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7章 消息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23 2022-07-06 21:31

  

  烨都,郡主府。

小汜如今管理着一个大的组织,又有无数的产业,整天也是忙得晕天黑地的。好不容易回了家。可一进郡主府,看到下人的表情就知道那位又来了。

“你怎么知道有消息了,到我这里来等。”小汜问道。他果真就在中院的廊下看到了萧璀,他正百无聊赖地等开饭,手中握着专为他而制的茶具。他的眼睛仍是望向院中那棵大树,想象着月九幽在树下练剑的模样。

“有消息了?什么消息?快说!”萧璀惊呼道,茶杯都差点扔出去,人也急得站了起来。

“怎么,原来你不知啊?!”小汜看他到得如此及时,还以为他知道什么了,看这吃惊的情形,原来是并不知道,只是定期来探探罢了,“所以你的消息还是不如我快,嘿嘿……”

“我就是觉得心不安,想来你这里坐坐,又想吃雀儿做的饭,我哪里知道今日会来消息,你厉害你最厉害,行了吧!快说!”萧璀白了小汜一眼,服了软,他急于知道到底是什么消息。

“我说是可以,但你千万不要着急,切不能再在我这里吐血了,若是死在我这里我可脱不了干系……”小汜怕他着急,先交代道。这不交代还好,这位一听已然是脸色惨白,以为是什么坏事。

“你看看……他这样我可不敢说了。”雀儿过来给萧璀换茶,小汜便对端着热茶走过来的雀儿说。

“你就快说吧你!”雀儿将茶掼到桌上,差点将茶水撒到众人脸上。她一掌拍在小汜的后脑壳上,催道。

“哎哎,又打人!怎么还站外人那边了。”小汜摸着头不满道。

雀儿白了小汜一眼,转身回去备饭了,她看到萧璀快到饭点来,就知道要赖在家里吃饭了,便去备他爱吃的那几样,只要他来,总是会吃得到。三人都是同桌吃饭,并没有什么君臣之分。

“消息就是人好好活着呢!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西州镜流国……但是……”小汜看着萧璀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便说了出来。

萧璀听到活着,便松下一口气,又问:“但是什么?”

“人在镜流的一个小城待着,不知为何被识穿了身份,抓了起来,现在人被关在进攻曜国边境的镜流军队中。”小汜接着道。

“什么!莫非……”萧璀马上想到了最近镜流国的异动,没想到月九幽也掺和到里面去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你不是派了落云与落风的军队去帮忙吗?就放心吧。”小汜点头道,“她能被抓?被抓就算了,还能还老老实实待在敌军中?怕是早就做了什么打算。反正我倒是不担心的。”

“是啊!她深入敌后的事情还做得少吗?哪次不是受重伤?总归有一天要死在这事儿上面,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她的曜国太后?”萧璀也知道小汜说得对,但是一想到她总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就很忧心。

“若能安安静静待着,那便不是她了。你那王后位置一直空着不肯定下来,该不会还想着让她坐吧……安安静静待在后宫事理,你想想看,那事儿她能干吗?”小汜拿起茶坐下稳稳地喝,他一点也不担心,担心也没有用。对于他姐,只要得到的消息是活着就好了。但凡有事,那必会是惊心动魄,他都已经习惯了。

“她能做得了曜国王后、太后,就做不得我烨国王后?你觉得她不配?!”萧璀反问道。

“那她倒不是不配,可是你能与先曜王比吗?”小汜只差没有说你不配了。

萧璀被小汜气得半死,他起身就走。他一直不立王后,但凡知道月九幽人的,都知道这个位置萧璀谁都不会再给,哪怕是空着,大家也都不明说而已。有了四子二女六个孩子后,他更是极少去后宫,更不要提什么纳新妃了,不说大家还以为他们的王剃度出家了。

雀儿去备了饭回来,就见萧璀急冲冲要走,忙叫道:“哎哎,不吃饭了啊?饭都做好了!”她现在和小汜一样,没大没小的。

“不吃了,我也去凑热闹!”萧璀急得不行。

“你吃了再去啊!差这会儿吗?”雀儿又说。

“不吃了!我去找隽王议事。”萧头都没回,径直走出了院门。

“你凑个什么劲的热闹,你到半路那边都打完了!”小汜也跟在后面叫道。

其实小汜在西州的人不多,镜都倒是有一些,最近传来消息说,昫王在镜流的人动了动,不知是为何事也不知是何人在动,小汜不知道是不是凝寒,但他隐隐感觉是他姐。他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萧璀,怕不确定反而扰了他的心,现在看来,应该是他姐无疑了。所以这才是他真正不担心的理由,她在那边有人用,不是一个人。

“那我就去看她收拾战场!”萧璀大声回道。

小汜和雀儿相视一笑。

“总算是开了窍,知道去追着了。姐是什么人,不紧紧追着,说不定就被人捷足先登了!”雀儿摇了摇头。

“若追回来也是头疼,两人还不得一天闹三回?!”小汜先是点点头,可想想萧璀与月九幽的相处,又已经开始头疼。

“夫妻嘛,打打闹闹多了就好了。”雀儿笑道。

“这两位谁打谁?你倒说说看,都什么气性你不知道啊。”小汜心想,你以为是我啊,天天挨打也没有怨言。

“那自然是我姐打,那位挨罗!”雀儿认真地说。

“那位!挨打?!哎呀,我头疼……”小汜抱着头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这次萧璀没有悄悄跑。上次悄悄跑了,回来后三相足足叨了他一个月。所以他对三人都说了要去西州,只是没有说去找月九幽。但是无论三人怎么说,他都不管,执意要去。三相当然是不同意的,但是西州异动不是小事,他这样说三相也是拿他没有办法。好在现在烨国稳定,他不在烨都也没有什么影响。

说动三相以后,萧璀又来隽王府找了萧玴。但是对萧玴说了自己去找月九幽的事,并把月九幽的近况也说了,听得萧玴也眉头皱在了一起。

“玴儿,你做好策应,她既然辛苦布局、深入敌后,我想可能会有大的动作了。但是烨国后方也需顾好,以防人趁我调军而有什么想法。”萧璀的膝上是萧玴的第三子,才刚会走路,他睁着大眼睛看着父亲与叔父,一点也不哭闹,好像能听懂两位长辈的对话一样。

“这么大的事儿,也是要纵着她吗?不能劝劝?”萧玴以稳妥出名,凡事都多会多留几条退路,十分确定才会去做。如今曜国根基不稳,珏儿又还小,大动起来怕是会伤筋动骨。

“她这次怕是为了珏儿,也不是玩笑。此时我不在她身后,难道让她孤身一人?!本也从未为她做过点什么。”萧璀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怜惜。

“是啊!珏儿这么小年岁就做了王,得有多少人觊觎啊!若是能立下些战功,展露下曜国的实力,便一定会震慑天下了。”萧玴觉得果然还是萧璀懂月九幽些,他竟没有想到这里。

“我又将这烨国都丢给你,她知道又该骂我了。”萧璀想起月九幽就曾因事而怜惜于隽王而狠狠骂了他

“我家隽王可怜……”萧璀学着她的口气说,把萧玴都逗笑了。

“现下的烨国一切都好,我还看得住,您就放心去吧。”萧玴从他手中接过三儿。

“不可大意,那些人还在动,有不方便用自己人的时候,去找小汜。”萧璀又交代了一遍。

星宓死后,萧玴扶了颜铮儿为正妃,也未再娶侧妃。萧玴未将星宓的死因告诉星家人,但是星家人一心以为是萧玴有了新妃而且星宓一直无所出,所以逼死了她,已经怀恨在心。就连平日节庆萧玴安排送去的礼都一一退了回来。称人既死了,便与隽王府没有瓜葛了,萧玴也有苦难言。

颜铮儿远远看见萧璀走了,这才进了房门。

“你老是怕七哥做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萧玴笑道。

“不知啊,就是怕他。他一看我,我就哆嗦。”颜铮儿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偏偏就怕萧璀。但凡宫的家宴都要称病,回回病就引起了萧玴的注意。萧玴原先以为她是在市井惯了,不喜欢宫里那些繁文缛节,可是在没有萧璀的时候看她也应对十分得体,后面才渐渐知道她原是怕萧璀。

“你们两兄弟这眉头都拧到一起了,是那位又出事了?”颜铮儿是冰雪聪明。

“你又知道?”萧玴问。

“多大的事儿都没有见你们皱过眉。偏那位一有事,你们两个就这样了,同时。”颜铮儿故意夸大的将自己的眉眼都挤在一起,做个丑样子。

萧玴展开笑容,颜铮儿抱着孩子,他抱紧了两人。

“我什么时候也能见见她就好了,看看倒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颜铮儿不无羡慕地说。

“会见到的。”他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在对颜铮儿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