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82章 御朝扬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30 2022-07-12 22:25

  

  第二天一早大家起身时已听到院子里凌厉的剑啸声,御霆轩也忍不住循着声音到院里看。就看到月九幽正在展示她的双剑给御朝扬。御朝扬在场外边看边学。月九幽的剑气已将院中的矮树削得乱七八糟了。

镜流太热,几招下来已汗如雨下。御朝扬很是起劲,已经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拼命想要跟上月九幽。

秦子涉和御霆肃一早便出去了,此时是殷淑宜推着御霆轩。

“想不到曜国太后竟是这般模样。”殷淑宜轻轻感叹道,御霆轩也轻轻点头。

月九幽练得过瘾了就停了下来,她问御朝扬:“我的双剑如何?”

“厉害!”御朝扬跑过来,满是汗水的脸上扬着光彩。

“学得几招?”月九幽咧嘴笑道。

“可多了!我使给您看!”他手中拿的是两根树枝,是刚才月九幽依他的身高削的两截树枝。说罢,他开始尽量展示自己从月九幽那里学的招式,还挺有模有样的。

“不错!虽不及我珏儿的天资,但比起一般孩子,已是非常出色了。”月九幽赞道。

“珏儿?当今曜王?”御朝扬问。

月九幽点点头:“他也学我使双剑,你若也喜欢,等我回曜国制一把赠你,论武器,还是我曜国的最好。”

“真的?!谢太后!”御朝扬很高兴,他看到父母亲过来,忙兴奋地对御霆轩说,“父亲!太后说要赠我一把双剑!”

“扬儿能得太后指点一二,已是福分了。”殷淑宜将御霆轩推到月九幽身边。

“我喜欢有气性的孩子。各国王家孩子我见得不少,不是孱弱无力,就是奢靡娇纵,难得有他这样的,若你们好好教,他将来一定是能与珏儿、璟儿比肩的枭雄。”月九幽道。

听到月九幽对御朝扬如此赞扬,殷淑宜与御霆轩相互看了一眼,也有些骄傲。

“我以后能去曜国吗?去和曜王比一比!”御朝扬听到自己不如曜王,有些不服气。

“自然可以,但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需得多练习。”月九幽笑了。

几人正说着,就见秦子涉和御霆肃回了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子。

“四哥……”御霆肃唤了一声,眼却看向月九幽。

“书房说。”御霆轩说,秦子涉就接了殷淑宜手来推他,一行人都进了书房。

等大家坐定,御霆肃来介绍城里的情况:“城里还没有人有中毒的迹象。医馆里也去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病人。这位是自己人成勇,他是昨晚子时前去取水点取的水喝的,现在已有几个时辰了。”

成勇上来给大家行礼,冥药忙上前替他把脉,细细查了身上的各处,又用银针取了些血验看,忙活了好一阵子,接着对众人说:“暂时没有大碍,你不要离开,接下来我每个时辰都要验一下。眼下没有什么症状,我也无法对症施药。”

冥药有些无奈,他这样一说,大家都愁了起来。

成勇是个沉稳的人,他站起来再次向各人行礼道:“各位,事情秦公子已经同我讲了,我既已中毒,便愿以我身来试毒!这毒水我可以多饮些,看能否帮助先生早些制出解药,解救众人。”

“这样更好!你多喝些,症状出得快些,我便也更快些!”冥药拍手道,他做惯了医士心也是冷的,他本来就想这么建议,没想到成勇自己提了出来。

“不过你放心,也就是身体的痛楚你需忍受,在我手上还有没有人能死,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冥药又补充道。

“在下练武之人,不怕!多谢先生!”成勇非常果敢。

大家正愁如何办,没有想到成勇竟有这样的大义。御霆肃走到他身前向他行礼:“成大哥,我替灏洲百姓多谢你。”

等子涉带着成勇离开后,月九幽问:“先生,那毒如何?”

“用的是慢性的毒,可能是药剂不够量,或者是时日不够,暂时还未显出什么症状,再多饮些身体毒越积越多便会体现了,体弱者、老者、孩童应该会更快显现。”冥药答。

“因为不知道我们的军队什么时候打过来。”月九幽冷笑。

“这两日只知道曜军近了,老二这两日也会到,才开始下毒,又怕在曜军到来时已然发病,那样就太过于显眼了。”御霆轩也说道。

“而且瑞王在这里,怕是这脏水是要往您身上泼了。”月九幽又说,“这下我可难办了,若下解药呢,于我曜军不利,若不下呢,于殿下和百姓不利……”她拿眼望向两兄弟。

“解药又不是只能下到水源里面。”御霆轩笑笑,他知道月九幽是想看看他的办事能力,“还请太后催催曜军的行进,让他再急着下点药,我好在老二来前去抓了个他们的人。”

御霆肃一听,他四哥这是要不管军队的人,任其中毒!原来真如月九幽所说,军队与百姓是不同的。这批守军是老二的人,如果对他们仁慈将会是无穷后患,他是明白的,但仍于心不忍。

“这事好办,人也我去抓,您就不用操心这个了,两位殿下只需要助先生制解药然后散下去。曜军进城,不会伤一个百姓。”月九幽很满意他的回答,于是承诺道。

几人制定了大致的计策,月九幽便走到院中用金钗唤“斥魂”和“夺鬿”。啸声起,不久大家便看到两只鹰在空中盘旋一阵便落在了院中,“斥魂”落在月九幽伸出的左手臂之上,“夺鬿”则落在矮树上。

“‘斥魂’,沙漠兔是比雪兔好吃吗?你这给胖的,再胖就飞不动了。”月九幽只觉得手沉得很,这家伙看来很适应沙漠的生活啊,都被老婆给喂胖了。

她将信在“斥魂”脚上系好,给了一片小小的肉,就一抬手放它飞开。它还没有接到找谁的命令,便也停在矮树上等待。

“夺鬿!”月九幽唤了一声,“夺鬿”便飞到她手臂上来了。这时短树后钻出个脏污不堪的孩子,他好奇地看着两只鹰,眼里全是兴奋。

“御朝扬,来!”月九幽发现了他,他一点也不害怕,跑上前来。殷淑宜想拦,被御霆轩给拉住了手。他拍了拍殷淑宜的手,示意她淡定些。殷淑宜拿帕子捂着嘴,怕自己要叫出声来。

月九幽递给御朝扬一片肉干,示意他喂给“夺鬿”吃:“不要害怕,鹰瞧不起害怕它的人!只有猎物与对手才会害怕它们!唤它的名字‘夺鬿’,再下命令,‘吃!’坚定些!”

得到了月九幽的鼓励,御朝扬便站直了身体,盯着“夺鬿”黑漆漆的眼睛,眼神坚定,然后用力说:“‘夺鬿’!吃!”

可是“夺鬿”一点也不给他面子,朝他短啸一声,还扑扇着翅膀,接着便飞开了。

大家本在惊奇她驯鹰这事,看到这里院子里的人都笑了,御朝扬却很沮丧。

“已是很好啦!”冥药走过来笑道,“之前有位殿下是比你更坚定更勇敢的人,第一次喂‘斥魂’也差点被啄了眼……”冥药边说边看月九幽的脸色,看似无常,想是比前段时间已经能受得住些了。

御朝扬这才开心起来,他仍不死心,还想拿了肉干去逗“夺鬿”。“夺鬿”便飞到更高的树上不理他。月九幽又唤“斥魂”过来,这回她没有伸出手,“斥魂”便落在她的肩膀上。她在“斥魂”的耳边说了什么,就见“斥魂”腾空而起,直冲长空,“夺鬿”也随之追了出去。

“太后!太后!我是不是也可以学着训鹰?鸽子太没有意思啦!”御朝扬扯住月九幽的袖子问。

“鸽子也就是寻常人用罢了,不是我们这种人用的。等你觉得自己足够勇敢,比鹰还勇敢,那便可以驯鹰了!成年鹰很难会驯服,你可以去找一只刚被父母亲赶出巢穴的幼鹰。”月九幽认真地回答。她从不与孩子玩笑,每一句都是真话。

“我懂了!”御朝扬也很认真的回答。

他一整日都很兴奋,月九幽的到来让他平静而枯燥的生活充满了乐趣还有目标。他的眼里总闪着光,神采奕奕。他真想一直待在月九幽的身边,那样该是多有趣啊!他于是对月九幽说:“我以后也想待在您这样的人身侧!”

“不!你以后要自己成为王者,而不是站在谁的身侧!你以后要做五荒或者莫椋的王!”月九幽冷着脸严肃地说。

“可是,五荒或者莫椋都有王……”御朝扬不明白。

“你去夺了来,便是你的了。想要什么,便自己去拿!”月九幽露出深深的笑意。

御朝扬显然被她激励到了,头高高昂起,小拳头也握得紧紧地。

御霆肃听到这话,感到非常意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说这些,从小给孩子传下这样的心思,但是御霆轩却跟着御朝扬一起兴奋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由得与儿子一起昂起了头、握紧了拳。

御朝扬今日一天都在练剑,他已经弃了自己的长剑,而是拿着月九幽给他削的两根树技在练习着,他想与曜王比肩,想去当五荒或者莫椋的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