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74章 瑞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40 2022-07-09 02:52

  

  御霆肃和疾风悄悄到瑞王御霆轩的宅院前,只悄悄给门人说“九公子来寻”。不多时,那门人便回来行礼让他们进了门,并将两人领到了偏厅坐下。

“五弟!”御霆轩知道御霆肃一直以“九公子”的称呼行走各国,也是用的真名,隐了姓而已。他听到消息说大哥与五弟都已死在那场战事中,所以不知来者何人。一看,才知道来人正是御霆肃。

“四哥!”御霆肃走上前来迎御霆轩。御霆轩并不是天生残疾,而是生了骨病,成亲没多久就犯了病,现在双腿已经失去了行走的能力,终日只能坐着,受骨痛折磨。

“我听说……没事便好!没事便好!”御霆轩也握了御霆肃的手,十分惊喜。

灏洲靠北,天气要比镜都凉爽些,御霆轩常年坐着,天热容易生褥疮,便搬来这里长住。他非常喜欢这里,就索性把全家都带了过来,包括他的王妃殷淑宜、独子御朝扬。最重要的是,他出了镜都,也能少在三位兄长面前露脸,王位便留给那三位去争,自己也落得清静。

“四哥,你们准备准备快些离开!去南州、东州都好,不要留在镜流了。”御霆肃急切地说。

“这是……”御霆轩有些疑惑,他常年病痛,脸呈灰白色。

“这么多人逃往灏洲,难道四哥不知?”御霆肃问。

“知是知了,只是现下情况不明,我这身体怕是难出灏洲,也是准备让淑宜与扬儿先回南州娘家……”御霆轩看他着急的样子,忙答道。

“谁……都走不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房梁上传来,虽高高在上,却如在耳旁。

“呵呵呵……”接着便是一串轻笑,如同从地狱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御霆肃怔在原地。

御霆轩本就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听到有人报“九公子”的名头时就有些在意,只带了近身侍卫秦子涉,现在屋里只有两兄弟、疾风和秦子涉。

两名侍卫本能地护向自己的主人,大家都将头抬头望向房梁。可是大家似乎没有看到人影。接着,每扇窗户都跃进一人,将窗关严,大门进来一男一女两人,他们每人拖着一个晕倒的守卫进了厅,然后关上了门。这些都是一瞬便完成了,在大家一眨眼的工夫。

御霆肃轻叹一口气,示意疾风与秦子涉放下剑。

接着,一个身影缓缓地落在屋子中间。

大家这才看清来人,是一位身着青紫衣裙的女子,脸生得绝美,每一处都恰到好处,身材也是不多一分不少一寸,她只将长发用青紫色的发带束了,钗着一只嵌着紫色宝石的钗。

她的脸上挂着冰冷的笑意。

御霆肃第一次见她着这个颜色的衣裙,只觉得紫比起任何颜色都要适合于她,简直就是无可挑剔的合适。

秦子涉想要出声叫人,离他最近一个黑衣人便左手捂住了他的嘴,右手握的短刀放在了他的脖颈处。

月九幽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笑意在她的指后展开,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幽儿!不要!”御霆肃放低声音唤道,他唤完,才想起她说过,这名已不是他能叫的了,一阵心痛。

“都给我安安静静的,我最不喜吵闹。”月九幽只斜眼看了看御霆肃,没有理会,她轻声说道。

“这位是……”御霆轩本就是个数着日子过活的人,死于他是解脱,他此时倒是淡定了。

“玖王殿下,给瑞王说说,我是谁。”月九幽自己走到厅里的上座之位,坐了下来。

御霆轩望向御霆肃。

“幽儿……不要……我四哥于镜流没有一点用处,你也看到了,他这个样子……你需要他做什么,我都一样可以帮你做,只求你放过他们一家。”御霆肃恳求道。

“求?那便得跪下求,我受得起。”月九幽刚刚还歪在椅子上,这下坐直了身体。

御霆肃呆立在原地,就准备掀袍而跪。

“玖王!”御霆轩重重地叫御霆肃一声,“若是可敬可佩之人,你跪得;但若求活命,那便跪不得。”

“四哥……”御霆肃望向一脸凛然的御霆轩。

月九幽冷笑一声:“瑞王殿下,这有气性是好事。你死没关系,你也没有多少日子了,但是你的王妃呢?你的儿子呢?”

“你!”御霆轩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只能将椅子扶手紧紧握住了,“倒底是谁?为何要这么做?想得到什么?”

这时,刚才被他们从门口拖进来两人苏醒了过来,月九幽只抬眼看了看,略一闭眼,现在守在门口的一男一女两位黑衣人便手起刀落,利落地结果了二人的性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玖王殿下,你既说瑞王于镜流无任何用处,那我,为何要留他的命?”月九幽略一抬下巴,就有一把长剑搁在了御霆轩的颈下。

御霆肃知道因为自己伤她,她现在心里有气才百般挑衅。但他也知道,她真下得去手。此时是玩闹还是当真,他真的辨不明白。他苦笑着叹了一气,一摔深蓝常服的衣摆,重重地跪在月九幽的面前,拜道:“请!太后饶瑞王一家不死!我—镜流玖王御霆肃,愿为您奴马,绝不反悔!”他咬着牙,将头磕在地上。让他难过的,不仅仅是屈辱。

御霆轩听到御霆肃对她的称呼,心里一惊。只听到曜国开始进攻沁城,却不知这曜国太后已然到了灏洲,到了自己的眼前。

“今日……乏了……过几日再来。”月九幽突然觉得甚是无趣,她转了转头,又揉了揉自己受伤的肩膀。当她抬起手时,御霆肃看到她的手上还缠着帕子,看来伤还没有痊愈。

月九幽未再看二人,从大门走了出去,御霆肃跟出去,人却已是不见了。再回屋里时,屋里的人也都全部不见了。

“就这样走啦?!”疾风刚才一动没敢动,但牙咬得咯咯响。

御霆肃回转身让疾风与秦子涉两人出去守着。两人点点头,顺便将门口两具尸体给抬了出去。

“原来是曜国太后,只说听本事不小,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位女子。”御霆轩感叹,“这城里如此守卫,她竟出入自由……”

“我们怕是走不了了,先让人送四嫂和扬儿走。”御霆肃有些着急。

“她敢这么轻易离开,就是告诉我们,一个都走不了。门外怕是多的是她的人盯着了。”御霆轩摇摇头。

御霆肃重重叹一口气:“四哥说得对,她心思重得很,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样,我们秘密去通知守军,如若是能将她抓了,这战事怕也就能就此停止!你武功好,这事儿你去办!办完以后不要再回来了,不要管我们……”御霆轩握住御霆肃的手,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

“不要,四哥,不要!”御霆肃本能地反应是不能让御霆轩告诉守军去捉她。

“你!看你急得!刚才又见你唤她‘幽儿’,你们……”御霆轩虽是身体有疾,但人还是聪明的。

“我不会让她杀你们的!但不要……四哥,不要抓她!”御霆肃摇着头说,“而且,她那么聪明,怎么想不到我们会去找守军?!一去肯定又触动了哪个机关,着了她的道!”

御霆轩吃惊地看着御霆肃。御霆肃的焦急与关切都是真的,内心的矛盾更是都写在了脸上。他心里也有了些底,此刻便冷静了下来,他拍拍御霆肃的手说:“不要急。你说得有理,她不说还要再来吗?说明她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她一定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所以我们暂时都是安全的。”

“应是我打断了她的计划,她不知道我也会出现在这里。”御霆肃也冷静了下来。

“应是了,那我们就且等等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御霆轩答道。

“好,我一定会护着你们,你放心。家里的人都可靠吗?我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漏出去。”御霆肃想到这些日子可能要待在瑞王府里了,所以有些担心。

“放心,都可靠。”御霆轩答道,他为了清静,本就没有留几个人在身边,在身边的也就只有几人能认出玖王,现在还被杀了两个,就更少了。

门外的疾风与秦子涉一左一右地站着。秦子涉突然感觉有石头砸到了他的衣襟,不禁低头看去,这一看吓了一跳,那只是一片树叶而已。他赶紧拔剑,头向四周望去。就见月九幽正坐在院子的树上,原来她刚才并没有离开。

月九幽朝秦子涉做了个招手的动作,示意他过去。

秦子涉握了剑便飞身上了树,落在月九幽下方的树枝上。

“太后找我何事?”秦子涉问。

“你……可是姓秦?”月九幽声音有些沙哑。

“正是,在下秦子涉。”秦子涉答。

“秦柏舟,是你何人?”月九幽声音更加低沉,甚至是有些哽咽了。

“是我叔伯弟弟。”秦子涉的声音也低沉下来,“我知道柏舟是你和先曜王的人,一直随在你们左右,直到……”

“你可以活,因为柏舟。”月九幽声音恢复了冷淡,秦子涉看到她从树上跃到了墙上,接着便消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