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5章 隐卫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64 2022-06-26 14:40

  

  见到昹王回了曜国,路剑离与顾若影也随军进了彗都。一路看晖郡王他们的安排,很是稳妥,该留守军的地方留有守军,无一缺漏,各方的军队有融合的地方,两军相处得也非常好,并没有异心。

攻占峧城几乎没有动用到曜国的军队,烨国落星与落月的军队一上来,只打了几场小战,他们便不战而降。主要是听到了他们的王弃他们而去时,早已没有斗争之心。

进了城,路剑离和顾若影先去见了晖郡王。

“昫王,昫王妃殿下!”晖郡王平日温柔的脸色与声音,在当了左将军后,看起来竟觉得硬朗了许多,他温柔的声线居然有些许激动。

“梓墨,我原还有些担心你,但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完全可以独当一面。”路剑离拍拍他的肩膀道。

“都是您谋划得好,我只是照着您说的做而已。”晖郡王还是如以前一样的谦卑。

“那以后你按自己的想法来,试试看。”路剑离似乎是有意要培养他,这次也是在曜王面前力荐他。

晖郡王恭敬地点头称是,又将城里城外、军队的伤亡、粮草装备等情况一一都说给他听,讲得非常清晰,看来他对里里外外都非常地了解。想必是事事都亲力亲为了。一路路剑离也向士兵打听了他,他为人宽厚、赏罚分明,很得人心。右将军承天口碑也是不错,英勇善战、足智多谋,为人也很亲善。

在议事的房间里却没有看到承天将军,晖郡王说因为一直带伤作战,已经越发严重,今日更是卧床不起了。

路剑离、顾若影就带了冥药前去看望。

走到承天门外时,门口士兵看到四人,忙敲门道:“右将军,左将军、昫王、昫王妃殿下来看您了。”

路剑离看到顾若影微偏了一下头。

一会儿,里面传出虚弱的声音:“请进。”

四人走了进去,受伤的承天要想来迎,被路剑离和晖郡王给拦回了床上。

“辛苦承将军了。”路剑离拍拍他的肩膀,他的脸色苍白,上衣仅披着,胸口和腰部缠着纱布,胸口没有看到血迹腰部却有血迹洇出。

“殿下哪里的话,本就是应该的。”承天答道。

“这位冥药先生是这世间最好的医士了,我带他来给你瞧瞧伤势。”路剑离介绍道。

“啊……那就有劳冥药先生了,可……”承天看了看在屋里的顾若影。

“我在这里也不便,我去院外等殿下,承将军好好休息。”顾若影朝承天略点一下头。

“多谢昫王妃关爱。”承天忙谢道。

顾若影退了出去,还带上了门。这个宅子是镇上一个大家的别院,为了显示诚意,这个人将别院让了出来给晖郡王。晖郡王、承天、以及议事便都在这个院子里。昫王与妃王妃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院子里住,虽然没有这个别院大,但胜在安静也干净。晖郡王是怕因为议事,进出人多眼杂,多有不便,扰了他们休息。他们住的院子就在别院不远处,也很方便。

顾若影趁着守卫不查,已经跃上了墙头,她悄悄到了承天住的院子,细细查看四周情况,除了正常的守卫,并没有其他人,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眼神凌厉。

路剑离一行人出了院子,却没有看到顾若影人,就四处张望,刚想张口问守卫,就见顾若影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身边。

“这又是上了房顶偷听?”路剑离也不避着晖郡王,就问。

“哎……殿下就不能用点别的词……我是担心晖郡王的安全,替他检查检查。”顾若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呃,那就有劳昫王妃了。”晖郡王一不小心被点了名,就温柔地说,这会儿才像是以前的晖郡王。

“殿下,您以前啊!就是做司夜的时候,对我可是温柔着呢!那声线,可好听了,就和晖郡王这般地温柔,怎么现在都是这样的口气对我说话。”顾若影委委屈屈地说。

“我……怎么还是……我的错啦?”路剑离顿时无语了,那时是快病死了,想大声说话都说不了,可不是温柔嘛!而且这女人那时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他就敢想想,也不敢说出来反驳。

晖郡王忍着笑,看着两人打闹,心里就挂念起还在曜都的怀兰来。怀兰本也要跟着来前线,但是晖郡王拒绝了,主要是担心他的安危,而且也希望他能帮着昤王办事,毕竟当时昫王也不在曜都了,总得有几个放心的人才是。怀兰欣然应下,知道自己不能让晖郡有后顾之忧,如今已有许久不见了,就只能每日看看握在手中的采羽剑穂。

晖郡王领着他们回了住的院子就先去忙了,其实几个院子都在正街上,出门便是正街。

灼瑶与无衣去查看院子里外的情况。顾若影就跃上了屋顶,路剑离也跟了上去。

“看来,短时间是走不了了。”路剑离对顾若影说。

“与你一起的话,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在战场更有趣些。能亲眼看着你,画土定疆也是幸事一桩。”顾若影拍拍他的手臂答。

“你若是个男子,怕是这王位要传给你才好。”路剑离笑道。

“当王,若是能毫无拘束,也不是不行。”顾若影便笑,接着她收了笑脸道,“但你若当了王,能否像昫王一样任性自在?”

“所以,我不当,谁想当谁当。”路剑离也拍拍他的手臂,让她放心,他知道,顾若影已经被一个王弃了,她绝不想他当王,即便让她当王后,她也是不愿的。

顾若影听了这话,才一扫脸上忧郁的神情,笑道:“所以你现在这样拼命是为了别人?”

“不,是因为有趣。”路剑离答,两人就将头凑到一起笑起来,他想起收到的诏书,就问顾若影:“父王的诏书……”

“嗯,知道了呀。”

“我知道你知道,我是想问你的想法。”

“我有什么想法?难道说王上写错了,让昫王多娶两个?”

“你……我是说,你想当昫王妃还是想当普通人?”

“先当着王妃吧!等彗绝这里结束了再说。”

“就……还能这样?一时当一时不当?”

“你不也是一时当昫王一时又不要当昫王吗?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哎呀,和你说个正事,那是比打仗还要难的。”

“那就一切凭昫王做主,可好?”顾若影捧上他的脸,替他揉开纠结在一起的眉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这样做,我不喜欢看。”

“一切凭昫王妃做主吧,把我的主都做了,我也就不会皱眉了。”路剑离看她凑过来就抱紧了她。忘记了两人正在房顶上,正街上全是曜国的将士们。大家看着他们两人傻乐。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看灼瑶查看完,两人就回到院子里,路剑离知道她有事,是不想当着晖郡王说,所以现在只有亲密的人了才问,无衣已然成为了他放心的一员。

“我希望我是听错了。但告诉你也好,你也留个心眼。”顾若影招招手,让其他四人走近,轻声说,“我刚才在承天门口,明明听到里面有两个人的动静,但是我们进门以后,另外那个人却不见了,窗户有条细缝,应该是从窗走了。我在屋里多留了一下,结果再出来时他已经消失了。”

路剑离也疑惑起来,若是他的侍卫,没必要跳窗走,但是,什么人又是需要背着这其他人呢?

“承天是奸细?”冥药问。

“伤可真重到要卧床的地步?”顾若影刚才不在,这会才问。

“伤倒是真的,腰上的还好,就是后背的伤非常重。因为没好又接着穿甲,已经开始溃了,若不是我……”冥药还想发表长篇大论,被顾若影打断了。

“那要是真伤,苦肉计就有点过了,那就是他有自己的隐卫,不想让人知道的隐卫。”顾若影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自己就曾是别人的隐卫,默默跟随,只待主人召唤。

“他什么身份?”顾若影对这个没有研究过。

“寡母养大的儿子,母亲生前在硕城做生意,生意还不少。”这回答的却是无衣,不是路剑离。

“十几岁跟着奚统领,也有个好几年了。”路剑离接着说。

“有钱人家的孩子进军政府,有几个隐卫也是正常的。”顾若影觉得能对上了。

“我知道了,刚才不该说你,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只有你了。我内力再增十分耳朵也是不能像你这样的。”路剑离赞赏道。

“总之,你防备着便好。”顾若影再次交代。

承天在房间里换衣,用了冥药的药,感觉松了好多,刚才的衣服已经湿透,他换了一件干净的。

青渝又到了窗下轻唤,承天让他进了来。

“公子,刚才顾若影好像有些怀疑了,好在我藏得好,她没有看到我,还以为我逃走了。”青渝拍着胸口。

“嗯。”承天只哼了一声。

“那我易了容再跟晖郡王。”青渝忙说。

“不用了,你再跟下去可能会暴露了,也不能让你回去,我得有人用,你就易了容混到军中吧。”承天冷冷道。

“是。”

“没想到,他们还是来了,还抢尽风头,好在是我也受了重伤,不然都白来了。”承天恨恨道。

“这冥药确是圣手,公子的伤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青渝对冥药还是比较了解。

“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就夺走我的功劳。”承天挥挥手让青渝退下,他对自己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