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0章 重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09 2022-06-26 14:40

  

  萧璀坐在车上百无聊赖,举着书却一页也看不进去。原因是收到消息,顾若影居然到了风家。他之前收到隐卫的信讲了曜都的事情,本就担心着,没想到人已就在眼前了。听到这个消息时,萧璀感觉整个世界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觉眼里已噙满了泪。

萧玴听到消息,首先想到的是结盟的事。其实萧璀、路剑离、顾若影都知道,结盟绝不会因为顾若影而改变,结盟本就是两个互相需要的国家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她在不在曜国都已经不重要了。

这一次,若是她真与昫王已经和离并且决裂,自己是不是能想想办法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想到这里,他竟十分激动起来,他一直以来都心如止水,除了国事,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已经许久都没有这种激动的心情了。也只有她了,能让他的心涌动。

他以为这一世都没有可能再见到她,却没想到,短短数月,她就在眼前了。说是短短数月,在他看来,却已是一万年之久。

车外驾车的是宇凰。

“宇凰,要见到灼瑶了,你可有准备什么礼物?”萧璀也看出这几日宇凰的喜悦之色都写在脸上。

“王上,我……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我。”宇凰有些担心,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都还在他耳边回荡。

“我们住到风家去。这样就能见到了。”萧璀的声线都温柔起来。

“王上,这不行啊!不安全,还是住自己的宅子安全。”宇凰差点就要拉停马车。

“你有想见的人,我也有想见的人,若是人都在落风了,还不能见到,岂不是太难为自己了?”萧璀看向车窗外,想着顾若影现在的样子,是胖是瘦,看他,是否还带着恨意。恨也便是好的,用心了才会恨,最怕的是连恨都没有了,只当他路人,或者只当他是王。

“王上,不行啊!您再想想。”宇凰明白他的心思,这日思夜想,唉声叹气,再不愿纳妃,他日日就在身边,怎么能不知道呢。但是,他同时还是烨国的王,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

“就这么定了,风家家主是多稳妥的人,再加上冷河也在,不会有不妥的。若是真有人想趁着这次出行而动手,反而是好事,我倒想看看都有谁。有她在,还有谁能动得了我?”萧璀自信地说。

“话是这么说,但是她会不会护着您……”宇凰想到了那日她伤萧璀的事,但话说了一半,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道:“王上,我该死……”

车里没有人应,萧璀正心痛着,好一会儿,他才说:“是……不会护着我了,但是她有要护的人。”

最终,还是按他的想法,一行人到了金风镇。风凝紫与镇司在门口迎接,之前两人已收到信,一行人是低调行事,让他们不要声张。一看队伍,果然都是穿着便装。风凝紫与镇司走到车边,就听萧璀说:“去风家看看。”

人都没有下车,全由风凝紫领着往风家去了。快到风家时,风凝紫上来说:“给您备了专门的院子……”还没有等她说完,萧璀就打断她说:“就住我上回来住的院子,我觉得甚好,我很喜欢。让下边的人去你备的院子吧。”

“这……”风凝紫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这真是冲着顾若影来了。她有些后悔没有劝风夕岚,让顾若影住到月府去。

“风家主是有什么不便,还是我那院子让人住了?”萧璀提高了些声线。

“啊……并没有,我这就领您去。”风凝紫只好领着一行人去了风家大门口。众人在风家大门口人开,萧璀、宇凰、凤漓三人留在主屋,其他人中留了四名守卫在大门外,其他的都随着管家去了专门备下的侧院,门口就在风家大门右拐那条巷子里。

风凝紫刚才一个眼色已经让随从先回主屋去报了,现在她领着萧璀进来时,前院已黑压压跪了一片,领头的便是云且歌、月冷河与风夕岚。他也看到了小汜和楼栖雀,就是没有看到冰妤,也没有看到顾若影、灼瑶与冥药。

待众人拜完,这几人还是没有出现。

风凝紫感觉手心有些冒汗。让下面的人都散了,她又亲自领着人到了中院,正准备往中厅里走,就听到冰妤“咯咯咯”的笑声。大家都朝笑声望去,就见一身纯白衣裙的顾若影,头也没有梳,长发披散着,正站在秋千上,一手握着秋千绳,一手抱着冰妤,荡得好高好高,众人看得心都停止跳动了,可冰妤和顾若影却笑得非常开心。

萧璀还未看清秋千上那人的脸,只看身形便知道是她了,他的心狂跳起来。只能拼命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叫出声。

“小幽!”月冷河看她这样抱着冰妤,又见她见了烨王没有下来行礼,有些急了。

听到“幽”字,萧璀已经有些恍惚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说过这个字,没有叫过这个名字。

顾若影听到月冷河叫她,将手一松,抱着冰妤借着秋千的势飞了出去。众人都惊呼一声。但是,见她在空中漂亮地转身,又稳稳地落到地上,才松了一口气。唯独不害怕的,便是这位孩子的亲娘。她鄙视地看着呼叫的众人说:“她是什么人,还能摔着我冰妤?”她几天前就看到两人这么玩了,冰妤还格外地开心,别人再抱她荡得低低的,都要哭。

顾若影将还在开心着的冰妤交到她母亲手中,抬着下巴走到萧璀面前,冷淡地看着他的炙热眼神,就见他炙热眼神被这冷淡给浇熄,转而变成了眼底的泪,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

“小幽!”月冷河轻声喝道。

“拜见王上。”顾若影认认真真地朝他行女子的大礼。但未等他应,就自己起了身。

萧璀挥了挥手,众人便都退下了。

两人就这么站在院中的树上,恍若隔世。上次两人还手拖手站在这里,而如今,四目相对却全是恨意。一人一身墨色,一人一身雪白,本是绝美的画面,可如今看来也破碎不堪。

“幽儿……”萧璀终于从胸中呼唤出这个名字。

“你走吧。”顾若影嘴里如丢弃什么不要的东西一样,丢下这三个字。

“什么……”萧璀没有听明白。

“去风家主为你准备的宅子也好,去你自己的地方也好,总之不要留在这个宅院里。”顾若影看到他没有听明白,就再一次明确地说。

“我……”萧璀在她面前,早已没了王者之气,眼里尽是落魄之色。

“萧玴伤了,由你来替,这世间哪有这么多巧合,我是不信的。眼下不知有多少支箭正对着你呢!”顾若影走近一步,脸上露出阴冷之色,再接着说:“你死不死的我不在意,但若因为你而伤了他们,那我宁愿你死远一点。”

萧璀惊愕地看着她绝美的脸。如原来一模一样的脸上却没有了往日的脸色。原先在车上的幻想,幻想着她与昫王已经决裂,而自己可以哄回她,果然只是幻想。

“这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要住在这里了,你为了他们也是一定会护着这院子的,对吗?我那几个侍卫又怎么比得了琅玥郡主的本事。”萧璀想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这里,留在她身边,哪怕是多看两眼也是好的,嘴里怎么也是说不出软语,一讲出来,还是狠话。

“那你随意,必要时,我也会拿你来给他们挡箭。”顾若影声还在,人已走远,萧璀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背影远去。

不要急,不要急。萧璀告诉自己。

他整理了下心情,往厅里走,其他人都还在厅里等他。刚走没几步,就听凤漓轻轻斥道:“宇凰!”声音很轻,但是萧璀还是听到了。萧璀回头看,原来是宇凰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就见不远处的侧院边站着两个人,正是灼瑶和一位身着白衣、身量很高而且长相英俊的年轻男子。刚才,这两人一直没有前来,他们好像并不在意萧璀的到来,只是在等他们的主人回院子一样。

宇凰等顾若影落地时,看到了她身后的灼瑶,他很是高兴,刚才看到萧璀让他们离开的指示,不打算与凤漓一起退后,而想到灼瑶那里去的。可是当他往前走了两步,就见这白衣男子右手揽上了灼瑶的肩膀,而灼瑶好似很平常一样,没有拒绝。宇凰呆在那里,这是在曜王的这段时间,遇到了心仪的男子啊!自己再也没有一点念想了。

“朋……朋友?”无衣轻轻问灼瑶,他也注意到了宇凰正一直在看着灼瑶。

灼瑶摇摇头答:“算不上。”

“哦……”无衣还是那样轻轻地答,他对灼瑶说话声音总是轻轻地,就像是怕吓着她一样。

看到顾若影到了院前,灼瑶跟着往院子中走,无衣也跟了上去。

“若是我以前的男人,又怎么样?”灼瑶冷冷地问,她还是不会温暖地说话,如论有多爱,都无法表达出来。

“杀了。”无衣轻轻吐出两个字来。

灼瑶的嘴角露出一丝不经易的笑容来。

众人不用问,便知道这两人没聊什么好话,萧璀的脸色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但他仍一意孤行,要留在这个院子里,旁人也没有办法。月冷河只能将院子的前前后后所有出路再梳理了一遍,又加派了人手看着。这要是没有顾若影,他真觉得有些担心,现在多了她,倒是安心不少,至少她能护着风夕岚和冰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