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21章 受伤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44 2022-06-26 14:40

  

  顾若影拿帕子捂了嘴,正观察哪面墙可以上,现在屋子和门都着了火,肯定是无法走了。可是这时一队黑衣人已经到中院,将他们团团围住。

顾若影本就咳症未好,这样被烟一熏更加不停地咳起来。

“本来只想杀一个,没想到还送一个,也好,两个都是该死的。”领头的黑衣人笑道。

“口气不小,你上前试试。”顾若影咳完,站直了身体,抬起下巴。

“也知毒不死你,损伤些也是好的。”那人又说,显然对顾若影极为熟悉。

“别废话,来吧!”顾若影声音未停人已上前,边跑手中剑已经指向那领头的人。黑衣人围上来,大家只能应战。

顾若影只盯着那人,他武功上乘,就像他说的,若不是用药伤了顾若影,怕也是不敌。顾若影尽管是伤了,但仍勇猛无比,内力无法接续就用蛮力,平日硬功也不是白练的,虽没有别的女儿家柔软的手心,但可保命。

“先杀旸王!”那人一边对战,一边指挥其他人,因为他感觉顾若影可能这批人还是杀不了。

“昫王妃先走!”路承天知道这些人是冲他来的,便想依顾若影与他之前商量的,她自己先逃出去再搬救兵。但是他可能还是太不了解顾若影了,哪怕是死,她也是不可能会退出战斗的,不是为了救他,而就是为了战斗。

对战中,她眼里没有输字。

领头那人也一剑挡开顾若影,向旸王那边跑去。顾若影忙跟上,火光中,那人的侧身对她,顾若影看到他的脖子上有片黑色阴影,心中一凛,是他!

“主人!”灼瑶看顾若影愣在那里,忙叫道,顾若影这才收回思绪,冲到旸王身边,当然不是冲他,而是冲那人,她这回要留活口。

顾若影跃到那旸王身前,与那人接着对战,那人见顾若影就是要冲着她来,便也不再顾其他,专心与她对战。可是没过多久,忽然她心中一涌动,口中就含了血,看来还真是有些损伤,一念间,他便冲了上来,顾若影挡开他的剑,却仍中了一腿,实实挨了,被踢翻在地,口中鲜血也喷了出来。那人见顾若影倒地,一刻也没有停,立即拿剑直指她的胸口。

顾若影想以弱势引他再近一些,准备一技击杀。没想到,身前突然多了一个人,面朝她将自己的背留给了领头人的剑,将她护在怀里。

“殿下!”舒姝飞身上前已是迟了,灼瑶也隔得有些远,顾若影被路承天扑倒,还微微有些吃惊,就见那剑过来时,她被路承天压住了右手,只能用左手硬生生接住了领头人的剑,那剑尖已抵到路承天的身体上,刺穿了衣服,也刺进了皮肉里。

顾若影推开路承天,从胸中怒吼一声,没有松手而是使全力握紧、拉住了他的剑,右手的“凌霜”已朝他挥去,那人侧身躲开了一点,但肩膀还是狠狠挨了一剑,只能扔下武器,转身逃走。

“灼瑶,拦住他!”顾若影冲灼瑶大声指示道,就见灼瑶轻巧的身影已在烟尘火光中飞起,她功夫可能不如那人,但是轻功绝对在他之上。她已追到他近前,拿短刀削过去,那人没有武器,又伤了手,只能闪躲。

再见他朝灼瑶撒出一把粉末,灼瑶知是毒,便退了几步,那人趁机跃上了墙头。

“昫王妃!不要追!”路承天一边对付剩下的黑衣人,一边对顾若影的背影喊道,顾若影哪里会听他的,一心只想追那人。

“殿下!”舒姝见路承天手上挨了一下,忙奔近点将他护下,今日她也杀了几个,脸上、身上沾着血。

顾若影听到身后旸王妃的声音,握紧拳头,对灼瑶说,“灼瑶,别追了!”

两人便回转身,对付剩下的黑衣人。这次人比上次的武功还要高些,看来真是一批比一批强,对方也是下了血本,烨国的高手都动用了。

几人中只有顾若影和灼瑶算是高手,所以人一多,还是有些吃力的,但顾若影他们很快占了上风,又打跑了领头的人,这些人便死的死,逃的逃了。

“灼瑶,快查活口,先带出去!”顾若影交代,大火的热浪已经快要将她烤焦了。

“旸王,王妃,快走!先出去再说。”顾若影将脚下一个半死不活的带上,灼瑶也找到一个,大家跃上了刚才领头人逃走的那面墙,那里应该是他留的退路,墙上没有淋火油,树暂时还没有烧着,不过也快了。

他们本就处山地林中,所以不能进下风的林子,只能先往大路上撤,然后往上风走。好在驿馆也怕失火引燃林子,当时就在驿馆周围多僻了些空地,而且天气也是潮湿的天气,早上雾气大得很,所以火并没有蔓延到山林里就已经熄了,只是整个驿馆已化为灰烬。

李乘枫清点了一下人数,几十人的队伍只剩下一半,有些是被黑衣人杀死了,有些被关在屋里没有来得及出来就被烧死了,有些是在对战中被杀死了。

旸王先派人回曜国报信,他们也要尽快进入曜国地界,到砾城休整。

“谁先说?可以活。”顾若影的兴趣不在活了多少,而是在这两个活口身上。她让人将两人分别绑在一棵树上,先问道。

两人本就有些伤,刚才被捉的时候嘴里的药第一时间已经被取了出来,现在嘴被堵着,咬舌自尽都不行。

“我想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吧,月家的审术,可想试试?”顾若影邪笑道,“其实你们说不说,我都知道你们主子是谁,我就是好久都没有用过月家的审术了,想玩玩看。”

其中一人显然是有些慌了,拼命摇头,另外一人则神色凛然。

“昫王妃想如何审?”路承天手臂挨了一刀,之前为救顾若影背上也有一处不深的刺伤,其他都还好,舒姝也有些损伤,但没有失血和大碍。

“您还是不知道的好,引着王妃离我们远一点,一会有了结果我再通知您。”顾若影朝他笑着说。

“我也见识见识。”路承天越是见她这样,越是好奇了。

顾若影从头上取下一根钗,走向神色凛然的那一人,以极快的手法,在那人身上刺了三下,刚开始那人还没有反应,可是一瞬之后,突然爆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我知道人的身上,有几十处痛感非常强的地方,死又死不了,痛又痛到死,真是挺难受的……”顾若影笑着摇头,说话间,又是三钗,那人便大汗淋淋了,拼命在撕吼。

舒姝本也想见识,见到这情况,便低头站到了路承天的身后,而路承天则看得十分有兴趣的模样。

“再加点料,更好。”顾若影又从一个精美的荷包里拿出些瓶瓶罐罐,谁能看出这么个好看的包里拿出的全是毒药,她从那里面挑了一瓶,撒在那人的伤口之上,顿时一阵轻烟飘起,伤口迅速扩散,又痒又痛,手却无法触及。

“好痒啊……”顾若影一副媚骨,妩媚声线加上姿态再加上毒药,使得那人倍加痛苦。顾若影扯下他口中的布,再问了一次:“要说吗?”

“放……放开我!放开我!啊……好痒……啊……放开我……”那人根本无法说事,全身扭动,十分痛苦。

“那你呢?要说吗?还是……也想试试他的苦?”顾若影转向另外一人。那人拼命点头,早已吓破了胆。

顾若影知道伤的这人根本不会说,只不过拿他来吓这胆小的一人罢了。她扯下剩下那人口里的布条,对他点点头,满怀期待地看着他。路承天也走近了一步,刚才他们屏退了左右,现在只有顾若影、旸王、旸王妃三人在这里,连灼瑶和李乘枫都退到了一边。

“说吧!你是谁的人?莫要我再问一次。”顾若影声音冷下来。

“是……我们是……‘金蝉’的人。”那人答道。

“金主是谁?你若说不知,那我便让你受他十倍的苦。”顾若影接着问。

“不不不,知道,我参与了交收……我知道我知道,郡主可否留我一命,我家里……家里十几口人靠我一人吃饭……”

顾若影点一下头。

“是曜国……”那人没有说,但是抬眼看了看旸王,“那送钱的人说是昫王的人。”

顾若影被他的话给逗笑了,路承天也跟着笑,两人都知道,任是谁也不可能是昫王,因为他不可能将顾若影置于危险中,更不要说下毒害她了。

“不是昫王,不是昫王,我知道我知道,那人是个中年女子,一看便知是宫中女官,长相富态……”

顾若影望向路承天,正好路承在也望向她。

“人再见你可认得?”路承天问。

“当然当然!我愿意指证她,只要郡主与旸王留我一条小命。”那人明白了意思。

“你既是‘金蝉’的人,也就是为了钱,钱她有的我们也有,还可以给你加倍,好好的说就行。”顾若影笑了笑,拍拍那人的肩膀,那人都快吓哭了,以为她要一掌劈过来杀了他,没想到手是落到了肩膀上。

突然顾若影想起了什么,又问:“刚才,你们领头的那人,也是‘金蝉’的人?”

“不是不是,他是金主派来指挥我们的。”那人忙答。

顾若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人,正是拿她的钗灭了人家满门然后嫁祸于她的那人,又怎么会是曜王后身边的人呢?这可太奇怪了。

她又是一阵咳,左手的伤都只是随意拿了个帕子缠了起来,这会儿,血已经染透那帕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