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68章 落雪城-安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9 2022-06-26 14:40

  

  “父亲……他死得冤啊!”陆谦哭跪在萧璀面前,萧璀也流下泪来,路旁修桥的镇民、送饭的农妇无一不流下泪来。

萧璀扶起他,拉起他走到道边的林子里,林子里的雪很厚,一脚下去就到小腿了,但是四人不言不语地走了很深。月九幽和月冷沙离他们远了几步,留他们二人说话。

“我知道陆大人死得冤,这笔账算在那萧越头上,我们一定要加倍拿回来。”萧璀双眼盯着陆谦说道。

“对,一定要加倍让他还回来!他弃我们落雪城的人于不顾,任我们在这雪里活活冻死,活活饿死。这些死的人命,都要算到他头上!”陆谦本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是位谦谦君子,但父亲死后,让他变得坚强,让萧璀也看到了他的风骨。

“你会成为镇司,我已做好安排,不日就会有文书下发。”萧璀诚恳地说道。

“我……不行,我一个做生意的……”陆谦听到这话,还是感觉很吃惊,忙推辞道。

“我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我是为了你父亲和你父亲放不下的这些镇民。”显然萧璀并不想给他推辞的机会。

“这……”陆谦还有些犹豫,他现在是没有办法才担起这责任,是因为烨都迟迟没有派人下来。自己能不能做好这镇司,他真的不知道。

萧璀看出了他的犹豫,便接着劝道:“没有人比你更适合,镇民们,看到你就像看到你的父亲一样!现在这样的情况,再派任何人来,都只会激起他们的反抗之心,只有你他们才能相信。你想想,若是真的反抗起来,烨都要出兵镇压,会有多少镇民成为牺牲品?萧越,可不是会在乎人命的人。”

陆谦听到这里,已彻底放弃了推辞:“可我担心我做不好。”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一路从落云城过来,经过落雪好几个镇子,你这里的情况是最好的,这都是陆大人和你的功劳。”萧璀讲的是实话。

“这雪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我怕这里也是要撑不住了。”陆谦虽然还没有官职,也已然是在做着父母官的事情了。

“我带了粮食过来,已经在玉尘镇了,我先过来看看你,这两日雪家主就会将你们这边的份额送过来了。月家那边的粮、油、盐这些物资,还有人,也都正在越山而来,你只需耐心等待即可,我不会让你,让镇民有事。”萧璀想让他宽心。果然见他听到这话,眼里都放出了光。

“还有,雪就要停了,有你在,玉琼镇一定能挺过去。”萧璀笃定地对他说,也见陆谦认真地点点头。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我现在不方便去军营,但是我想见宁御风宁将军。”萧璀重重说道。

陆谦也是聪明人,立马知道萧璀的意思了,对萧璀说:“我马上去送些肉食给将士们,昨日镇子里有猎户刚打了几只鹿。”

萧璀朝他点点头,就见陆谦去办了,他们三人也回到陆府里等待。

陆谦先回来了,到了深夜,萧璀才看到宁御风带着他的副将戚雷到了陆府。

“宁将军!”陆谦忙上前迎接,“您可来了!”

宁御风是落雪守军将军,本来他也是要与陆泽一起受罚,但是陆泽为了保住宁将军,说自己是假传军令才令将军调动军队,就这样保全了宁御风。

“陆公子,你找我来有何事?”宁御风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还有三人,一看便知是不凡之辈。

“这位是……”陆谦不知如何介绍。

“戚雷拜见祤王殿下!”宁御风身边的副将戚雷向萧璀行了大礼,他是萧璀放在落雪守军中的人。

“戚副将,快请起。”萧璀亲自上前扶起戚雷。

宁御风还没有明白情况。

“这位是祤王殿下,先王七子祤王殿下!”陆谦对宁御风介绍道。

“宁将军,您与我父王一同出生入死过,我还在王府时就见过您。”萧璀先打亲情牌。当时萧远出事时,宁御风被调去彗绝守边,萧远知道宁御风与萧远的关系,但他也不能把所有的能打仗的将军全都杀了,只好将宁御风派往落雪这样的地方做守军将军。

“你没死?!”宁御风不敢相信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算算年纪,应该差不多,而且他的眉眼看起来还真的有些像萧远,不,更像麟妃。

“留下了老七、老八。其他的确都不在了。”萧璀轻轻答道,说着,拿出父王的令牌给他看。这东西现在认识的人已经不多了。可以说是死得差不多了。

“老天有眼!”宁御风叹道。

“其实我自十几岁就常出入冽国与落雪,但时局未定,我一直也不敢与将军相认。现在是情况紧急,我只有让陆公子请您过来一叙。”

“那萧越早就看我不顺眼,这回差点给他抓住机会,是陆大人救我一命。”说到陆泽,他作为一位征战沙场的将军,虽没有流泪但是也红了眼眶。他想到陆泽对他说的话:“我死了没有关系,你不能死!以后大事还得靠你!”当时他不知道陆泽为什么会这样说,现在看来,他早就已经和萧璀接上了头,是为了萧璀才保全他的。

“陆大人死得冤,我会为他讨回公道。”萧璀握紧了拳头。

“需要我做什么?”宁御风问。

“我不说,想必宁将军也是在想做了。”萧璀知道宁御风在策划了。

“陆大人的死,烨都对落雪的不闻不问让大家都死了心。哪个将士没有亲人在这场灾难中饿死、冻死?我再不想,也快压不住了。”宁御风满脸都是绝望。

“将军必须回去给我压住了。”萧璀重重说道:“还没有到时候。”

“时候?”宁御风想到了什么,“殿下是说有所准备了?”

“已准备了十三年。”萧璀答道,“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落雪如果先动,我其他地方不动,势必会引起萧越的警觉,他有所防范我们就难了。需得全部一起动才行。都已安排好,只等时机。所以,将军必须给我把军心给稳定下来,给我先压住了。”

宁御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如果现在动,萧越调其他地方的军队来镇压,我们无粮无衣,岂不是以卵击石,白白断送将士们的性命。”萧璀又道。

宁御风答:“殿下说得有理。那我该怎么做才能稳定军心?”

“当然是直接说时机未到,等待春天。既要保持他们的斗志,又要先隐忍下来。你告知他们,陆公子即将继任镇司,他已通过民间调集了粮食和衣物,大家的亲人一个都不会冻死、饿死!但是陆大人的仇我们一定要报,现在需要的是保存实力,等待最后一击。”

“您还带了粮食而来?”宁御风问。

“当然,就算我不是祤王,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百姓饿死、冻死,我已通知风家、云家、月家尽所能帮忙。”萧璀的话让宁御风宽了心。

“有殿下在,就有了主心骨,我就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做了!”宁御风对萧璀行了大礼。

“有宁将军、陆大人在,落雪是我最放心的城。”萧璀笑道。几人的手都握在了一起。

在回营的路上,宁御风问在身边数年的副将戚雷:“雷儿,你一直是他的人?我竟没有看出来?”

“将军,一直就是。我的任务就是保护您,因为主上说了,不用担心您是否支持,您一旦知道他的身份,便会不顾一切站在他这边。不让您知道反而在保护您,我必须以命护着您。”戚雷终于吐露了实情,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原来是这样。可你这样年轻,是怎么成为……”宁御风问。

“我并不姓戚,而是姓雷!”两人本就骑着马慢慢走着,就见戚雷勒了马,停住,然后一字一句地沉声说道。

宁御风没有再说话,喝马前行,心里已是一片汪洋,原来他是雷将军的后代,那个被萧越灭了全族的雷家,竟也还有后人,太好了!

陆府。

月冷沙还是颇为担心,对萧璀说:“主上,这就可以了吗?还需不需要我做点什么?”

萧璀摇摇头道:“宁将军领兵几十年,他一定可以稳定军心,不用担心。”

他们几人又在陆府待了几天,直到月家和雪家的物资都过来,才离开玉琼镇回到玉尘去。他们回玉尘前,陆谦就已经收到封他做镇司的文书。

看来这郑群还真是按他们的要求做了,怕死就好,怕死就能做很多事了。烨都一收到灾难的信息就选择不回,其他的回信倒是快得很啊!

国库应该是空虚得很吧,现在的烨国如一棵被白蚁蛀空的大树,只需要一个缺口就会轰然倒下。国库的实力,估计连个星家、连个风家都不如了。

收到郑群的信,萧越真的是松了一口气。他每天都收到落雪城递上来的折子,心里也知道情况,可是他没有一点办法,找了臣子来问,被告之春季收赋税之前,再也拿不出一点银子给落雪用。如果提前收税,那么几大家族定是不肯的,而且还会让这些人知道国库的情况。

国库里的银子到底去了哪里,他也是一头雾水。

他不知道他的妃子一只新钗就可以让一家人吃一年白米;不知道他每日都要用全新的银碗盛粥,这一只银碗可以让一个镇多一口水井;不知道他一身过冬皮毛可以修几条好路。

一切都如萧璀所料,物资到了以后民心已稳,大雪也终于停了,一切灾难都已经过去,百姓的生活渐渐恢复过来。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他决定留在落雪城玉尘镇休息一段时间,待到春夏之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