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4章 隽王妃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30 2022-06-26 14:40

  

  王宫也不是进不去,手里握着王令。当然,就算没有王令,也不是进不去的。只是没有什么必要,顾若影还是习惯性地先去找隽王萧玴。

两人悄悄落在了萧玴的屋顶之上,他书房的灯还亮着,时辰还早,恐怕这时还在处理公务,顾若影轻轻落在他门前。小清见有人从屋顶跳下来,刚想叫,就被灼瑶的短刀顶住了喉咙,没了声音,但也已看清来人。

“灼瑶,放下,又不是不认得。”顾若影边说边已经推门进去了,又顺手关上了门。灼瑶放下刀,站到门边离小清两步远的地方。小浊端了茶过来,看到门口多站了一个年轻男子,还一脸好奇,刚才也没见谁通报来人了,再走近一看,吓得差点打翻了茶。

“灼瑶姑娘……那位……在……”小浊指了指萧玴的房间,就见小清点了点头。

小浊这下也不敢进去奉茶了,站到了小清身边。

“殿下。”顾若影轻轻唤道。

“九幽!”萧玴惊叫一声。

“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难道不知道我今日进城?”顾若影笑道。

“知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你会晚上过来……”萧玴忙让她坐在,他也坐到她的身边。

“小世子,可好?”他本来想问她好不好,但见她穿着男装,身段仍和以前都没有任何的区别,差点都不记得她才生产完几个月,这才想起来要问问孩子的情况。

“好呢,长得和子归小时候一模一样。”顾若影说起珏儿,便是暖暖的母爱。

“都像母亲。”萧玴答道。

萧玴知道她进了城,心里也是很想去迎,但是实在是太多事情脱不开身了。如今她刚到就自己来找他,便知道自己在她心里还是有用的,也是欣慰。

“我想去见见她,人在哪里放着?”顾若影直接说了正题。

“在皇陵的‘冰泉殿’。”萧玴回答,这个殿在山体的雪洞中,顾若影是听说过的。主要是在天热时用来保存王族遗体,以保在出殡前不会腐烂。

“我……进不去?”顾若影看着萧玴。

这一眼可把萧玴吓得不轻,生怕她今晚就要闯进去。他立即劝道:“那里可不是能随意进出的,如没有令进去了便是死罪,你切不要着急,我来想办法,明日,明日,我一定带你进去。”

“这个也不行吗?”顾若影拿出萧璀给她的王令令牌。

萧玴看了一眼那个令牌,心里还有些吃惊,这是顾若影偷的,还是两人有所联系?他摇头道:“这是出入烨城的令牌,去不了皇陵的。”

“侍卫很多,很厉害?”顾若影又问。

“不不不,这可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主要是这地方的问题。听我的,这回一定要听我的……”萧玴握住她的肩膀,着急地说。

顾若影看他这样的态度,于是点头道:“好吧,那我在郡主府等你的消息。明晚亥时你若还没想到办法,那我就自己去试试了。”

星宓照例在入睡前来看看萧玴,帮他理理灯油,送件披风或者吃食,他已几月都不曾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是在王宫里就是在书房。可当她走进书房时,却见廊下站着三个人。小清与小浊姿势僵硬,他们一看到顾若影心里就莫名害怕。两人看到了星宓走了过来,心叫不好。

“王妃……现在殿下正在会……会客。”小清上前对星宓说道,但不敢伸手拦。

“什么客,我在中厅坐着……为何不知?”星宓疑惑道,她还想往前走。

“王妃……真的……”小清跟着她退了一步,小浊则准备敲门。

“不能进,等我家主人出来。”灼瑶走到门口站定,一身男装,用的却是女声。

星宓瞪大了眼,她并不认得灼瑶,但是灼瑶让她这个做王妃的非常生气,因为灼瑶不仅没有行礼,还态度非常不好,她提高了声音,喝道:“我隽王府的地方,我是隽王妃,你是什么人,竟敢拦我?”

“尽可试试。”灼瑶冷哼一声。

正在这时,门被拉开,开门的是萧玴,星宓看到萧玴身后跟了位身量比萧玴矮半头,窄肩瘦腰,风度非凡的年轻男子。这长相对于位男子来说,也是太过于好看了,就算是女子也及不上她的风采。再看向她,见她左耳戴着一只飞羽形状的耳饰,如半面飞鸟的翅膀附在耳上,十分别致,虽特别,倒像是女子的饰物,也是顾若影刚才走得急,忘记摘下了。这耳饰刚才也被萧玴看见了,问起,因为萧玴知道她没有耳洞。

“怕疼,就钻了一只耳洞。”顾若影喝了口他杯中的冷茶回答。倒是把萧玴逗乐了,从她口中说出疼字,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星宓再往下看,见她穿着一件葡萄紫的男子常服,由于来不及束胸,又生产过,所以现下略略显出些胸形来,这才知道是一位女子。再一想,便也知道是什么人了,不是月九幽还能是谁。

顾若影认识星宓,星宓只知有此女子,是他夫君的心上人,却从不曾蒙面。

“切不要冲动行事,等我消息。”萧璀拉开门,仍不忘叮嘱身后的顾若影。眼神是温柔的,声线也是无比温柔的,连身体都是半低着,配合着顾若影脸的高度,尽量平视于她。

星宓看到萧玴对待顾若影的态度,心里的火已经燃了起来。

“原来是曜国的昫王妃,这大半夜的进个男人的房间,算是什么礼数?”星宓酸溜溜地说。

“宓儿!”萧玴低声吼道。

“那也要这男人愿意开门才行。”顾若影冷笑一声,心想着星家大小姐也就这点气度。

“你!”星宓气到本苍白脸竟有了些血色,“真不要脸!”

顾若影本要走,听到她骂人,反而是停了脚步,一脸戏谑地看着星宓。她往萧玴身上靠了靠,本来站得笔直的身体竟变得如水般柔滑,她伸出左手食指划过萧玴的杜若色常服,从肩膀头一直到腰迹,笑着说:“更不要脸的事我都做得出,你可要看好自己的男人!”那骨子流露出的媚态,惊掉了小清小浊的下巴。可是他们都知道,这媚态才不是萧玴所喜欢的样子,骑马纵鹰那位紫衣女英雄,才是他的最爱。

“九幽,不要闹。”萧玴知道她是开玩笑,轻声阻止。

顾若影重新站好,朝他笑笑说:“走了。”

“我送……”萧玴“你”字还没有说完,就见她已跃上了墙,灼瑶也立即跟上,他望着两人消失的黑暗,自言自语,“就是不会走门的……”

“刚才就……就突然出现了……这府里的侍卫是不是要换一换?”小清结结巴巴道。

“换!换什么人还不一样,拦得住这位吗?!”小浊回他道。

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顾若影身上,没有注意到一直站着未动的星宓已经泪流满面。

她堂堂星家大小姐,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她所爱的这个男人,竟然对一个女子低声下气。完全没了隽王的尊严。

三人目送完顾若影,这才想起这位隽王妃,小清与小浊知道她看起来不对,忙悄悄退了下去,院子里剩下了两人。

“宓儿,她是玩笑的,你不要当真。但你这样说她也是不对,怎么也是我隽王妃……”萧玴知道刚才顾若影有点过,但是也是因为星宓在说难听的话。

“殿下……还知道我是您的王妃啊!深夜与一位女子在屋里独处,您将我这位王妃放在何处?”星宓就要将手里的帕子扯烂了。

“你没看她的装束吗?一看便知是找我有事,难不成还是幽会?幽会会让他们都站门口吗?”萧玴也有些来气。

“她是有事,您却是满心欢喜不是吗……”星宓想起他刚才唯唯诺诺、温温柔柔的样子。

“你若是再扯这些有的没的,那我便无法再和你说下去了,你这样的气度,哪里像个大家之女,像个王妃?!”萧玴极少生气,但是今日在顾若影面前丢了人,让他十分生气。他转身进了书房,接着处理剩下的事务,还想着明日要怎么才能带顾若影去看王后的遗体,将星宓丢在屋外。

“我自己的男人,心里却是装着别的女人,看都不愿看我一眼,现下还要求我有气度?”星宓终是将那帕子撕碎了,扔在地上。她终于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顾一切,明知他心里没有自己,却还是要嫁与他。对于他的态度,她一次次燃起希望一次次又被他扑灭。更可怜的是,她不能离开,她要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持着自己王妃的身份,那是为了星家。

“想不到萧玴竟娶了个这样的女子,吃醋成这样,他可有罪受了。以前在星家看到的还是温柔可人的模样。”顾若影回到郡王府,对灼瑶说。

“刚才要硬闯,那说话可不像个温柔可人的样,想是当了王妃,觉得自是不同了,在您面前,算什么。”灼瑶不屑道。

“我今日是不是有些过了?”顾若影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忍不住要笑。

“怕是今晚两人得打起来。”灼瑶也笑道。

“打起来也是种亲近,我还不是常打昫王?”顾若影有些思念昫王。

“我也常打无衣。”灼瑶也有些思念无衣那身永远干干净净的白衣。

“你何只是打,你是动不动就要杀他。”顾若影笑道,“以后可不能这样,若是寒了他的心,你就再找不到如此爱你的人了。”

“我……有吗?”灼瑶听到顾若影这样说,自己竟不觉得。

“怎么没有?来的那日你还说了‘小世子若有什么事,我就杀了你。’”顾若影帮她回忆道。灼瑶这才想起来,自己确是说过的。

“会因这种话而寒心吗?”她问顾若影。

“会觉得他的命在你面前一文不值,自然也是会心寒的。所以,以后要多说爱他的话,关心他的话,心自然就是暖的了。”顾若影看着这个认真思考问题的灼瑶,果然见她认真地点头,就十分想笑。

“那主人以后也不要对昫王说‘我就给你一钗’这样的话。”灼瑶原来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而不是她与无衣的问题。

顾若影看着可可爱爱的灼瑶,笑出了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