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47章 落风城-出谷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79 2022-06-26 14:40

  

  月九幽光着脚在雪中练剑,她气息顺畅,左右手力道已然一致,双剑在她手中灵活如初,少了一根骨,对于她来说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反而是感觉内力有些增强。

“你给我幽儿吃了什么药?感觉她手暖了些似的,内力也有增加。”萧璀一边把手里捋好的药递给冥药去切。如果冥药知道他是什么人,应该可以向世人炫耀一辈子了,这位人物给我打过下手。

“当然是好药啊!还能是什么!其中有一味就是你们那天散步捉回来的那条大蛇的蛇胆,在给你补肾和给她补身之间,我选择了她。”冥药见不得人身上有怪病,特别是月九幽这样的,她哪里有毛病就想给她治好了才能睡得着觉。先是左肩膀的伤,然后是手冷没知觉的胎里病,顺道给她补了点内力。

想起那天的事,冥药又摇了摇头,这两人是他见过去最特别的人没有之一。

那天一早在屋里没见到人,他们还在纳闷人去了哪里,却见两人从外面走回来,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楼栖雀吓晕死过去,只见萧璀拖着月九幽的手,而月九幽的手则拖着一条怕有一丈来长的大蛇。那大蛇全黑的身子,无眼却有一朵火红的冠子,两颗牙长长的毒牙足有二寸来长。

这出去散个步都能散条巨蛇回来,也是厉害了。

“这东西世间怕是只有这么一条了,我在这谷里只看到过一回,追踪了数年都没有再被找到,结果被你出去散个步就给杀了。”冥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哦……这可能是有点巧了……”萧璀听到说他们是去散步了,看来并不知道他们昨晚没有回来,他轻捏了下月九幽的手。

昨夜缠绵疲累,又知这谷里无人打扰,两人竟都放心相拥睡着了。待到天微亮,月九幽先醒来,一睁眼就发现火堆旁有一只黑色的怪蛇,它的一半身子在火堆旁,另外一半身子在二人所合盖的披风上,也就是说它有一半在二人身上。如果他们一动,这东西肯定要过来咬人了。

她正在寻思要怎么办时,萧璀早不醒晚不醒偏这个时候醒了,他一醒就要拿脸凑过来亲她,这下可好,那蛇也被他的动作吵醒了。抬起上半身就张开了大口,两颗藏在嘴里的毒牙弹了出来,眼看就要咬过来。月九幽拿身体挡在萧璀身前,一手扯过他们身上盖的披风,挡住了它喷出毒液。萧璀还没有回过神,就见月九幽腾地跳起,直接拿手捉住了那怪蛇的七寸,那蛇并没有即刻就死,而是尾巴一扫,缠住了月九幽的身体,月九幽用力越大,它也缠得越紧。睡眼惺忪的萧璀听到月九幽的低吼声才看明白现场的情况,两人出来并没有带上任何武器。

月九幽两手不得空,就叫了声:“钗!”萧璀忙拔下月九幽头上的钗,看准那蛇的头部狠狠扎了下去。

一对几乎没有穿什么衣物的男女,手抓着一条巨蛇,以诡异的姿势一齐倒在了地下,萧璀说:“这种说早安的方式,下回还是不要了……”两人的狂笑声铺满整个山洞。

“回去问下冥药,肉可不可以吃。”月九幽道。就这样,两人穿好衣服,手牵着手拖着条蛇走回了竹屋。

冥药和楼栖雀的下巴都要惊掉了。

“肉可以吗?”月九幽果然问道,萧璀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反正他是不会吃这东西的肉的。

“你……吃它的肉?你知道他在黑市上值多少金子吗?晒干了磨成粉,就这么一小撮,十两金子都换不了!”冥药气愤地答道。

“那就是可以吃,煮了吃吧!”月九幽对萧璀说,“给主上补身子!”

“不要!”萧璀和冥药同时叫道。

“我不用补,我好得很。”言下之意,我是不吃这恶心玩意儿的。

“十两金子!”冥药则是心疼钱,手一直比着那一小撮的姿势。

“我们又不缺金子,缺肉吃。”月九幽很坚持,这些天都是吃粥和野菜还有就是各种药,确实一直没有吃过肉,而她又是无肉不欢的,可是这谷里又没有活物,她每日都去寻也寻不到,今天好不容易打了个活物,怎么能放过它的肉。

“管管你的人。”冥药已经无话可说了。他无可奈何地对萧璀道。

萧璀十分同意冥药的观点,他拉过月九幽道:“幽儿乖,不吃这个肉好吗,让先生入药吧,以后可能有用。我们过两天出谷,给你猎兔子吃,天气冷有雪兔了。”

月九幽十分不舍地看了那蛇一眼,点点头。两人总算松了口气。

两人现在想起那天的事,还感觉一身冷汗。萧璀接着问医月九幽的事情。

“先生为何要这样医她?莫不是垂涎我幽儿的美色?”萧璀打趣道。

“我呸!我冥药是那种为女色所动的人吗?”冥药啐了他一口,“我就是想把的身子养得好好的,以后给我炼药。”这下一不小心把话给漏了出来。

“什么?她应了你,把自己的身体给你炼药?”萧璀急得站起身。

“你看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让她现在给我炼!”冥药说。

“我不许,你要其他的东西吧!你要敢动她,无论你救没救我的命,我都肯杀了你。”萧璀狠狠道。

“主上,小事,不要急。”月九幽收了剑,走到两人身边,才知道他们是在谈论这个事情。“我们谈妥了,是在我死了以后,他会给我收尸,然后再拿去炼药。”

“那也不许,怎么可以……”萧璀握住她的手臂说。

“死都死了,还怕什么。所以,如果我死在你眼前,记得把我的尸身收好留给冥药,这是我应下的,就得认。”月九幽笑着答。

“不许死!那让他把我也炼了吧,一起炼了。”萧璀搂紧月九幽,孩子气地说。

为了避免再说下去,月九幽对冥药说:“先生再帮看看主上的身子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妥,我们打算这两天就出谷了。”

“目前看来,是没有什么不妥了,内力有些损耗,慢慢再补吧。反正他武功也不如你,就先把药给你补了。反正不急,路上慢慢观察,随时调养着。”冥药答她。

“你……这是要跟我们一起出谷?”月九幽问。

“是啊,我得跟着你啊!万一你死了,我得立马用来炼药,如果臭了就用不了了!”冥药理所当然地答道。

“我看是我太纵你了!她是我的人,怎么在你口中像根草一样低微。”萧璀抓住冥药的衣领,就要伸手打。

月九幽和楼栖雀忙过来拦。

冥药拍拍萧璀的手,意示他放开,接着对他说:“我对你有用。这世间,只有我真正会用‘沉欢’和‘浮世’。”

萧璀松了手:“难道不是煎来就可以?你又是从何而知?”他从未听说还有专门的用法。

“因为这是我先祖练出来的药,我自然知道用法,你若不想浪费这药,需得我。”冥药挑了挑眉对他说道。

萧璀没有出声,从他可以换骨来看,他说的可能是真的。这次去曜国送药,顺便还帮人给医好了,这倒是好事。

“要让我帮你用‘沉欢’,我也是有条件的。”冥药见他松开手,整了整衣襟道。

“她尸身我要,我还要金子。”冥药提出了自己条件。

“你!”萧璀就是过不了这个坎。

“给给,都给,尸身也给你,金子随你要,要多少有多少。”月九幽拦住萧璀,替他回答。“不过你不是高人吗?不是应该对银钱看得淡吗?为何要金子?”

“有些好药,自己采不到的,需要买,那还是得要银子的,而且有些器具我自己制不出来,需得找人去曜国定制,也要花好多银钱。”冥药如实回答,“我们雀儿要出谷,我就不打算让她回来了,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她也没有亲人,我怎么也算是娘家哥哥,怎么也是要备点嫁妆的。不能让她被人瞧不起。”

“原来是这样,我们主上别的不多,金子总是花不完的,这点你放心,我们都是雀儿姑娘的娘家人,是她以后的靠山,没有人敢瞧不起她的。”月九幽笑道,她没想到这冥药看似无情,但是对楼栖雀是真心的好,把她当亲妹妹一样。

萧璀听到他说这些话,心里的怒气总算是消了一点。他盘算着,让冥药与他们一道去曜国,那办成事的机会又多了几成。

“我就只是金子多?没有别的?”萧璀坐在床边看月九幽收拾东西,手里把玩着两个白晃晃的玩意儿,那是黑蛇的那对毒牙,他让冥药把这牙给了他,他有用处。

“金子多,人多,智慧多……您说说,您还想要什么多?哦,以后女人也多……”月九幽笑着将他的衣服叠好单独放在一边。

萧璀从她身后揽住她的腰,将头搁在她的肩上,也笑道:“我幽儿吃醋呢,人都没有见着,就开始吃醋了。”

“怎么没见着?我可是见过那上官家的琬琰小姐,您未来的王妃。”月九幽回过身,也反将他揽住。头正好放在他的心脏位置,能听到他的心跳。

“怎样?”萧璀将她搂紧了,问。

“还没长开……”月九幽忍不住也笑了,那姑娘虚岁十五,就是十五都还没有到,“还是个孩子模样,怕您下不去手……”

萧璀也被她逗笑了,将她按倒在床上,笑道:“就你,让我下得去手……”说完就吻住了月九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