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4章 前线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58 2022-06-26 14:40

  

  曜王赶到曦霞镇,还未进镇居然就看到曦霞镇里的居民居然正在惶恐四散逃去。

“镇司呢?”出门迎的居然只是个小吏,一问才知道,那位镇司顾着自己的财产和家人正搬着抬着准备逃跑呢!副镇司正组织百姓往山上去一部分,到其他镇上一部分,他正联络着其他镇接收镇民。

顾若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那就是般嫦。当她一回曜都,般嫦就回来了,白天在院子里守着她,晚上回家。另外,为了保护曜王和般嫦,薛骐也申请带了一队曜王的亲兵跟来了。

“薛骐,帮我拿了那镇司来!”曜王大喝一声。

“是!”薛骐领了命便策马向镇司宅里而去。

“大家不要惊慌!你们慢慢听副司安排,王上来了,他们决攻不进曦霞!”

镇民这才知道这位威风凛凛的中年人原来不是位将军,而是王上!看到王上亲到,纷纷不再四下逃窜,而是跪倒在地,他们不认识曜王身边这位说话的、着金甲的女将军,只觉得美艳无比却又英气逼人,两人坐在马上,气势非凡!

两人进了镇,就在镇前的广场站定了,大家都不逃了,围了过来。纷纷猜测这位女将是何人。近些年他们从未听说过曜国军中有女将领,只听说过那位……武姬!已经有人猜到了她的身份。

薛骐很快拿了人过来,把副司也带了来。

“王上,昫王妃殿下,人已拿到!”薛骐将人扔在地上,那人见是王上,已是吓得走不动路了。

“果然是她……”

“是昫王妃……”

百姓们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前些天才听说她在参加彗绝大战,不想已经回到曜国了,大家顿感安心。

“这下好了!这下好了!”

大家纷纷兴奋了起来。

曜王看着地上的镇司,重重说道:“正值危机时刻,你不顾城里百姓却只想你自己,留你何用!薛骐!”

就见薛骐一刀便砍下了镇司的人头。

“好!”百姓中爆发出一声声叫好声!可见这人在平时,做了多少欺压百姓的事。

“副司!”曜王又叫道。

副司岑莽忙跪倒在地,他似乎并不害怕,而是对曜王说:“王上,下官办事不力,确是该杀,但请您将杀我之时定于战后,现下只有我最熟悉曦霞情况,还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办完……”

“王上!杀不得……岑大人杀不得啊!”有胆大的百姓已经站了出来。

“是啊!是啊!岑大人是好官……”又有人也站了起来。

接着喊不能杀的百姓已全部都站了起来。

“岑莽听令,你一心为百姓,我已知晓,现擢升你为曦霞镇司,统管曦霞所有事务,我给你一百精兵,协助你安置百姓,曦霞切不可乱!”曜王虽威严地说着这些话,但是脸带有丝丝笑意。

“好!”百姓中又爆发出一声声叫好声。

顾若影对曜王的印象大为改观,平日只觉得他一介武夫而已。但是今日一看,果然是有大国王之风范,这果决与威严让她为之赞叹。

顾若影跟着他的马,一路穿过镇子来到高墙望塔之上。能看到驻扎在城外的营帐里星星点点的火光。

“我们只需守到援军到了就好。”曜王怕顾若影担心似的,关切地看着她,安慰道。

“我会一直守在您身边的,曦霞丢不了。”顾若影也安慰他道。

“走!出去看看!”曜王转身就要走。

众人忙来拦,只有顾若影爽朗地笑着说:“走!我随父王去看看前方的战士们!”两人不顾众人阻拦,开了镇门而去。顾若影身后还有不怕死的灼瑶、般嫦、无衣,曜王身后则是贴身侍从沈志扬和薛骐。

“王上!”

“昫王妃!”

军营里响起震天的呼喊声,墙内的军士们都听到了,感觉到热血沸腾!岑莽站在墙上热泪盈眶。

“明日,我们不等了,我们冲上去!”曜王可不是个等人打上门来的人,但顾若影觉得这样对,应该往外推进而不是退!

“好!好!”将士们感到很振奋,守在这里好似他们怕死一样。

“明日我在列前!”曜王拍着胸脯有力地对大家说。

“好!好!”将士们答。

顾若影则露出邪恶地微笑,道“我这里的老规矩,杀一将……”

“赏百金!!!”马上有士兵答了上来!看来,她的威名已传到各个军营里。

“对!杀一将!赏百金!”顾若影说得气势十足,又引得大家一阵叫好!士气比手中的剑更重要,曜王侧脸看着顾若影闪着光的脸庞,他觉得两人想法是相同的,他现在也终于知道这位女子为什么那么吸引他的儿子,宁愿不要王位也要她。

没有太多的空帐,只多出了两帐,正好男子一帐,女子一帐,曜王也不在意。

“是不是太冒险了,主人的身体……”般嫦担心地问。

“就是……”灼瑶也是一脸的担心。

“我又不是普通的女子,放心好了,我尽量注意就是了。”顾若影不以为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好,孩子已经适应她的行动。

“不知往前推进多少,明日还是让冥药先生跟上,以防万一。灼瑶,你明日先跟主人去,我回去接先生,一路跟着放心。”般嫦想得很是周到。

“好。”灼瑶应道。

顾若影现下这样的情况,冥药哪里能放心,就跟了过来,但是刚才他没有跟着到营前,还以为他们看看就回来,没想到,等到半夜也没有见人回来,后来才听说这些人居然不打算回来了,打算明日直接上战场,把他给急坏了,半夜就要出门去找他们。直到岑莽答应寅时就送他去,他才勉强答应下来。

顾若影走出帐透气,没想到隔壁帐外已经有了三个透气的男人。顾若影还以为他们不敢与王上同住一屋,一问,才知道,王上那打呼声,实在没有办法让人睡得了觉。

顾若影笑到肚子都疼了,其实她在这边也听到了,只是没有在同一屋声大。

“睡不着就来商量事儿吧!”顾若影叫了薛骐到领将那里商量明天对敌的事情,沈志扬则守在账外,无衣则默默站到灼瑶的帐外,正好看到灼瑶出了帐来。

“怎么也睡不着吗?”无衣轻声地问,又见她只没有披厚衣服,忙解了自己的给她披上,他的衣太长,披到她身上都拖地了。

灼瑶也不说话,就往前走,直到周围没了营帐,只有一块空地。

“你以后不要跟着我了,明天一早就走。”灼瑶站定后来了这么一句,把无衣吓坏了。

“我是哪里又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你好歹说出来让我知道,不要着急赶我走。”无衣慌里慌张地问。

“你……一直就这么跟着我……都是……都是危险的事情,说不定,哪天就死了。”灼瑶想起了宇凰,眼睛又湿了。

无衣松了一口气,他轻轻揽住她,说:“若不能跟着你,日日看着你,我便是白活了,还不如死了。”

“可是,我也可能会死,你也可能会死。”灼瑶不自觉流下了眼泪,现在的她能自如的流泪,在他怀里流泪,再不用去掐自己的手臂。

“死便死了,已与你在一起这些日子,我何时死都无憾了。只是若能多活两日多看你两日便也好的。你若先死,你放心,我随后就来找你,不会让你一人孤单的。”无衣轻轻地、温柔地在她耳边说道。

“无衣……”灼瑶唤道,抬起头看着他爱意浓浓地眼睛。

“灼瑶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无衣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灼瑶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唇送到他的唇上。

“我不要你死,我们都不死!”灼瑶松开来重重地说道。

无衣没有答她,只将她揽紧,深深地吻下去,他等到了灼瑶的回应,这就够了,若是明日就死,便也够了。

顾若影和薛骐进到大帐,领将汤浩果然还没有休息。

“昫王妃,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休息?”

“您不也没有休息吗?我问您,您可是汤湛汤刑卫的亲人?”

“正是,我是他的大哥。他的二哥也在营中,是十营的领将。还有他三哥……”汤浩答道。

“三哥是王城护卫军的五队的领将,我识得,我们常一起喝酒,原来您是他的大哥啊!”薛骐接了话。

“啊……原来如此啊!”顾若影笑道,这一家子真是了不起啊。

“昫王妃识得小弟?”汤浩有些好奇地问,按道理,他小弟这职位与昫王妃是那面都见不到的。

“嗯,见了两面,一面是当街抓我的人,二面是在我昫王府抓我的人。”顾影说得是很轻巧,倒是把汤浩给吓得不轻。

“这……”

“无妨,他是个正直可靠的人,也都是误会一场,不打不相识,我家那位一直还惦记得他呢!”顾若影想到这个人,就想到了洵美。

汤浩这才松了口气,这四弟真是敢得罪人啊!他赶紧转移话题:“您找我是……”

“哦,聊到忘记正事了,刚才从一个未打过仗的人口中倒是得了妙计,只是不知道妥不妥,所以想与您说说看。”顾若影笑道。

接着她就将灼瑶无意说出的计策说了出来,又道:“我较少经历山林之战,所以还是得请教您看是否可行。”

汤浩点头道:“可以试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