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32章 噩耗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38 2022-06-26 14:40

  

  人已到潜云镇外的萧璀与路剑离两人同时打个喷嚏,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说:“定是……在骂我们了。”说着,都笑了起来。

“现在就该开始了,你保重,我就送到这里了。”萧璀对路剑离说。

“剩下的事情也就拜托你。”路剑离对萧璀礼了礼,便目送他离去。

“主人,不如由我……”凝寒脸色如常,声音却是有些变化了。

路剑离摇摇头,握着他的肩膀道:“不用说了,你骗不过路承天的,只有我去。而且,我还得依靠你做其他的事啊!你依计行事。”

凝寒轻叹一口气,也向路剑离礼道:“那我先入曜都。”说话间,人已经消失。

“先生,我们也开始吧!”路剑离面向冥药,就见冥药一脸凝重,也朝路剑离点了点头。

“你放心,若有什么事,我必拼死护着丫头和珏儿。”冥药知道他要说什么,便先对他讲了答案。

路剑离不再说什么,大家开始最后的准备工作。

顾若影乖得很,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并不捣乱。这反而是让路承天担心起来,原以为她会天天闹到你死我活不可。每日,他都会亲自监督顾若影吃下那颗药丸,为了防止她吐出,会一直等待至少半个时辰才走,那时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顾若影一回也没有因吃这个药而闹过,惹得他每当这时都不舍得离去,外面多少复杂而头痛的事,一到她面前,便觉得心里舒畅不少。顾若影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只等人来救。对于这点她是放心的,想救她的人多的是,而且,想救她的聪明人也多的是。

“晚间,我留在你这里吃饭,今日是没有什么事了。”路承天温柔地对顾若影说。

“哦,饭菜里没有下药。”顾若影点点头。

“我知你的气性,不会乱来。”路承天笑道。

“我劝你不要再花心思在我这里,去找那两位眼巴巴等着你去吃饭的王妃吧!”顾若影斜脸看着他,把玩着手里的铁链。

“也不知道为何,就觉得别的女人没有你有趣。”路承天喝了口茶回答。

“烨王不会来救我的。你知道的,他拿我换了曜国五年的矿石,现期限已过,而他彗绝的的矿石又不够用,他不会与你作对的,他还想要曜国的矿。”顾若影一直未与他多说,但是如今时日算起来,也差不多了,便提到这个事情。

“我也想与他合作,不想对着干,所以我们可以和平地,拿你换点什么东西。我想,如果是他不在意的东西,他应该能同意。”路承天答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奇了,我还能换什么?”顾若影轻笑。

“我本也不愿意你离开,但是你看样子是一辈子也不会做我的人,那我还不如拿你去换点什么。”路承天老老实实说。

“路承天,这便你是与他最大的不同。也是我决不会做你的人的原因。他无论我是什么模样,对他什么态度,心里有没有谁,他都一样爱我。而你的心里,只有你自己。这一点,倒是和萧璀很相似。”顾若影不屑地表情让路承天很难受,“你这样人很可怜,爱你的人终会因心寒离你而去,你终将一个人孤独终老,就算全天下都是你的,却无人分享。这句话我说给过萧璀听,今日也说给你听。”

“你知道吗,我可以杀了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便不会杀你。”路承天有些气馁,便想以死要挟。

“你觉得我一个五六岁起就被训练做死卫的人,会怕死?我有爱过人,也有人爱过我,我与殿下相守了这些年,已是挣的,也够了。若是殿下这回死了,我定不会独活,若是你杀了我,他也不会独活,我们会一同下九幽地狱,接着相守。不像你,从来都是一个人,也永远是一个人。”顾若影盯着他的眼睛在提到昫王时便闪着从未有过的光芒。

路承天将茶碗捏碎在手里,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在路承天走后,顾若影站起身,开始练功,她一天时间都没有浪费,保持着自己最好的状态,即使要被杀,没有内力也要多杀他几人,不能白白死了。而且,她开始将双手双脚间的铁链加入到练习中,将习惯的拳长与步伐缩小到铁链的长度,以免受铁链的制约,被卸了力。她的拳与脚即使没有内力也招招生风,并不是一般人能敌。唯一逃不出去的原因便是高墙,一定要想到办法,如若两人都不能来救她,她最终还是需要自救,她感觉路承天的耐性已经不多了。

若是真喜欢,又哪里会没有耐性。顾若影想到这里,便又冷笑了起来。

路承天路过那两位妃子的宫殿,也未停留,便又回了议事的殿里,还没有坐稳,杜衡便急急来报,见李乘枫在门口,忙挥手让去报。

李乘枫一看就知道是大的事儿,赶紧去通报,接着便打开门让气喘吁吁的杜衡进来说话。

“王上!天大的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杜衡激动地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什么好消息?”路承天来了兴趣。

“昫王!昫王!死在烨国了!”杜衡就差振臂高呼了。

路承天听完,瞪大了眼睛,心中也抑不住的兴奋。

“细说说。”路承天声音不自觉高了起来。

“他们确实是逃进了落云,可是昫王伤得太重,在落云去救助云家,却还是伤重不治。结果被落云守军将军石将军知晓了此事。这位石将军是烨王未成王时的部下,所以一心向着烨王,觉得得这是大事,便将报予了烨王。烨王一看人已死,便想着只能送回了。现下烨国的使臣月冷洲将军与月冷沙大人已进曜国了,他们先将使信递呈给您。人等您令到了再进曜都。据边境查验,确是那位,砾城卫军将军是我们自己人,他不敢声张,悄悄派人送了消息和使信过来。”杜衡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慢慢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讲了出来。

“怎么轻易就送回来?不会有诈吧!”路承天疑心重。

“听说只来了几十人的小队人马,倒是给了脸面,用了冰棺,怕烂在路上……”杜衡又答,“我觉得倒也未必有诈,毕竟现下想要矿石就得跟您谈了,昫王对他来说是个死人而已,对您却是极大的人情啊。”

路承天点点头,他这几年与萧璀接触也不少,倒不是小人,但是称雄之心却是极大的。

“你说的有理。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先送来看看是真是假。几十人倒是不足为惧的,你需得再注意一下烨都的情况,看有没有异动,万一有人接应,那我们就难办了。毕竟,昫王是非常擅长组织与情报的,现在曜都都还不知道有多少他的人,我们是查了一批,杀了一批,估计没有完,也是麻烦。”路承天交代道。

“是。”杜衡忙应了准备出去。

“等等!”路承天又将他叫了回来。

“王上还有何吩咐?”杜衡回身道。

“人……不要进曜都,你在曜都外找个可靠的地方,周围安排好人手,然后我们在那里验。若是假的,这几十人就都不要走了。若是真的,等烨王的人离开,我们自己悄悄运回曜都。”路承天又重新思考了这个问题,一队烨国人护送一具冰棺进都,那谁还不知道。

“王上思虑周全,我这就去办。”杜衡忙又应了,急急出了门去。

“乘枫,你替我亲自去迎,现在就出发。”路承天又交代李乘枫。李乘枫得了令,也急急地出门去。大家都一样的兴奋。

只有路承天身后的青渝脸色难看,他想起那个在外人面前脸色冰冷,在家里暖如春风的昫王,就这么走了,而且,自己也是帮凶之一。接着,他便想到了昫王妃。这两人的感情他是知道了,这下要让她如何独活。

青渝深吸一口气,看着兴奋无比的路承天问:“王上……恭喜王上心愿得成。”

“是啊,青渝,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那……昫王妃那边……要……要不要告诉她?”青渝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问道。

路承天这才想起顾若影来,也想起了今天傍晚她说的话,若是他死了,她也不会独活。便也叹了一口气说:“先不说吧!等人到了,我带她一起去见他最后一面。如若连最后一面都不让她见,岂不是要更恨我了。现下都觉得我是个没有心的人。”

“王上说的是。但是这若见了,要随着去,可怎么是好?”青渝担心道。

“我也想过了,所以你要催催下面的人,尽快找到小世子,我若握着小世子,她便死不了了。”路承天看向青渝,青渝立即收了悲伤的神色,低下了头。

“是,已经派了几批人去,怕……怕是进了烨国了……”青渝担心道。

“那就在烨国找,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路承天加重了语气,“这次,他们来了人,送个死人过来,我必不会那么顺利让他拿到矿石,让他烨国人去找,拿小世子来换。”

“王上好计。”青渝嘴上说着,心却纠在一起。这时,小世子可爱的脸蛋又浮现在他眼前。作为一个本应受尽天下宠爱的孩子,却落得个父亲惨死,母亲被缚,自己则有家不可回的地步,也是凄凉。

李乘枫走了,便由青渝送路承天回宫,他今日高兴,想着去舒姝那里还是岳鸾那里,想了想,这些秘密的事情还是不适合同岳鸾分享,便还是去了舒姝那里。两个人没有一点有孕的迹象,他很是着急,听闻烨王第四子都出生了,更是着急。如今虽成了王,但是还没有稳定到可以纳妃的地步,只能再等一等。

青渝出了舒姝的宫门,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到了顾若影的宫门前,走了几步,又停住了脚步,回转身离开。他实在不想由他的口说出这个噩耗给顾若影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