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0章 放弃寻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49 2022-06-26 14:40

  

  既是没有大碍了,顾若影与萧璀便回了各自住的院子休养。顾若影底子好,没过几日便已好全,只是一日日都在屋子里待着,房门都不出。而萧璀则没有好得那么快,冥药还在为他排余毒,但他不肯吃药,也一日日就在床上那样躺着。因为从那日吵架之后他再未与顾若影说过话,也不知她心意,是否还想死,他便也赌气不吃药。这可急坏了凤漓与月流,两人分别行动,月流跪在顾若影门前,凤漓则跪在萧璀的床前。

月流每隔一会儿就大声在门外说:“求郡主去看看王上吧,他不肯吃药。”

顾若影在屋里听到月流的话开始还是紧张的,可是到第二天都没有听到冥药有什么反应,就知道那药定不是救命的药,便不去理他。

“还来劲了。”顾若影在屋里翘着光光的脚丫子,怀里抱着“凌霜”,正用帕子擦着剑鞘上的一颗颗宝石。

“会不会死?”灼瑶有些担心地问,萧璀若是真死了,这一位怕是也不好受。

“真要死了,冥药还不冲进来?!”顾若影冷哼一声。

灼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对于感情并不在行,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处理与无衣的感情。她很羡慕之前顾若影与昫王之间的情感交流,也很想像她一样撒娇、打闹,但是她做不到。连顾若影与萧璀这样的吵架,她也做不到,只能将对无衣的爱默默地藏在心底,从未说起过。

“那主人,你还会……”灼瑶提了一个这几天下来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若死了……你也要随我去……他也要随我去……我不死了,不管怎样都要为了你们而活着才行。”顾若影握紧手中的剑,看到剑就如同看到路剑离一样,眼泪又不自觉流了下来。

“主人……昫王一定希望你不要去找他,希望你活得好好的。”灼瑶放下心来,跪倒在她的脚下。

“是啊!这便是他对我做的最残忍的一件事,要我独自活着。”顾若影扶起灼瑶,握着剑站起身,走出门去。

门外还跪着月流。月流看她出门,忙过来抱了顾若影的腿,苦苦求道:“郡主,求您去瞧一眼吧,就一眼!”

顾若影不理月流,穿着雪白的里衣,光着脚径直走到大院里,迎着初雪,开始练剑。

路剑离走后,她就将剑收了起来再没拔出过,甚至再没有练过一天功夫。自五岁起,日日都要练功,哪怕是生了孩子,第二天就能在床上练习内功。这次,是她惰得最久的一次。好在过了这许久,身体还是轻盈的,身法、内力都还是如初。

顾若影直练到全部肌骨、血液都苏醒了过来。大片的雪花,刺骨的寒风都刺激着她的每一个毛孔,这种久违的对自己身心的控制感,使她有些兴奋。她轻巧地跃上了檐顶,看着越下越大雪,发出一声嘶吼。

冥药见她看起练功,就轻轻笑了起来,接着便去煮药了。他端着药走到萧璀面前说:“她开始练功了,吃药吧。”

萧璀从床上坐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冥药,拉着他的袖子问:“这是想通啦?”

“自从他走后,就再没练过一天功,再没拔过剑,你说呢?”冥药非常了解顾若影。

“是啊,这身武功是她最珍视的,她没有了活的欲望,这些武功便也不会放在心上了,现下总算是想通了。”萧璀也非常了解顾若影。

“这种苦肉计你都想得出来,我也是服气的!只是以后能不能先通知下我,我也好提前做下准备,万一你两人就这么死了,你知道会有多少人陪葬吗?”冥药边递药给萧璀,责备道。

“先生想多了,我这不是什么苦肉计。”萧璀轻叹一声,接着将他递过来的那碗药饮尽。

这下轮到冥药不可置信了:“不是知道有我在一定能救得了你,才会喝下毒酒的?不是在用那弄心之术激将于她?”

萧璀笑着摇摇头回答:“一心求死,用了所能拿到的最狠的毒,并不知你能不能解。”

冥药呆立了半天,深叹一口气:“早干什么去了……”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就走出了房间。

萧璀起身走到窗边,他的窗外望去并看不到顾若影的身影,只看到来得过早的初雪,凤漓上前给他披了件雪披。

“凤漓,今年落雪恐又是个大灾年,你再去封信给隽王,让他提前做好准备。”萧璀拿雪披裹紧了身体,吃了冥药送来的药,人已是舒服多了。

“是,王上。之前先生说您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属下自作主张……”凤漓想起这件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解释,听到他说“再去封信”,怕是知道送信的事了。他们本是秘密出烨都,并不想让人知道行踪,这下凤漓去了信回烨都,相当于是告诉所有人他的去向了。

“无妨,你做得对,若是许久都不知道我的行踪,只怕有人会着急。”萧璀轻笑,“我以后也要学昫王一样,由心而为,就是难为你和月流了。”

“王上说的哪里话,我只恨自己肩膀太单薄,不能为您担得更多。”凤漓朝萧璀礼道,不管萧璀是否拿他当亲人,他却是把萧璀当成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萧璀欢喜,那他也一定是欢喜的,与是不是王无关。

萧璀有了自己的打算,想好后,竟觉得浑身畅快。

半夜,冥药又来送了一次药,萧璀也乖乖喝了,竟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他不知有多久,没有这样整夜整夜的睡着了,不是国事缠身,就是心事缠身。

凤漓还唤了好几声才将他唤醒。

“这是哪里不舒服吗?”凤漓担心地问。

“没有,舒服得很,近十年都没有昨晚睡得那么香了。先生这药比‘麟安’还要好。”萧璀伸了个懒腰回答。

“这伤了一回,身上练回的肌骨,又……”凤漓替他换衣,说到一半又停了。萧璀的日子太过辛苦,劳心劳力,一日瘦过一日。这回为了来迎她,特地狠狠练了些时日,他知道顾若影最不喜欢男人瘦弱的样子。

凤漓一抬头,果然见萧璀皱起了眉头,正对着长镜左看右看,又自言自语道:“是又瘦了些……”

“我一会就去找冥药先生,让他再给您开些补药,很快能补回来的。”凤漓忙说。

“不能!”萧璀立即阻止了他说,“那冥药肯定会告诉她,我在吃补药……不过你去帮我问问看……那助眠的药甚好。”

“是,这就去办。”凤漓有些忍不住笑。

月流正好送了热水进来,接话道:“我给您去拿那身胡粉白的常服,这样站在雪里既好看又没有墨色显得那么瘦,还与郡主今日穿的颜色相衬。”

“今日不是穿的素白?”萧璀心里微微一动。

“是,今日穿的樱白。”月流也是与宇凰一样心细如尘的人,一般男子哪里分得清胡粉白、素白、樱白。

“冥药先生一早交代了,让您不要待在房里,出去呼吸些新鲜的空气,雪气虽冷,却是对您有益的。”凤漓又把冥药的话学了一遍。

萧璀点一下头,虽未痊愈,但不知是吃了药的原因还是知道顾若影放弃寻死的原因,总之身体感觉舒适得多了,就算冥药不说,他也要出去走走,看看顾若影现在的样子。

顾若影正在院子里练剑,隔几个院子都能听到她手中“凌霜”的剑啸之声。常常有下人为此驻足看得呆了而打翻了东西,或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而撞在一起。

萧璀走到院子中,看着雪中她光着脚练剑的身影。与那日她在凌霜池练剑仍是一模一样,有时气势如虹、杀气外露,有时则柔韧自如、如同妙舞。

他看得有些呆住了,一动不动在那里看,直到肩上落了雪,直到她停下来朝他走来。

顾若影的整个身体都围绕着雾气,那是身体的热力在发散。萧璀立即脱下雪披给她披上,心想着这要是一冻住又怕是要病了,他一想完,竟有些好笑,她日日都是这样,哪里有因此病过。

果然,顾若影扯下那雪披又扔回给他,说:“我不需要。”她想起,这也是昫王时常做的事情,总怕她冷,总怕她病。

“灼瑶!”萧璀叫道。

萧璀一叫,灼瑶就送了她的鞋祙过来。以前昫王也是这样,只要见她光着脚,便知道灼瑶一定提着鞋在附近,也不多说,就只叫灼瑶的名字,灼瑶便知道昫王要开始唠叨她的主人了,就会立即飞奔过来送鞋祙。灼瑶送到跟前,才想起,这不是昫王,心里也是想起了昫王,很是难过。

顾若影坐在廊下穿鞋,秦若亲自送了热茶过来给顾若影,她将顾若影的变化看在眼里,仿佛十多年前的那个冷酷的小姑娘又回来了。

“夫人,让厨房做点肉吃。”顾若影身体动了起来以后,饭也用得香了,开始想要吃肉,对一切又开始有了要求。

“不要羊肉。”萧璀与灼瑶同时补充道。

秦若笑盈盈地应了,吩咐身边的人去通知厨房,又有些不放心,想起身自己去厨房交代细些。刚想抬脚走,就见下人急冲冲走到秦若面前,凑到耳边说了句什么,接着秦若便跟着下人走远几步,那人将一个帕子包递到她的手里。

秦若一脸疑惑,打开看了一眼,脸色一变。

顾若影与萧璀看到这里互相看了一眼,萧璀朝她抬抬眉。

“大少爷差人送来的,那人说一定要交到您手里。”顾若影嘴里吐出这句话,她读了那下人的唇语,一脸得意地看着萧璀。

顾若影给了灼瑶一个眼神,灼瑶立即就从两人身边离开了。

“这么多年不用,还是如此熟练。”萧璀赞扬道。

“你怎知我没有用。”顾若影更得意了。

雪越下越大,几乎都没怎么停过,顾若影最喜欢的天气总算是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