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52章 常平阁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05 2022-06-26 14:40

  

  “郡王,我们还是不要再去招惹那昫王妃了,她不是吃素的。”无衣紧走几步,跟上路颢尘的步伐。

“就是这样的才有意思。”路颢尘邪笑道。

“你喜欢这样的,我去帮您找个会武功的,厉害的便是。这万一惹怒了昫王,只怕是……现如今的昫王可不是以前的昫王了。”无衣仍忧心忡忡。

“我谁都不要,就要她!路剑离的东西,我都要。”路颢尘喝道,阻止无衣再说下去。

“可是……”无衣还想说什么。

“你难道不想要灼瑶那丫头吗?我看你一直就盯着她看,若是不拿下她的主人,她又怎么能到手?”路颢尘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无衣,无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表情复杂。

“郡王大事未成,我不敢想其他的。”无衣答道。

“你跟我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你何时对女子有过侧目,想必是喜欢这灼瑶喜欢惨了。”路颢尘发出一阵笑声。

无衣不再说话,这位主子如此无所顾忌,只怕是会出事。再如此,他只能去找老王爷了。

“你去找人帮我查这顾若影,细细查。”路颢尘又对无衣说道。

“是。”无衣应了。

两人回到府里,无衣忙命人取了药给路颢尘的脸上药,那锥剑很利且有棱角,所以伤口虽小,却不平整,若是顾若影下手再重些就要留下疤痕了,可见她对于武器的把控程度是何等厉害。

“如何?”路颢尘抬着下巴问无衣。无衣上好了药,又替他递过来镜子照。

“还好,应该不会留下疤痕,她若再偏一毫就完全不同了。”无衣叹道。

“她再怎么狠,也不敢伤我的。”路颢尘冷笑。

“她是不敢,但是昫王敢的。您看昫王待她的样子,若是知道您还招惹她……”无衣忍不住又说道。

“她也只不过一个女人而已,我若时常试探,惹得昫王起了疑心,不要她也是可能的,比她美的多的是。”路颢尘心里盘算着如何办才好。

“话是这样说,但……”

“你就不要啰嗦了,听说她是毒身药身?与之前的昫王一样,对吗?”路颢尘问。

“是,听说当时就是靠她给昫王供了七日血,又以自己的血入药才将昫王给救活了。”无衣回答。

“那就是与那昫王一样,不怕毒……”路颢尘若有所思。

“不是不怕毒,是不怕一般的毒,若是专门配置也是有可能中毒的,我听玄玉的弟子说起过。”无衣又答。

路颢尘点点头,说:“原是这样,那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有人来报,工政院那边差人来请,说是有事,让路颢尘去定夺。路颢尘本来想休息会儿,但是无奈是正事,也就只好去了。

曜国国家机构主要分为三块,政事府,主管国家行政事务,下辖行政院、吏政院、工政院,分别主理行政事务、官员事务以及国家工程事务;军政府,主管国家军政事务,包括各地守军、边军的调配等;监察府,主管刑狱、监查事务,下辖刑政院、狱政院、监察院,分别主理刑事事务、狱政事务以及各级官员监察、律法制定等职。

各个郡王也可以在这些机构里面供职,需与其他官员一样参与考试,只不过不用一级一级地升迁。像晖郡王就在吏政院供职,而暝郡王则在工政院供职。其他不想参加考试或者通不过考试的郡王,那就只能待在家里或继续读书、或管理家族产业,或就干脆无所事事,反正有郡王的头衔在也是衣食无忧。

政事府、军政府、监察府虽然都在王城外围,但紧临着王城,三府也都相隔不远,以便有些事务交叉时官员交流起来方便。昹王、昫王、昤王则在这三府之外有一个专门的工作的院子名叫常平阁,因为三府内人多眼杂这样更为安全。

昫王正在院中忙着。

顾若影未时回王城时,经过三院以及常平阁。薛骐正给她介绍这三院以及常平阁,到阁外时,顾若影问:“殿下应该还在里面忙吧!我去瞧瞧他。”说着,人就已经跃上了墙头,对众人说:“你们在大门外侯着。”

“主人!”其他人在喊,灼瑶已不声不响跟了上去,其他几人不能再去,这不是一般的地方,大家都从那样的地方进只怕是会出事。般嫦看向薛骐,薛骐点点头,忙去门口通报。一会如果里面叫有刺客那就麻烦了大了。他时常出入此院,守军与他都是相熟的,他的说自然会信。

顾若影趴在屋顶朝里看,看到了秦柏舟,就确定了路剑离所在的院子。她在路剑离的窗外听了听,里面只有他一人,就推窗翻了进去。

屋里传来一声怒吼:“顾若影!!!”门外的秦柏舟听到屋里的吼声正一头雾水,就见灼瑶轻轻落在了他身边。

“进屋啦?翻窗进的?”秦柏舟咽了口口水问,就见灼瑶点点头。

“我这常平阁是没有门吗?!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院子里的侍卫已经看到灼瑶,正不知所措,就被秦柏舟眼神制止退了回去,他们二人也退远了几步,走到院子里。

这时,才有人来报,昫王妃自己进来了。秦柏舟忙做了噤声的动作,又挥手让那人出去了。

“我怕我通报了,人家不让我进来。”顾若影还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你堂堂昫王妃,谁会拦你!”路剑离怒气未消。

“你这不是忙公务的地方吗?我怕不让随便进。”顾若影轻轻地,撅着嘴道。

“你也知道公务啊!我的天,你就这样进来,不怕被侍卫发现给你射成个筛子!”路剑离刚想用力将手中的折子拍在桌上,快到桌子时又收了力,只是扔了出去,将她抱在怀里。

“就凭他们……殿下小瞧我。”顾若影满不在乎,“还正想说呢!我和灼瑶都进了院子,他们也没有发现,警觉也太差了些……”

“你……不是要吓死我,就是要气死我!”路剑离捏着她的脸,就见她笑倒在自己怀里,什么气也是消了。

“我从王城外回来,薛骐给我说这是您忙公务的地方,我就想进来看看。给殿下个惊喜……”顾若影就甜甜地笑。

“我只有惊,没有喜!”路剑离确实被吓得不轻,他正专心处理事务,这人就突然从窗外滚了进来,站在他的桌前。

“原来殿下不想见到我啊……那我就走啦……下回,再也不来了。”顾若影摆出臭脸。

“你……喜喜喜,我惊喜还不行吗?又惊又喜,我真是。”路剑离将她拉回身边坐下,摸了摸手边茶水的温度,正好,就递给她喝。

“今日玩得可开心?可有好好吃饭?”路剑离递完水又递帕子,活像个下人。

“开心着呢,遇到薛骐了,他领着我四处转了转。就是……”顾若影欲言又止。

“就是什么……”路剑离有些担心,忙问。

“就是没有喝到酒。”顾若影一脸不悦。

“是我交代她们的,外面的酒烈,怕你喝了不舒服,要喝喝家里的。这要是在外面喝醉了,她们几人哪里能拦住你。”路剑离听到是这事儿就放下心来。

“知道了。”顾若影乖乖应了。

“是想我了,来看看我?”路剑离笑道。

“是想看看殿下这屋子里有没有金屋藏娇。”顾若影起身来,借着这句话,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一番,看各处都妥,才放心。

“你就是还在担心着。非要自己看看了才放得下心来。那出去王城转转怕也只是个借口吧,最主要是要顺便到我这里来看看。”路剑离将顺便两个字说得特别重。

顾若影光笑,也不答。

“那你忙吧,我看完也放心,就先回府了。”顾若影理了理衣裙,准备走。

“我这里也差不多了,我与你一道回去。”路剑离也起身。

“你是怕我又顺便去哪里看一下吧,就想盯着我。”顾若影也将顺便两个字说得特别重。

“你知道就好!”路剑离牵了她的手,两个人出门去。

门口的侍卫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今日明明是看到昫王一人进了屋子。连柏舟都在门外侯着,这刚才是一位不知道从哪里就到了院子里,这一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子。几人都吓得跪了下来。

“这位是昫王妃殿下。”秦柏舟介绍道,众人忙拜。

“柏舟,殿下窗外靠墙的竹全部砍了,又挡光还可隐人。全部种上常绿的矮树,这样又不容易隐人,殿下处理公务累了也可以养养眼。窗外那边也要留一、两人才好。这院子里的人,巡查分四种不同的时制,不要天天一样,容易让人循了迹,我刚才只在屋顶看了片刻就知道他们行进的规律了。巡时,不要只看眼前,也要抬头看看,院墙并不高。”

顾若影一口气交代了这许多事,就像路剑离说的,她就是要自己进来看了看才放心。现在一看,果然是觉得不太行。经她指点,果然觉得可靠多了。

“是。”秦柏舟忙答了,让人去办。

路剑离等她交代完,说:“不必带你去看其他院子吧,想必比我还熟了。”顾若影笑着点头。

两人走出门,一路经过各院子,已经跪一片,怕的是昫王生气把他们给杀了,都瑟瑟发抖。

“可不许罚他们。”每经过一片人,顾若影就交代一次。

“知道了。”顾若影每交代一次,路剑离就耐心地答一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