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0章 大漠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04 2022-07-02 00:37

  

  西州,镜流国。

西州本就是一整片大漠,由三国镜流国、五荒国、莫椋国平均分成了三片。各国虽然面积巨大,但是多半地方都是沙漠,为数不多的城市都建在沙漠中的绿洲之上。这片大漠最中心就是一片巨大的圆形绿洲,也由三国分别占有,包括镜流国的镜都、淖洲,五荒国的芳洲以及莫椋国的松洲。

镜流国除了镜都与淖洲,最北还有一片大的绿洲名为灏洲,其他还有些零星的小城,沁城就是小城其中之一,是离曜国最近的一个城。

三个国家里属镜流国绿洲面积最大,所以国力也最强盛。

霆肃领着月九幽穿过密林,走过草甸,慢慢进入到沙漠的范围。他们必须穿过这片沙漠才能到沁城。

霆肃对月九幽说,在西州或是想去别的城,需得做万全的准备,要带水、衣被以及需要对沙漠非常熟悉才行。绝不可像在烨国和曜国一样,想走就走,那样的话,用不了三日便会死在沙漠中。

这句话就是故意讲给月九幽听的,他怕以她的气性若是哪天恼了,一气之下只身进了大漠,那就有去无回了。

这时,坐骑也由马换了成驼。月九幽第一次见这种动物,而且也知道霆肃骗了她,沙漠里,特别是沙漠深处根本不可能骑马。她很生气,一整天都不想和他说话。

此时,正是沙漠的冬季。白天酷热,沙子烫到无法下脚,而半夜温度又极低。

这片连接曜国与沁城之间的沙漠并不宽,但是他们一日可以行进的时间太短,只能在日出前的清晨和日落后的黄昏这两个时间才能行走,因为这两个时间的温度是人所能接受的。所以他们至少要走上两天,才能到沁城。

这对月九幽来说是全新的世界,她虽不喜欢热,但是她也很喜欢沙漠,喜欢这里带着温度带着砂砾的风,喜欢它的一望无际的,这种身心地自由之感,是在林中在城中所没有的感觉。

入夜了,他们则在背风处燃起了火,裹上所有的衣被。现在月九幽没有内力,最喜欢的严寒对她来说也成了威胁,她只得缩着身体越来越靠近霆肃。霆肃拿起身上的被子把她也裹进自己的被子里,一边给月九幽讲着沙漠的故事。有趣的动物、人物、各城。

“在沙漠里要怎么打仗?”月九幽突然问了一句,“各城之间都隔着沙漠,那要怎么打?也都清晨和黄昏才能打吗?”她看霆肃有些愣,又细问道。

“太后是打算要打过来吗?”霆肃看她一脸认真,笑道。

“会有那一天。”月九幽冷着脸道。

“那我便更不能告诉你了。”霆肃脸上在笑,心里却吓了一跳。

“玩笑而已,我都回不了曜国,怎么打?你们镜流本就最有实力,为何不一统了西州?所以你如果要一统西州,该如何打?”月九幽又问。

这位曾经的王妃,王后,现在的一国太后,心里果然还是怀着天下的。

“我家就是做生意的,哪里知道怎么打仗,你不要为难我了。”霆肃不看她,去拨弄眼前的火堆。

“也对。所以不管多富有,要过沙漠都需要和我们一样,对吧!”月九幽的脑袋就是不能休息,又想到了这个问题。

“当然。除非他富有,且长了翅膀。”霆肃也笑了。

“那西州,最为公平。”月九幽若有所思道。

她抬头看着天上巨大且颜色血红的月亮出神。这月亮果然如霆肃说的,与在烨国看起来完全不同,烨国那月是白月,是风雅;而大漠的月是血月,是气势。

“快!拔剑!”月九幽突然大声叫道,把霆肃吓了一跳。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黑暗中的喘息之声,那不是来自人,而是来自动物,接着,一双血色的小灯笼在远处的黑暗中亮起。

月九幽虽没了内力,但耳朵、嗅觉这些经过训练的部分还是如初,她闻到了味道、也听到了声音。

“到我身后!”霆肃看到这些动物反而不怕了,在沙漠中行走,谁还没有见过几只鬣狗,他认得。但是这个沙漠多有人走动,一般不会这些动物的,想是冬季太饿了。

月九幽乖乖退到霆肃身后,现在没有本事也只能依附于人了。

可是正当霆肃与那东西斗的时候,她却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霆肃!”情急之下,月九幽大叫一声。

霆肃正好已杀了那只鬣狗想回头炫耀,就见月九幽倒了下去,忙飞扑过来救,他先扯住了顾若影的手,可是拉不动她,便向前一纵,将她整个人抱住,两人沿着流动的沙一起滚了下去。

是他们刚才靠着的一片沙丘突然移动起来了。好在是这片沙漠本也不大,又接近陆地,所以底下还是实的。

霆肃抱着月九幽随着沙丘一路滚到了底,最后跌进沙子中。他从沙里抬起头,又赶紧将月九幽扯了出来。

“幽儿,怎么样?有没有伤着?”霆肃看着呆呆的月九幽,上上下下摸着,怕她跌伤了哪里。

月九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竟呵呵笑起来。

“怎么了这是,撞着头啦?”霆肃被她吓得不轻,赶紧上来摸她的后脑勺,还在疑惑,刚才自己明明全程都护着,这是在哪里伤着了。

月九幽摇了摇头,还在笑,而且笑得有些抑不住了,她边笑边说:“我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滚过这么多圈,我竟不知我还会头晕,哈哈哈哈……”接着又爆发出一声响亮的笑声。

她这样一说,惹得霆肃也狂笑了起来,他打趣道:“比宿醉还要晕吗?”

就见月九幽非常认真地点头。霆肃一时间竟看得呆了,她此时看起来非常可爱,脸上身上都是沙子,头发已在滚下时全部松开了,披散在身上,脸上因为兴奋与高兴而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月九幽也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爽朗地笑着,微黑的皮肤,漆黑、深邃的眼眸正痴痴望着她。

“也不丑嘛……”月九幽在心里想。她直起身子跪在沙地上,两手捧住霆肃的脸。霆肃已经看到了她眼里的渴望,将她扑倒在沙地上,深深地吻了过来。月九幽想要推开他却又被握了手腕。柔软的沙地感觉要将他们吞噬,霆肃也不管,仍旧忘情地吻着她。月九幽松了手上的劲,霆肃便放开了手,她将两手环上他的脖颈,挪了挪自己的身体调整到舒服的位置,开始回应于他。

她的回应让霆肃感觉无比愉悦,也不知道再往下走是否会引起她的反感,反而犹豫了就松开了她,轻轻吐出一个字:“不……”

月九幽已燃了起来,她将自己的身体迎上他的身体,望向他,右手轻轻地握了他的下巴,沙哑着嗓子问:“不……吗……”

就如那晚一样。霆肃再也无法抵抗,又一次沦陷。

他们已完全感觉不到深夜的寒冷。直到两人大汗淋淋,这才感觉天气的寒冷,霆肃将自己的外衣给月九幽披上,自己则爬上沙丘去找他们的行李和衣被。霆肃身体是畅快了,心里却是有些难过,他感觉自己就这样的被月九幽所完全撑控,这不像他。

当他再回来时,月九幽已经找到了一些柴堆到了一起,只等火种。两人很快燃起了火堆,前一晚,他们是相依坐了一晚。在他燃火的时候,月九幽已经铺了层衣服在身下,又将被子和其他衣服严严实实盖上。霆肃望向她时,她便给了他一个眼神。

霆肃便会意地也钻进了她的被子里,月九幽非常自然地缩进了他的怀里。

“还冷吗……”

“这样暖……”

霆肃想问她冷不冷,而月九幽想说两人这样暖和多了。

“不要多想,欲望而已。”月九幽先说,声音倒是没有多冷淡也没有多温柔。

“知道了。”霆肃很沮丧。

“可是,你若是正人君子,不是能拒绝吗?”月九幽扬起脸。

“我……正人君子?!月九幽,那你怎么不是大家闺秀呢?!青天白日地挑逗于我!”霆肃相当生气,但是手却没有松,仍紧紧抱着她,让她取暖。

“我本就不是。”月九幽撇撇嘴。

“那我也不是!”霆肃提高声音道。

“若是换成别的女子,你也会?”月九幽又开始逗他。

“不会。”霆肃非常快速地给了答案。

“答得越快说明答案越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月九幽挑挑眉。她的表情被霆肃看得明明白白。

“你!好,我现在深思熟虑,然后答案仍是‘不会’。可满意?”霆肃压着火又将她搂紧了些。

“我不在意。”月九幽将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那你呢?换作别人的男人,你也会?”霆肃声音低了下来,问道。

月九幽想了一会儿才答:“经过我的深思熟虑,若是那人比你漂亮,也比你聪明,我……会!”

月九幽本是玩笑,却没有想到霆肃没有了声音,揽紧她的手也都松开来。他默默地起身离开被子,坐到火边,半天没有说话,再望向月九幽时,已是满脸泪痕,话都说不出了。

月九幽转过身背向火堆,背向他,也没有出声。就听到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我明知你会这么答,可还是觉得很伤心。”他将火堆里的柴一根根移向月九幽,她感觉背后暖暖的。

接着,又听到霆肃说了一句:“我知道在你心里我什么也不是,什么都不配,你不需要再一遍一遍地提醒我。”

月九幽耳朵灵,她每个字都听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