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5章 救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80 2022-07-05 01:15

  

  御霆肃只想让她停下来,有了六人就有八人还会有十六人……她只会越伤越重,他想以一剑制住她保命,却没想到她会狠到将剑送入自己的身体。

御霆寂不允许他陪在左右,但是允了绿桑在旁,毕竟这军营里也没有女子,月九幽目前还不能死。

路剑离死后,镜流早已蠢蠢欲动,镜流王本就一心想要越过沙漠夺下曜国,只是路剑离在时,他还是有所忌惮的。现下知道新的曜王只不过是个十岁孩童,便又打起了主意。

镜流王命太子御霆寂集结了三万兵马,准备先试着夺下边境的几镇。若是夺不下,退回来想他们也不敢追进大漠,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或是夺下了,便为以后奠定了基石。没想到御霆寂集结军队时竟然收到了曜太后被他五弟领进了镜流的消息,他觉得真是天助他也,于是先带了一部人马赶来沁城,进军曜国时有了曜太后在阵前,那不是如入无人之境?谁敢阻拦?

“她现下伤在这样,你是准备抬着她去阵前吗?”御霆肃冷冷地问,他举着自己的剑,剑上全是月九幽身上的血,还有血指印,他没有去擦。现在一想到她最后说的那句“两清了”,就全身发冷。

“再等几日,至少等她能站起身。她如此勇,相信伤也一定好得比普通人快吧。”御霆寂也对御霆肃报以冷笑,其实他等的不是月九幽的伤好,等的是他的大军。

“父王……这次为何要我随你出征,这么好建功立业的机会,怎么不让二哥,三哥来?”御霆肃将剑收回剑鞘中,放在桌上。

“是我提的,我说的是你常流连于曜国与烨国,对他们最为熟悉,”御霆寂发出一阵怪笑,“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和人家的太后要怎么办,呵呵呵,多有意思……”

“你是怕老二、老三抢了你的功吧!你知道我即便有功,也不会与你抢,自然都是算到你头上的。”御霆肃说出了御霆寂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他太子印虽然在手,但一日没有坐那王座都是不算数的。

“哎!我就知道五弟与我最为投契!最懂我!你放心,这战胜了,你那太后还与你,啊,还与你,放心。但若你跑了,那我便不知道会拿她做什么了……”御霆寂露出贪婪的笑意。

“你放心,她在这里我便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御霆肃已不想与他多说,走出御霆寂的大帐,回到自己的帐内,疾风忙迎上来回禀了月九幽的情况。

“这回没有伤着心脉,就是皮肉伤,已经包扎了伤口、喝了药,人现在已醒,也没有闹。”疾风还是了解他的主子的,一口气便将御霆肃知道的情况全部讲清楚了。

“唉……”御霆肃长叹一声,抚着刺痛的额头。

“要……去看看吗?”疾风轻声问。虽然太子说了不让他陪,但是并没有说他不能去看。

“唉,先不去了,今日让她好好养着,明日寻个她睡着的时候悄悄去看看。她定是不愿见我的。”御霆肃脸色惨白,头痛欲裂。

“您放心,有绿桑在呢!她会好好照顾月小姐的。”疾风也懂,今日他也在场,但是他离得远些,并不知道是月九幽自己将剑送进了身体,以为就是御霆肃刺的。

“疾风,你坐下,我有话对你说。”御霆肃突然郑重地对疾风说话,那样子非常严肃。

“殿下吩咐。”疾风不敢坐,只低头行礼。

“他日到战前,我作为镜流国五王子,是不能退的,只能随军向前参加战斗。你懂吗?”御霆肃认真地看着疾风,疾风从未见他这样的表情,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属下一定紧随在殿下左右,绝不退缩。”疾风笃定地回答,他两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

“我要说的正是此事。我不可以退,但你可以,你需要得找机会,趁乱带她走!不要理我。”御霆肃放低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

疾风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御霆肃,想确认他讲的是不是真话。

“还有绿桑,你找机会和她说,她不会跟去前线,让她在我们出征后找机会逃走。不要再回镜流,去北州!可听明白了?可能做到?”御霆肃摇着疾风的手臂道。

疾风重重地点头,他不能不答应,因为在这个镜流国,殿下一直都是独身一人。他从未发展过自己的势力,从未想过当王,从未想过与他的兄弟争什么,甚至除了去看他母妃连镜都很少进,大部分时间都在游历,剩下的时间都待在这沁城了。甚至在沁城都没有人知道他是玖王殿下。这一次若不是太子在镜流王面前提起他,估计这位父王都快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了吧。他是一个大家都快忘记的存在。没有人会帮他,只有自己了。

御霆寂也怕月九幽死,派了军医看而且用了好药,但将她手脚全锁在了榻上,仅能坐起、躺下。毕竟也见识了她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接连打倒十几个男子。这也是月九幽第二次被锁。

还有三日,大军便要到了,三日后便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候,御霆寂今日收到了信,很是高兴,喝了些酒。正好军医来报月九幽的情况。

“能起身了吗?”御霆寂连灌了一口烈酒连问。

“这一位肌骨真不是一般,何止是能起身,若不是太子殿下英明先将她锁了,这会儿怕是能跳起来杀人了。”军医报道。

“去……去看看!”御霆寂喝了不少,舌头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御霆寂去到时,绿桑正在为她换药。军医是男人,绿桑便让军医把换的药给她由她帮着换。军医也不想靠近这个嗜血凶手,每日只是听绿桑说说伤口情况,觉得没问题便把药交给她帮月九幽换。

月九幽侧着坐在榻上,扯开上衣露出了半边香肩,将伤口展示给绿桑,便于换药。她怕热没有穿鞋袜,裙子也撩开了些,露出白嫩嫩的小脚和小腿。小腿上和手腕上都套着锁链。

御霆寂显然是看傻了眼,虽然她的身体被换药的绿桑挡着,可是这姿态也太过撩人了。他垫了垫脚想将头越过绿桑望向她的身体,却仍是不得见,只看到了她完美的侧颜,细长、雪白的脖颈,不由得咽了口水。

军医看到这个情景忙礼了礼退出了帐外。

“绿桑!”御霆寂大叫一声。

绿桑吓了一跳,忙帮月九幽拉好衣服,才转身行礼:“太……太子殿下。”

“你出去。”御霆寂命令道。

见绿桑犹豫,他又道:“我有话与太后说。”

绿桑担心地看了一眼月九幽,才侧着身子走出了帐,但不敢走得远,只敢站在帐外。门外的两个守卫应该是听军医说了什么,正嘿嘿笑着,这让绿桑感觉很不舒服。

月九幽将脚与小腿收回裙下,坐直,抚摸着手腕上的铁锁链。

“太后伤……伤可好些了?”御霆寂满身酒气,月九幽微怔了怔。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好多了。正要休息呢,请您回吧!”月九幽冷冰冰地答道。她的脚在地上踩实,拳头也不由地握紧。

御霆寂显然已经有些醉了,本也会武的他居然没有发现月九幽的这些小动作,他摇摇晃晃上前,道:“休息……我也正想休息,饮得有些多了,有些醉了……”说着,便准备坐到月九幽身边。

月九幽知道绿桑没有走远,便厉声道:“殿下!请您出去!”

帐外的绿桑果然是听到了动静,就要冲进帐来。可是门口的守卫早就知道御霆寂要做什么,便拦住绿桑不让她进。

“滚开!”月九幽又在帐内叫道。

“你们让开!”绿桑也急了。

“这事儿你可管不了,站着不许动!”守卫没有让开的意思。

御霆寂已经坐到了月九幽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腕,要将她推倒在榻上。

“放开我!”月九幽斥道。

绿桑再也忍不住,她咬着牙,终于爆发了,她冲向守卫,开始用她从未用过的武功对付二人,二人被她打倒,她又冲进帐内,看到御霆寂正压在月九幽身上。

绿桑冲到两人身边想拉开御霆寂,没想到御霆寂手中正握了把用来胁迫月九幽的短刀,他非常生气有人扰了他的好事,便趁着绿桑走近将刀刺进了她的胸膛。

“绿桑!”月九幽被死死压着,当她看到刀时已经迟了,刀已在绿桑身上。

“绿桑!”月九幽再次叫道,她身上这个男人却不理脚下的人,伸手扯破了她的裙摆,她的美腿从裙下露了出来。

月九手腕一翻正准备运气,就见有人冲了进来。她立即收回手,绿桑已经倒在地上,但是眼仍望向月九幽,直到看到御霆肃进帐,才闭上了眼。

御霆肃一把拖起月九幽身上的御霆寂,月九幽滚下榻,却因被锁链扯着,不能上前。

“绿桑……”月九幽唤道,可是绿桑已经没了回应。

“我不能杀你,但我宁愿杀了她,也不会让你辱她。你准备好再找个更合适的阵前人。”御霆肃将自己的剑指向了月九幽,剑划破她的脖颈。眼一闭就准备用力划下去。

“住手!我……喝多了,以后不会了。”御霆寂看出了他眼里的绝望,只怕他是真能下去手,于是便退了出去。

“疾风,你带绿桑出去安放好。”御霆肃咬着牙对疾风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