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4章 大典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81 2022-07-24 14:16

  

  冷焰知道,在镜都是没有办法再动手了。只能等到月九幽出城,城门正常开放后自己才好出去。

月九幽坐在屋里,他就待在房顶;月九幽走到街面上,他就在侧巷;月九幽去酒肆,他就在门外。总之,她一直就在他的眼中。他不知道月九幽有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他不在意,大不了打一架,大不了一死。

同时,他也在观察着,看除了他自己以外,白荼还有没有派别的人来执行这个任务。目前看来,白荼还是守约的,暂时没有发现还有其他人。

因为没有找到冷焰,月九幽特地上街面走动,等他来杀。因为知道有人惦记,所以总觉得有人跟,一转身、一回头却又没有发现。但是她知道冷焰就在她身边。她屋里的茶杯挪了挪位置,落在街上的帕子出现在院子里,酒肆买的酒被换了更好的。

日时太短,月九幽可能在回曜的路上才能收到小汜的信了,在此之前,不能杀冷焰,她告诉自己,要忍住,不要杀他。

大典前的一天,月九幽仍是在街上闲逛着,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带。雨季过去便是风季,风中的沙越来越多,风吹在脸上也越来越重。她出门便戴了头巾,若是日日吹这样的风沙,皮肤定是要变粗了,所以她将自己裹起来,只剩了个眼睛露在外面。没有风也没关系,正好省去了被认出的麻烦。

果不然,风沙起。

月九幽被风沙迷了眼,她拿手挡在脸前,沙子刺痛了眼,不由闭了眼,逼了些泪水出来,想用泪水冲洗出沙子。周围都是行人跑动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叫喊的声音,这声音扰乱了她的耳朵。

闭眼中,她感觉风沙小了些,却不知是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身前,替他挡住了风沙,还挡住了危险。

原来,刚才有人跑动间,撞到了路边的一个木架,木架在风中摇晃着,开始并没有倒下来。冷焰看到月九幽被风沙迷了眼,在路边站定了没动,就在此时,那木架再次被人撞了一下,就像月九幽这边倒来。

冷焰没有犹豫,以最轻、最快的动作跳到月九幽身前,一手便接住了木架。他回头看了一眼月九幽,眼仍没有能睁开,便又多站了一会儿,这才闪进了路边。

风沙小了,眼里的沙也流了出来,月九幽睁开眼,看到脚边躺着个倒下的木架。只差一点,就要砸在她身上了。

“刚才那一瞬,能不能杀得了?”冷焰问自己。刚才那一跃,接着便送出一刀到她的胸膛,可否杀得了她?他对自己不是去杀她而是去救她表示十分的不解。

月九幽拍了拍身上落下的沙子,环顾四周,已是如常。

到了深夜时,她悄悄进了宫,坐在了书房殿的墙头。等御霆肃回书房殿时,便落在了他身前。

“幽儿!这大半夜的,莫不是要吓死我?!”御霆肃与疾风差点就要拔剑了。

“疾风。”月九幽没有理御霆肃,叫着疾风。

“太后。”疾风恭敬地行礼。

“以后时时刻刻手都要放在剑上。你现在跟着的不是公子,不是玖王,是镜流王。如若我刚才是来刺杀,你就迟了。”月九幽冷冷道。

“是!太后教训的是,疾风知道了。”疾风也有些后怕,还好来的是月九幽。

“你聪明,替你家王上多看着点,这镜流,谁都不可信。”月九幽声音软下来,疾风是他见过的算是很机敏的侍从。

“是。”疾风看得出来,月九幽是真心对御霆肃好,也是真心不放心。

“下去吧。”御霆肃看她交代完,便对疾风吩咐道,疾风便退到院门边。

“王上……”月九幽叫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要交代什么,不必说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也会按着你说的去做,就放心吧。”御霆肃笑着。

月九幽也笑了,感觉自己就是个放不下心的母亲一样啰嗦,便也没有再说下去。

“明日我只能远远地看镜流王登基,没办法再与你说话。等大典完成,我便出城去了。”月九幽在血月下,盯着御霆肃的脸,轻轻道。

“好。”御霆肃怔了半晌,这才回了一个字,他不想让月九幽看到他的脆弱。

“从此……”月九幽还想再说得更清楚些,不要让他再有什么念想。

“从此,你是主国的曜太后,我是臣国的镜流王。”御霆肃接上了她的话,说着,眼眶已红。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镯上面嵌着沁城产的一种琉璃石,月九幽曾赞过。

“你赠予我这江山,我却除了臣服再不能为你做什么。这个早就想赠你,在沁城便做好了。”他轻轻放在掌心,递了过去。

月九幽接了过来,没有放在怀里,而是戴在了手腕之上。

她没有再说什么,退后两步,跃上了院墙,又退了几步,定定看了一会儿御霆肃这才转身离去。

御霆肃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用低得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我真希望我只是霆肃,而你只是没有内力的月九幽,一世与你在沁城生活。”

虽只有七日准备,但是礼官仍将大典办得十分盛大。

御霆肃今日穿着墨底赤边的镜流王朝服,头戴金冠,显得庄严沉稳。他随着礼官一步步进行着登基的各项仪式,也十分得体。

月九幽与晖郡王远远看着祭台上的御霆肃。

“可能放心?”晖郡王问。

“能。”月九幽淡淡答道。

待大典结束时,两人便领了人准备出城。

镜流王已是不能出来相送了,来送的是瑞王。

“太后、晖郡王此去路迢迢,还望珍重。”御霆轩还不能行走,只能坐着行礼。

“瑞王也请保重。”月九幽答道。

“朝扬拜别父王、母妃。”御朝扬眼中含泪,但眼神坚定,他对着父母亲跪拜。

“起来吧!此去曜国一切都须听太后、晖郡王的,不得任性。”御霆轩语气严厉,而殷淑宜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咬着唇。

“是。”御朝扬乖乖答道。

月九幽没有坐车,而是依旧骑了马。

御霆肃站在最高的望塔之上,远远能看到月九幽的队伍前行,能看到她骑着马的倩影。眼在风沙中十分疼痛,却不想闭眼或是揉一揉,就想多看她一眼。

曜军在各城都留了些人,以保顺利度过这动荡的时期。

他们穿过大漠到达林地时,月九幽却停了脚步。

“晖郡王,我先不回曜国了。”她对晖郡王说。

晖郡王沉默。

“我要去烨都彻彻底底地解决这些问题,我不能把杀手引到曜国去,那样珏儿便会有危险。”月九幽叹一口气。

“我明白,还是带些人吧。”晖郡王怎么能不明白她的想法。

“不带了,烨国有人用。你就跟珏儿说我去烨都找他舅父,很快回来。”月九幽摇摇头。

“是。”晖郡王只能答应。

看着她绝尘而去,晖郡王找来信鸽,传了一封信。月九幽不想进曜国,便只能沿着林地向北,然后到达雪域,经雪域到落雪。沿着她从烨国出发的路线,再一路往回走。

所以当月九幽到达落雪与砾城的边境时,无衣与灼瑶已经在等她了。一看到月九幽,灼瑶便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

“主人,听说你去攻打镜流,她就日日像陀螺,在家里转来转去,几乎没有停过。”无衣笑道。

“晴儿呢?”月九幽随她哭,便搂着她与无衣对话。

“本就在曜都没有回来,她舍不得干娘和曜王,要与他们住在一起,我们本来也想去曜都,还好接到了晖郡王的信。”无衣答道。

“去别的地方我们可以……可以不管,但是若是要去烨国,您就是杀……杀了我,我也是要跟去的!那可是龙潭虎穴啊!”灼瑶总算是哭好了,哽咽着说。

“就是不想让你们涉险,才要你们留在烟雪镇的。”月九幽责怪道。

“那您就杀了我吧!”灼瑶就跪了下来。

“还有我。”无衣笑着跪到灼瑶身边。

“拿着晖郡王的令,还让我怎么杀你们,是要打晖郡王的脸吗?这晖郡王是越发鬼了,连我都算计。我说那日我走的时候,怎么痛痛快快就答应了,原来是让你们在这里等我。”月九幽无奈道。

“主人,回烨都吗?”灼瑶问。

“对,回烨都。身后这位跟了这许久也不动手,不知是在等什么。他既十多年没有回过烨都,那就领着他回家去看看吧!”月九幽裂开嘴笑了。

冷焰只比月九幽晚了一日出城,他们队伍大,走得慢,也不怕失去踪迹,一直跟着他们直到月九幽单独离开。

开头冷焰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走着走着,便明白了,月九幽这是要回烨国。他有些犹豫,但是白荼也没有说在哪里杀,要求只是她死了而已,所以若是在烨国杀,也应该是算数的。他便一路跟着月九幽,风餐露宿,穿越林地,又穿越雪域,最后到了落雪。

他也回到了故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