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0章 弃妃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97 2022-07-21 22:24

  

  后宫从未如此清静过。

颐妃未出宫门,只静静在宫里等着。她住的筱风宫在最偏的地方,门口连个守门的宫人都没有,宫里也就只有两三个常用的人。

“母妃!”御霆肃推了宫门进来,眼里含了泪。他的身后是秦子涉推着的御霆轩,还有月九幽。几人粗粗处理了半日事务,在傍晚时来见颐妃。

“母妃。”御霆轩也叫道。

“你们都回来了。”颐妃娴静优雅,也曾是位小国公主,不过多年前已被灭国便没了靠山。御霆轩的气质像极了母亲,倒是御霆肃没有那么像她。

“孩儿让您受苦了。”御霆肃跪到他母亲面前。

“不苦,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们受苦了才是。”她的眼睛不太好,看人看物需得眯着。她抬起御霆肃的脸,又握了御霆轩的手,仍是从容的姿态。

颐妃母子三人叙旧,月九幽站在院子里看花。没想到颐妃也有一双巧手,能在这大漠里将花养得这么好。有些品种不是大漠里的品种,应该是从他国而来。而有些是大漠里本就有的,只是比别人养得好些。

颐妃从打开的门看到院子里的翩翩女子,看不清,却也知不凡。

“那位便是……曜国太后吧!”颐妃擦了泪,问道。

“正是。”御霆肃也往院中望去。

“那快请进来坐啊!不,我得去拜!”颐妃站起身,整理好身衫,由御霆肃扶着也到了院中。

“拜见……曜太后娘娘。”颐妃恭敬地跪拜。

“太后何需如此大礼,身份是身份,年纪还是在那里,怎好让您拜我。”月九幽忙亲手去扶。

“太后为我儿做的这许多事,值我一拜。”颐妃看来月九幽穿着华丽的朝服,年纪与御霆肃相仿,好看得不像话。虽然御霆轩尽量将事情讲得不那么血腥,颐妃也面色如常地听着,其实心中着实吃惊了。

“这些不说了,老听王上提起您,既到了这里,想还是应该要来拜会的。”月九幽笑笑。

“您有心了。”颐妃举手投足都十分得体。

“母妃,太后宫都帮您收拾好了,您现下就搬过去住,离我也近,我想见你便能见到了。”御霆肃过来扶了母亲。

“不,我就住这里,住惯了。”颐妃笑着拍拍儿子的手。

“您不愿搬去太后宫,是舍不得这些花儿吧?”月九幽问。

“我这把年纪,住哪里都一样,知道儿子们好着,便好了。”颐妃忙应道,“这些是我……娘家那里才有的花,我花了十多年,才将他们在这大漠里养活,近几年才开出花来,竟和娘家那里一模一样了。”颐妃怜惜地摸着那些花儿,但是她仍从中挑选了一朵枚红的摘下,递到了月九幽的手中。月九幽看到她的双手粗糙,与她的举止不般配,想是这些花都是经她亲手打理的,才会是这样。

月九幽接了过来,嗅了嗅,笑起来比花还美艳:“这色我最爱了,多谢太后。”她轻声道谢,此时便如一个小女子般娇俏可爱了,她将那花插在腰带上。

“您喜欢就好。”颐妃也笑了。今日,是她这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大儿子重疾得救,二儿子得诏称王。

“这里又静又凉快,花又开得好,我看比那太后宫好多了。”月九幽瞥了一眼御霆肃。他还是不懂女人心,明明就是舍不得这一院子的花,那可是颐妃的心血。移又移不走,顾又顾不到,当然是不想搬了。

几人沿着花园慢慢走,慢慢看花,看月九幽很感兴趣,御霆肃便也没有拦,只默默陪着几人走着。

听到月九幽与颐妃的对话,御霆肃这才明白过来。

“那我再派些人来,你有需要也有人使。”御霆肃说。

“好好,不要多,够用便好了。”颐妃知道儿子的心意一定要收。不然他会过意不去,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孙儿,便问,“轩儿,可去接了王妃与扬儿过来?”

“去接了,还得来参加五弟的大礼。”御霆轩答道。

“王上的婚事,也要考虑了,以前总说是不急,不急,一年拖一年,都拖到这么大了。如今也已安定,定是不能再拖了。”颐妃说到孙儿,又想起御霆肃的婚事。

“是,孩儿知道了。”因为月九幽在,御霆轩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忙先应下。

“太后,若是曜国有年纪合适的公主、郡主,哦哦,大家女子也行啊!看能否让肃儿去求一个?”颐妃又突然想到了月九幽,便问道。

月九幽呵呵一笑:“自然是有的,等我回曜国就去物色物色。家世要好的,人品要好的,模样也要好的,才配得上王上。”

御霆肃刚才就想要打断母亲,没想到她还扯上了月九幽,所以十分尴尬。但也没有见到月九幽脸上有愠色,他慌忙道:“母妃,先不说这些事了。不急的,不急的,还有很多大事要处理的。”

就见月九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从筱风宫里出来,秦子涉推着御霆轩回侧殿,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御霆肃也要跟去。

“那我走了。”她看到了宫外等着的晖郡王与薛驰。

“幽儿,你去哪里?”御霆肃有些惊慌忙拉住她,怕一松手就再也见不到她,毕竟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我回营,等你大典完再走。”月九幽简单答道。

“营里不如这宫里好,我给你……”御霆肃想留下她。

“不必了,我留了一百人在殿前护着你,安心去办你的事吧。”月九幽直接拒绝了。她快步向宫外走,带着剩下的人。

御霆肃望着她的背影,感慨万千。月九幽为了他做最好的安排。今日在殿上她握住了御霆肃的剑,没有让他杀意王,更是留下了太王的命。所有的人都是月九幽的人杀的,并没有让他背上弑父斩手足的名声。在世人眼里,他只是个运气好、在夺位之战中存活下来的王子,然后继了位。还由他和曜国达成了协议,保全了镜流。他便成了镜流的英雄。

“殿下,不,王上。”疾风看御霆肃愣在那里不动,便上来问。疾风还在兴奋中,他的主人一夜之间就成了王。

御霆肃回了神,说:“走,回大殿。”他本来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经过一天下来,渐渐也理清了思路,“原也不蠢嘛!”月九幽笑话他。是的,他本来也是不蠢的,只是日日被月九幽骂着骂着,便觉得自己就是蠢的了。想到这里,他又笑了起来。

直忙到深夜,御霆肃才准备到书房殿去休息。正殿分大殿、左侧殿、右侧殿,是王上平日处理政务的地方,是没有休息场所的。如果累了又不想回后宫,便可以去书房殿。书房殿就在这大殿的左后方,藏在花园里,是处极佳的休息场所。镜都是绿洲所在地,所以花草也还是有的,只不如烨国那般好。沿着石板路一路可以由大殿走到书房殿去。还可经过花园,使人身心舒畅。

御霆肃很少到这个大殿后的花园来,这个区域是他的禁地,几个哥哥若是在这里发现他,是一定会挨揍的。虽然他从小习武能打得赢哥哥们,但是由于身份他只能挨不能反击。小时候,有一次他被打急了,便推了太子一把,太子跌坐在地,他因此被罚跪连同他的母亲一起。从此以后,为了母亲,御霆肃再也没有还过手。再大一些,便流浪于各国,极少回镜都。只有母亲、四哥生辰时,才会回来看看。看也只待上个三五日,不会多留。一旦有留在镜都的想法,他的母亲便不是生了病就是摔了腿,他只能急急离开。

“从此以后,我便可以一直留在这里了。”御霆肃经过花园,站在园中央说道。

“是,花园是您的,王宫是您的,整个镜流都是您的了。”疾风也十分感慨。

这是御霆肃以前想都不曾想过的事情,因为月九幽,他突然就拥有了这一切。他还记得月九幽来送解药时对他说的:“这个男人,我的男人,我要助他为王!”放下政事,他的满心就被月九幽所填满,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无不在想念着她。

“那营里,就只地上一张毯子,要怎么睡得好,已经这样好多日了……”他仍顾念着她。

“哪国的太后、王后、郡主能像她吃这样的苦,您就不用担心了。”疾风劝道。

“恐还是不放心我和四哥的,怕待在这城里,我们会害她。”御霆肃想到这是最大的可能。

“她怕过什么吗?!我看不是怕这些。”疾风倒觉得不是,若是不信,也不会有这许多事了。

两人还未走到书房殿前,忽然听到花园里有些窸窸窣窣的声响,感觉有什么东西向两人来而。

“什么东西!”疾风心里一紧,忙拔出剑来。他们身后还有一小队人马,是月九幽派来护着他的人。此时,这些人也上前来,将御霆肃团团围住。

“蛇!保护王上!”

御霆肃往地上望去,只见从花园的各个方向都有黑色的长蛇向他们爬过来。

大家还听到一阵盈盈的笑声,一块山石上,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身着粉色衣裙,她一边笑着,一边吹响无声的口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