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12章 郡主府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7 2022-06-26 14:40

  

  月九幽转身离开,没有一丝不舍,她走到马边策马急行,根本不顾身后的萧璀或者昫王。

“王上!”宇凰与凤漓这才扑到近前,查看萧璀的伤。

“这怎么还能动手呢?”宇凰拿帕子捂住萧璀的伤口,“快回宫去!不能叫人看见了。”萧璀只有一只手能用,已是骑不了马了,和宇凰两人一匹。

“不怪她,我伤她太深,如论如何也弥补不了了。”萧璀有气无力地说道。原来,受伤是这么的疼啊,她身上那横七竖八的伤痕,每一条都是这么痛啊!真的不伤在自己的身上,都不知道是这样的感觉,他想起她取骨、想到她在贪狼寨的肩伤,比刚才自己受的这一下,要严重十倍百倍,她该是承受了多少的痛啊!

月九幽终于停了下来,用尽全力地奔跑,消耗着她的体力,让她渐渐冷静下来。她放掉马,任它在河边喝水,自己则在水边的石头上坐下。

昫王这时也跟了过来,他走近月九幽,也在她身边的石头上坐下。

“我要多谢昫王。”月九幽没有侧脸,但知来人是他。

“谢……我?”昫王有些不知所措。

“谢你再一次帮我验证了他的狠心,验证了我的一文不值。”月九幽答。

“幽儿,不是,你不是一文不值。”昫王望着月亮在河里印出的点点月光。

“是啊,至少值五年的矿石。”月九幽笑了起来。

“不是不是,我只能给这么多,我只有这么多,如果我还有,我会一并拿出来,你在我心里无价。”昫王答。

“可我,终究被你们以这样的方式给交易了,不是吗?”月九幽笑得更狠。

“这并不是我所想,但我希望你能有个身份离开,这样对你有利。”昫王诚恳。

“我会跟你回曜国,你有五年时间折磨我,我不会还手。五年时间一到,看我们谁杀了谁。”月九幽裂嘴笑,用那诡异的笑脸望向昫王,看得他心里发毛。

“我何曾想过要……”昫王百口莫辩。

月九幽冷笑一声,上马就往回走,她回到自己宅子里,没有去点翠楼。

今晚的事情又涌上心头。她那一剑能扎到他的胸口吗?月九幽觉得自己能做到。

第二天一早,凤漓到了她的宅子门口,等着她起身。

“你做什么?”月九幽也不请他进院,让他在门口回话。

“幽姑娘,王上给您备了宅子,还请您过去看一眼,看差什么我好安排补齐了。”凤漓给她行礼,他第一次觉得月九幽如此陌生,以前一起旅行的日子浮现在他眼前,两人本应是多么好的一对。

“郡主的宅子吗?”月九幽轻蔑地笑。

“是,诏书今日便会下,还请您移步至郡主府接旨。您的一应嫁妆都按郡主的礼制备,那位知您不愿住他给的宅子,不愿意要他的东西,但是这是国礼,还是委屈您从那宅子出门。”凤漓提到萧璀眼有些红,昨天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在安排这些事。

“知道了,不必看了,把里面你们的人撤了,我自己有人,我一会就过去,在那宅子里等他的诏书。”月九幽冷笑着说道。

“是。”凤漓应了就回去了。

晚些时候,月九幽叫上小汜到了那新宅子,宅子居然离月冷渊家不远,牌匾已让人换了,现在写着“郡主府”。屋里果然一个人也没有,院里的景致倒也是精致用心,各个房间都已收拾好,直接可以住人。

“要叫点人过来吗?”小汜看着偌大的院子,就他们两人。

“不用了,人少清静,你我难道还用人伺候吗?”月九幽摇摇头。

她不想看见到任何人。

昫王在街尾远远地看着她进了新宅子,心里五味杂陈,高兴的是终于能带她走了,伤心的是还未获得得她的谅解,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过。他一肚子话不知向谁说,这一肚子情不知向谁陈。

不多时,他看见礼官带着诏书到了郡主府,一应都是按最高的礼制来,想那萧璀还伤着,这事儿也是办得快,办得漂亮,这才几个时辰的事。

诏书已下,封月九幽,不,封顾若影为琅玥郡主。

接着,月九幽再没出过那郡主府门,昫王去见,也是不见。还给出了个非常好的借口,两人在行礼前最好都不要见,是礼制定下的,送去的酒也好,肉也好都一并退了回来。

他们这里的礼制是这样的,两国定下婚约后,男方就需回国请礼书、备礼物再专程前来迎亲。迎亲前在女方这一国也需行礼,以防人到了男方国家再被退回。女方这边行礼以后,男方则带着女方及嫁妆一同前往男方国家,到了男方国家再举行正式的典礼、授封,才算结束。

萧璀一日一日往郡主府抬着她的嫁妆,好似备不完一样。月九幽也不理他,随他办。

她现在着眼的事情是,把小汜和雀儿的婚事办了,等二人成亲了,就住在这郡主府里。半烟与冥药二人,虽心意相通,但是很显然,他们并不想成亲,就想这么守着。月九幽只打算带灼瑶走,其他人都留下。因为只有灼瑶孑然一身,留下她也不放心。

每日小汜都要来闹上一回,不是闹着不要成亲,就是闹着要把雀儿一人留在烨都,自己随月九幽去曜国。

“雀儿,你能不能管管你男人,跟个女人似的啰嗦。”月九幽不胜其烦。

“我随他的意,不成亲就不成亲,去曜都就去曜都。”雀儿笑嘻嘻答,知道在小汜心里月九幽的位置。

小汜今天又被拒绝了,很是无奈,雀儿安慰他:“你去求求昫王,看他能说动姐姐不?”

小汜摇摇头:“就他,自己问题还没有解决呢,你没见姐见都不见他呢!还求他,我看他自身难保。”

雀儿“咯咯”笑起来:“要不然我们悄悄跟去好了。你若愿意带我的话。”

小汜突然觉得自己不对,不能这么对雀儿,忙说:“雀儿我不是要舍你而去,我只是担心姐姐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身边就灼瑶,有什么事情谁能帮她啊!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

“我明白,我没有生气。我知道姐姐在你心里重要,我也重要,我在烨都有人照顾,她在曜都没有人照顾。”雀儿拍拍他的手答。

“雀儿,你真好!”小汜非常感动,雀儿出了魍魉谷这么久,却没有沾染到一点世俗的气息,还是那么的单纯可爱,这正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姐真的在曜国有什么事,有昫王帮她,昫王的人就是她的人啊!另外,我不会武功,你的也不太好,如果出了事,她还得顾问我们俩,你想想上次我被绑的事。灼瑶就不同了,她武功好能帮上姐的忙。”雀儿说出了她的分析。

雀儿这么一说,反倒是小汜愣了,他居然没想到这里。

“你好好在这里帮半烟姐经营姐姐的产业,管理好‘赤影’,我们将队伍都发展到曜国去,你这么聪明一定可以办到的,以前冷渊公子不就办到了吗?这样的话,姐姐要用人便有人用,要有银子便有银子用,不是更好?你若想她,我们每年都去看她,可好?”雀儿吃着月九幽给她买的糕点,嘴上还沾着豆沙馅儿,说出的话却让小汜大吃一惊。

雀儿竟有这样的思想,是他没有想到的。

“雀儿,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姑娘。”小汜替她擦了擦嘴,又交代:“只能吃这一块了,再吃又吃不下饭了,我去找那昫王。”

“好!”雀儿答得爽快,可是小汜一离开,她就把剩下的四五块都吞下了肚子。

昫王刚从萧玴那回来,商量一些和亲的细节,所以还穿着朝服,显得很精神。

“何事?如果是要跟我回曜国,我可帮不了你,我现在自身难保。”昫王忙先拒绝。

“不是,我知道你现有的境况。我就问你,如果我姐在曜国出事了,你管不管?”小汜问。

“当然管了,莫说在曜国我的地盘了,在烨国我不是也管了吗,在四州十七国哪里我都管的。”昫王一脸笑意。

“殿下您认真点和我说话。”小汜拉拉他的衣袖。

“好,你说。”昫王看着小汜。

“那你的人是不是她的人?她可能用?”小汜再确认道。

“自然是能用的啊!”昫王想都没想就答到。

“您在四州十七国都有人对吧?”小汜神秘地问。

“这个,不能告诉你,告诉你我就得灭你的口了。”昫王认真道。

“唉,那就是有了,知道了。你说我们‘赤影’是不是也能那样?”小汜又问。

“以你的聪明才智,可以的。”昫王终于知道他要问什么了,“如果到我曜国,通知下我,我给你最大便利。这下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就是应该先和您这种聪明人谈才行。”小汜赞扬道。

“你死定了,你说你姐蠢,我去给你姐说,你猜她会不会揍你?”昫王哈哈大笑。

“等你能进郡主府了再说吧!”小汜也不示弱。

“唉,是总得想个办法进府了才能与她说啊!”昫王听到这话,也是没有笑脸,不知如何是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