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2章 寻找踪迹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03 2022-06-26 14:40

  

  雪家虽身处闹市,但独门独宅,整条街道都是他们家的围墙,所以灼瑶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送信的男人。那人走得极快也很警觉,灼瑶便只远远地跟着他穿过镇中心,一路往玉尘镇外去了。

那人拐进了一片林子,林子中间有一间废弃的破房子,外面有几个守卫。待他进门以后,灼瑶在林中穿行,绕到房子后面的林子里。那里离房子更近些,她想多看一些里面的情况。

灼瑶身子轻巧,那些守卫好像就是普通的会武功的家仆而已,没有经过多少训练,所以并没有发现她。她在树间闪身而过,轻松就到了后窗下。她看到屋正中,雪冲手脚被绑着坐在地上,雪冲夫人秦旖因为怀里还有个婴儿,所以没有被绑上手,只被绑上了脚,此刻正依在雪冲身边,怀里的孩子也没有哭闹。目前看起来倒是没有觉得受了伤。

雪冲见送信人进来,便说:“你们放了我夫人与孩儿,你们也一定能拿到想要的。”

“还是三个一起稳妥些。”那送信的人不是领头人,领头的是屋里火堆旁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不对,屋里的人身材都很魁梧,这样的身量好像是冽国人,灼瑶观察着屋里的人,屋里还有对方八个人,加上门外的四人,对手共有十二人。她心里盘算了一下,不知对方武功高低,自己一人要带走三个恐怕有些吃力,就想着先回去禀告。

“求求你们了,放了我的夫人和孩儿,你们还可以加条件,我绝不逃走,配合你们拿到为止。”雪冲仍不死心,他心里大概知道对方可能拿到了东西也不会饶了他,便想着看能不能救下夫人和孩子。

“雪公子,你就不必再说了。”对方断然拒绝。

其中有个蓝衣男子端了水想来给二人喝,秦旖往雪冲的身后缩了缩,将孩子和自己的脸都埋到雪冲的背后。那人看到柔弱美丽的秦旖竟来了兴致。

“这么好看,浪费了。”蓝衣男子边说就边扯秦旖。

“你放手!”雪冲手脚不得动弹,只能拿自己的身体往前顶,硬生生把那个顶开。

“滚开!”蓝衣男子恼了,一脚将雪冲踢开,开始抢夺秦旖手中的孩子。

“不要,不要!你放手!”秦旖不会武功,但是为了孩子她开始反抗。

看到这样的情景,灼瑶觉得不能再等,只能先救一个算一个,哪怕是把孩子给救了出来。这一瞬间,她心里有些想几月不见的晴儿了。

屋里的人只看到一道黑影快速地闪进屋内,蓝衣男子“啊”了一声,大家朝他望去,就见他的胸口插着一把短刀,已说不出话了。再看来人,只是个二十多岁,身量十分小巧的姑娘。

灼瑶在蓝衣男子倒下时已接过了他手中的孩子放回到秦旖怀中,接着,还未等那几人上前,她已将蓝衣男子身上的短刀拔出,奔向那些人,打斗起来,只一眨眼功夫,就又解决了一个,伤了二个。

“住手!你再动,我就杀了他!”

灼瑶回头看去,他们中的领头人将手中剑举到了雪冲脖子上,她只能停下手将短刀扔在了地上。本就是来救这三人,若是都死了,那来也就没有意义了。好歹顾若影吃了他们雪家的千年老参治了毒,还是要报答的,这个她懂。

“大哥,杀了吧!留着……”有人将剑抵住她。

“你也配!”灼瑶冷笑道,这神情也是有些像顾若影,她常年在她身边,虽不能说神似但已是形似。

“灼瑶姑娘快走,不要管我们!”雪冲知道她是顾若影重要的人,若是为了他们而死,只怕是雪家也不会好过。

“走不了了。”领头人说,接着灼瑶后颈就挨了一下晕了过去。

“大哥,这一会醒了我们也不好对付,为什么不杀了?”又有人问领头人。

“杀不得,杀不得!要杀杀我们!”雪冲急得跳了起来。

“你看看,他着急的样子。这女子肯定不是普通人。现在多了一人,需得再多换些东西了。”领头人笑道。

“大哥说的是,那我绑结实点便好了。”刚才发问的人一听到换钱,顿时觉得来了精神,只差将灼瑶缠成粽子。

“先离开!说不定她只是探路的,后面还有人,我们赶紧离开!还有,这三人不能动,要留给主人,你们谁再动歪心思,就杀了谁。”领头人吩咐道。他们开始收拾东西,接着将四人都移到马车上,迅速地离开了这里。只有送信的人留了下来,他扮成个普通农民的样子又往玉尘镇里走去,隔天,他需要再去送信。

顾若影与无衣出了雪家大宅,在正街四个方向都找寻了一下,就看到了灼瑶留下的记号,方向是向镇外的,于是两人便向那个方向追去。

一路都有灼瑶留下的记号,虽隔得有些远,但仍能被追踪到,想是送信人回程也急,而且是有武功的,灼瑶并不得很多空。直到出了玉尘镇,由主道拐进侧道进了山,便再没有看到任何记号了,两人在侧道林子里找寻了一圈都没有任何发现。

两人悄悄地在树林里行进,未发出一点声响。穿过林子后是一片开阔的土地,有间破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里面有人停留的痕迹,但现在已人去楼空。

“灼瑶来过。”无衣蹲下身子,查看院子里的情况,那里有一片凌乱的脚印。顾若影凑过去一看,果然看到有半个脚印鞋底花纹有朵桃花,这是到了落雪后无衣给灼瑶买的新靴子。

“已经走了。”无衣叹了口气。

“想是不敢在雪家地盘上久留。走,玉沙镇,放心吧,灼瑶没事。”顾若影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已经看到了灼瑶留给她的信息,用的是“赤影”的联络方式,想是她在这里待的时间稍长。无衣对于“赤影”组织并不了解,所以也不认得这些记号,它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划痕一样。

“追!”两人相视一眼,顾若影在遇事时已然切换成了月九幽,不管是表情还是说话声音都冷了好几个度。

两人没有停留就按原路回了主路,准备重新骑上马往玉沙镇追,凤漓此时也追了上来。

“人往玉沙镇去了,凤漓你去找人跟来,需低调些。”顾若影马都未下,说完就飞驰而去。

但是沿路,再没有看到任何灼瑶留下的记号。

“不会是……”无衣十分担心地说。

“不会的,应该是被缚所以没有办法留下记号,你放心,在烨国,没有我收不到消息、找不到的人。”顾若影轻轻咧嘴一笑。

两人进了玉沙镇,顾若影大大方方在街面上走,看似无意地进了一家酒楼。

先和无衣找了张桌子坐下,接着便让小二找掌柜的来。

掌柜是一位四十多岁年纪的女子,穿着绸缎衣服,化着精致的妆容,风韵犹存。难怪这里生意这么好,原来是有漂亮的老板娘。

“唉呀,公子小姐,怠慢了。”老板娘亲自斟茶。

顾若影笑笑,拿手蘸了茶水在桌上画了一个符号,接着立即又抹掉了。

“哎呀,只要银子够,好的包间肯定有的,二位请随我来。”老板娘媚笑道,说着便引着两人上了楼,来到一个包间。

刚关上门,老板娘就来行礼,道:“主人,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能亲眼见到主人。”

“我只是用了汜公子的记,怎知是我?”顾若影笑了,坐到窗边去。

“汜公子交代过,能用他记的女子,只有夫人和您,夫人我曾见过。”老板娘忙过来斟茶。

“你就在这街面上,去帮我收些消息,找人。”顾若影心里也有些着急,便直接说了来由。

“主人稍等,我去去就回。”老板娘听顾若影说完,心里已是有数,知道该找谁去问,于是立即就去办了。

还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她回来便告诉了顾若影想知道的一切。

“这些人,绑票,还住在闹市之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脑子呢?”顾若影一脸无语。

“主人,您歇着,我这就安排人去救。”老板娘毕恭毕敬地说。

“不用了,我自己去,敢动我家灼瑶,这口气怎么都要自己出的。”顾若影脸上浮现阴冷之色,算起来,已是很久都未打架杀人了。

“主人需要人吗?我去安排。”老板娘低声问。

“十几人剑都不用拔。我在你这里吃顿饭,等夜了再去。”顾若影喝茶喝得肚子都饿了。

老板娘这才知道自己多嘴了,忙说:“我这就给您备饭去。”

“多备些肉,不要羊肉。”无衣轻声交代,听到有了灼瑶的消息,而且人还平安,便也放了心。

“这冽国人一向老实,怎么想要与雪家作对?”无衣不仅了解曜国,对烨国也很了解,之前为暝郡王收集的资料后来都用来帮助昫王与顾若影。

“你说的对,为何,而且还是这个时候。”顾若影从不相信巧合,所有的巧合在她眼里都有阴谋。

“旁人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而……那位在……已经被人知道了。”无衣分析道。

“无衣,你也很聪明,我觉得晴儿像你多些,小机灵一个。不要送她去月家吃苦了,我们这事儿完了就回曜国,我想珏儿和晴儿了。”顾若影刚才听老板娘提起雪冲及其妻儿,于是就想到了珏儿与晴儿。

“好。”无衣对晴儿甚是不舍,但是灼瑶对于孩子的状态太不稳定,也让他担心。

两人吃好了饭,坐等天黑。

顾若影的心里竟有些小小的,撩拨人的兴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