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51章 曜国-昹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93 2022-06-26 14:40

  

  在曜都经过了五六镇,他们最终来到了王城所有的曦晨镇。

这个镇子整个看起来别有风味,房子随着地势由南向北渐渐向上。王宫在镇最北侧,随山势而上,许多宫殿都建在崖壁之上,站在镇里,随处都可以看到王宫的一部分。

萧璀一行人刚到曦晨镇门口,已经有人在等他们了,来人正是巨石。

“我家主人说,几位两次救他,今日到了曜都一定是得尽下地主之宜,请各位就住在我们府上,此刻已在府里等了。”巨石对领头走在最前面的凤漓说道。

凤漓赶紧走到马车前向萧璀回禀此事。此刻月九幽也在车中,自到曜国以来,她终于女装示人,也常在马车中坐。

“主上,这昭寒打的什么主意?”月九幽问。

萧璀摇摇头表示不知。

“那拒绝好了,还是在自己的地方比较放心。”月九幽咽下萧璀塞过来的一片桔子,说道。

“不用,去会会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有你在还怕不能全身而退?”萧璀摇头表示不同意。

虽然他们一路过来并没有什么不妥,曜国似乎很平静。但在别人的地盘肯定还是担心的,而且他们没有后援,只有这些人,如果真有什么事恐怕还真的难以全身而退,她再能打,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萧璀见月九幽不答话,知她担心,她却不知道这萧璀怎么可能是个没有后着的人。他拍拍她的手,对车外的凤漓说:“那就请他前面领路。”

巨石得令显得非常开心,他大步走在车队前面领路,进了主道,街上人很多,但不知为何,都避在街道两侧,路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好像是提前安排好了,让路人避开,好让他们的车队经过。

车队一路跟着巨石,沿路都是这样的情况,他们一直向北,直走到曦晨镇的中心,还在往北走。这再往北可就是王城的范围了。据萧璀所知,王城内没有住普通的人家,越靠近王城范围住的人身份地位就越高。王宫里只住王上及家眷,三位成年的王子都在王宫下王城内有单独的住所。

原以为这昭寒只是非富即贵的人,没想到,巨石直接领着他们进到了王城下。

巨石在一扇巨大的红漆木门前停下,他指示:车和货物得留下不能进了,下人不能进了。他们会安排在王城外单独的住处。于是萧璀、月九幽、月冷池、月冷河、凤漓、宇凰、冥药这几人跟随巨石进了城门。

城门口早就停了马车等他们,马车很宽大,七个人坐进去绰绰有余,又摇摇晃晃走了一段时间,才停住。

“各位,到了!”巨石掀起车帘。

众人下车,见到一座巨大的宅院,这个宅子与曜国的石木风格完全不一样,而像是烨国的宅院样式。

萧璀抬头望去,门牌匾上书:昹王府。原来他是曜国大王子昹王,那他应该姓路,名为路昭寒。

除了萧璀,其他人还是颇为吃惊,特别是月九幽,想到她曾一脚踹在这大王子身上就轻轻笑了。

“笑什么,说来听听。”萧璀轻轻问,一边跟着巨石往宅子里走。月九幽摇摇头,快步走到他身前两三步远的地方,先一步进了院子,手一直放在剑上没有离开,脸色也在进院子的那一刻变回了杀手。

这宅院的制式均按照烨国宅院来造,几进院落,侧院,回廊,荷池,假山,一应俱全,真像他那天说的,爱极了烨国,所以将自己的院子也按照烨国的宅院来建了。

路昭寒正在大厅里等着众人,见了众人忙过来迎接。

“尉迟啸拜见昹王殿下。”萧璀先向路昭寒行礼。

“尉迟公子多礼了。之前在烨国也不便表明身份,所以还请见谅。”路昭寒也拜道,“怕你们在外面住不惯,我这里是按烨国的宅子建的,你们怕是惯些。在我这里就像是在自己家好了。”说完又让管事的人来拜见。

“那就多谢了!”萧璀谢道。

“你的货物我会帮你处置,卖得的银钱到时转交于你。你就放心待在我这里玩耍一段时间再回去。等我弟弟的病好些了,我再领你去各处转转。咱们可以一道回烨国。”路昭寒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看起来真以为他们是商人了。

“哦,那就多谢殿下,那二王子的病可有好转?”萧璀试探道。

“还未见起色,但我一回来就禀明了父王,说有一良医可以给二弟看看,等明日就去回禀父王说人已经到了。今日各位就先休息一下。院子我都安排好了。”路昭寒脸色变得难看,心里定是十分忧心弟弟的病。

“我们自当尽力而为。”萧璀原不知他的身份,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回就直接可以给二王子治病了,也是没有想到,之前还想着要去治病还得费一番周折。

路昭寒先行离去,他的大管家裴管家亲自来领他们去住的院子。他领了一位侍女过来行礼道:“各位贵客,殿下吩咐安排了单独的院子住,请随我来。月小姐是女眷,由她领您去另外一处女眷的院子住,方便些。”

“离他们住的院子有多远?”月九幽问。

“哦,回月姑娘,女眷的院子在西后院,另几位贵客的院子在东后院,那里最大……最……”裴管家分别指了指主楼的两侧。

“不必麻烦了,我是主上的侍妾,我与主上住一屋。”月九幽看了一下两侧的距离,果断地说道。

“哦,原是这样,那……是小人考虑不周了……那请各位贵客随我来。”裴管家忙领着各人往院子里去。院子果然很宽敞,主屋还是栋二层小楼,一层是厅,二层有间主房,右侧临院墙还有一排平房其他各人都可以单独住一间。裴管家领众人看了房子,又介绍下人就在院门处的一间耳房里等着使唤,随时都有人可以用。其他一应物品也都已经备下了,他们的私人行装一会也会差人送过来。

现在还没有到晚饭时间,所以在厅里备了茶和点心供他们享用。

月冷河拿出锭金子来放到裴管家手里,他没给银子,想来一点银子也打动不了这王府里面的管家。那管家果然开眼笑了,忙谢着退了出去。说是用晚饭时候再来请。

众人等他关上院门,马上四散开去,楼里楼外,连侧房背后的花丛都全数检查了一遍,速度之快,一切并无不妥。

月九幽悄悄飞上了二楼屋檐,她没有站直,而是低着身体,查看了一下院子的全貌,他们住的这个院子靠前,所以地势上没有后院高,关于后院的情况并看不太清,需得去主楼上面才能看清,那就得等晚上了,现在站到主楼楼檐上也显眼了。但前院倒是看得清楚,大门外的情况都能看清。

刚才从在王城大门到这里的距离位置也都默默记在心里了,万一有什么情况需要撤离,大致路线是有的。

萧璀悠闲地坐在厅里,端起杯子想喝泡好的茶,宇凰忙按下了,又用银针试了下所有的吃食和水,才将杯子递到他面前。

“主上先别喝,银针不一定管用。”月九幽正好进厅里来,看到他在喝水就夺过他手中的杯子,放到唇边饮了一口,如果有毒她吃得出来,见没问题,她才将杯子又递回到萧璀的手中。

“你都喝过了还给我喝?”萧璀表现得十分厌弃。

月九幽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过一个空杯,把壶里的茶倒了一杯,自己喝下去,知道壶里没有毒后,再拿了一个空杯给他重新倒上了一杯,递过去,他才接了喝下。

“是属下思虑不周,请主上责罚。”月九幽冷冷道。

萧璀停了喝茶的手,拿眼瞟了瞟月九幽的冷脸。

“主上不罚,我就先出去了。”月九幽再道。

“等下……我乏了,我去房间休息下。”萧璀说,宇凰忙出去收拾楼上的主屋。

“你住哪里?”萧璀见厅里没有人了,过来拉她的手问。

“当然是住楼下了,楼上只有一间屋子。”月九幽答。

“你刚才不是说要与我住一屋吗?!”萧璀低声叫道。

“是一个院子,说错了。”月九幽答,还抽出了手。

“你明明说是我的侍妾,和我住一屋,你不要以为我没有听清楚!”萧璀急了,又夺回她的手。

“这样说方便。”月九幽仍旧冷冷地,萧璀知道刚才自己得罪她了,要赔不是,不然又得闹几天了。

“刚才我不对,是玩笑话呢!你喝过的我能喝,你不要生我的气。”他笑嘻嘻地把刚才那杯她喝过的茶水饮了下去。

没等月九幽讲话,宇凰在门外回:“主上,屋子收拾好了,您可以上去休息。”

萧璀也不等她回话了,就拉着月九幽上楼去重重地关上房门,让楼下几人知道他们两个在房间里了,不要来打扰。

月冷池一向话少,这回也站在月冷河身边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你还不知道啊,那不是十二岁就那样了,等了五年,总算是等到了。”月冷河答。

“还以为她放弃了。但弃或不弃都是不归路啊!哥你也不劝。”月冷池点点头道。

“就为这位活着,你能劝什么。你那么能劝的你去试试。”月冷河道。

“迟了。”月冷池摇摇头。

“来来来,你用内力推我,使劲推,不恼了可好?”萧璀拥着她讨饶道。知道她听不得这些玩笑话,以后还是得留着点心。

月九幽摇摇头,他就把她的头按进自己怀里。

“幽儿你为何说是侍妾,我之前明明说了要扮做夫人的啊……”萧璀声音低了下来。

“不配。”月九幽半天没有言语,良久才吐出这两个字。

“不许这么说,在我心里,你配。”萧璀将她拥得更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