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3章 离开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61 2022-07-04 00:15

  

  月九幽再未出过门,哪怕是霆肃相邀也未再出过门。去得最远便是在湖边练功。她知道自己在内力未练回前不能再出门,有一个固塔,就有第二个。既然霆肃不一定保护得了她,她便要隐忍下来,等恢复了内力,再回曜国。

就如她说的,她本还对霆肃有些期待的,但是现在已是失望透顶,便再也没有与他说上两句话,更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她完全对他失去了兴趣。

绿桑听说固塔生了重病,看了好多医士都看不好,半个月后,拉出了一堆腐烂恶臭的内脏后就死了。医士说他是进沙漠时被什么毒虫咬了。她隐隐觉得这是月九幽干的,她记得月九幽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让她不要碰那些瓶瓶罐罐,有毒。

月九幽看她吱吱唔唔的样子,便问是什么事。绿桑便把固塔的死跟她说了。

“是我干的,哼,这世上,辱我的人没有一个还活着。”月九幽冷笑道。

绿桑的眼泪哗哗地流,她知道月九幽这是为了她而干的。

这时,霆肃正亲手捧了水果来给月九幽吃,拿冰镇着,葡萄连皮都剥好了。这里的沙地种出的葡萄很甜,甜到能粘住你的上下嘴唇。

他正好听到月九幽与绿桑的对话。

“这么奇怪地看着我做什么,你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吗?六岁我便可以使毒了,就是我杀的。你放心,我下了毒三五日他才开始发作,发作以后半月才肠穿肚烂而死,这官司扯不到你身上。再说,若真有人察觉是我做的,我也定不会连累于你。”月九幽说完,便不再看他,闭着眼接着练功。

霆肃默默地站在一旁,盯着她出了神。

这本应该是他做的事,本应该是一个口口声声承诺要护着她的人做的事。一切都没有按他的想法走下去。不仅没有因为到是沁城日夜相处而俘获她的芳心,反而是令她对自己更加失望了。

他对自己也很失望。

他很想念月九幽戏弄他时的语气,话虽气人,却是亲昵的,而现在,已经冷淡到与旁人无异了。现在之所以还在他家里待着,只不过就是因为内力还没有恢复,还不能走而已。他夺下钗时,便已经彻底失去了她。

他将水果交给绿桑,便转身走了。

月九幽看着流泪的绿桑说:“我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一些,但还很少很少,再过些时日恢复到五成,我便走了,你愿意跟我走吗?到曜国去。想回烨国也行,我总归不会让你饿着。在烨国和曜国,便没有这些可笑的律法。”

绿桑摇摇头,她说:“我虽是烨人国,但几岁便被公子捡了回来养到这么大,我不能离开他,但是,真的多谢你,小姐。”

月九幽理解她,便不再说什么,接着练功一直到月上树梢。

“幽儿,歇歇吧。”霆肃还是忍不住要来看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握她的手,还是忍不住想抱住她。

可是当他刚把手伸出来,还未触到她的手,便听到她冷淡的声音:“是也想肠穿肚烂而死吗?”

听到她这样说,霆肃反而是敢了,上前将她揽进怀里。

“是还有期待吗?”月九幽问。

“有,一世都有,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有期待。”霆肃肯定地回答道。

“有勇气是好的,但这勇气没有用对地方。”月九幽笑了。

“你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霆肃欲言又止。

“一定能怎样?”

“一定能有能力护着你。”

“我不需要,你明白吗?至少不需要你。”

“那你现在不是需要吗?”

“哦?!这我倒是忘了,还在你的地盘呢。那行,明日天亮我就走。”月九幽揉着自己坐到麻木的腿和肩膀,她这样已经练了一整天,不曾动过。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至少现下对你还有点用,不是吗?”他一时情急,表达上也出了问题,他并不是想赶她走。

“现下是有的,明日一早便没有了。”月九幽笑道,将他一人留在了湖边。

霆肃呆在那里,一句话便把她逼走了,将她置于危险之中,也是厉害。他正站在那里想着要如何办时,又见月九幽朝他走了过来,忙迎了上去。

“幽儿……我……”还未说句完整的话,就见月九幽塞了一块令牌给他,“这是……”

“我在你这里吃喝用度也费了你不少银钱。加上买那些伸手拿起的东西。你拿着这令牌在烨国、曜国任一城中的‘鑫复’银号,想拿多少金子便拿多少,永远有效。”

“这是连账都要算清了是吗?”金钱账好算,可人情账要如何算。

“你家是生意人,自然是银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账你慢慢算。我说了,你想拿多少便拿多少。”

“银钱……比什么都重要,你原是这样想我的……”霆肃苦笑,将那令牌紧紧握在手中,一手扯住要离开的月九幽的手。

“不是也没关系,总之是我欠你的。哦,还有那颗神药,我会请我的医士给你再制一颗。”月九幽补充道。

霆肃只觉得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他调整了几次呼吸,才再开口道:“等多几日吧,等你再练练,你放心,我没有期待了。”接着他便松开了手。

月九幽刚才,疾风就朝他飞奔而来。

“公子!出大事了!”疾风压低着声音,但是语气十分焦急。

“何事?”

疾风凑到他耳边说了起来。他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已是惨白了。

“还是被发现了……还有多少时间,他们人到哪里了?为何我不知晓?”霆肃大喝一声。

“属下该死,也是刚收到的消息!第一批人应该快要到了。”疾风忙跪了下来请罪。

“哼!不怪你,看来他们是特地不知会我的,想让我措手不及。我这么个无用的人,也不知他们惦记来做什么。”霆肃冷笑道。

“可是公子,现在要怎么办?”疾风也很担心。

“秘密送走吧。”霆肃想了想,只有这个办法。

“可是送走了,您要怎么办?不如……不如……把她交出去?”疾风扯住他的衣摆道。

“你若这样想,那跟我这十几年算是白跟了。”霆肃吃惊地看着疾风,很是痛心。

“不不,公子。”疾风忙摇头。

“我也走了便是。反正他们的目的也就是这个。”霆肃冷冷道,“可是,他们也太自不量力了,最后都是死路一条。”

“那我们何时动身?”疾风问。

“明日一早。”霆肃本来还想着该如何跟她解释。但转念一想,她反正也决定明天一早就走,那么就说是送送她,将她送出沙漠便好了。她回了曜国至少安全应该没有问题了。

霆肃与疾风商量好了退路,疾风便去准备。

霆肃十分后悔,自己对镜流的事情太不上心,一心只想做个闲人,导致连个消息都收不到。早知道沁城是这样的情况,还不如和月九幽留在忘忧镇上,还离曜国近些,若是她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月九幽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她将脖子戴的那条乐安送与她的项链取了下来,先在手里摩挲着,由于她经常把玩,整个吊坠已经非常光亮。接着,她拿出短刀轻轻撬开了翡翠的后半部分那个金制的盒子,将盒子里的东西倒在了手心。

在月光下,可以看到,那是一颗乳白色的弯月形的獠牙,像是石制的,但是又散发着活物的光泽,那便是她与萧璀一人一颗的毒牙。两人决裂时月九幽将她的毒牙还给了萧璀,萧璀一直握着两只,最后被懂他的乐安制成了项链又送回到月九幽的手中。

月九幽早就发现了这个机关,但她知道乐安的意思,便将这项链保留了下来。

除了这颗毒牙,吊坠里还有一颗药丸,月九幽服下药丸,又将毒牙将回项链中。她也有一颗冥药给的药丸,与霆肃母亲的想法一样,药丸放在身上、口袋里都是不妥的,怕会遗失。只有项链这样的地方才能保证一定是时时在身旁。

接着,月九幽坐好,开始调息。

窗外传出一声轻轻的响动,月九幽走过去,打开窗一看,正是“斥魂”,它的身旁还站着一只棕色的沙漠鹰。

“‘夺鬿’也来了。‘斥魂’你需得好好照顾着人家才行,少吃一块。”月九幽拿出肉干分给两只鹰。

自从到了沙漠,月九幽就发现常常寻不到“斥魂”,后面直到它领了“夺鬿”来见她,这才知道它自己找老婆去了,还勾搭上了一只美丽的沙漠鹰。

趁没有人注意,月九幽在湖边的林里训练这只沙漠鹰,还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夺鬿’”,虽然时间很短,但至少它现在对月九幽已经没有了敌意,开始吃她手里的肉干,伸出手臂也愿意落在她手臂上。想必也是感觉到了“斥魂”对于主人的信任吧。

看它们吃饱了,月九幽就拍拍“斥魂”的头,示意它离开。

“斥魂”一飞走,“夺鬿”便立即跟了上去,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很是难舍难分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