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05章 救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41 2022-06-26 14:40

  

  冥药感觉自己现在看伤的本事比看病的本事还要大些了,围绕在他身边的这些人,无一没有伤过。

他守着汤湛,玄玉已经去煎药了,他床边趴着守了三天三夜,累到睡过去的洵美,手还紧紧握着汤湛的手。看着两人的样子,他想起了半烟,想起了顾若影问她的那句“是还有什么犹豫吗”那时半烟的回答。

“怎么就犹豫呢?”冥药心里很是难过,他在回想,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让她感觉犹豫。这一想,也是冷汗淋淋,自己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过。没有说过什么情话,没有赠过什么礼,更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爱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只是知道她心里有自己而已。

冥药一拍自己的大腿。这一拍,太响了,把洵美惊醒过来。

“先生,怎么了?”一问,这眼又湿了。

“没事……”冥药查顺手又摸了一下汤湛的脉搏,又对洵美说,“只要能醒过来,就没事了。”

“汤湛,我是洵美啊!你快点醒来,你再不醒来,我就去把曦晨镇所有大户全偷了!反正也没有人抓我了……”洵美一听冥药这么说,就在汤湛耳边说道。

冥药都要被她逗笑了,然后两人就听到汤湛虚弱的声音传来:“不……不能……”

“汤湛!”洵美激动地、深情地唤道,凑近他的脸等他睁开眼睛。嘴里也再也说不出什么狠话,全都咽回肚子里,眼泪也流了下来,滴在他的脸上。

“不……哭……”汤湛此刻已睁开了眼,看清了眼前哭成泪人的洵美。

“先生!”洵美眼巴巴望着冥药。

“知道了,知道了,正在查呢!”冥药边答边细细把了脉,又检查了伤口的情况,好一会儿才答话,“没事了,好好养着,但是最好不要动了,我这里气味不太好,你过去让人来把他移到府里去。”

洵美忙应着跑去院里叫人,顺道也将汤湛醒了的事告诉昫王他们。

“殿下,查得怎样?”顾若影迎上从外面回来的路剑离。

“人在曦晨镇外找到了,只是已全部自裁,再往下查就没了线索。”路剑离摇了摇头。这三日,他让晖郡王布了人在城里查找这些人的行踪,也有些线索,只追到了城外,发现他们都死了。没想到这些人是专门到城外去自杀的,身上既没有印迹,也没有任何东西,再无从查找了。

“倒是忠心。你们的人也太慢了,这要是在月家,定要挨铁鞭了。”顾若影冷下脸,又不由得皱了眉,她对昫王、晖郡王的人行动非常不满意,居然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第三天找到时都死了,这在月家是算没有完成任务,是要受重罚的。

“你……说得有理。”路剑离看着她的冷脸,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她。他想起来,因为违了萧璀的意,她受的罚是一百铁鞭,只挨了三十鞭便有一月没有下过床,如果一百鞭打完,怕是只剩一口气在了。

“呃……殿下,我不是要多管你的事,我是怕找不出真凶,别多想,你会因此烦心。”顾若影这才知道刚才自己着急了些,说得话有些不妥。

“不,你说得对,训练人手,我们确实和月家相差得太远了,别说月家,你看看你赤影的人,个个都是女子,都比这些人要强得多。”路剑离确发现了自己与月家、与赤影的差距。

但现下也没有办法了,找不到实证,也就无法去问罪。

“我们,为何不做黄雀?”其实顾若影最关注的是这个问题。既然不是昫王动的手,那么就是有要帮替他们动手,若是成了岂不是好事?

路剑离与她正站在树下,其实刚才顾若影正在树上,她看到了路剑离回府,便在院子里等他。路剑离抬起她的下巴,轻轻吻住她,好一会儿才松开,他回答道:“因为我不想当王,需得有人当王。一切都准备好了,等你生下孩子,到秋天凉快时我就带你走,我们离开这王庭去做对普通夫妻。”

顾若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为他仍是放不下,所以趁着到彗绝的战场得回了昫王,这次回来,也便要为当王做准备了。没想到,他竟真的没想过要当王。顾若影都没有想到,其他人更应该是没有想到。

“你跟我说,我是雪山的鹰,我若想,便可以飞到任何地方,你亦不会拦我,由着我的性子来。可是我却从来没有问过你,你是否想当王,你想做什么。”顾若影盯着他的眼睛说。

“我……”路剑离想立即就答。

顾若影拿食指按上他的唇,接着说:“所以我现在问你,你想不想当王。不急,你问你的心再答我,我要听你的真话。”

路剑离深深望向她。他一开始是属意要扶持昤王当王,他有心思,也稳重,只是没有那么果绝。现在多了个旸王,路剑离觉得他更合适,无论是长相、气度、智慧、野心、宽仁、果绝,这一切都优于昤王,拥有当王的完美能力。所以他受伤了,路剑离才那么担心。当然,还得再细细的查一遍旸王的身世和心。但他自己想不想当王,若不是顾若影问,他真没有细细想过这个问题。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想的,所以,现在是为了顾若影不想,还是真正的不想,他也不知道了。

“我……不知。”路剑离老老实实答,他真的不知。

“好,那殿下把这个问题放在心里,若是什么时候有了答案再说与我听。总之,不要以我为前提来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吗?”顾若影捧住他的脸,认认真真地说道。

“要我当王后,我便也可以母仪天下的。”她补充道。

路剑离就笑着将她揽住。眼看要临盆,天气也越来越热,这才是眼下最大的事。好在有冥药的调理,后半段孕期总算是没有那么的辛苦,不再腹疼不再咳也不再喘不上气,只是脚有些肿了,便更有了不穿鞋袜的理由。

洵美脸上泪痕未干,跑到二人身旁,急急说:“殿下,主人,他醒了,没事了!”

“慢慢说。”顾若影和路剑离松开来,看她跑得喘了起来,也不知道用些内力,那样不是更快吗?可见是有了爱情就会变笨的。

“汤湛刚才醒了,先生说只要醒了就没事了,让我找人把他移到这边来休养。”洵美说完就准备跑开,但是一想不对,又回转身,怯怯地问:“行……吗?”

路剑离朝她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你先去找温管家,让他来安排更好些。”

“是!”洵美朝他乖乖行了礼,跑开去找温管家了,这回用了内力,一眨眼就不见了。

“这是又要嫁走一个,以后谁陪你啊!”路剑离笑道。

“不是还有灼瑶吗,她不会离开的。若真是要人,赤影中有的是女子。”顾若影回答。

“这般忠心又投缘的,怕是不好找。你看像我这对,就自己在家里解决了,也不会离家,多好。”路剑离拿下巴点点站得远远的秦柏舟和颜星转。

“星转定是没有点头了,她什么性子,哪那么容易点头的。柏舟就那脸好看,还有什么?需得多下些功夫了。”顾若影不屑一顾地说。

“那我除了这张脸,还有什么,能让你侧目?”路剑离追问道。

“你连脸是都不如他的,你别说,晖郡王好看,怀兰也好看,旸王也好看,柏舟也好看……曜国美男子还真多,比烨国多……”顾若影边说边摇头。

“你……那你怎么是看上我了?没有看上他们?!”路剑离气到脸都绿了。

“殿下,你忘记了,我先遇到你啊!”顾若影一副很后悔的样子。

“你!”路剑离只恨自己打不过,也不能打她。

“一遇到你就被爱着,宠着,惯着,纵着……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办到?所以我又怎么能去喜欢他人呢?”顾若影钻进他怀里,再热也想拥着他。

路剑离这才放下心来,虽然知道她那样说是玩闹,但是不知为何,还是会吃醋。

两人正谈情说爱,就见温总管带了人将汤湛抬到了侧院的一间空房里,安排了两个家仆时时顾看着,其中一个就是青渝。温总管发现他办事妥帖得很。毕竟洵美是女儿家,不太方便。

两人也跟进院子去看看汤湛。这回他是立了大功,竟然舍身救了旸王。

汤湛已经醒了,吃了冥药喂的对人有麻痹作用的药,便也不觉得太疼,只觉得呼吸、说话有些困难。他一醒来就看到洵美在他身旁,这会儿又没有看到了,就拿眼四处找,身体却是不能动。

“别找了,洵美去帮你端药了。”顾若影发现了他的眼神,于是对他说。

“昫王……”汤湛想说什么。

“你这是在我府上。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等伤好了才能走。你大哥、二哥在戍边不能回来,我一会就派人送信去告诉他们你没事了。你三哥日日都有来看你的,一会也便要来了。”路剑离把情况讲给了他听。

“旸王……”汤湛又说。

“旸王没事,你立了大功。”路剑离见他这个情况了,还记得别人,也是个实诚的人。

汤湛这才放了心,又昏睡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