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20章 中药毒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72 2022-06-26 14:40

  

  一路就到了落云城的潜云镇,这便烨国的最后一站,他们没有进镇,因为运输矿石的大路并没有进各个镇,而是沿镇而修,如若要住宿就得进镇再出镇回到运矿路上,这要就会花多些时间。所以他们行进中有时候会进镇,有时候不会进镇,不进镇的时候就会在运矿路上的驿馆进行休息。

运矿的路太长,而且还有很多地段是绕山而行,也没有镇子,昫王与隽王在修路的时候就安排在特别偏远的地方设置驿馆,给运矿石的队伍进行补给和休息,特别是在天气不好的时候。驿馆虽不大,但是能很好的解决问题。渐渐地,有些规模大的驿馆边有了食肆、茶摊等等。因为运矿的队伍时常出现,有些国家的商队在经过审批后,也是可以走这条路的,只是时间需得与运矿队伍错开,不能影响运矿。

潜云镇离运矿大路非常远,也是出曜国每一个休息点,所以驿馆修得非常大,旸王准备领着大家在驿馆住一晚,就可以进曜国了。他看顾若影的脸色越来越差,有些担心,倒不是怕昫王怪罪,而像是在担心他。

上一次在镇子里休息,晚上他与舒姝缠绵之时,心里突然期望身下的女人是顾若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惊出了他一身冷汗,立马停下动作。

“殿……下……”舒姝有些不知所措。

路承天脸色难看,他随便套了件衣服下床,将窗打开。吹进屋的冷风使他冷静下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自己怎么会对她产生这样的想法?她可是昫王妃!她可是个生产过的女子!可是自己却似乎不在意这件事情,他回忆见到她骑马插旗的身影,哪怕是后面回到曜国怀有身孕的她,都是那么动人,时常让他忽略她是个怀着身孕的女子。

他甩甩头,想将这种可怕的想法驱离自己的头脑。

“殿下……”舒姝也穿好衣服走过来,替他披了件外衣。

“你先睡,我出去走走。”路承天将她披上来的衣服干脆穿好,走出门去。

可是刚出门去,却见到了檐上的顾若影,她正举着酒壶独饮。刚才还想冷静忘记她的路承天突然心中就一动,那种酥麻的感觉传遍到全身直至指尖。就是你特别想念一个人的时候,这人却突然出现在了你眼前,你全身每一寸地方都想要拥有她。

路承天立即飞身上了檐顶,坐到了她身边。心中只想叫她的名字,也知不能叫,便直接说了话:“病还未愈,怎么喝上酒了?”

“你们看得紧,好些日子没有喝了。”顾若影像是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表情可可爱爱的。

路承天四下看看,就见灼瑶不在,怕又是给她支走做什么去了,总是这样的老套路,仗着大家爱她,使劲用着。

“只这一壶,不能再喝了。”路承天笑起来,拿起她脚边的那一壶,喝了起来。

“谢殿下。”顾若影拿酒壶过来与他碰,路承天听着她风情万种的这声“殿下”,又再看她微醺的脸,真想一口亲下去。他猛地喝了几口,用以压抑自己内心的冲动。

“你在烨都,想办的事都办成了吗?我也一直没有得空问你。”路承天想找个话题来缓解下自己喉咙中的渴热,这欲望对舒姝没有,对其他女人都没有过。

“办成了。”顾若影从衣襟里拿出乐安送她的项链。

“这便是王后……”路承天看她伤感的眼神,再加上有些病色的脸,楚楚动人。

顾若影点点头,又将酒壶放到嘴边饮了一口。

两人在冷风中对月而饮,直到灼瑶急急地找上来,夺去她手中的酒壶。

“我这就写信给昫王去,让他来接!病着还喝酒,看他不急死。”灼瑶着急地说。

“知道了知道了,不喝了,你摇摇看,我才喝了两口呢!”顾若影吐吐舌头。

“这都只剩两口了才是!”灼瑶气急败坏晃着酒壶。

“旸王早些休息。”顾若影说完不理两人,跃下了屋檐,直接落到走廊进了房间去。

路承天轻笑,一人在檐顶将手中的酒饮完了,才回到房间。

此时,他又在站在驿馆二楼的走廊上,看着对面楼檐顶的顾若影,她没有回房间。这驿站一共三进九院,一院住管事、一院住杂役与守卫、一院是厨杂库房,剩余的都可以住官家路过的人。他们过来时发了信,管事已经将各院都清理干净了,没有其他人。顾若影住一院,旸王住一院,随行官员住一院,其他人就挤在剩下的院子里,也算是可以了,比其他的小驿馆要强上许多,至少人人都有屋可以住,不用露宿。

路承天还是忍不住也站到她身边去。风吹起她未挽的长发,长发滑过他的手。她似乎不爱挽发,只有正式场合才会看到她梳髻。平日多时就是用发带随意一束。

“看什么?”路承天轻声问。

“地形。你住在西后院,我需得住在西中院,而不是东后院,离得远了些。”顾若影淡淡说道。

路承天感觉有些受宠若惊,这是想离自己近一些?但又听她往下说:“如果有人要杀你,我怕救不及。”

“又感到有人跟?”路承天问。

就见顾若影摇了摇头道:“这是最后一站,若是想把脏水泼到烨国身上,这是最后的机会。”

路承天也知道,也正担心着,他带的都是自己人,但是人并不多,如果对方豁出去硬是要杀他,只需多带些人就可以了。他对顾若影认真地说道:“你无需救我,自己先走!你有这个本事,先去找救兵。”

“人少我就杀了,人多我再跑。在我面前杀人,我堂堂昫王妃的脸是不要的吗?”顾若影冷笑一声。

原是因为脸面,而不是自己,路承天也笑了起来。

“都是你的人吗?”顾若影看向路承天有棱有角的俊美的侧颜。

“啊……一大半,剩下的是昫王的吧。”路承天老老实实答,他想这也是瞒不住她的。

顾若影笑着点点头,爱意浓浓地答:“昫王总是想不起我的本事,把我当成普通的需要保护的女子。”

“那便是真的疼你了。这次但凡还有个人在曜都,他都一定是要跟来的。”路承天这点还是得承认的,昫王爱她是爱到了骨子里,爱到愿意放弃昫王的头衔,他原是不理解的,现下居然有些理解了。

顾若影本来还要想提醒巡查与排班的事情,却发现路承天已经安排下去了,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头脑虽不及她的昫王,却还是够用的,又是武将出身,武功是要比昫王强些的。但是也不怎么样,但凡对方多派几个人,就杀不出去。

舒姝乖乖待在房间里看书。但是还是忍不住看向檐顶聊天的两人。没有旸王的命令,她一般都是待在房间里、车里不随意走动,穿着也是时时都端庄整齐,头发一丝不乱的。她是个敏感心细的女子,旸王的变化她看在眼里,却也不敢说,不敢问。

顾若影又是一阵咳,有旸王在,她便拿手拍捂了嘴咳。

“见你有一阵子没有咳,说话也顺畅,还以为好些了,这下又开始……看来还是没好全,所以不要在这里站着了,去房里休息吧。”路承天关心道。

顾若影点点头,她捂紧了手帕,尽量不让旸王看到她手帕上的血迹,接着便跳下了房檐,回到房里,并唤了灼瑶进房间伺侯。

路承天因为上次中毒的事件,对于吃食已经非常小心,都是用自己绝对放心的人做饭,舒姝为了以防万一,都是自己试吃了才让路承天再吃。路承天对此还是非常感动的。顾若影这些日子身体不适,也很少与他们一起吃饭,都是拿了饭在房里与灼瑶单独吃。

顾若影伸手将帕子展开给灼瑶看。

“主人!这是!我去通知旸王,让他去找医士!”灼瑶焦急无比。

“不用,就觉得不妥,怎么天气冷了反而咳得厉害了,冥药说天冷些会好的,还怕是别的地方不妥便想着快些回去,让他瞧瞧,今日内力都用得不顺了,原是中了毒。”顾若影冷笑一声,坐到床到去调息。

“那要不要紧啊!要不现在就走,去找冥药!”灼瑶急切地问。

“不要紧,用的不知是什么毒,我却是没有吃出来。”顾若影还真有些好奇了。

“我一直与您同吃同住,我却没有中毒……”灼瑶思索道。

“所以,只有药了。”顾若影笑笑,知道是什么就好办了。

“可是,这药方是冥药给的啊……”灼瑶想这到里才知道,应该是在落云抓药时,有人在药里加了东西。

“难怪,我以为是毒,其实不是,应该是在我药里加了什么药,所以病情加重了。这药还有损元气,使得我内力无法尽用。冥药这方子本就非常苦涩,味浅一点的药和毒掺在里面我根本就无法分辨出。看来这人对我很是了解啊!只不过画蛇添足,若不是损我内力,我还察觉不了。”

“都怪我,都怪我,不识得这些药……”灼瑶因为很难哭出来,脸都憋红了,又开始掐自己的手臂。

顾若影忙按住她的手说:“不要急,没事的,不吃这药就好了,我的身体你还不知道吗?这点药性打一架,出身汗就好了。”

顾若影晚上早早就休息了,今天中午和晚上的药都倒了,果然再没有加重。

子丑之间,正是大家熟睡之时,一阵烟味传来,直把房里的灼瑶和顾若影给熏醒了过来。

“着火了,主人,快!”灼瑶已继承了顾若影衣钵,只要是随顾若影外出,便不会脱衣睡觉。

两人冲出门去,发现不止她们住的院子,而是整个驿馆每个院子同时都烧着了,一时间烟尘四起,火光冲天。她想跳上墙都没有法,墙已经被烧着的树烤得滚烫。

“火油!放的火!快去找旸王他们!”顾若影叫道,两人冲到中院时,见旸王夫妻两人仅穿着里衣,从自己的院中跑出来。

“昫王妃!你没事吧!”路承天首先问道。

顾若影忙答:“快走!出去再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