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5章 背后之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21 2022-06-26 14:40

  

  尉迟勂本来听说烨王掺和进了这件事,很是高兴,他想着这位长在他家的弟弟看在他爹的份上定是要帮着他了。可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怎么还和夺人的人是一伙的呢?!再往下听就知道麻烦大了,自然是不敢来见了,又不敢跑,连夜让人送了给十王爷,让他爹来救命。

到了第二天萧璀仍没有见到来人,就让两个近身卫直接去将他拿了来,扔到了萧璀的脚边。萧璀这一队跟着的人都是月家死卫,平日并不是在军中行事,而是隐在烨都,有特别的行动,萧璀才会带出来,个个都是武功高强的人,一个能顶十个普通士卫。上次去曜都救顾若影,让月冷洲带的便是这支队伍中的一部分。

“世子好大的架子啊!留了口信也不来,非要让我来请。”萧璀坐在雪刃锋的书房中,看着被掼在地下半天爬不起来的尉迟勂说。他的左手果然如灼瑶说的那样,戴了个铁手套,脸上也戴了个面具,挡住他没有鼻子的脸。

“不是不是,啸弟,不,王上……不敢……”尉迟勂想套个近乎。十王爷有几个儿子都还能成事,偏就是这世子,由于过于溺爱最是无用。无用便罢了,王府也不缺他的吃喝,偏还老生事。

“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怎么想?”萧璀收着火,平静地问。

“不敢了,不敢了,我也是一时冲动,本也不怨雪冲,他当时让我不要进雪域,但是……”尉迟勂态度倒是很好,十王爷还没有那到快到,如若和他作对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绑架这事儿,我已与雪家主请过罪了,便作罢,他们也不会再追究。但若你再来打扰雪家,我定不会饶了你。父王来了也救不了你!”萧璀狠狠地将他送给十王爷的书信扔到他的面前。

尉迟勂这才知道,他的爹并不会来救他了,他只能唯唯诺诺答:“好,好。”

“我再问你,是谁告诉你雪域里有好东西,撺掇你来找雪家一起去的?”这才是萧璀想知道的,但是他估计从尉迟勂的嘴里也得不到什么。

“就是有人在卖上好的紫狐皮毛,说是在雪域里找到的,还有,只是没有猎到!还有神草!我都见着了!是真的!”尉迟勂说到这个,越说越兴奋。

“说说这个人。”萧璀对他说的东西一点不感兴趣。

“叫李三,高大的身材,武功很好……”尉迟勂回忆着,但说的都是废话,没有一点作用。

萧璀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

“啊!他是烨都人,说话我能听得出,他还说自己与烨都好多大人物都有关系,我若将东西弄到手就能帮我卖个好价钱!还有还有,他的这儿,有块黑色的印迹……”尉迟勂用手指了指自己右边的脖颈处。

“是他……他到底是谁的人……”萧璀知道这个人已经是第三次了,看来,一定是要将他找出来了。

第一次是他将烨国官员灭门,陷害顾若影;第二次,是顾若影与旸王参加完乐安的葬礼回曜国时在边境遇袭,她也看到了此人,曾来信让他彻查;第三次,就是这一次了。

他只是一把刀,只是不知是谁的刀。

“王上……我……”尉迟勂看萧璀沉思,便想着赶快离开。

“以后,若再见到这人就立即差人告诉我,悄悄的,知道吗?”萧璀交代他说,“回去吧,没事不要来烨国,老老实实待在你世子府享乐就好了,我会再派人给你送些好东西去。”

“好好,知道了。”尉迟勂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也是松了一口气。

萧璀叫过一个月家死卫,让他附耳过来,交代了一些事情,那人便立即跟着尉迟勂出了雪家大宅。

既然要让尉迟勂做这许多事,想必也想知道结果如何吧。

可是死卫一直随着尉迟勂回到冽国,却也没有见他与什么陌生人有交集,于是按萧璀的吩咐联络了在冽国的月家人,让他们时刻注意着尉迟勂以及脖子有黑色印迹的人。十王爷收到了萧璀信,也是狠狠责骂了他,所以果真是老老实实待在府里,再不折腾。

炎庭一直潜在玉沙镇,那日顾若影来夺人,他差点就跳出来帮忙了,可是一看救人的人中有一女子,而且使钗,便吓了一跳,这世上他只认得一位使钗的女子,那便是月九幽。他便决定不再出手,果然,月九幽顺利救走了雪冲一家三口。于是他并没有去找尉迟勂,而是直接从玉沙镇回了烨都。

炎庭悄悄回到了程苍澜的府里。如今的程苍澜已顶替上官衍成了烨国三相之一。他从秘道进了程苍澜的书房。

“主人。”炎庭恭敬地叫道。

“叫父亲。虽不能明地里给你们办喜事,但你已是我的女婿了。”程苍澜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是,父亲。雪家的事情未成完成,还请父亲责罚。本可以帮一手,却不知为何月九幽会在那里,我之前在她面前露过脸了,便不敢再出现。”炎庭回禀着玉沙镇的事。

“也就是看看他会怎么做,雪家本也不是重要的地方,现在虽没有使雪家与萧璀有什么嫌隙,但雪家与冽国肯定是好不了了,这也好。”程苍澜答道。

这时,屋里又走出一个人,炎庭警觉地站起身,身侧的剑也拔了出来,却被程苍澜给阻止了。他细看来人,原来是上官洐。他本是被萧璀贬回了落星,不得回都,想必是秘密进来的。

“上官大人……”炎庭点头行礼。

“不是大人了。”上官洐摆摆手,接着又对程苍澜说,“程大人,一切靠你了,星家你放心,尽在我的掌握中。”

“烨国他根基太稳,除非死了,否则我们很难动得了烨国。”程苍澜让上官洐坐到桌前,三人边喝茶边说话。

“那就让他死了吧!我帮他养大弟弟,结果就为了个小小的冽国公主,不仅杀了我的女儿,最后让她连皇陵都进不了!还让所有上官家的人都削去官职回到落星,真是奇耻大辱!”上官洐将手掌狠狠地拍在桌上。

“仇要报,耻要雪,不着急不着急。”程苍澜替上官洐添了茶,安慰道,“喝完这杯茶,您也应该回去落星了,他马上就要回烨都,别被看到了才好。总之您把心放肚子里,他一定活不了。”

上官洐报以感激的眼神,便又从秘道里出了程相府。

“父亲,这上官洐可靠吗?”炎庭看程苍澜将秘道都告诉了上官洐。

“可不可靠都无所谓,他与我的目的一样都是杀了萧璀。”程苍澜无所谓地说。

“只是这月九幽死了丈夫,现在又和烨王纠缠在一起,她太强了……若是有她护着烨王我们怕难得手……”炎庭不无担忧地说。

“烨王还得留些时日,在此之前,你什么都不要理了,趁他们现在不在一处,把她给我解决了!无论花多少银子!用多少人!将她给我撕碎了!”程苍澜平日眯眯笑的脸此时显出阴狠之色。

“是。”炎庭立即答道。

“你去看看馨儿吧,她现在有了身孕,吃也吃不了,睡也睡不好,又天天念着你,病似更重了。”程苍澜又拍拍炎庭的肩膀。

炎庭早就心急如焚,一心想早点去看看程馨儿,听到程苍澜这么说,就急忙草草行了礼冲了出去。

炎庭走后,卫丘走了进来。

“之前想着结合周围的小国一同对抗他,没想到他居然会和曜国联合起来竟二分了北州。”程苍澜原本以为萧璀刚刚建国,一切以稳妥为上策,却没有想到他开国没几月便开始攻城掠地,打乱了他的节奏。

“他这举动,让那些本还动摇的国家已然下定了决心。他绝对想不到以武力征服过来的国家,给再多的糖也只会被认为是侮辱。岳国、鋆国我都已联络好,只要曜国与烨国不联手,我们胜算很大。”

“烨王、曜王随便死一个,那就联手不了了。”程苍澜冷笑道,“总之,我就算做不了这个烨王,我也要让这北州乱成一团。”

“是,主人英明。”卫丘恭身行礼,“而且,我还有个好消息告诉您,您听了……”

“难道……是谁有了?!”程苍澜一下就想到了这件事情。

“是,是半年前来的那个李氏,昨天让医士去看过了,确定已经怀孕三月,恭喜主人。”卫丘言语间也透露着欢喜。

“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终于成功了!卫丘!若我成事,你便拜相!一生荣华皆享!”程苍澜双手紧紧握住卫丘的手,兴奋地尖叫。

“谢主人。”卫丘也很高兴,十几年来,他为程苍澜寻了不知道多少个女子,如今终于成功了。

“你这段时间什么也不要理了,去帮我顾看好李氏,这比什么都重要!我本以为只能依靠馨儿与炎庭这个孩子了,无论如何也还是有流着我的血,没想到啊!真是太好了!”

“我一定保护好李氏与小公子,主人放心。”卫丘郑重地点头。

“对对,一定是小公子。”程苍澜已近六旬,对于这件事本已绝望,甚至曾一度放弃夺取烨国的想法,就因为自己没有后代。但是,过了没多久,他看到坐在王座的萧璀时,便又燃起了心火,仍有将他拉下来的冲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