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3章 烨国的杀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81 2022-07-23 13:09

  

  小汜接到了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书房里乱窜。

“怎么就是不放过她!烨国也是她的家,难道不能回!于烨国她只有利没有害,为何又派人杀她!”小汜跺着脚。

“该不会是因为那个傻子吧,自己要去追姐不理朝政,为什么要赖在姐身上!”楼栖雀也是气得不行,她就想着如果萧璀再来家里,一定是不会再做饭给他吃了。

“不行!我得去找他!这事儿他一定要管!”小汜穿好刚才差点踢掉的靴子,急急就往外走。

“你先帮姐把事儿办了!她在那里没有信,可不得急着!”雀儿在他身后叫道。

“知道知道,我一并都办了,晚上你不要等我,我得多去几个地方。”小汜头也不回,但还是不忘交代雀儿。但他交代也没有用,无论多晚,雀儿都在房里点着灯等他,有时候困得都睡着了,就趴在桌前,也不会脱衣先睡。

小汜从未主动进宫去找萧璀,这回月流听下人来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想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忙去禀报给萧璀。

萧璀也有同感,与小汜有关的,除了她还能有谁,忙让把人请进来。

小汜一路气冲冲地进了珣明殿,也未行礼,指着萧璀的鼻子便骂:“迟早要被你害死的!她迟早要为了你而死的!”

萧璀听得心惊肉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这是?是镜流那边有事发生?我将将才收信到,一切都很顺利啊!”

“顺利!当然顺利!多亏得你跟了过去,让大家知道她在那里了。不然杀手怎么能这么顺利就找上她!上次几十人,这次又不知道多少人!能不能回曜国我是不知道了。我打算这就出发,给她收尸去了!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话带给她,我烧她前帮你说给她听!”小汜这嘴是越发厉害了。

萧璀听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愣在那里,本来看了一天奏折头就挺大的,再被他这么一吵,竟蒙了。

“汜公子,不要急,不要急,你慢慢说。”凤漓在一旁劝道。

“你自己看!”小汜将月九幽的信扔到萧璀的奏折上。

萧璀忙拾起来细细地看,边看心里也不慌了。人现在是好好的,对方目前只知道有两人,被她杀了一人。但是心里却也挺不舒服的,他觉得小汜说的没错,应该是自己的原因而暴露了她。

“烨国怎么也算是她的娘家,她在烨国还有这许多亲人,难道就容不下她一个女子吗?你倒是说说,你身为烨王,这事儿,你能不能管?你若是不能管,我们就举家搬到曜国去!全部搬去!”小汜说到这里,就开始哭起来,他最爱哭,几十岁了仍是这样。

萧璀也被他惹红了眼。之前的刺杀,真凶还没有寻到,如今看来是又卷土重来,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主。到底是谁与她有这么大仇恨。

“我管,而且这回一定管好了,你放心。”萧璀紧握了那信,叹口气回复小汜道。

“你最好说到做到!我先去帮她找到这个掮客!他最好不要有亲朋在烨国,我会替他杀完的,一个不剩!”小汜恶狠狠地转身就走。

“王上,我们要不要也……”凤漓问。

“不用,让‘赤影’去寻吧。这一个人不重要,死了还会再来,我们一定要找到背后之人。”萧璀还需要好好想一想这事儿。

“王上,兰妃来了。”门外的月流没有进来,只在门外轻轻问道。他怕萧璀心情不好,不想见人。

“让她进来吧。”萧璀在里面应道。

蓝忆卿款款走了进来行礼,一抬头就看到萧璀紧皱的眉。她通常是不会来打扰他的,只是今日她儿子萧琥收到了他大哥萧璟的信,信上说了在外吃的苦,这些事在给萧璀的信上定是不会说的。于是她想,还是要来讲给他听听,看是不是早些让璟儿回来。一看这脸色,便是不敢说了。

“王上,我也无事,就是路过了来看看您。”蓝忆卿准备退了。

“你还会说这些假话,无事你敢上来?”萧璀倒是笑了,这才想起可能自己脸色不好,吓得她有事不敢说了,于是走过去扶了她起来,又问,“你说吧,什么事?”

“就是……就是琥儿今日收到了冽王的信,信上说虽吃了苦,但一切都好着,就想着来说给您听。还惦记着我爱吃落雪的肉干,买了上好的,差人给带了回来。”蓝忆卿转了个说法。

“也是越发懂事了。”萧璀很是欣慰。

“是,我……您在处理国事,那我就先退下了。”蓝忆卿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可不像你了。”萧璀看她犹犹豫豫地。

“我……刚才进来时,看到好像是汜公子……出去了……是九幽……”蓝忆卿结结巴巴总算是问出了想问的话。

“是他。”萧璀知道她与月九幽感情很好,两人也有通信,便把这事儿说给了她听。

“王上这回切不可姑息了这些人!要不然您就接她回烨都来!来王宫住!任他们来杀!看谁敢来杀!”蓝忆卿还是那样疾恶如仇。

“接来……住?”萧璀对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

“有何不可?她是我烨国的琅玥郡主,难道不能回娘家?王宫不是娘家?到时,再做几个局,引那些人出来!看看到底是谁?我们这大好的烨国都被他们给染成了墨坛,动不动就请杀手杀人,难道是没有律法吗?!”蓝忆卿越说越激动,琥儿的性格也似她一样,有其母必有其子。

萧璀都被她给惹笑了。

“王上……臣妾失礼了……”蓝忆卿看到萧璀笑了,便收了声音。

“做局……不不,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萧璀笑着重复她的话。

送走了蓝忆卿,萧璀又习惯性地在心里将所有事情都排布了一遍,烨国看起来一切如常,暗涌不是没有,但都在可控范围,可是月九幽每出现一回,这暗涌就要更甚一些。他还有些事情没有想通。

因为“曜国”?

因为“赤影”?

因为“我”?

与她相关的,也无非就是这几点了。

过了几日,萧璀便去了郡主府吃饭,这回怕被雀儿骂,吃不着饭,特地带上了蓝忆卿。

雀儿和小汜虽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但因为有蓝忆卿在,两人还是有些收敛。

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着,整个厅里就只有他们四人。

“难怪王上要经常来郡主府吃饭,以后我也要月月来。汜夫人做的饭太可口了。”蓝忆卿说。

“您尽管来,随时来,我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爱做些吃的,时时都有,我还做了糕点,一会吃完饭,您带点回去给小王子、小公主吃。”雀儿也笑道。

“那他们下月可能也要跟着一起来了!”蓝忆卿呵呵笑。

“让他们来就是了。”雀儿最喜欢人家吃她做的东西。

“怎么样?查到什么?”两个女人吃完饭,去包糕点,萧璀便问道,这本来也是来找小汜的原因。

“这冷焰,居然一点他们的信息都没有。不过,还好有这个名叫蛟蛟的女子,就是被姐杀了的那个,倒是查到点东西,只因她杀人手法有些特别。”小汜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给萧璀听。

“什么特别法?”萧璀一听一点信息没有,就又有些担心了。

“她全名叫龙蛟蛟,能驱动动物,例如毒蛇、狗之类的。利用这些动物来杀人。”小汜答。

“是谁的人?”

“是个独来独往的杀手,由掮客介绍生意,只杀男子。”

“那这个冷焰,也可能是同样的杀手。”萧璀点点头。

“还是得找到掮客,就能找到金主。”小汜低下声音,看着萧璀。

“各州走动的掮客都过一遍。这可是笔大生意,不是一般人敢接的。我的人、月家人都不便用,还得靠你。”萧璀诚恳地说。

“知道。烨国走动的掮客我都过了一遍,全不是,但我会通过他们找到其他州的掮客,不久便会有消息。我会再动用在各银号的人,看看谁在突然调用大笔资金去镜流,而且资金去向不明。总是会收定的吧,这么大单的生意。”小汜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汜公子果然是最精明的那个。”萧璀不由得赞叹道。

“还用你说。”小汜更加得意了。

两人交谈完,正好蓝忆卿与雀儿也包好了糕点出来。夫妻俩又将萧璀二人送出门去。

在回王宫的马车上,萧璀想着心事不觉又皱起了眉。蓝忆卿便去握了他的手安慰,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取代乐安,成为了萧璀那个知心的人,与爱情无关。

“您放心吧!九幽是什么人,他们杀不了她的!”蓝忆卿笃定地说。

“是,我以前也总是以为她无敌,便不去管她,知道她能保护好自己。但是若是路剑离,便不是这样想的,她在路剑离眼里就是个普通女子。以后,我也要这样考虑才能护她周全。”萧璀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