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9章 回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868 2022-06-26 14:40

  

  后宫里终于太平下来,大家安安静静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静妃得了萧璀的许可,去王宫外的佛寺抄经祈福。见的却不是佛,而是程苍澜。

“这事儿办得漂亮,静妃娘娘果然是聪慧。”程苍澜赞道。

“琬妃是几人中最恨的那个,当然是从她下手了,而且她也最为愚蠢。”洛晓如笑着答道。

“昫王妃应该没有认出您来吧?”程苍澜又问,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应该没有的。”洛晓如摇摇头,她想起了顾若影离开时问她的话,当时她也有些担心,但是后面见她没有再出现也没有再说什么,便觉得没有事了。

“那便好,接下来就看您的本事了,王后之位已经空缺,相信各相都会很快要求立后,你也要抓紧点了。”程苍澜对她十分崇敬的姿态。

“只是现下王上对我还不闻不问……”洛晓如如实说道。

“宫里也就只有这几人,总会抬眼看的,现下他最不喜欢的和最喜欢的被除掉了,他应该会更看重你了。毕竟,无论是从年纪还是长相,甚至身份,你都优于其他几人了。”

洛晓如替换的身份,是工正司的侄女,母亲是萧家的一位郡主,可以说与萧璀是表亲,这家的女儿早年病逝,因为萧家郡主的身份就住得偏远,待萧璀称王后才现世,这家人受了程苍澜的恩惠,愿意协助于他。

“我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会尽力的,最遗憾就是小的没来得及一起除掉……”洛晓如回道。

他爱的人都要死,最爱谁谁就最先死,孩子也是一样,她不会放过。她才不怕顾若影说的那些狠话,做的狠事。这一次,顾若影依照情报,捉的是她的母亲,她和容妃一样装作担心、害怕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位母亲死不死的,她一点也不关心。

洛晓如这一次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萧璀与顾若影,这两人的关系显然比她知道要的深得多。也是这一次,她才知道宫里不能穿紫衣的规矩是从哪里来的了。她看着萧璀看她们的眼神,再对比他看顾若影的眼神,便觉得恨到不行。这顾若影终有一天也要死在她手中,等她做了烨国的王后,等她有了自己势力,终有一天,这顾若影要死!她死了,萧璀便再无任何念想了,洛晓如这样想着。

在等待旸王办理各项事宜的时间,顾若影也没有闲着,帮着小汜就“赤影”组织进行了排查与梳理,并且帮半烟巡查了交给旗诛的各项产业,小汜半烟是放心的,但是旗诛半烟还有些担心。但是顾若影一路查看下来,发现旗诛已不再是那个任性的烟花女子,各项产业都管理得井井有条,除了身边男人换得有些太勤快,其他没有什么问题。

“你们都不回来盯着我,当真放心啊!”旗诛知道顾若影要离开,有些依依不舍。

“放心是放心的。就是看你戒不掉男人,但需得小心些,莫被骗了。钱财倒是事小,伤了心,可是容易变老的。”顾若影穿着男装与她倚在一起,与她聊着,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一对情侣。以前除了半烟,也就是她俩人最为亲近。

“我不骗别人就是好的了,谁又骗得了我。若真是骗了我,那他也活不长。”旗诛笑道。

顾若影仍是有些隐隐不放心,回到郡主府又单独交代小汜,盯着她些,特别是身边的男人,需得再查一查。小汜知道旗诛手里的产业也不少,也知道顾若影的顾虑,忙应下,这其实本也是他担心的地方,只是事情太多,她那边也没有出什么事,所以便也没有管了,这下顾若影一提,他便又记在了心里。

直到参加完王后的出殡仪式,这之间的时日,她再也没有与萧家两兄弟见面。因为上官琬琰的事,她觉得自己可能失去萧玴这个朋友了。萧璀偷偷到了郡主府几次,但到门口却没有勇气走进去。他怕自己越见越不舍,乱了自己的心境。

等旸王的事情一办完,大家立即启程回曜国,顾若影已是归心似箭,心里牵挂着昫王与珏儿。

萧玴果然是没有来送,而是只差了礼官来送。萧璀则是站在城墙上,目送她的车队出王城。他也如以前月九幽送他一样,跃上望塔之顶,望着心爱的人远行。他也侧耳听风,今晨的风中含着冰粒,烨国已入冬,寒风吹动墨衣,衣摆的云纹在晨光中隐隐闪着光。

“我都不知站在檐顶是这样的感受。”萧璀轻轻自言自语道。他竟觉刺骨之寒,就想起,自己从揽月阁消失的五年,她日日都在檐顶远望等他,有时一等就是几个时辰,这刺骨的寒风过身,比不比得过心寒。可她却不曾心寒过,直到他出现。

“这一走,又不知何时能见了。”可是他死前一定可以见到,因为她应下的,会办到。

萧璀远望着已换回赤衣的顾若影,在灰暗的晨色中甚是打眼,换了衣便是昫王妃了。顾若影走的时候没有坐车,而是骑着马。依旧是走在队伍前列,立在马上纵鹰,信是送给昫王的,上面只有两字:无憾。

“斥魂”领了信却没有向前飞去,而是往后朝萧璀而来,似有些不舍,它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刺破天际。顾若影回身循着“斥魂”望去,看到了望塔顶的黑衣人,她一眼便认出那是萧璀,萧璀也看到了她回头,两人远远隔着寒风相望,仿佛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神一样。两人的肋下,同时痛了起来,吸进去的寒风更加重了这种疼痛,痛到让他们无法呼吸。萧璀捂着胸口仅剩的一条毒牙项链,用内力压制住翻涌的血气,可是仍是没有制住,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滴落在望塔的薄冰之上,立即就凝住了。同时,顾若影也捂着胸口,一阵又一阵的咳,最后也将一口血吐在了烨国的土地之上。

当乐安微笑着将锦盒推到萧璀面前时,他才知道,乐安将属于她的那只毒牙,藏进了金与玉制成的宝盒里,除非破碎才能显现。而乐安送的,顾若影自然珍视,又怎么会让它破碎。他问乐安为何要这样做,乐安笑着说,带在身边就像你在护着她一样。你戴两条,心中只记得她的怨,戴一条,便就是念了。乐安是如此懂他。

如今乐安也走了。就像顾若影说的,这后宫里,还有谁像她一样,爱的是他而不是烨王。

直到再看不到那红色的身影,萧璀才下了望塔,身体与心都已冰凉。他突然对统一北州,进军南州突然没有了一丁点兴趣,即使天下都是他一人的,他居然连个与之分享快乐的人都没有了,这人生,有何意义。

月九幽在他身边时,他没有这么想过,所以他失去了月九幽;乐安在她身边时,他也没有这么想过,所以他也失去了乐安。

接下来,他要怎么做,他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了。凤漓替他披上披风,看着他与宇凰相似的脸,更伤心起来,若他老老实实待在烨都,宇凰也不会死。

“凤漓,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萧璀轻轻说。

凤漓不知道如何答他,只能默默陪伴。

顾若影边跑边咳,跑得有些远了才将那一口血吐在了地上。没有被旸王他们两人看到。

“主人,咳症又犯了,还是到车上坐吧,早晨风冷。”灼瑶催马到顾若影身边,关心地问。

顾若影摇摇头,给了马一鞭,反而加快了行进的速度,旸王从车窗外望向她时,她已跑得远远的了。

直到出了王城的范围,顾若影才渐渐慢下来,最终回到车上去休息。

出了烨都,顾若影的咳症越来越厉害,这天早上起来更是咳得水都喝不下了。

灼瑶心疼不已,通知了旸王。旸王来车上看了看,发现顾若影脸色十分不好,咳得停不下来,于是准备抓紧时间进落云的飞云镇,这是云家所在地,镇子大医馆、药馆也多,他们准备在这里休息,然后给顾若影抓药吃。

云且行看到他们的到来,忙请人去云家住,但是顾若影拒绝了。驿馆又不够大,最终还是住了云家的别院。若是和昫王来,住在云家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这旸王,她始终还没有放下心来。云家有些烨国制器的秘密,若是被旸王知道也不是好事。另何况,现在很多双眼盯着旸王,不知何时就会攻过来,到时连累云家就不好了。

别院是很好的,又安静,又宽敞,云与衡已开始弄孙为乐的生活,云且行已继任家主,他特地派人医士过来给顾若影瞧病。顾若影这心病加咳症也不用看,吃冥药开的方子调理便可以了。

“自从有了珏儿,这一年生的病,比以前二十年都多了……”顾若影歪在榻上喝着苦药,一喝药就想起昫王给她试药来。

路承天坐在另外一边,看着有些病色的顾若影,反而觉得心中更加怜惜了,这才像个女子,需要依靠他的女子。

“我已送了信回去给三弟,说是你病了,在落云多待两日病好再走。”路承天对顾若影说。

“吃了三日药,可以走了。”顾若影笑道。

“这就走?还是养几日再走吧!”路承天有些担心,“这若是好不了,我要怎么向昫王交代?”

“您不用担心,早些回去让冥药瞧怕是还好得快些。”顾若影宽他的心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依你,我们早点回去。”路承天回到自己的房间,舒姝就过来替他换衣收拾,两人住在一个房间,却很少说话,路承天对她说的话还不如与顾若影说得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