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71章 受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80 2022-06-26 14:40

  

  昫王收到信又急忙赶回王宫去。

曜王让昫王来暄公主宫里。昫王本就不喜欢这个公主,与她无什感情,但事情没有弄清楚,他只能极不情愿地跟着曜王来看她。

就见她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确是失血的症状,王后则坐在床边守着。见到曜王与昫王过来,暄公主凄凄哭了起来。

不一会儿,有人将顾若影也带了进来。

“有没有事?”路剑离毫不在意床上受伤的路修如,一心只有顾若影,怕她受了委屈,一见她进来,就温柔地问道。

顾若影朝他笑笑,眼里尽是深意,路剑离一眼便懂了。

“小如不要哭,你父王与二哥会给你做主的。”曜王安慰道。

“昫王妃因何事伤你?”路剑离冷着脸问路修如。顾若影若是出手,还有她的命在,莫不是个笑话!就算是灼瑶,她都活不了。

“这……”暄公主似欲言又止,似乎是望着顾若影,有些不敢。

“你就把你看到的说出来吧!”曜王看来已经听她说了,所以才将路剑离先带来了她这里,那想必就是讲顾若影的坏话了。

“你说。”路剑离在她床前,找了把椅子坐下,他倒要听听看有什么坏话好说。

“我为二哥不平,我今日在园子里遇到昫王嫂嫂,就是想问问她对二哥是否真心。因为……因为……在二哥生病时,我也去昫王府里探病了,看到她和……她和现在的……嗯……烨王抱……抱在一起,还……”路修如断断续续讲完。

路剑离冷笑一声,虽然他不知道这路修如如此一着是何意,但明显是针对顾若影了。

“因那时你病着,你没有见过他们。其实我也觉得他们的关系不简单,你说如夫人是假扮,可能身份是假扮,但是感情确是真的。”曜王也说。

“那她为何要伤你?真心与否是我的事。”路剑离又问。

“我说要将此事说与你听,她便……她便取了钗就刺了我……”路修如讲得和真的一样。

“原是这样。”路剑离笑了,他想站起来辩解,却被顾若影轻轻拉住了衣袖。

“父王,他们的事情,我一开始就是知道的,他们两人现在已没有任何关系,影儿也做了我的妻子,我不想再听到有人说她这些事了。我的脸难道不要吗?”路剑离明白了顾若影的意思,他将反驳的话换了这句,对曜王说。

“父王,我对殿下一心一意,今日伤公主确是无心的,我若真要伤暄公主,她可能早就不在了。但毕竟公主是因我而受伤,还请父王责罚。”顾若影跪到曜王面前。

“请父王连我一起责罚吧。”路剑离也跪到曜王面前。

王后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这才站了出来,还没有等曜王答就道:“王上,女眷自是由我来罚的。昫王妃行事冲动,不计后果,先伤暝郡王,现又伤暄公主,本宫就罚你去清惠庵思过一月,抄女经九十九遍,方可出寺。”

“母后!”路剑离叫道。

“昫王不得探望。”他一叫,王后反而加了一条。

“是,若影这就前去清惠庵领罚。”顾若影拜道。

“父王,天这么晚了,我送她去,这可以吧!”路剑离没有理王后了,转而对曜王求道。

“允了。去吧!好好思过。”曜王没等王后说话,就先答应了。

顾若影乖乖跟着昫王身后,退出殿去,走了几步远,便与她站在了一排。

“这又是怎么回事,你说给我听听。”路剑离感觉非常好奇。

顾若影就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说给他听。

“所以她是看上萧璀了,才不愿嫁到不忮国去?诬陷你是因为她觉得你背叛了萧璀?替他不平?”路剑离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最主要还是要找个理由不嫁。她本来就要走了,不忮国来迎亲的人都在路上了。这下受了伤,短时间肯定是走不了了。”顾若影刚才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本来只是在想哪里得罪她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萧璀那里去的。

“我刚才就想说,你比她身量高到哪里去了,怎么下手会在她腹部,那姿势太别扭了,还以为别人都与她一样的愚笨。”路剑离摇头叹道。

“你知道我没有伤她便好。”顾若影笑笑。

“她对于你来说是无所谓的人,即使说再过分的话,你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所以伤她,是不可能的事。”路剑离从来没相信过。

顾若影甜甜笑着。

“要伤,也不可能是那样的小伤。”路剑离又补充道。

顾若影干脆笑出了声。

“可是,这一月要怎么过?”路剑离十分不舍。

“一月很快就过了,你没看到王后那样子吗?我无论怎么说,你无论怎么辩解,她都一定是会罚我了。”顾若影撇嘴道。

“又是我连累你了。”路剑离停住脚步,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

“就是离府一个月呗,那有什么,我悄悄回来看你,几个尼姑我还绕不开吗?我什么人。”顾若影掂起脚,将额头抵住路剑离的额头,轻轻说。

“我也去看你。吓唬几个尼姑又是什么难事,我什么人。”路剑离也学着她的口气说。

路剑离一路将她送到清惠庵里,执音也送来了懿旨。路剑离等执音走了,又将庵里的人吓唬了一番才离开。庵里的人虽然不问世事,但是顾若影的大名也是知道的,这么个主到这里来住一个月,不知道是祸是福。再看路剑离的样子,便知道这绝对是祸了。

路剑离回去也没有闲着,连夜就让人收拾了几车的顾若影的随身之物,给送到庵里来,将前院摆得满满的。本来灼瑶就跟着来了,他还让般嫦与洵美也跟了过来,随身伺候,可不能让别人的手脏了王妃的东西。接着又把执音带来的侍卫换成了自己的,交代如若是谁惹王妃不悦便直接杀了,庵里的众人一听,又吓得跪倒一片。

就这样,把清惠庵里的人硬是折腾了一整个晚上。清惠庵的人本来看顾若影来了就怕,见路剑离来了就更怕了,这一晚上的架势简直是恨不得明日就是第三十日了。

顾若影乐呵呵地看着路剑离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叫叫骂骂,心里特别开心,也不觉得委屈了。谁委屈了她,她的殿下都将替她百倍讨回。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路剑离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府。凝寒回府里时,大家正忙着搬东西,他一度以为昫王准备和昫王妃要远行,后面一问,才知道原委。

王宫里,曜王今日待在王后宫里,他最近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来王后这里便是休息了。

“王后,我看这人不是昫王妃伤的,你为何在没有问清楚之前就罚了?”曜王有些不解。

“我想也不是她,应该是小如自己做的。”王后也不是傻子,“她说的话漏洞百出。”

“那你为何不问清楚?”曜王更不解了。

“她应该还是不想嫁。唉……再不嫁就要嫁不出去罗……”王后叹道。她倒是不知道关于公主中意萧璀的事。

“这回,不嫁也得嫁。伤得也没有那么重,等养好了就走。大不了让不忮国的人多待些日子。”曜王很是生气。

“我想也是的,不能再由着她了。”王后也点头称是。

“那你为何要罚昫王妃?”曜王又问。

“这不是上好的机会吗?她犯大错,我们将她的份位降为侧妃,把正妃给空出来,这样再为昫王重新找个正妃,以后用来压制她,不能让她再这样肆无忌惮了。”王后答道。

“这……王后说得有道理,但是,不知道离儿会不会同意。”曜王想到路剑离极有可能不会愿意。

“您是王上,您的王令我不信他敢违。”王后又说。

曜王这才点点头:“她确是太难掌控,如不管制,真不知道哪天又把哪个郡王郡主给杀了。离儿又太过于纵容她,到时真的无法无天了。”

“王上说得是,我们作为她的父母,如若还敢违逆,便是大不敬了,休了她都可以,我想烨国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王后想结盟一事已经开始有序进行了,不可能停止,侧妃也是妃,联姻仍在,不会对大局有什么影响。

两人又趁热打铁,商量好了正妃人选,并且再选了一位侧妃,这是今日有人向王后推荐的,王后十分满意,就将她说给了王上听。选定的正妃是行政院主理严凛堂之女严夙心,侧妃则是王后的侄女舒姝。

严夙心,父亲是高官,母亲娘家则是曜都有名的世家,家里也是从小娇惯,属于十分难缠的女子。但是她在外并没有表现出来,所以旁人以为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这样的性子王后是知道的,只有她这样的性子才能与那顾若影抗衡。而舒姝则与她们相反,软言细语、温柔体贴,王后想着,若是自己的侄女放在了昫王身边,那也便是多了颗棋子,这次正是好机会。若严夙心与顾若影斗,舒姝再以温柔之姿出现,必会获得昫王的心。

曜王与王后商量好这诸多事宜,两人都感觉胸中大石落了地。王后一直再没有找到对付昫王的办法,现如今还多个顾若影,使得对付昫王更增加了难度,现下总算可以做点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