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8章 阵前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75 2022-07-06 21:31

  

  曜王骑着马在阵前,晖郡王随在他的身侧,还有薛驰将军以及他训练的队伍。

“母后……她……”路盈珏尽量藏起自己担心的脸色,但还是忍不住问。

“王上切不要犹豫,您只需依计而行,太后她会没事的。”晖郡王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模样,他已身经百战。

这位年轻的王第一次上战场,他骑着父王的黑色战马,穿着父王的金甲,眼神凛然,他的身后只有一万大军,但已足够了。若不是他的母后在对方阵中,区区三万人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他骄傲地抬着头,也知道自己不能低下头来,眼泪也要吞进肚子里,他不能让母亲白白受苦,也不能让母亲看不起他。

这时,阵列中走出了两匹漂亮的棕色骏马,两位与他一样着金甲的少年踱到了路盈珏的身边,这两年纪略比他大些,也都是英雄少年的模样,既漂亮又有不凡气度。

“两位哥哥一定不要冲动,好好地待在薛将军的护卫阵中,如若伤了,我都不知如何向义父与姨父交代。”路盈珏看着这两位尊贵客人,隐隐有些担心。

“曜王说的这是什么话,那位也是我的母亲。我还年长过你,是你的哥哥,应了义母与父王的话,我还得护着你才行。哪有你在阵前,我缩在后面的道理。”萧璟一脸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模样。

“哎,我不同,我武功不如二位,我就在阵中,绝不给您添麻烦,曜王请放心。”顾子归年纪最大,长相随了母亲,漂亮得不像话,但是性格与他父亲那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全四州最为滑头的孩子怕就是他了。

萧璟悄悄替父出巡,全烨国上下都不知道,偏顾子归靠街面上的小偷、小乞丐都将萧璟出行的时间地点搞了个一清二楚,并且在没有知会双亲的情况下悄悄跟了出来,更是轻易就抹去了两人的行踪。要不是萧璀用了“赤影”的人来护萧璟,将消息传回,可能月无间与月冷渊现在还没有找着他们的宝贝儿子。月冷渊当时差点要出月家的“天字第一号寻人令”了。

因为萧璀也没有规定路线,两人毕竟还是半大孩子,首先就是想着走得越远越好,两人一合计便来了曜都找好兄弟,来看看兄弟这王当得如何。

还未玩够,就听说了镜流来犯、月九幽被缚的消息。看着好兄弟上战场,这么好玩的事儿哪里能缺席,一定是要跟来了。

“回禀王上、大将军!敌军已到草甸尽头,往山地来了!”有传令兵急马而来报告。

他们的身前,是曜国的山地,出了山地便是草甸,镜流的军队已到了那里。

御霆寂终于等来了由灏洲与淖洲汇集而来的大军,他挥旗带领军队浩浩荡荡越过沙漠,往曜国而去。月九幽一直在他的阵前,她的手上脚上都挂着锁链。御霆寂不敢与她一辆战车,只能让她一人一辆战车。月九幽安安静静端坐在车上,一身雪白的衣裙,微微笑着。

他原以为出了大漠就会遇到曜军阻拦,没想顺利地过了草甸到了山地前都没有人阻拦。

“想守?”御霆寂疑惑道。

“再往前是山地,恐有埋伏。”御霆寂的军师担心道。

“来都来了,怎么都是要去看看的。他母亲还在我手里,那小子一定不敢妄动,先派人去探探。”御霆寂小声地交代。

军师点了头去办,派了一支小队前往山地查看。不多时,这些人便回来报,山地并没有人。

御霆寂立即决定挥军东行,穿过山地到砾城脚下去。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并有在第一阵列。三万人本以方块形队列行进,但是山地的路不比草甸,逐渐地,队伍便被拉长、拉细,在蜿蜒的山路上行走。

一连好几日,都很顺利,他们虽不敢走进深林中,却也在林边猎得了不少动物,路边的小溪小河让他们也喝了个饱,将士们都非常高兴。

这样的山地比起大漠真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他们中很多人都未出过大漠,这是第一回,一连数日的大漠奔波已令他们身心疲累,一下子到了这么好的地方众人都开始期待曜国的城市。

但是就当砾城就在眼前了时,最前列的队伍经过一处低谷时,遭到了来自山体两边箭阵的袭击,虽然山体上人不多,但是处于低谷的他们却无力反击,损失惨重。

接着,军中后又有好几段低谷处也被同样的方法伏击。好在山地不是每处都适合打伏击,而且镜流人数众多,虽有些损失但是大部分队伍也有惊无险地出了山地,到了更为平坦的土地之上,这里已是砾城的管辖范围。

御霆寂大为光火,他怒气冲冲地对手下将军们说:“将曜太后押过来!我看他敢不敢拿箭射他母亲!”

曜国军队也骑着马迎了过来,两方人马隔着一段距离对峙着。

“晖郡王,太后在我们手中,做个交易吧。”御霆寂派了军师走到阵前谈判,自己站在往后的第三个阵列位置上,命人拿刀挟持了月九幽到身边。

“好!请说!”晖郡王在阵最前列。

“我们要得不多,就三镇。”砾城主城外有些零星的小镇,虽人口不多但物产丰富,比起沁城这样的沙漠之城要好得多。

“莫说三镇,你一镇都拿不走。”晖郡王笑道。他一抬手,身后的弓箭队伍便齐齐举起了弓箭。还没有等御霆寂的人反应过来,最前面的一批人就丧命在弓箭之下。

御霆寂有些慌了,难道,这些曜国人真的不要他们的太后了吗?这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他望向月九幽。没想到月九幽竟一脸笑意。

弓箭如雨一般地下下来,距离已到御霆寂眼前。

“先退!”御霆寂指挥道。

“退不了了!”月九幽发出一阵笑声,她大喝一声,双手举起铁锁链挂在颈前的刀上,一用内力便将那刀与铁锁给绞断了。

众人还在惊愕她的内力是什么时候回来了,就见她将手指放在口中,吹出一声长啸,空中便出现了两只巨大的鹰,从月九幽所在的方向向曜国阵营飞去。

“母后脱身了!”路盈珏脸上抑不住兴奋,他身边的几位少年也都非常高兴。

“太后已脱身,将士们,冲!”路盈珏举起手中令旗,跟在晖郡王的冲锋阵与箭阵之后。

将士们发出一声声呐喊,跟着路盈珏冲向镜流军队。

镜流军中,御霆寂只看到跃起的月九幽,心就已经凉了。只见她随手夺了一把刀,周围已经一片血海。他从战车上下来跨上一匹马想要逃走。月九幽伸手将刀扔出,直中他的马屁股,马立即将御霆寂掀翻在地。再起身时,月九幽已到他身后,长刀切进了他脖颈的皮肤里。

“他们不是不管我就放箭,而是知道我就算在箭阵中,也能脱身!呵呵呵……”月九幽抽出御霆寂腰间的短刀,一刀就送进了他的胸膛,毫不犹豫,趁他未死,在他耳边道:“还绿桑的命来!”

月九幽在镜流军中一路斩杀,接着又上了一匹马,往曜国军队方向而去。

“太后!接剑!”晖郡王首先出现在了她眼前,边唤她边扔了一把剑过来。月九幽朝他笑笑,示意他先冲。

她接着向后,就看到骑马而来的曜王路盈珏,他的身边还有两位少年!

“太后!太后!”将士们只看到一身白衣、手举曜国战旗的女子,便知道是他们的太后,除了他们的太后,他们的武姬,谁的军中还会有这样的女子!他们兴奋不已,叫声震天响,这气势已经吓破了逃窜的镜流军的胆。

“母后!”

“义母!”

“姨母!”

三位少年也叫道。

月九幽看到珏儿并不奇怪,是她要求晖郡王带曜王参战的。但是当她看到另外两位还是有些吃惊,不过转而给了三人肯定。

“璟儿,子归也来凑热闹!好!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月九幽调转马头,率先又冲往阵前,她连缰绳都不拉了,抽出剑,分手而握杀出一条血路。三位少年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位长辈的飒影,还在吃惊时,她已奔出很远,忙跟了上前,他们身边薛驰的护阵。

珏儿第一次用他学的母亲的武艺去为自己的国家而战,异常英勇,他紧紧跟在母亲身边,与她一样双手持剑,招式也一样。曜国将士的英勇与有序让萧璟大开了眼界,他也冲到阵前,与珏儿并肩作战。子归本来武功并不弱,他在护阵中看到珏儿与璟儿大战镜流军,竟也热血澎湃,于是也站到二人一起。

三人背靠背已能面对四面八方的敌军。

晖郡王渐渐停了进攻的脚步,其他人也都停了下来。月九幽来到他的身边,两人笑着看镜流剩下的人又原路返回进了山地。埋伏本就不在他们进来时,而是在退出时。

三个少年也骑在马上,与晖郡王与月九幽站成一排,他们此处是高地,可以看到山地间已有些星星火光。

这些镜流军都将会消失在这山地之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