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46章 落风城-夺家主位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87 2022-06-26 14:40

  

  如今,月冷河、月冷池、月冷渊三兄弟都到了金风镇。月冷池一开始就被萧璀派来了落风,落风的一切消息皆经他手出;接着来的便是月冷渊,来买回风月白卖出的地;最后来的是月冷河,带着风家两姐妹。

在失去了萧璀与月九幽的消息后,凤漓开始四处寻找,他一个目标小,行动也方便,同时他让宇凰和小汜守在商风镇他们之前准备去的宅子里等消息,两人如果没事肯定第一时间来商风镇找他们。

月冷河到达金风镇后就与月冷渊、月冷池联络上了,三人将两姐妹安排在月家的地方。这次他们知道被人盯上后已经将风家两姐妹隐藏最深,那群黑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刚到也收到凤漓的信,知道二人失去消息,月冷河马上让月冷池安排人手悄悄地寻找。而月冷渊则继续办风月白事情。

一切都安排妥当,却仍未得到两人消息,两人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正当他们着急时,收到了冥药送到商风镇的信:“一月后两人会去风家贺新家主执事。”

凤漓、宇凰和小汜立即前往金风与月家兄弟会合。

众人听到口信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首先,二人都安全,但不知为何需要再等一个月才能出现;其次,他们要在一个月内办完风家易主的事。

既已收到明确的指示,那就可以开始行动了。月冷渊相对于大家来说对情况最为熟悉,大家由他指挥,月冷河则仍然负责两姐妹的安全,月冷池负责指挥在落风的月家人配合。

两姐妹在月家宅子的密室里,月冷渊来找风家两姐妹商量安排后续的行动。大家都在密室的大桌前坐下,月冷渊打开之前叫人抬进来的两只木箱,介绍道:“两位小姐,你们来看,这一箱是我买回来的风月白卖出土地、房产、粮食甚至还有珠宝古玩的契约;这另外一箱是当时他出售时与买家签的契约。这都是他出卖你们风家的证据。另外,风家的其他族人,不是全然无知,他还有几个帮手,都是你们家族的人。”

相较于风夕岚的愤怒,风凝紫想得更深,她脸色十分难看,艰难地开口道:“我当时就在想,以他一人之力,很难完成这么多事,果然除了他,还有别的叛徒。这些人这次一定要一并剪除了。”

“风月白已经等不及了,他在风家出了告示,说你们二位外出游玩时行踪不明,恐已不在人间,所以他决定下个月初三祭祖,继家主位。”月冷渊还是那样玩世不恭:“我们就趁着这么大的日子,好好闹他一回。”

风家两姐妹同时点头,这次再不能心软了。

初三这天很快就到了。

风月白一大清早起来,就见到一个下人神神秘秘过来凑到他耳边说:“有人看到大小姐了……”风月白吓得不轻,这今天就要祭祖了,之前怎么都找不到,现在居然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转念一想,他应下了曜国人的交易,还没有实现,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这回捉住两个妹妹把药拿了给他们才行。他忙问了地方,在那下人耳边耳语了几句。今天自己有太多的事情要忙,可管不了她了,曜国人想要她们,那就让给他们,他们自己能不能拿到药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这段时间他将卖地卖房的这些钱一部分用来买通风家那些动摇的族人,再加上风家两姐妹一直不见人影,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动摇。但也有一直坚持的族人,例如风可媛。风月白不顾反对,希望把这家主这件事情坐实了,也是到了黔驴技穷的时候。

风家祭祖这么大的事,不仅风家的族人来了,落风镇其他说得上话的家族也派了人来,官府的人也来了,还有很多镇上的居民都来了。

风月白持着长香走上风家的祭台。主祭请了族内一位颇有威望的长者主持,等焚完香,只听那长者大声道:“风家族长……”

还没有等他说完,就见那长香突然从中间断开,掉在地上。

大家往祭台下方看去,只见风可媛扶着一位盛装的小姐,走上了祭台。

“风家家主在此!”风可媛说话底气十足,她身边那位盛装的小姐正是风凝紫。只见她也手持长香,并将自己手中的长香插在了风月白的断香边。再转身时,手中多了一样物件,那正是风月白一直在找的风家家主信物。

风可媛首先跪拜,风家众人中的拥护者风凝紫者十分惊喜,也都一同跪拜下去。

“风凝紫!你……”风月白气得脸都青了,“母亲明明是将家主之位……你这肯定伪造的!”

“母亲既已将家主之位交与你,我这也是假的,那你可有真的信物在手?”风凝紫正色道,她小小的,瘦弱的身体里有着不可小觑的能量。

“是啊!那你拿出来啊……”台下的众人都开始怀疑起风月白来。

“我不需要信物!我就是家主!现在家里生意都在我手里,你什么也不是!”风月白气急改坏道。

风凝紫也不恼,抬头指示下人将月冷渊的那两箱契约抬到了祭台边。她走到落风城城司林麓的身前,欠身行礼,道:“林大人,小女可否请您为风家做主。”

林麓忙抬手扶了风凝紫,答:“当然可以。”这林麓是她母亲的挚友,两家多有来往,可以说是看着风家这三个孩子长大的长辈。

风凝紫站起身也对大家说道:“也请各位族人、乡亲,为风家、为凝紫做主。”她又朝大家礼了礼才开始说话。

空气静得像是凝固了一样,大家都在屏住呼吸看风凝紫说什么。

“这里有两箱契约,一箱是我的哥哥风月白,将母亲的土地、房屋、粮食出售的契约,他在母亲去世后,便偷偷将这些全数变卖,连父亲送给母亲首饰都没有放过。”风凝紫说到母亲,有些哽咽,“如若,母亲将家主之位已传与他,那他为何要变卖这些东西?!”她加重语气,盯着风月白说道。

林麓忙上前查看,抽出几份来分予风家几位长辈族人看,大家皆点头,台下人一片唏嘘之声。

“那这一箱是?”林麓指着另外一箱问。

风凝紫深吸了一口气,答道:“这另外一箱,是我让人从买家手里买回他所卖出的东西的契约。所以,我不是他说的一无所有,现在一无所有的是他了。”

林麓和风家长辈们又查看了另外一箱契约,果然如她所说。

“好!你没有给你母亲丢脸。”林麓点头赞道。

风凝紫没有回应,她突然向林麓和风家长辈们跪了下去,道:“这些不是重要的东西,我现在说的才是重点,还请林大人与各位长辈做主。”

“你说!”任谁来扶她都不起,大家只得让她跪着说下去。

“我的母亲是被风月白这个不孝子害死的,他不仅害死了我们的母亲,还打算害死我们!”说完,她把母亲及两姐妹中毒的事情一一道来。

大家听到后发出一片惊愕之声。

“你!胡说!你这是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风月白看到契约时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但是没想到他们还知道了下毒的事情。

“胡说?”风凝紫冷笑道,她从下人手中拿出一个布包,打开,并用竹枝挑起里面的一件男人衣服,举到风月白面前。然后说:“那你就穿一穿这件衣服吧!用我们的衣香薰过的衣服,你可敢?”

只见那风月白吓得跌倒在地,风凝紫将那衣服扔在他的身上,他像是身上有毒虫一样,忙扒拉开那件衣服。再明显不过,他知道这衣香有毒。

一个中年妇人走上前来,把一个布包放在地上,打开来,里面还有三件女人衣物。分别是她母亲还有姐妹二人的。拿布包的人正是清姨。

清姨向大家行礼时已泪流满面:“这是夫人身前最爱的一件衣服,还有两位小姐之前留在家里衣服。”

“还请林大人作主,让人去检验,看是否有毒。”风凝紫仍跪着道。

“来人!收起来!”林麓忙让手下人将布包收起来。

“不可能,我都……烧了!”风月白叫道。

“就是看到你无缘无故问拿夫人衣物,又悄悄烧掉,我特地留下了一件!”清姨愤愤地答,若不是有族人拦着,她怕是要抓到他的脸上去了。

“你……怎么就不去死!”风月白见已无退路,跳起来就作势要扯风凝紫,这时,一道红色影子闪到他面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来人正是风夕岚。

“大小姐!”大家惊呼道。

“你……你……”风月白也很吃惊。

“怎么?你的人告诉你我死了?对吗?”风夕岚对风月白笑道,“我今日一早就特地露了个头,没想到我哥哥就马上派人来杀我,还好我早有防范。”

“我……没有……”风月白还想挣扎。

“那人就在下面,你要他上来说说是谁指使他的也可以。”风夕岚指了指台下说道。

台下确有一人,那是风月白派去给曜国人引路的家仆,曜国人自然是不能交给官府,全被月家人给捉去关了起来。

风月白再次跌坐在地下,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林麓对台下骚动的人群道:“现在一切真相大白,风凝紫,风家的二女儿,德才兼备,不仅手握老家主的信物,还阻止了风月白变卖家产,又查找出了老家主去世之迷,她才是真正的家主!”

台下人无不认可,风夕岚扶起风凝紫,她和风可媛带领着风家族人纷纷跪拜。

“多谢林大人,多谢长辈们,我今日继得家主之位,必不辱命。”风凝紫坚定地说道,风夕岚握紧了她的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