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7章 败露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325 2022-06-26 14:40

  

  萧璀一人回到了烨都,他不想辜负顾若影的一片心意。

“玴儿,辛苦你了。幽儿因我肆意离开烨都不理国事,狠狠骂了我。说你太可怜了。”萧璀把顾若影说的话一五一十学给萧玴听。

“也就是她敢骂您。但见能骂人我也是放了心,总算是过了这个坎了。”萧玴想到萧璀挨骂的情形不禁笑了,可是一想又不无担心,“可她……真的回曜都去了吗?回去怕不是又要伤心伤神,还是不回去的好。”

萧璀摇了摇头回答:“她隐去了踪迹,我并不知是不是真的回了曜都。也无妨,她能护自己周全,身边还有两个高手,想去哪里玩一阵子就随她去吧!过些日子我再去寻她就是了。”

萧玴点点头,两人很快收回心,开始对谈公事。萧玴将萧璀走后的重大事情都整理成册,现正拿着册子一件一件跟他讲。萧璀见他做得十分好,有没有自已,这烨国也一定不会垮的,不由得心里十分开心。

说完正事,萧璀又将落雪的事情说给了萧玴听,让他也多留意看这个脖子有文身的男人会不会在烨都出现,如果出现一定不要惊动他,要摸到他身后的人。萧璀讲的这些事让萧玴直冒冷汗。

“萧璟、萧琥和萧瑔,三人的学业如何?他们与珏儿年纪都相仿,璟儿与琥儿年纪都还大过他,现下人家都已开始当王,他们差得有些远了。”萧璀问萧玴。

“珏儿经我允许,在曜都与烨都之间开辟了一条自己的信道,专用于与我们三位王子通信之用。我看了,十分妥当有效,真是得了他父王的真传。”萧玴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萧璀接着说,“三位王子原以为信道就是十分简单的送信,但听我解释了珏儿的信道后,才知差距所在,现在日日都刻苦求学,希望能与他一比。”

“借珏儿敲打他们也是好的,但莫要伤了感情才好。”如今北州尽在他们之手,萧璀希望他们几人能相互扶持。

“是,也是这么交代的,四人感情好着呢。”萧玴忙回道。

“你也早些回家去吧!休息几日陪陪家里人。我听他们说你都有月余没有着过家了。”萧璀催着他。

“这就回去。”萧玴见他回来也放了心,也觉得应该回家去看看了,心里念着颜铮儿和孩子们。

萧玴刚走,三个孩子便前来拜见。萧璀正好听得了萧玴汇报的一些大事,便拿来考他们三人,都应对得体,看样子书也是没有少读的。但看来看去,还是萧璟最为优秀些,他有着母亲乐安王后的淳厚良善、又有着萧璀的机敏睿智。他才能方面并不比路盈珏差,只是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不如珏儿经历得多,看起来少了点风骨。

有机会应该让他出去游历一番,见见世面。萧璀将萧璟单独留了下来。

“璟儿,你可有想去的地方?”萧璀问他。

“回父王,我想去烨国原属各城,看看与书里记得是否一样。还想去曜国看看矿石是如何长成,如何开采,如何制练的。”萧璟对答如流。

“那去吧。”萧璀满意地点点头。“走完五城与曜国,半年、一年都可,但没有官职,你需得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完成,可愿意?”

萧璟瞪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若能经历下来,你便是真的可以独当一面了。”萧璀招手让他走近,握了他的肩膀道,“以后这烨国交给你,我便放心了。”

“是,父王,我愿意,而且我一定能完成。”萧璟笃定地回答。

“那你准备准备,三日后出发,谁也不要说。我给你一队可靠人马,不会多,银钱管够,但其他一切靠你自己。”萧璀这是准备逼一逼他。

“是。”萧璟向萧璀行礼便退下了。

萧璀看着他的背影,很是感概,这孩子身量似他,已高出同龄人一个头,自己如他这般大的时候也是开始用自己的脚丈量着自己的国土,最终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为了萧璟的安全,除了月相与萧玴,谁也不知道他离开了烨都。萧璀本以为月相会反对这件事情,没想到月祝元却是十分赞同。他的想法与萧璀一样,觉得几位王子中萧璟最有为王的潜质,但需得出去经历下才能成长,而且甚至应该参加些战斗才好。

“我再派些月家隐卫悄悄护着,安全您放心。”月祝元对萧璀说。

“不必了,我都安排好了,你的人不要动,一动……”萧璀没有将话说完,但是月祝元已然知道了。

月祝元点头道:“还是王上考虑得周全,还有您说的那人,我已派人悄悄去寻了,一定能找到。”

萧璀与月祝元见完面,又悄悄出了王宫到了郡主府。小汜一看到萧璀就头疼,每次一来便待至少半日不走。有时是有事,有时是没有事。没事时也不说话,就一坐半日,望着院子发呆,仿佛院子里站着顾若影一样。

“您回来了?”小汜假装惊讶地问道。

“装什么,你不知道我回来?!”萧璀没好气地答。

“这是朝我撒的什么气?您不是发誓要跟着我姐的吗?怎么回来了?”小汜亲自己给他倒茶。

“被她给骂回来了。”萧璀如实答到。

“她往雪域那边去了。”小汜把自己收到的最后的情报告诉了他,到了雪域里他也收不到消息了,直到她再出现在哪个镇上。

萧璀只“哦”了一声。

“您不是来问她的情况的?”这一声倒是让小汜有些意外了,他原以为是因为找不到顾若影的踪迹才来找他问的。

“不是这事儿。我是来求你别的事儿的。”萧璀皱着眉道。

“大王子?”小汜又问。

“你又知道?!你说说,我是不是得杀了你才行?!”萧璀将茶杯往桌上一扔。

“你杀你杀,看你如何跟我姐交代!”小汜毫不客气地坐到萧璀身边。这人一年总是要杀他个几回的,他已经不怕了。

“我让他出宫游历,请你一路护着才好。”萧璀放下身段请求道。

“这不用你说,姐早就交代过了,我尽我能力。只是我看他带了月家人,以为有月家护着呢!”小汜好奇地问。

“月家是明面上,你是私底下,不同,你的人我才放心。”萧璀拿眼看他,两人虽天天都在斗嘴,信任这方面却是没得话说,无论是谁都离间不了的。

“知道了,我这就交代下去。银子你是要补我的,我用人也是要花银子的。”小汜既是组织的头脑,也是个生意人。

“你个财迷!有哪一回不跟我提银子!我俩就没点交情吗?我璟儿难道不是和子归一样叫你舅?你管子归就不管我璟儿?”萧璀一拍桌子。

“道理是对的,银子也是要给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用,我姐还用呢!”小汜确实财迷,就是不松口,每每都拿顾若影当借口,其实顾若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起用“赤影”的人的。

“给给,明日就给你送来,要多少给多少!可以了吧!”萧璀气得又端起茶杯,狠狠喝了一口,像是要喝回本一样。

“看您这么大方,那我再送个消息给您,不收银子。”小汜将头凑到萧璀跟前神神秘秘的样子,“不过说好了,不能恼,我也是无意中得知的。”

“说,我今天吃了晚饭再走,叫雀儿做点好吃的。”萧璀明显没把他要说的事当回事。

“您先听了,看能不能吃得下饭再说。”小汜压低了声音。

这烨都每条大街上都有酒楼,而这些酒楼一小半是汜公子的产业,前些日子各楼里前来对账,有个特别多事的老板娘跟小汜提起了这件事情。她负责的那个酒楼在比较偏的位置上,却是十二个时辰都开的。表面是酒楼,暗地里却是个医馆,专门治疗“赤影”受伤的人员。

有一日,她亲眼看到隽王妃与侍卫模样的人在她的酒楼房间里的亲热。星宓去拜佛,说是带侍卫,却只带了霍鸿飞一人。回来时觉得有些累了,便与霍鸿飞在那酒楼里休息了一阵。她只以为这里偏僻,却不知竟是“赤影”的地盘。

小汜见萧璀的脸沉下来,他问:“有第四人知道吗?”

“当然没有,我‘赤影’的人怎么会乱说,这是规矩里的头一条。”小汜自信地点点头。

萧璀二话不说,起身就出了郡主府,果然是没有心情吃饭了。

之前让萧玴休息两日,想必是在家的,他穿着便服直接去了隽王府。

进门之时,凤漓的刀已经架到了霍鸿飞的脖子上。萧玴正与颜铮儿在院子里看孩子跑,就见萧璀急冲冲走来,在院子里大吼一声:“去请王妃!”

颜铮儿看到凤漓押着霍鸿飞进来,心里便已经知道了。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今天本还想寻个机会与隽王聊一聊。她给了隽王一个眼色,接着让人把院子里礼都没行的孩子们全带走了。

星宓刚一进院子,萧璀就看了凤漓一眼,凤漓手下没有迟疑,一剑抹了霍鸿飞的脖子。

星宓握紧了拳头,慢慢走到院子里,眼睛通红。

“七哥!”萧玴唤了一声。

“是我的错,将这副担子全放在你身上,致你不能顾家,出了这样的事……”萧璀扶起萧玴,难过地说,“她,你看着办。”

萧璀心里气难平,但是落星的上官家已经被治了,现在星家若是也出事,怕是会导致落星不稳。

“七哥,回宫吧……隽王府的事,我自己处置。”萧玴有气无力道。

萧璀只能一摔袖子走了。

“殿下……臣妾告退。”颜铮儿礼了礼也退出了院子,她难得如此温柔懂礼。

“你要杀便杀,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星宓声音不大,却很用力地讲出这句话。

萧玴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杀你的,你知道的。我与你相识时才六岁,就算不把你当妻子,也把你当亲人了。”

“那你想怎样?”星宓双手绞着帕子,心里只有恨。

“我本也想等七哥回来后问问你,与他若是真心,便写了和离书放你走,或你想留在这隽王府,隽王妃不会易主,为了你,也为了星家。是我亏欠你在先。”萧玴叹了一口气看向星宓。

“你一早就知道了?”星宓冷笑道,“是啊!殿下是何等聪明的人,又怎会不知?现在这样的大度,倒是好人做尽了。”

“是我对不住你。”

“你但凡多看我一眼,我也不至于此。以前心里都是她,现在抱着个替身也是乐在其中,萧玴你太可怜了,呵呵呵……”星宓发出一阵笑声。

“铮儿不是谁的替身……”萧玴否认道。

“是,她不是谁的替身,你喜欢她。只有我,什么都不是,从来就什么都不是……”星宓绝望地看着萧玴,知道她有了别的男人,却还能如常待她,到底是有多不在意……这个男人是谁并不重要,不是霍鸿飞也可能是别人,她只不过是想让萧玴生气、伤心而已,然而,他并没有。

星宓再深深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自己爱了一世的男子,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将她的嫁衣挂上房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