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7章 后宫1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87 2022-06-26 14:40

  

  青渝轻功真是厉害,一路跟着顾若影从郡主府出来到了皇陵,只是没能进得去“冰泉殿”。他看到灼瑶与凤漓离开,也到“冰泉殿”石门前细看了看,发现自己无法解开门锁,附耳听去也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得再隐起来。接着又跟着他们到了酒楼后巷,直到四人分开,顾若影回了郡主府,而萧璀回了王宫,他才回了驿馆去向旸王回禀。

“我不敢随得太近,怕她给发现了,就只看到这些。”青渝是名副其实的隐卫,他一路跟着队伍出了曜国,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就连顾若影都没有发现。

“知道了。在烨国,我们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看着就好了。”路承天慢悠悠地说。

“是。”青渝应道,他又悄悄回到郡主府附近,他的任务就是顾若影,所以她在哪里青渝就在哪里。

“她与烨王如此熟悉,会不会是烨王放在曜国的奸细?”舒姝问道。

“给昫王医病时,她便是随烨王来的,所以昫王是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想必不会是什么奸细了。在彗绝也见三人亲密,相必都是熟识的。她应该是两人之间的引路人。”路承天答道,他没有对舒姝说,觉得烨王看昫王妃的眼神不太对。

“殿下说的是,所以这殿内应该是王后的尸身……”舒姝也是十分聪慧的女子。

“她应该是去见王后最后一面的,她们是故人。”路承天想起那是两人在废墟喝酒时她托付于他的那只钗,以及她伤心的神情。

第二天一早,路承天去了郡主府,没有带舒姝。

“旸王殿下来了。”顾若影自己出来迎。

“我来看看昫王妃,昫王将你交与我,可不能有什么闪失。”路承天其实是担心她昨日去见了乐安,怕会伤心伤神,但她现在看起来神采奕奕,想是无妨了。

“这院子里也没有见个守卫,安全吗?”路承天一路连一个下人、一个守卫都没有看到,就进了中院。

“有人呢,您放心,您与王妃在驿馆住得可舒服?若是觉得不好,也搬来我这边住。”顾若影一抬手,就见冒出来七八人来,“下人我本就用得少,不喜欢那么多人在眼前晃来晃去。”

“我们就不来打扰了,父王还交代了别的事情,我需得去办。”路承天不只来前来吊唁,还有别的国事要处理,他需得处理妥当,这便是他的政绩之一了。

“您若是人不够用,便问我来拿,在烨国人我多的是。”顾若影陪着他喝了一盏茶才将送他出门口。

路承天出了门,李乘枫悄悄在他耳边说:“郡王府进出的各个路口都隐着人,保护严密得很。”

这普天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赤影”的存在。路承天并不知道“赤影”这个组织,月家倒是知道的,以为是月家的人在护着。

小汜与路承天在路口擦肩而过,小汜并不认识他,但看见他的穿着与气度,又见他从郡主府那边来,便已猜到他的身份了。小汜回到郡主府,看到顾若影站在中院里,便走过去对她说道:“事情都办好了,已都确认信收到了。”

顾若影点头,对身后的灼瑶说:“出发吧!”

“姐,若他拦你呢?我要备些人吗?”小汜拦住她问。

“他若真拦我,我不会和他硬对着干的,毕竟他人多,但看他能护得了多久。”顾若影笑道。昨晚也不过是吓吓他,哪里会真的在他的王宫里打起来。

小汜这才放下心来。

顾若影带着灼瑶悄悄进了王宫,先去雅宁宫找兰妃。两人不声不响地落在院墙上,灼瑶好奇地问:“怎么巡的人比平日还少,您不是说了要来吗?”

顾若影冷笑:“我还没有找到真凶,他可不会出来,待我找到了要杀人,怕是才会出现。”她太过了解他。

两人落在院子里,顾若影熟门熟路地摸到主房外,推门进了去。

“兰妃娘娘。”顾若影看着一脸吃惊,准备拔剑的蓝忆卿,唤道。

“九幽!”蓝忆卿果然惊叫一声,奔了过来,把榻上正玩着的二王子扔在一边,“你怎么来了?怎么没人通传……你翻墙进来的?!”

顾若影点点头。

“你把二王子带出去,找人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来。”蓝忆卿对二王子奶妈说道。

“还是你最聪明。”顾若影坐到榻上笑着说。

“何时来的?我就知道你会来!王后……”蓝忆卿过来拉住她的手,说起王后,已是泪两行。她几乎是与王后两人在这后宫里相依为命,两人关系十分好。

“也刚到,昨日去看过她了。”顾若影拍拍她的手,替她擦泪。

“可是有问题?”蓝忆卿追问,又抓住她的手。

就见顾若影点点头。

蓝忆卿都快将她的手抓出血痕来了:“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你不要太自责,是这人太歹毒,我们今日就把她抓出来。”顾若影安慰道,但她也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蓝忆卿,她谁都不信,只是相较于其他几人,蓝忆卿似乎更可值得信任些。

两人手挽手进了王后的乐安宫,宫里仍旧如常,就像是主子只离开几日一样。乐安的从冽国带来的贴身侍女六出本来在萧璀的珣明殿中照顾两位王子,这会儿正好在乐安宫里,由她出来迎蓝忆卿。

“娘娘,郡主。”六出给两人行礼。

“你在便好了,王后房中的东西是否有人动过?”顾若影低声问六出。

“没有,王上交代谁也不准进,门口也安排侍卫一直守着,不曾有人进去过。”六出看到顾若影来便放了心,她知道这位一定不会放过伤害乐安的人。她边说人已边动了,领着她往乐安的房间去。

顾若影走到门口一看,果然是派了人把守,六出上前但被他们拦住了:“王上的命令,任何不能进,六出姑娘也不能进。”

“这位是琅玥郡主。”六出指了指身后的顾若影道,顾若影见只有两人,便想着再不让,就动手了,结果没想到两人一听是琅玥郡主,便主动让开路来。

顾若影带了六出进去,让其他人在门外等候。她在乐安的房间里寻找着,就看见榻上的矮桌上放着个针黹篮子,于是看向六出。

“这是王后为王上做的里衣,以前在外面做,但是有了大王子和三王子后,怕他们碰了针,便拿到睡房来做了。”六出回答。

“你不曾动过,帮过忙?”

“这些房里的,除了王后,谁都不曾动过,因是王上穿的,所以平日也都是她亲手做的。”

顾若影用袖中棱剑挑起里衣,看到几根金针好好地收在针盒里,有根带银线的,扎在碎布上,顾若影凑近了闻闻,有一丝的血腥气。

“就是它了。”顾若影端起整个针黹篮子来到堂前。

按照顾若影的吩咐,蓝忆卿去通知了容妃季棠、琬妃上官琬琰、静妃洛晓如、还有最新纳的一位品位未予的官家女子林雨裳过来。几人本就以蓝忆卿为尊,还以为是王上让她与众人商议王后葬礼的事宜,所以才选在了乐安宫与众人见面。

可是进来一位,大家便要吃惊一回,因为两边的座位上,一边坐着兰妃,一边坐着位貌美的紫衣女子,洛晓如和林雨裳都挺吃惊是因为她们知道,这后宫里走动的人是不允许着紫衣的,有次容妃说漏了嘴,说只有一位可以,她们今日才知道,是她。

顾若影歪在坐椅上,十分慵懒的模样,只拿眼轻轻瞟着进来的各人。容妃是见过她杀人的,连靠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呆呆站在门侧。上官琬琰也搓着帕子不敢上前。洛晓如和林雨裳不知是为何,这位是郡主,本应该向这众妃行礼的,却是能安坐堂前。这两位妃子也是,似乎很怕她的样子。她们进了宫,只听了规矩,却从没有听人提起这人,因为这人是不能被提起的。

“都来齐了?”顾若影再一次拿眼扫了众人,脸冷了下来,声音也冷下来,如深秋的风一样让她们不寒而栗。

“齐了。”蓝忆卿回答。

“除了六出,其他的侍女全部出去,我这话说完还在屋内的,灼瑶你都杀了。”顾若影已仿佛是这乐安宫的女主人。

她话刚落音,就见各侍女急急地、恭敬地往后退,最后一位还懂事地关上了门。出门去的侍女,都捂着胸口感觉拾回了一条命。只有蓝忆卿的侍女还稍淡定些。

待门关好,顾若影便站起了身,在堂中笔直站着,她穿着滕紫的罗裙,头上插着简单的钗,但那以一敌百的气势已是让众人寒毛都坚了起来。大家惊慌地看着她,发现她一边脸笑着一边脸如常,背着手对大家说:“今日只有一件事情想看看哪位娘娘,可以帮我办到。六出!”

六出听到顾若影的指令,就从后堂端出了一个锦盘,上面有一副针黹篮子,和一件未做完的男子里衣,显然是王后做给萧璀的。

“这件是王后娘娘为王上做的里衣,她还未做完,人便已乘羽仙去。但是这里衣也不能假手于人,看看哪位娘娘愿意接着将里衣做完,王上也会记得你们的好。”顾若影淡淡地说道。

几位娘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件事?还喊打喊杀?还让这位出面,也是不至于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