝道。

“不能啊!不能用啊!”疾风猛地摇着头,手就是不松开。

“谁给你的胆子,来管我的事。”霆肃加重了声音,脸色也变了,冷冷地望向疾风。

疾风看他是真恼了,只能松开手,退开两步跪在他身边:“疾风……不敢。”

霆肃拿起那颗药丸,一边又轻轻唤道:“影儿,影儿,张嘴,吃药。”接着,便将那颗药丸放到了顾若影的嘴边。顾若影微微张开嘴,霆肃便立即将药送进了她嘴里,可是她只是含着,并未吞咽下去。

“影儿,影儿,乖,将药吞下去……得吞下去……”霆肃看着她的脸心疼不已。这一个女子一路杀了几十人,是何等英勇,再看看怀里这女子,又是那般楚楚可怜,真不像是她啊!

这下,顾若影微微皱了下眉,却没有要吞咽的意思。

霆肃的手抚着她的脸,将脸凑得离她更近些,耐心地再次说道:“影儿,影儿,乖,将药吞下去……”

顾若影仍是没有反应。

霆肃有些急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疾风说:“酒!”他想起让疾风备的在雪域中御寒用的酒。在雪域中无须带水,若渴了便融些雪就可以饮,所以他通常都是备了酒,可以用来暖身。

疾风跑回马边,把酒壶取了过来,打开壶塞递给了霆肃。霆肃将壶放到她嘴边,动作轻缓地往她嘴里灌酒,可酒从她嘴角滑下,一滴也没有进到嘴里。

“你到马后去!”霆肃看了一眼疾风。

“哦……”疾风不知要他到马后去做什么,但还是照做了。他在马后看到霆肃把酒壶放到自己的嘴边饮了一口,接着便将自己的唇送到了顾若影的唇边。他忙缩了回到马后,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要在马后了。

她的唇柔软温热,霆肃用舌尖轻轻撬开她的皓齿,甚至触到了她的舌尖,尝到的却不是香甜,而丝丝血的腥甜。他将口中的酒缓缓地送入到她的口中,感觉她喉头一动,将酒咽了下去,可是药仍在她口中。他只得再饮一口,重复刚才的动作,却不想顾若影此刻竟有些醒了,不仅接了他口中的酒咽下了药,还回了应他的吻,两人竟热烈地亲吻了一会儿。这一亲昵的举动使他的脸变得通红,两人的身体在雪域里也有了比刚刚更高的温度。

“影儿……”霆肃感觉她松开了自己,原来是又昏睡了过去。他趁着她睡去,又查了一遍她身上的伤,浅的就不说了,光重的都有五六处,最重的便是左胸上那一剑,已贯穿身体,而且从前胸看像是离心脉有些距离,可是背后的出口处却能看出离心脏极其近了。可见对手比她高,这一剑是向下刺出的。

他轻轻扯开她的衣襟露出伤口,连带着也露出了她半个酥胸和雪白的左肩。她的左肩上还有一处粉色的疤痕,虽然颜色很浅却又粗又长,一看就知道曾受过很重的伤,像是被刀劈开过肩头一样。霆肃无心关心她的完美的身材、如凝脂般的皮肤,接着摸出之前灼瑶留给他的伤药,倒在了伤口之上。处理完,又替她穿好衣服,用雪披重新裹好。

“曜王如何舍得让你上战场,受这许多的伤啊……”霆肃轻轻叹了口气。

他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模样,那是在曜王的葬礼之上。顾若影站在大殿前送行,她穿着一身银灰的华丽宫裙,头上全用了银色的步摇,她的左耳戴着曜王亲手为她制的飞羽耳饰也是银色的。她坚持不穿白衣,她要穿曜王最爱的银灰,用曜王最爱看的步摇与耳饰。她没有哭泣、流泪,而是一脸冷色,如第一次见他那样。世人皆怕她这脸色,只有他,即便是这样的脸色也敢上前。

霆肃当时站在送葬的宾客之中,人人都望向曜王的灵柩,而他则望向高台上站得笔直、抬起下巴的曜王后。

接照规制,她只能站在高台上看,不能送行。但是曜王的灵柩启动之时,她如一只银色的凤凰从高台上直飞到了曜王的灵柩前,她抬手轻触灵柩,轻轻说了句什么,接着便跨上马,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头。

这曜国,她说了算,她说能送,便能送!

如今,那高傲、不可一世的曜王后,却倒在了他的怀里,如同一个小女人一样缩在他的衣中。那日高台上的曜王后,他可能真的不配,可现下怀里这个女子,他可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