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该章节已被锁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94 2022-06-30 21:19

  

  顾若影醒来时侧身躺着,未着一纱,有个男人从背后紧紧拥着她,她枕在他的左手上,他的右手则环着她的腰际,两人曲线摆出同一弧度,完美地贴合在一起。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呼出的气正好在她耳边。这个怀抱结实温暖,让她感觉踏实。顾若影还以为仍是在梦中,那人便是她的殿下,便扭了扭身体转过身去面向对方。对方见她动了,便松开些手,任她转身,然后将她拥得更紧。

她感觉身体有些酸痛,不似前几天做的那种梦,身体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而今天,这身体的畅快感觉却如此真实。

此时,她睁了眼,看到对方颈部动脉跳动加速,便就那个位置像只小兽样的轻轻咬了过去。

可是……这触感……怎会如此……真实……

对方也早已醒了,哪里经得起她这般挑逗,稍一缩身体低下头,便狠狠吻住了她。

这一下,顾若影彻底醒了过来,不!这吻,不是她的殿下!她本能地拿手抵住他的胸膛,想要推开他,不对,这身体,也不是她的殿下!

对方却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原来搭在她腰上的手握住了自己胸前的她的手腕,原在她颈下的那只手则放到了她的背上,一用力便将她揽得更紧,两个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他一转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影儿……”他松开她的唇,在她耳边轻唤。

顾若影猛地睁开眼,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个男人,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使不上什么力气。

“霆肃,放开我。”顾若影冰冷的声音传到了霆肃的耳朵里,让他如置冰窖,一股彻骨的寒意涌上他的心头。这一次,是真的醒了过来。

可是令他疑惑的是,顾若影没有一脚将他踢飞出去,而只是冷静地说放开她。

“影儿……我……”霆肃想要解释,他从她的身体上离开。可是这一离开,却又将她全祼的身体收入了眼中。

“影儿……也是你配叫的……”顾若影大半月未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可是这样的声线让他着迷。

顾若影刚才本就已被他推到了床边,床下扔着她的里衣,霆肃低下身子拾起来盖到她的身上,趁着她穿衣的时候赶快也将自己的里衣穿了起来。

“影……郡主,你听我解释……”霆肃慌张到了极点,他站在床边不知所措地。

顾若影未再出声,而是默默在床上坐好,开始运功。

“是气不顺吗?我来帮你……”霆肃忙坐到她身后,想要输气与她。

“滚!”顾若影闭着眼吐出了一个字。

霆肃叹了一口气,只能下床来,眼巴巴看着坐在床上闭眼运功的顾若影。

不多时,顾若影发出一声冷笑。

这笑声令霆肃更加不安,他怯怯地问:“如何?我去请医士来看看。”他说完,说对门外的疾风喊,让他去请芣苢来。

“好得很。”顾若影将自己的手掌摊开,细细看了看,以掌击出去,吓了霆肃一跳。这若是在平时,普通人正中她的掌风,也是会受伤的,可以他连……掌风都没有感觉到。

“呵呵呵……”顾若影的口中发出一阵轻笑,“本以为你很蠢,但是没想到还知道封了我的内力,小看了你。”

“什么?!”霆肃惊呼道。

顾若影没有答他,而是站起身,满脸戏谑的笑意:“如何?我昨夜表现可好?你可找回了男人的尊严?”她终于知道为何昨晚与前些天不同了。

霆肃听着顾若影的羞辱,心里难过极了,他低下头拼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昨夜……是我不对,但……”他若是说那是顾若影主动勾引,又不知她会说出什么样难听的话来,“我会负责……我也是真的……”他想说“爱你”,可是顾若影却打断了他。

“负责?我何时要你负责,你可配负我的责?”顾若影突然站前一步,一脚踢在霆肃的腹部,他没有防备被正正踢中,退了两步撞在门上,顾若影接着说,“即便你用什么法子封了我的内力,我还有硬功,也可以与你一搏。”

霆肃挨了这一脚,觉得也是自己应该,所以并不生气。他现在还有些懵,不知这内力是怎么回事,一心想等芣苢来了给她看看。他站起身,耐着性子说,“你先不要急,一会我再慢慢解释,等医士看完,你要打要杀都好,都随你!”

可是显然,顾若影并不想等,她冲上前,拳头已到他的胸口,被他一把握住,同时,顾若影的脚又向他扫过来,他为了避开,只能撞开门退到了院子里。

顾若影虽没有了内力,速度稍慢了些,力道小了些,而且无法使轻功,但是身法、拳法、腿法还是在的,而且为了应付突然失去内力的情况,她本就专门训练过自己,这样的她,普通人几个也不要想拦得了她。

“你先不要乱动!莫再伤了!”霆肃急得叫道,他边退边闪,只能退守又不能进攻,很是狼狈。

“怎么打起来了?!”疾风领了芣苢来,还没有进院就见两人在院里缠斗。他一看主人在挨打,就忙上前来帮忙,他还以为顾若影还是原来那个顾若影,便窜到霆肃身前一挡然后接着一掌拍在顾若影的前胸,用了内力以及全力。

“疾风!”霆肃都没有来得及阻拦,顾若影便受了这一掌,她没有内力抵抗,被打得跌倒在台阶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疾风一脸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手掌,就他这水平,怎么能将顾若影给打飞了。

“影儿!”霆肃奔过去扶。

“滚开,不要碰我!我若不死,今日这一掌,会十倍、百倍、千倍拿回来!”顾若影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你为何不给人说话的机会?!我惹是要伤害你,何必等到今日?当日又怎会寻到雪域里去救你?何必辛辛苦苦将你带到这里养伤,还……”霆肃真的是要生气了,今日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让他说过。

“还不是因为得不到?被我拒绝和羞辱一定很难受吧,这尊严无论如何都是要讨回来的吧?!你昨晚既做得出就应该知道我醒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顾若影冷笑道。

“哎……”霆肃重重地叹一口气,“芣苢医士,烦您劝劝,再帮查查看为何……失了内力,用什么药,如何医。”他向芣苢行了礼。

接着他又对顾若影说:“你死我活……那就我死你活吧!待医士看好了,我的命你便拿去。我就在院外站着,等你来杀。”霆肃脸色黯然,虽然他昨夜已经准备好接受顾若影对他的一切报复,但真到了这一刻,仍是觉得伤心不已。

他看了一眼顾若影,便领了还在发愣的疾风出了院子。

芣苢走上前来,要握她的手,被她一把推开,“别碰我!”

“不看也行,我只是来收账的,金主让我救活你,应的是让你醒来我问你个问题。你答我,我便走了。”芣苢也不恼。

顾若影倒是来了兴趣,答道:“你问。”

“进屋说吧。”芣苢说着扶起了顾若影,顾若影一动便又吐了一口血,看得院外的霆肃一脸紧张与担心。

芣苢扶她到床边坐下。

“问吧。”顾若影倚在床头说。

“你可识得医神寨传人冥药?”芣苢期待地看着顾若影。

顾若影听到熟人的名字,顿时警觉了起来,她不打算答,如若不对,她还打算杀了她。

芣苢看到她凛起来的眼神,便知道她识得冥药了。

“太好了!太好了!少爷还活着!我找了他三十几年,总算是知道他还活着了。”芣苢居然捧着脸哭了起来。

“少爷?”顾若影好奇地问。

“我看到你取骨的伤,就知道是他,是他了,他还活着。”芣苢指着顾若影的下肋道。那里还有一道浅浅印迹,昫王后面对这伤坦荡了,顾若影便再也没有用药,所以伤痕仍在。

“少爷可好?人在哪里?”芣苢又追问。

“您不是只问一个问题吗?这都是第几个了。人我识得,且活着,活得还挺滋润,不知你身份真假,我不会告诉你他在哪里。”顾若影看她并不像是装的。

“是是,少爷身份尊贵,你这么做也是为他好,为他好……”芣苢忙答道。

“但是你若真想找他,可以给我个信物,我日后见了他可以让他来这里找你。”顾若影想到一个两全的法子。

“不用信物,你将左胸的伤疤示与他看,他便知道是我了。”芣苢笑道。

这什么医神寨的人也挺好玩的,看伤疤认人。

冥药是南州医神寨的唯一传人,十几岁负气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医神寨,至于为何负气出走,芣苢并不想告诉顾若影。

院子外,霆肃表面看起来如常,心里却焦急得很。

“公子,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没了内力……不然我也……”疾风看着霆肃的黑脸忐忑地说。

霆肃嘱咐道:“一会她要是来杀我,你不要拦,是我对不起她,命也是欠她的。”

“您都救了她的命,就算是昨晚做错了,也不用抵命吧!娶……娶了不就好了……”疾风声音越说越小,小到连自己都听不到了,院子本就不大,他也住在院子里,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倒是想娶,可她愿嫁吗……她觉得我不配……”霆肃无奈地摇摇头。他抬头看到芣苢走出了院子,忙迎了两步,却没有看到顾若影出房来。

“芣苢医士,如何?”霆肃急急问道,他担心的是顾若影的身体,却不怕她一会出来杀他。

芣苢摇摇头:“还是神药的问题,内力……消失了。”

“消失了?补不回来?要如何医?”霆肃紧张起来。

“这东西又不是饭食,饿了就多吃些。只能慢慢练回来了,好在她底子好,练个五年、八年,应该就能如初了。”芣苢没好气地说,“这几年你且好好护着吧……”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霆肃一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