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32章 落星城-表白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04 2022-06-26 14:40

  

  第二日一大早,萧璀就领着半烟在月九幽门前等着。

昨晚月九幽怎么也不同意让半烟看伤,关了门也不出声,萧璀拿身份压她,她也不开门,又不知在任性什么。所以今天一早他就又来了。想着她再不开门,自己就要踹门了。

他一定要让半烟再给她细看看才放心,看接下来需不需要调整剂量,或者增减什么药。半烟手里端着月冷河给她备的干净纱布、伤药、针线、剪子等一应器具。

萧璀看了这些器具,表示有疑惑。半烟行告诉他,有可能缝合对于溃了的伤口并不合适,她看过伤口具体状况后,可能会帮她拆掉线,等开始生肌后再缝合。萧璀这一听,脚都有些软了,这可都是拜他所赐,缝伤口那晚要不是他扰乱,也可能不至于此,越想越是悔恨。

边想着就在门口唤了起来,声音也高了。

月九幽极不情愿地开门把半烟让了进来,萧璀刚想跟着跨起去,就被两人关在了门外。吃了一鼻子灰也不好发作,就干脆坐在她们院子的石桌边等。风凝紫此时也已起了身(叫那么大声谁能听不见),就给萧璀奉了杯茶,陪他等。风夕岚昨夜担心半烟,一直在楼下转悠不去休息,风凝紫如何劝都没用。直到半烟出来知道没事了才去休息,此刻她还在房里呼呼大睡。

半烟进房间放下东西,见月九幽还未动,只盯着她看。

“姑娘对我还是不信任?”半烟上来给她解腰带,准备帮她除去衣服好检查伤口。月九幽也不动,任她去解,就一个不会开武功的她,一掌都受不起,月九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我谁都不信。”月九幽答。

“不信没有关系,以后我们再慢慢相熟了,您就知道了。”半烟解下腰带,又准备帮她退下外衫,突然觉得有点好奇,“刚才我们一敲门姑娘就来应了,是起身了?还是没有换衣服?”她做惯了艺妓,对服饰首饰装扮这些还是在行的。她感觉月九幽的衣服似乎有些皱,不像是早上从衣架取下穿上的样子。

“我从来都是和衣而睡。”月九幽瞬间明白了她想问什么,直接给了她答案。

半烟不再说话,心中却是感概万千。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啊!如果夜里有人来刺杀,哪里还来得及穿衣,毕竟是姑娘,也不是大男人,光着身子出来救人也只怕会失了仪态,所以只有和衣而睡最为稳妥。为了守护爱的人,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吧,只怕是睡着都得睁着一只眼啊!

半烟轻轻帮月九幽退下衣服,里衣上还是洇染了不少深色的血迹,但较前几日好些了。再退下里衣,这一道二指来长的伤口就呈现在她眼前,已是多年没有见到真的刀剑伤了,看到这伤她还是倒吸了口凉气。

就这姑娘前几日里的动作、神态,哪里像是受了这样大伤的人啊!如果不说,论谁都看不出来她受了重伤。

半烟拿指轻按了伤口的周围,又粘了些血放在鼻下闻了闻,再把这些血在指间晕开,细看看颜色。半烟这样操作肯定是会疼的,但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反应,肩膀是自然放下的状态,甚至肌肉都没有紧张起来,就像没有这道伤口一样,更别说喊疼了。

她对月九幽说:“这伤口缝着好不了的,我需得给你折开,等生肌了再缝合。姑娘等等,我寻月公子拿些迷香,等你睡着我再行处置。”

“迷香?这一院子人都倒了,也不一定能让我睡过去。你没有听主上说这伤口是谁缝的吗?”月九幽笑道。

半烟摇摇头,一脸疑惑,她以为是月冷河。

月九幽又笑:“我自己。”

半烟又倒抽一口冷气,其实在贪狼寨已见过她杀戮本性,昨天的气势也是让半烟胆寒,但是没有想到,她对自己也能下得去手,真真正正的是位狠人。

半烟不再说什么,只道:“那我开始了。”说完就尽量放轻动作,一点点拆开,露出真正的伤口,果然,缝住了以后脓血不得排出,已淤伤口里,还得清理。她马上出门,对院外徘徊的小汜喊道:“小汜,温水,快!”

半烟开门,萧璀刚想上前,就看到她又将门关上了,小汜则飞快跑走了。他和风凝紫面面相觑,只得又坐回来再接着喝茶。宇凰来送披风,萧璀摇摇头将披风让给了风凝紫,怕她在院外待久了不行。他自己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哪里用得到披风。

小汜送了温水进去,不一会儿,半烟又把盆端了出来吩咐:“换一盆!”

小汜看着血红的水盆,吓得差点把盆扔了,想到里面的月九幽,又振作起来,马上跑开。这一次,他提了整整一桶水过来,把干净盆子顶在头上一起拿了过来。着实机灵,他这样做就减少了半烟等水的时间,可以更快的清洗完成。

就这样忙活了大半天,终于看到半烟出来了,不一会儿,月九幽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看样子,是终于完成了。

半烟看到萧璀紧张和渴望的询问眼神,就马上对他说:“主上不必担心,但伤口我还是拆开了,但也清理干净了,上完药今晚应该能睡得舒适点。没有事,很快就会好了,您放宽心。”

萧璀再望向月九幽,她脸色苍白,额头的汗珠都还没有干。

风凝紫赞叹道:“九幽姑娘当真是女英雄,我们在门外,一声叫喊都没有听到。”

半烟也接话道:“哪里只是女英雄,比战场上的男人还要强大!莫说你们在院外没有听到喊叫,我就在她身边,连喘息声都不曾加重过。”她顿了顿,说:“就像不是她的身体,所以我手更稳更好控制了。”

见萧璀的眼里只有她,半烟和风凝紫识趣地离开院子到大院里去了。

萧璀上前,轻轻握住月九幽的手,将她拉到石凳上坐下,自己则坐到她对面,温柔地问:“疼你就喊几声啊,总舒服些,何苦为难自己。”他心里难受极了,眼眶都红了,她受的这份罪全都是因为他。只要他一日不成事,月九幽就会跟着受这种苦不知道多少回,直到为他而死的那一天。

“不疼。”月九幽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萧璀从怀里拿出帕子帮她擦额头上的汗,接着说:“不疼,这深秋天气,你说说看,你流这么多汗难道是因为天热?”

“主上不必担,我可以的。”月九幽笑笑,最近失血,让她的脸色和唇色都不好看。

“可以什么?”萧璀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可以出发上路,继续主上的路程。”月九幽深深望向他,说道。

“你没有完全好之前,我哪里也不去,你也哪里都不许去。”他的手抚上她的脸,“以后有伤不许藏着,凡事也不要硬拼,要是你死了,我也不能活。”

“我死不了。”月九幽肯定地说。

“没有人死不了,你不是钢铁之身,你也没有九条命,如果伤再重一点也是会死的!”萧璀加重了语气说道。

“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若想陪我走得更远,护我护得更久,你需得先保护你自己,只有你活着,我才能活着啊!”萧璀深情地望着她,温柔却有力地对她说着这番话。他真的很怕,很怕她这样不怕死、不怕疼,真怕哪天一转身,她就再也没有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只有完成了大事,各方安定,他才能卸下她这人肉铠甲,让她做回个正常的人。在此之前,他无论怎么劝,她都不可能会听。

“知道了。”月九幽盯着萧璀的眼睛,他眼里的心疼和爱意,她是看得出来的。他说得对,要想陪他更远更久一点,首先自己得先活着。

“还有,不许跟我闹别扭,要和我好好的,要爱我。”他听到她软下来的声音,心里异常高兴,忍不住凑过脸,在她唇上点了点,接着说:“若是我说错话,惹你伤心,你也要跟我说,还可以打我骂我,但不许不理我,人后也像人前对主上那样对我。”

“我不能打你。”月九幽又想起他说的伤她心的话。

“那你还不是用内力推了我。有你不敢的事吗?”萧璀想起她推自己的那次,还感觉有些生气,生气不是因为她越距推主人,而是因为她居然舍得推他,还是用内力的那种。

“那我下回不用内力。”月九幽笑出声来,大大的眼睛,爱意满满。

“好,要用也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萧璀也笑了。

“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一件事,我爱你,幽儿。就是男女之爱,不是什么君臣、主仆、兄妹这些旁的感情。你是不是对我也有这种爱?”萧璀知道他们的未来也许还有很多未知,也会有很多不受他控制的情况出现,但他就是想要告诉她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然,从十二岁第一眼看到你时,我眼里心里就再容不下别人。”月九幽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再伤心再难过,我也不会离你而去,因为我不是在保护主上,我是在保护我爱的人。”

萧璀的也笑着流泪,两个相拥而吻,这一次,月九幽回应了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