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4章 伤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86 2022-06-26 14:40

  

  “殿下,昹王怎么样了?”顾若影问骑在他身旁的路剑离。

“冥药只说了三个字,‘死不了’。”路剑离当时只听到他说死不了,便立即出了营帐,找了匹马就追过来,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程度。

顾若影看到路剑离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表情,在马上笑得东倒西歪。

“那你来做什么,不陪着他?再说多危险啊!”顾若影怪道,但她心里很高兴,路剑离愿意为了她上前,而不是在后方等。

“那还不是想见识见识武姬殿下怎么大开杀界的。昨天我说什么了,不要深入不要深入,杀几个人解解气就好了。反正是不会听的。”路剑离气呼呼道。

“我看殿下,功力恢复了武功也是很好嘛!”顾若影马上转移话题。

“吹,吹,你接着吹。”路剑离不吃这一套。

顾若影已经跃到他的马上,坐在他身后,揽着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背上。

“是累了吗?”路剑离吓了一跳。

“不累,讨厌骑马。”顾若影答道。

“坐车也不喜欢,骑马也不喜欢,只能是走路了。”路剑离无奈道,一手抓着疆绳,另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

顾若影就在他身后吃吃地笑。

萧璀与他们走的是同一条道,远远看着两人骑在一匹马上,很是亲密的样子,心里发酸。她在路剑离的身后是撒娇,在他的身后是挡箭;她叫路剑离殿下时满满都是爱意和亲昵,她叫自己殿下时,就是为了显示身份有别。他总是不自觉地拿路剑离与自己相比较。今日追到阵前,已是他任性的极限。两个后方营地其实隔得并不远,但萧璀还是拐了弯没有与他们走在一道。

顾若影与路剑离不紧不慢地回了营地,传令兵比他们先回来报了消息。道路两边已是跪满了迎接他们的人。

卢子谋不是武将,是谋臣,不太会武功,所以总是在后方大营。他也在路边迎着他们。

“昫王、昫王妃殿下,可有受伤?”卢子谋先关心道。

两人看到这许多人,也不好在马上抱在一起,就下了马,是走过来的。

“卢大人有心了,没有受伤。大哥可好?”路剑离问。

“已经吃了冥药先生的药,人精神多了。”卢子谋回答。他们出去这段时间,他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营帐及一应用具,即使在边关作战,也是安排得十分妥帖。

本想先领着他们换衣,因为见几人都是一身血衣,特别是无衣,甲里着的是白色,尤其明显。卢子谋认出此人是暝郡王之前的侍从,不知现在怎么会跟着昫王身边。

顾若影让无衣与灼瑶去换衣处理伤口,他们都受了些小伤,自己则和路剑离先去看昹王。

冥药还在昹王的殿里守着。顾若影进去先看到了巨石,巨石看到她进来,十分高兴,之前看到昫王并没有见到她。

“胜了!”巨石高兴地说。

“嗯,胜了!”顾若影使劲搂了搂他,看他手臂上也缠着白布,里面沁出血来,接着又快步走到昹王床边。

“大哥怎么样?”顾若影看了一眼闭着眼的昹王,没有叫,先问冥药。

“腹部中了一剑,快刺穿了,好在是没有伤到重要脏腑……”冥药答道,他声音并没有很沉重,想来在他眼里并不是特别严重。

这时,昹王听到二人的声音,睁开了眼,道:“有你们在,一定……一定可以的。”他声音虚弱。

“可否送回曜都去?哪怕是到硞城也好。”路剑离跪到床前,看着脸色灰白的昹王问。眼下这战前若是有点事情,急退的话,怕是更加影响他养伤。

“再等三日,等我看看无事,应该就可以走了。只能坐马车,尽量慢,走平路,应是没有问题的。”冥药非常有信心地说。

“那就好。”路剑离总算是放下心来。

“不,我不……回去,我回去了……这战事要如何办?都……都已经到这里了。”昹王不愿意。

“殿下,我觉得昫王殿下说的是,再说,现下不是还有晖郡王吗?昫王殿下也来了。”卢子谋说道。

“二弟,你愿意留下来,我才回去,你若不留下来,我是不会回去的。”昹王拉着路剑离的手道。

原来昹王和卢子谋来的是这出,这两人见昫王与顾若影来了,早就合计好了要让他们留下。

路剑离也不答,望向顾若影,他本来想的是自己带着顾若影,送昹王回去。

“我听殿下的,殿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顾若影也明白了卢子谋与昹王的意思,她笑着对路剑离说。

“大哥,我现在没有身份……”路剑离道。他们出征之时,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昫王身份,现下,说起来就是个普通人了。

“可王上,并没有下诏书,身份还在的。”卢子谋立即答到,“有没有身份并不重要,您哪怕是平民的身份,屋外的这些人能不听您与王妃的指挥吗?”

“卢参将,现传我大将军令,着……着路剑离为代大将军,一切都听……他统领。”昹王尽量放大声音让周围的人听到,他每说一句话,经过冥药的处置,他感觉已经好多了。

“是!”卢子谋听了令已经出去传了。顾不得路剑离身后在叫唤。

“大哥,使不得……”路剑离绝望地看向顾若影。他本来应了她只要是昹王没事了,就带她走,这下果然又是被卷了进来。

昹王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路剑离和顾若影只好出了他的营帐。

“怎么办?我不想的。”路剑离对身旁浅浅笑着的顾若影说。

“要不是伤得这么重,我还以为大哥是在做苦肉计呢!”顾若影踮起脚尖,在他耳边悄悄道。

两人回了卢子谋为他们准备的营帐,先换衣服。

“现下要怎么办?”周围没有了旁人,路剑离再问。

“能怎么办?军令都下了,自然是留下,直到整个彗绝到手为止啊!这不也是你们两人都希望的吗?不然怎么这么齐整地都出现在这里。”顾若影自然而然地答道。

他们两人确实都是相同的想法,准备这一次,就直接一鼓作气地夺下所有城池。哪怕多花费些时日与金钱,也比再来一次花费的时间与金钱要少,如今彗都的大门都已经被攻破,取下王城也用不了多少时日了。到时只需和萧璀划定疆界,便大事得成了。

一连三日,晖郡王与承天都只是传消息回来,报告目前的战况,人并没有回来。说明王城中并没陷阱,二人来报说,行军一切顺利,所在镇子未伤百姓,还发粮发物,他们已经整理出一镇来驻扎,他们可以前来了。凤漓还亲自来传了一回信,说落星与落月的军队也加入到队伍中,看来萧璀确实已经下定决定要一举成功。峧城也已在掌握之中。

最重要的是王城中彗绝王已经趁着合围势未成,已经扔下王城及城中家眷出逃了。晖郡王已经安排几队武艺过人的人马先去寻找打探他的下落了。其实,他找不找到已经不重要了。

昹王听到消息非常高兴,他终于同意撤往硞城。冥药说了他已无碍,只要不大动作再伤,回去养着等痊愈就可以了,但是少不得也要三五个月时间。但他一直没愿走,直到这些消息都传来,他才安下心来。

曜国的王宫里,曜王正在为昹王受伤而伤神担忧。就有军报说攻彗都时,昫王与昫王妃到了战场,而且因为昫王妃的加入,军队士气大涨,一举已经攻破彗都城门,占领了多镇。

“什么!这是真的吗?”曜王又惊又喜,不敢相信地看着奚云何。

“昫王妃离开曜都后,回了落风城,昫王便也随之跟去了。两人在落风城里听到昹王受伤的消息,一刻也没有停留就赶去了战场。昫王妃仍是以一敌百,直取了对方出战将军的人头,而且将曜旗插满战场,鼓舞了士气,大家都很英勇,特别是佐坤的将士们,十分出色,有位叫薛驰的副将,一人就斩杀了对方三位将领!”奚云何收到的消息最多,他清晰地将当时情况复述给曜王听。

“真是两个好孩子啊!昫王妃……之前我那么对她,她还能为我曜国上阵拼杀!”曜王感叹道。

“我也是第一次见如此英勇的女子,佩服得很。”奚云何在一旁点头道。

“寒儿现下如何?”曜王问。

“冥药先生已经帮他治了伤,万幸没有大碍,只是需得卧床三五月,已经让人送回曜国,先在硞城休养一段时间,好些了再回曜都。”奚云何答道。

“承天……将军伤势如何?”曜王担心这个新得的儿子,父子两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去了战场,上次军报说受了伤,也不知道如何了。

“听说没有大碍,攻彗都时,仍带着伤在现场指挥。”奚云何说起承天,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也是好样的!不愧是我……是你带出来的人。”曜王差点说漏了嘴。

“此次,彗绝定会夺下!”奚云何捏紧拳头说。

曜王也重重点头。在他在位之时,画土定疆,是何等荣耀的事情。

“来人,传诏,并且以军令传至前线。”曜王好像下定决定似的,命人写下了诏书。

路剑离做回了昫王,顾若影做回了昫王妃,并允他不再纳妃。并且,路剑离代替昹王成为了大将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