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30章 见亲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97 2022-06-26 14:40

  

  月冷洲因为目的地明确,所以最先见到了人,他从几岁起便在各军中走动,所以即使他没有王令,出营那也是容易的事。

“洲将军,你总算来了。”石弃宇出了帐来迎,月家军中人太多,而且多数拜将,大家便习惯以名来代替月姓,以免弄混。

“石将军,多亏了你,护着我家小外甥。人呢?”月冷洲急切地问。

石弃宇便将他领到几人所在的帐内。这几人,一定要吃住在同一个帐内,时时都在一起。

看到月冷洲进来,半烟先来行礼,月家在曜都的这三兄弟她都熟悉,灼瑶也站了起来,无衣手中抱着晴儿,而珏儿正端坐在桌前写字。

“大家可好?”月冷渊打量着众人,接着,将目光放到了珏儿身上。

众人都点头。

“珏儿……”月冷渊虽为一武将,看到可爱的小外甥时却也软了心。

“珏儿拜见四舅舅。”珏儿先打量了一下月冷洲,接着从桌后走出来,认认真真地朝月冷洲拜道。

月冷洲忙过来扶起他问:“珏儿怎知是四舅舅?”

“母亲说过,只有四舅舅着军服。”珏儿认认真真答。

“这……莫说四岁不到,你说他十岁我都信。”月冷洲又惊又喜,将他抱了起来。

“我们也只知有人来接,并不知是谁,石将军怕有人来混,便只有他自己知道。”半烟笑道。

“母亲说不让抱的。”珏儿在月冷洲身上扭了扭身子,要下地来。

月冷洲便将他放下了,对众人说:“王上有令,由我带你们到烨都,一刻不要停,你们快收拾一下,马上走。”

月冷洲带的是萧璀的卫军,有军队护送,便是最为稳妥和放心的了。等他们进王城时,萧璀已经在郡主府里等着了。

“王上,您没有国事要理吗?待我府上一坐几个时辰是做什么?”小汜被雀儿从生意上拉回了家,因为这位主子来家里就不走了,也不说什么事情。

“急什么,一会就知道了,有你急的时候。”萧璀在中院喝着茶,手心里却都是汗。小汜便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能眼巴巴地陪着。更令他奇怪的是,在家里守卫的“赤影”人外围,驻上了萧璀的亲卫,郡主府整条街面都被清空,还好本也没有几户人家,现在全数住上了他的人。

不久,门外便有人来报,说:“人来了。”从外院走进来几个人,小汜再一看那来的人,便知不好。

来的人是灼瑶,没见到顾若影,而且几人风尘仆仆,并不像从曜国回家探亲的样子,灼瑶怀里抱了个小孩儿,无衣身边站了个小人儿,不用问,看他的眉眼,便知道是谁了。

“王上!出了事,你还能喝得下茶!你也不跟我说!”小汜连哭喊边跑了出去,摇着半烟哭道:“我姐呢?是死了吗?昫王也死了吗?出了什么事?怎么就只有孩子和你们跑了回来?”

半烟朝他皱着眉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珏儿。

小汜这才知道刚才失言了,当着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

“小汜舅舅,我父亲、母亲没有死。”珏儿这样说着,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小拳头也握得紧紧的,这些日子来,他虽不说不问,但是从大人门紧张的神情里,对话的语言中已经知道这次的事情并不是好事。

“珏儿,珏儿,小汜舅舅失言了,方才有些着急……”小汜看到他,哭得更厉害了,边哭边问,“可是珏儿是怎么知道我是小汜舅舅的?”

“母亲说珏儿不要像小汜舅舅一样爱哭,男子汉不能哭的。”珏儿一席话倒是把众人都逗乐了。

“不是……怎么就是这样教孩子的?我的脸不要的吗?”小汜终于是止住了哭。

“他们,暂时应该没事。”萧璀这时也走了过来,对小汜说。

月冷洲过来行礼,其他几人也行礼。月冷洲说:“聪明得不像样了,一见到我就知道是四舅舅。”

“那你可认识我?”萧璀问珏儿。

珏儿摇摇头,但是接着说:“您应是和父亲一样的人。”

“为何?”萧璀又问。

“因为大家都行礼啊!”珏儿答道。

“这位是烨国的王上,珏儿快行礼。”半烟轻声对他说。

就见珏儿点点头,用曜国的大礼给萧璀行礼。

萧璀摸了摸珏儿的头,细看了看,道:“像极了母亲,和子归也像得很。”

接着他走向灼瑶,问:“这也是……”

灼瑶摇摇头回道:“这是我和无衣的女儿,晴儿。”

“啊……”萧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灼瑶怀里的孩子,又问:“可交待了什么话?”

“她让我告诉你,若是珏儿在你的地盘出了什么事,她就杀光你的儿子。”灼瑶冷冷地说道。

听到这话,萧璀反倒是乐了起来,就对月冷洲说:“你看看,我说什么,若是先去救她,而不管这些人,她一样饶不了我,哦,还有我的儿子。”

月冷洲也随着他摇头笑。

“救她?主人是被……”灼瑶抓住了重点的词。

萧璀抬起手阻止了她往下问,低头看了看珏儿。灼瑶这才收了声。

“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孩子都还那么小,也是受了不少苦,等会他们睡了,我们再商量接下去的事。”萧璀看来不仅在这里吃了中午饭,可能连晚饭也要在这里吃了。

灼瑶和无衣将两个孩子交给半烟,大家集中在一起交换消息,商量以后应该怎么办,指挥者自然而然地从昫王转变成了烨王,正说着话,中院外就急急跑进来一位女子,身怀六甲,却走得稳健,甚至比前来报的人还走得快。

来人正是月无间,后面跟着跑都没有跑赢,最后只能用轻功了才勉强跟上的月冷渊。

“叫你不要急,不要急,王上都在这儿了……”月冷渊总算在中院会客厅的门口拉住了月无间,她听到王上在这儿才放缓了脚步,敲了门,乖乖候着。

“进来吧!几里外都听到你的脚步声了。何时也变得这样没有分寸。”萧璀对门外说。凤漓与月流让开门给月冷渊和月无间进了门去。

“王上,我姐姐……”月无间行了礼,边行礼就先问起顾若影。

“暂时应该没事的,你放心,你先顾好你自己。”萧璀看了一眼她七八月大的肚子。

“王上正与大家商量救人的事,你就不要添乱了,去看看珏儿,然后照顾一下他,等我们商量完再一起回家。”月冷渊正好有消息带来。

“是,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听王上说我才放心。”月无间狠狠瞪一眼月冷渊,“那我一会带珏儿回家。”

“就放在这里吧,有灼瑶在。我也派了人护着,你放心。”萧璀想着郡主府既有“赤影”的人,又有他的人,不比在宫里差。毕竟宫里的人也不是人人放心的,而这郡主府里却是人人都放心的。

月无间点点头,她看看自己的身体,也确实不适合再照顾珏儿,而且家里还放着一位上天入地的主,要时时盯着。

不知道为什么,萧璀突然觉得非常兴奋,不是高兴,而是兴奋,就是一件事情能引起你全面的兴趣,让你感觉为之振奋。与路承天一起将北州一分为二,但是他对于路承天这个人还是有所保留。他觉得路承天能力完全不在昫王之下,但但是,绝不是个可靠的人。反而是一路乖张不可捉摸的昫王反而能令他安心。在彗绝之战时,他对于昫王的各项安排和合作都是十分放心的。但是在与路承天的合作中,他时常留有下着,怕被他算计。好在,这样的情况一直没有出现,直到弑父夺位的事情发生,这才印证的他的想法。

萧璀这几日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花了在如何营救顾若影这件事情上,刚刚接到消息,月冷沙已接到路剑离、凝寒与冥药三人,正在回烨都的路上。

各方的消息也陆陆续续传了出来。大概和他们知道的一样。只不过,传出的是曜王是失足跌落台阶,太子按诏准备继位,另外,新王找到了治疗瘟疫的解药,再过些时日,将会开放曜都,恢复正常的生活。

萧璀也收到了拼死送出的真消息,只知道顾若影被关在了宫里的某一处,再没有人见过,但是路承天好像没有要杀她的意思,倒是日日去探望,很是关心。

萧璀皱起了眉头,这是有别的想法?毕竟,也是太过于美了。而且,关起来?谁关得住她,莫不是受了重伤,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牵制住了她。

至于如何救,实在不行,就来硬的吧!这曜国一并夺了,北州一统,便也就太平了。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将北州交给玴儿,然后也像昫王一样,去寻一处隐世的地方,独自生活直到死去。

一年前,当他知道昫王带着顾若影隐世后,真的从心底里羡慕他们。能放下一切做一对神仙眷侣,不理世俗之事,这简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这生活,也太短了些,最终,他们还是卷入了这逃不开的王城。

顾若影在出事了后,能把这些重要人送到烨国,无论如何,都是对他放心的,知道他一定能将这些人保护好。无论她怎样伤心,怎样伤他,都没有改变对他的信任。就像他如果出事,顾若影也会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