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6章 紫苑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67 2022-07-26 12:47

  

  月九幽大大方方地骑马进烨都。门外早就等着一行人了,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令牌、什么身份,身份已经在那里了。

来迎的人是小汜与雀儿、月无间与月冷渊,并没有萧璀与萧玴。当然,人家是烨王、是隽王,自己并不是以国之名义来拜会,他们自然是不会出来迎。月九幽倒是松了一口气。

而且,来的这四人便是她最想见的人,其他人无所谓了。四人都笑盈盈地看着她。

“姐!”小汜、雀儿与无间同时唤道。

“我还半隐着,都知我今日进城,汜公子厉害了。”月九幽三人下了马。

“还好是半隐着,若是全隐了,我们如何迎你。”小汜也笑了。

“身子可好?孩子可好?”月九幽抱紧了钻到她怀里的无间,轻声间。

“唉,不要提了,也不知像谁,老大上九天揽月,老二下五洋捉鳖,都是不省心的主。”答的是月冷渊。

“不是像你又是像谁?”月九幽和月无间同时回他,他自己小时候便是一模一样了。

几个人笑成一团。

“姐,走吧,带你……”小汜还未讲完,月九幽打断了他。

“我住自己地方,不住郡主府。”月九幽说道。

“知道你不会与我们同住,给你安排了别的地方,花了好多心思,不要推辞。”小汜早知道她不会住在郡主府,怕将杀手引去那里,伤了他和雀儿。

淮郡王府更是不会去,家里还有几岁的孩子。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别的事。烨都怕是要待一阵子,常常可以见到的。”月九幽对月无间与月冷渊说,他知道两人应该也有很多的事忙。那两人听到她这么说便应了。

三人随着小汜一路走,越走越靠近王宫了。

“该不是要把我直接送进宫里去吧!”月九幽笑道。

“他倒是想!我还不让呢!”小汜恨恨道。

这宅子真是离王宫不远,也就几条街而已。转过主道,又经过三条侧街,跟着到了一条两侧没有房屋的街道,走到头便看到右侧宅院的大门了,倒是清静。后门连着的也是一条单巷,单巷后穿过几条侧街就到了王宫的宫墙下。

“知道你要来,东西都帮你备妥了,下人都是咱自己人,用不惯我再给你换一批。”小汜走到门边,未敲门已有人来开门。

月九幽这才看到,大门的斜对面有个小小的耳房,里面可以住人。要到大门,会先经过这里,看来是个守点,那里面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正出来行礼。

“拜见主人。”

“这是周叔。”小汜介绍道。

月九幽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大门,门上有个牌匾,上书:“紫苑”。

看到名字,月九幽就以询问的眼神看向小汜。

“啊……进去看看,看有没什么不喜欢的地方……”小汜逃也似地进了府门。

宅子是烨都最常见的制式,三进院落,一进前院住下人、侍卫;二进中院是主楼、书房、中厅、东西两侧厅,三进主屋,另有东、西四个侧院。

月九幽注意到,中院的花园子里间有个凉亭,围绕着亭子种满了芍药花,此时正是花期,花开正艳。亭与主楼由一条木质的栈道连接,蜿蜒中还穿过了园中的小池。

月九幽被这满眼的芍药花给惊呆了。她仿佛置身于“月影小筑”之中,想到路剑离,不觉又湿了眼。

“这是……”月九幽哽咽道。

“是他为你准备的宅子。昫王走后,他就想着你有朝一日会回来,便给你造了这所宅子。种你喜欢的花、喜欢的树,楼也修得高,檐也够宽、够厚实,连这院子里也同你在曜国一样,都铺了石板,日日都可以光着脚在家里走动。”小汜叹了一口气。不知是为昫王还是为烨王。

月九幽怔了怔。

“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便亲自来盯着人打扫房子。知你爱净,就是连房梁都扫过了。你还没来时,也是要下人们一日扫上三回,保准你哪时回来,这里都不会有一颗尘。”小汜又说。

“还有,平日饮的茶、爱的酒,都备着了,全是他亲自备的。怕人看见他,都是夜里来,我看,得有大半月没有睡个正经觉了。”雀儿也补充道。

“我俩还不是因为他,也没有睡个正经觉!”小汜气呼呼道。

“那今日就好好睡吧。”月九幽终于听完他们说的话,小汜怕是也看到了他的用心,才让自己住在这里的吧。

“他昨日来说了,你若回来便要告诉你,不是不来迎你,怕他一来,又惹得那些人动起来,心里是想来的。而且,你之前留了信说不愿再见他,他便也不敢来了。”小汜这才想起这个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讲。

“嗯。”月九幽点点头。

月九幽到了后院的主屋,屋里布置都是按自己的喜好来的。打开衣柜,整整一衣柜的衣衫,分了两种色,一半是深深浅浅的赤色,另一半是深深浅浅的紫色,连男装都帮她备好了。

梳妆桌前,整整齐齐地摆着大大小小的锦盒,月九幽打开来看,有珠花、钗、步摇、金冠、各色的发带,甚至还有男子的发冠。

“这是准备开铺吗?”月九幽有些想笑,这一看就是不知道备什么,然后就什么都备了,她常用的也好,不常用的也好。

“你们回吧!没事不要来,差人送信让我去。所有人都带走吧,门口的周叔也撤下来。”月九幽对小汜和雀儿说。

“不用下人?”小汜担心道。

“不用,我们才三个人,不需要人伺候。”月九幽答道。

看三人有些疲累,小汜便带着雀儿先回郡主府了,留的人包括厨子都是会武的。

灼瑶与无衣选了东后院住,因为若要到月九幽住的后院去,一定是会经过东后院院门,那么要杀她,就得过灼瑶这一关。

听月九幽说,这回跟来的冷焰,与她的功夫不相上下。这一听,灼瑶就担心得要睡不了觉了。以她的阅历,只见过一个人功夫与月九幽比肩,那就是石弃宇将军,但那是自己人,眼下这个可是杀手啊!

她想住到月九幽院子里,被月九幽果断拒绝。这冷焰时不时出现,要是两人遭遇并对起手来,灼瑶怕是要吃亏,而且对于灼瑶,想他也不会留手的。

灼瑶没有办法,只好和无衣留在东后院。

冷焰几乎是与他们同一时间进了烨都,就在月九幽身后不远处。他已多年没有回来过,竟发现烨都变得比以前繁华了不少。他又一路跟着月九幽到了她住的宅子前,感叹,有钱人真好!有银子真好!

于是,他又开始期待能杀掉月九幽,这样,他便可以富可敌国,月九幽这样的宅子,修十座、二十座都是可以的。

知道这里是月九幽的老巢,青楼妓院是不敢去了,她能在灏洲都有,就不要说这烨都了,怕是十座里面有八座是她的。好在他也有地方去,离这里也没有多远。

月九幽短时间应该不会走,他也便有更多的时间去想对策,他看月九幽都妥了以后,便也转身离开了侧巷。

小汜和雀儿还未到府门口,就远远看到凤漓在府门口待着。

“王上问宅子可喜欢,可愿意住?”人还没有在跟前站稳,凤漓便问。

“喜欢,也愿意住,你去回话吧。”小汜回答,“我查了些事,但要等明日才能确定真伪。你看他是让我去找他,还是他到郡主府来,你回个信给我。”

“行,我知道了。”凤漓忙答应道,上了马就急急忙忙回宫回话去了。

萧璀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个人在珣明殿里四处游荡。月流站在门口,望着这位主人,心里也有些好笑。他与月九幽相识已经近二十年了,可是每回见她,都如同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心潮澎湃。虽一直持着王的架子,脸上冷冷的,话也冷冷的,但是四下无人时,便是这般模样了。别人看不出来,月流是知道的。

“还没回来?”萧璀问门口的月流。

月流刚想答“没有”,就见凤漓跑上了殿前的台阶,忙回答:“王上,回来了。”一边说着,还一边朝凤漓用力招了招手。

凤漓也知道殿里这位急,便用轻功几步跃到了殿前。

“王上,宅子那位喜欢,也愿意住,已经安顿好了,您放心。”凤漓一进殿就对萧璀说。

“啊……那便好。”萧璀总算是放了心,坐回到桌前,桌前这些奏折总算是能看得进去了。

“小汜说,他那里得了些消息,待明日便能确定真假,看是让他来,还是……”凤漓又将小汜交代的事情说给萧璀听。

“你去个信,说我明日到淮郡王府去,让他也去那里。入夜了过去,别被人看到了。”萧璀立即回答。

“那位可不一定在。”凤漓知道萧璀想什么,他想去碰一碰月九幽。

“总有可能的,让他们来宫里见我,那就真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了。”萧璀想都没有想便答道。

与月冷渊还算有公事要谈,所以即使被发现了也有个说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