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6章 降军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45 2022-06-26 14:40

  

  萧璀也进了彗都,但他驻扎在另外的镇上。但他与路剑离两人也碰了几次面,共商大事。虽然和他因为一个女子不对付,但是不得不说,两人的智慧是相当的,什么时候都能想到一块儿去,所有的决定、意愿,基本叫一拍即合。若没有这个女子,两人说不定还能成为挚友。路剑离也有这种想法,和谨慎、怯懦的萧玴比起来,萧璀显然更轻松,更大胆,更有想法。

萧璀正在看峧城传过来的文书,上面是投降的将领,以及各军的情况。他们驻扎的镇与峧城相邻,两人决定由萧璀负责收编整顿,人数也是不少的。而路剑离则负责王城的攻城与清理工作。在岫城还有几股势力在奋力抵抗,由两军共同进行。有两位王子公主在母妃的带领下逃往了岫城,这也交由路剑离的人去追踪。

萧璀决定去见见这几位峧城将领,他还是那个习惯,要自己亲自确认才能放得了心。

他只身来到峧城,峧城现在由落星守军将军继重雨、落月守军将军月冷洲镇守。

月冷洲领了他去见投降的将领,这些人被软禁在一处营地里。看到萧璀,大家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心里却还是有些吃惊,这烨王穿着普通的墨色常服,身量高过普通的男子不少,只往那里一站,王者之气尽显。说话也是铿锵有力。再想想自己国家一看城破即扔下妻儿、百姓逃路的王,已是觉有云泥之别。

素听说烨王杀伐果绝,众人伏在地上不敢起身,静听训话。可没有想到的是,他让众人起身。

“都起来吧!你们的降不是耻辱,而是荣耀。不必以罪臣自居。”萧璀说道。

降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不知他是何意。

“请!”萧璀将众人领到旁边的营帐,这里他已让人备下了酒菜,“今日我与各位将军畅饮。”

降将们面面相觑,不敢坐下。萧璀先坐了下来,然后指示大家都坐下。

其中一位将军开口道:“您是王,我们站着便好。”

“坐吧。我常年游历在外,与侍卫都是同桌吃饭,同床休息。”萧璀笑道,声音却是坚定的。

“既然烨王如此说,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还是那位将军,他在几人中年纪稍长。

“来,我先敬你们一碗。敬你们救了无数百姓与军士的生命。”萧璀端起碗,饮尽。

众人听他这么说,端起碗的手都抖了,有多少人会在背后骂他们没有骨气,不战而降。不知道,他们是早已看出了双方实力的差距,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为了百姓,才不得不降。萧璀显然是看出了他们的心意,也是心生敬佩。

“我们生为军人,死又何惧,降后一直苟且偷生,也就是想看看烨王是怎么对待我们降军与百姓的。如果是好,我们的名节又有何要紧。”那位年长的将军又道。其他人均纷纷点头。

“各位放心,彗绝的百姓即我烨国的百姓,我一般待之。你们也是一样,若你们想,待大局一定,这峧城还是交还你们来守护。你们再给我些时日,安心在这里等待。”萧璀诚恳地说。

众人同时举起碗,饮尽碗里的酒。

萧璀在峧待了几日了解各地的情况。准备回到自己休息的镇上前,听到了一个消息。之前彗绝王逃往不忮国,但是不忮国是曜国盟友,不仅没有接受他反正是要捉他送给昫王。彗绝王好不容易从不忮国逃了出来,又逃回了彗绝,近日派出的人回来报,彗绝王到了峧城,但不知现身在何处,他们还在打探。

“人还是要捉到的,否则总是不太安心。”萧璀对月冷洲说。

“是。属下一定办到。”月冷洲答。

萧璀交代好各项事情就离开了。他沿着原路一路走,可以当到两城之间的地域时,突然下起了大雨。

“王上,先到林里避避吧!雨大太别淋坏了。”宇凰担心道。他们此次觉得路程不远,便没有准备马车,这一场秋雨一场寒,若是淋了冷雨,怕是要生病了。

萧璀同意了,他们主仆三人,再加上护卫的十几人,都躲进了林子里。林子十分密,果然是淋不到什么雨了。

“这样耽误下去,怕是要在这林里过夜了。”凤漓道。

“那就此过夜吧!搭些棚子挡雨,再生些火。”萧璀答道,这在野外过夜也不是一次二次了,宇凰他们有经验。

很快,宇凰吩咐侍卫们搭好了临时的棚子,也燃起了火,大家围坐在火边烤淋湿的衣物。雨一直没有停,直下到快寅时。连守卫的侍卫都有些昏昏入睡了。凤漓看雨停,强打着精神,将周围看了一圈,最后回到温暖的火边也忍不住打起了盹。

就在大家防卫本能最低的时候,一行黑衣人悄悄接近了他们的临时营地,手中握着短刀。他们首先解决了还没有叫出声的守卫侍卫,接着,又靠近侍卫所在的火堆,并将一支迷烟扔进了火堆中。迷烟在火堆里升腾出清烟,飘向萧璀、凤漓、宇凰坐的这边,等凤漓感觉到不对劲时,人都已经近前。

他立即站起来护着萧璀,但显然中了迷烟已经有些晕了,此时,萧璀与宇凰也醒了过来,也是同样的感受。

“凤漓,快……带王上走!”宇凰摇摇晃晃拿起刀,却没有力气使。

凤漓搀起萧璀准备找匹最近的马上去,宇凰已经与那些人打斗起来。凤漓不忍回头看,咬紧牙拉起萧璀,两人就上了一匹马。

“驾!”凤漓大喝道,那马长嘶一声奔了出去,可是才奔出去了没有多远,林子与道路边就被人拉起了绊马绳,而且不是普通的绳,是带刀片的钢绳。他们的马腿直接被割得遍体鳞伤,痛苦地嘶叫着倒下,萧璀与凤漓也都滚了下来。

“王上!”凤漓看到林中又出来二十几人,他大叫一声,扑向萧璀,将他护住,徒手握住最先伸过来的那把钢剑。但是来人只是拿剑指了他们,并没有要杀的意思,接着两人都被人砸晕在地上。

他们被带到两城之间的一处宅子,这是一家有钱人的住宅,因为战事,现在已经人去楼空。但是这宅子院墙很高,也很结实,非常适合关押犯人。

三人被黑衣人抬到了宅子的正厅里。领头的人取下脸上的面纱,对厅里焦急等待的人欠了欠身。

“李大人,该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接下来就看您的了。”李时夫在炎庭说话时,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一片黑色的花纹印迹。

“炎公子,这一切都办妥了,还是多亏了你。”李夫时是彗绝王身边的丞相,但他面对炎庭这么个隐卫,却是很恭敬。

“李大人不必客气,我家主人的好您记得就行。”炎庭看了一眼躺在地下的三人,冷笑一声。

“那是那是。待我们夺回彗绝,定忘不了程大人的大恩。”李夫时拜道。

“那我便告辞了。”炎庭没有想在这里停留,虽然就算在烨国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但是为了主人,还是稳妥行事为好。

“您慢走。”李夫时一点没有丞相的架子。

“还有一事要提你,曜国的昫王妃,你需得小心切不可大意。你绑了这人,她必定来救,你需做好万全的计策才行。”炎庭又交待道。若是让她救回了萧璀,那他这大老远可就白来了。

“是,多谢炎公子提醒。这女子我早有耳闻,一定不能让她得逞的。”李夫时忙应道。

李夫时也看了看地上的人,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彗绝马上就要再回到他的手里,那个白痴彗绝王此刻正在这后院里抱着前两月新纳的妃子快活。死到临头,若不是他谋划,这白痴都要尿了裤子。临走连儿子都不带,非常带上这个新纳的妃。等用他的名头夺回彗绝,他再想办法对付这个白痴。

萧璀醒过来,睁眼便看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软床高枕,还以为是在做梦,但是想到刚才的情况,头还痛着,所以肯定不是在做梦了,而是被人抓了。他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凤漓与宇凰,心中有些担心,自己记得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凤漓挡在自己身前,手握对方伸过来的钢刀。

到底是什么人抓了他呢?萧璀非常冷静地试了试窗户,果然是被封死了,打不开。他又试了一下门,也是同样打不开。他于是退开一步,运气想使内力将门踢开,可是却根本用不了内力。这下,萧璀才明白过来,将他们关在普通的房间里还不怕他逃跑,原来是已经给他用了药。

“没有直接杀,就是还有用了,我一定能等到有人来救我。”萧璀心里最先出现的那个人,居然是月九幽。他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这些,一旦像这样发现了,他确是最先想到了顾若影。以前,她总是会在他的身前。此次,若是她在,自己也不会落到被抓的地步。如今,已经没有人能真正护他周全。

萧璀坐到椅子上,淡定地喝茶,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人抓了他了。如今,除了等,好像也没有别的方法,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凤漓醒来后,先找萧璀,却发现与他并不在一处。床上躺着受伤的宇凰,他忙过去查看。

“宇凰,宇凰!你怎么样?”凤漓急切地拍了拍宇凰的脸。

宇凰睁开眼就问:“王上呢?这是哪里?”

凤漓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两人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被用了药,现在已经无法使用内力了。而宇凰身上有好些伤口,都是刚才对战时伤的,显然,这些抓他们的人并不在意他们,也没有送伤药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