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18章 替死鬼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04 2022-06-26 14:40

  

  昫王将自己从贪狼寨被救后到养伤,一直到制武器、去落雪城找她的事情,统统讲了给月九幽听,一件事情都没有落下。那火边两人也是放下心来,这对冤家总算是和解了。

四人在火边待了一晚,第二天清晨,河边晕起了淡淡水气,昫王睁开眼就见到月九幽在河滩的水气里使那把新剑。

昫王见她这剑已是用得十分顺手了。他走到近前,月九幽便停了下来。

昫王拿出帕子给她擦汗,问道:“可顺手?”

“顺手,只差……”

“只差在真正的对战中试一试了。”昫王接了她的话。他永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以后都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你想杀人我便找人给你杀,但我不会让你有以前那样的生死对战,你武功再好,也不必站在我的身前,你要站在我的身后,有我护着你呢!”

月九幽也不答他,就笑。

“答我!就知道笑。”昫王嗔道。

“好。”月九幽乖乖答,“但你要改一个毛病。”

“什么?”昫王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

“不要再叫我幽儿,这世上已没有月九幽,我是顾若影。”

昫王笑了,他是第一个叫她“影儿”的男人,以后也只有他会叫她影儿。

几人先出发去灵炎镇。

“我们就这样跑掉了,会不会……”灼瑶想到还有那个大队伍,没想到她还能操这样的心了。

“想必是吓坏了。”颜星转冷冷的脸上有些笑意,“我们殿下,时常如此。”

“哈哈哈哈……”顾若影(从这里开始换名字写啦!)笑得又伏到马上,这昫王怎么能这么有趣呢!他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且还能纵容自己去做,把一切都安排好,再紧紧跟随。

他们才到没有多久,秦柏舟就到了,一脸气急败坏:“殿下!你能不能提前通知下我!有那写信的时间就不能直接跟我说吗?”

“我们本来就是要私奔啊!哪里能告诉别人?”昫王笑道,这笑意与昨日是大有不同,再看两人站得近近地,这才发现不对,顾若影眼神也是不再阴冷。

“这是哄回来啦?”秦柏舟看现颜星转,就见颜星转点点头,“那我这值得,值得!”

“幽姑娘,你总算是原谅我家殿下了……”他差点就要抱着顾若影去哭。

顾若影忙往后退了一步,说:“以后没有幽姑娘,我叫顾若影。”

为了尽快出烨都,他们没有在炎灵镇停留直接往落风城去了。顾若影想去见风家两姐妹,据她所知,风夕岚正在风家待产,因为揽月阁里女眷太少,月冷河又太忙,时常也不在阁中,他放心不下大大咧咧的风夕岚一个人,就将她送回风家照顾着,等临产前再去陪着。

出了烨都,大家心情都很好,一路走着玩着,特别是灼瑶显得很是开心,大家都疼她,她与颜星转这一路走下来,两人已是情同姐妹,有时候她们三人一路走,昫王与秦柏舟会发现她们三人不自觉会摆出杀手的表情,三人冷着脸的样子那可真是一模一样,再相互看时,又眼含温柔了,很是神奇。

有一天秦柏舟去探路回来,那三人并排站在路边,都没有说话,秦柏舟悄悄对昫王说:“我回来时,她们三人都望向我,我感觉她们会随时扑过来杀了我……”

昫王说:“你再不回来,我也可能要杀了你了。”

几人一路玩到暄风镇,穿过暄风镇就到金风镇,就算是到了风家了。走到镇郊时,忽然听到前方一阵打斗声。

顾若影和昫王正在马车里,顾若影不爱骑马,在马车上坐得无趣时,才会去骑。她最先听到了声音,一把将昫王推倒,道:“躲好,不要动!”说着就要跳下车去看,被昫王拉到怀里一齐躺下。

“有他们在,你记住了,以后都不必冲在前面,你现在身份不同呢!”说着将她搂紧了。

颜星转已经去看了,不一会儿就回转过来,在马车窗外说:“主人,死了四人,活了一个,凶手我去的时候已经跑了。”

“去看看。”昫王松开顾若影,大家都去现场看了看。

对方一辆马车、两匹马,地下躺着两人,一男一女,护卫模样;马车边躺着一女子也是护卫模样,马车上有人在哭,秦柏舟掀开车帘时,那里面的女子惊叫一声,就缩在一角瑟瑟发抖,嘴里念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车上还有一名男子,已经死了。

“三女两男,三名护卫,两名主子。”顾若影轻轻念道,“夫君可有想到什么?”

几人约定好,为了方便,在外二人以夫妻相称,颜星转和秦柏舟都称昫王主人,称顾若影为夫人;灼瑶则称顾若影主人,称昫王公子。她死活不肯叫昫王主人,她这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昫王是何等聪明的人,也是一眼看了出来,就轻捏了捏手中的顾若影的手。

“姑娘,不要怕,不要怕,那些坏人已经走了!”秦柏舟温柔地对车里的女子说道,为何叫姑娘而不是夫人,应该是见她年纪尚轻,梳的头式也是年轻姑娘的现下喜欢的样子。

颜星转站在昫王身侧说道:“都是箭伤。杀手未靠近,看我来了就立即从那边林里走了,骑马的,人不少,射了几十发。”说着将马车上取下的一支箭递到昫王手中。昫王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又将这箭递给了顾若影,顾若影接过箭看了一眼也是脸色一变。

两人非常有默契地退后了一些,离那马车更远一点。

“官制。”两人一开口竟是相同的两个字。

“是冲……我们吗?是他?”月九幽心里想到的用官制武器的人,只能是他。

“应该是冲我们,这几人正好走在我们前面,与我们人员相同,做了我们的替死鬼。但应该不是你想的那人,我若是死在了烨国,他也是有麻烦的。”昫王答,他知道顾若影在想谁。

“什么替死鬼,到我们这里就是那些人死了。”顾若影将那箭藏在袖中,不屑一顾道。

“是是是,如果是我们走在前面,说不定都拿到活口了,夫人注意点,学着点留活口。”

“那会是谁?要杀我们?”顾若影自己思考着这个问题。

昫王摇摇头,但他明显脸色凝重了。

二人走到马车前,见秦柏舟已经将那女子从马车上接了出来。

顾若影故意大声说:“夫君,你身子不好,就不要再往前了,不要见这些血啊什么的。”

昫王不明白她为何这样说,悄声问:“我哪里身体不好?”

顾若影压低声音说:“你身子一定要不好。你如今与烨都联姻,身子好了,头脑还好用……怕是有人会不乐意。”顾若影想到了他家的老三,总觉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他虽然看起来非常谦卑有礼,与他对视确总是感觉背后发冷,“你莫不是忘记了在冽国回来的路上,有人已动心思了。”

顾若影常年在各王身边待着,对这些事情是非常了解的。其实昫王已与她想到了一处。

他们上前,查看了那姑娘一番,见她身着锦缎衣裙,头上钗着金钗,手上戴着翡翠手镯,一看家世便不错。车里那男子明显比她年纪要大很多,也是打扮得十分富贵。

“应是她兄长。”秦柏舟对顾若影说。

“姑娘,你可还好?”顾若影此时的声音是位大家闺秀温柔的声音。

那姑娘见是位美丽的夫人,心里也放下了戒心,哭着道:“他们……全死了?”

顾若影点点头,又问:“他们是你何人?”

那姑娘抹着泪道:“车上是我大哥,这个是我的俾女,那两个是我们的护卫。”

“请姑娘节哀。”顾若影上前一步,握了那女子的手,拍了拍,“你打算怎么办?可需要我们帮忙?”

那姑娘一脸茫然,道:“我们是曜国过来做生意的,挣了些银钱准备回去,没想到遇到匪徒……我现也不知怎么办了……”

“那你随我们一同到暄风镇,你去报官,我们帮你赶车,将三人的尸首一起带去。你不要害怕。”秦柏舟的声音比顾若影还要温柔,但他望向顾若影和昫王,昫王朝他点了点头。

“这……”姑娘明显感觉到有些害怕,她不知道这些人是何人。

“我们也是做生意的,我们也是曜国人,这是我家主人和夫人。”秦柏舟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越涟漪,那就多谢各位了。”

“越姑娘,那你坐我们的马车。”顾若影牵了她的手,将她带到车上,三人挤在一辆马车上。

越涟漪一路还在抽抽搭搭哭,顾若影温柔地安慰。她发现这越姑娘生得挺美,五官小巧精致,生得丰肌弱骨,很是讨人喜欢。

“越姑娘住在哪个城?”顾若影看她似好些了,便问。

“就住在硞城。”越涟漪答。

“那家里还有何人?可能来接你回去?”顾若影就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关心她,这声音听得昫王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一个劲儿地咳嗽。

“家里还在二哥、三哥,我到了暄风镇便要写信与他们,让他们来接我。”越涟漪又答。

“那便好。”顾若影又拍了拍的手。

镇门便有守军,一行人将越涟漪与装有尸体的马车一并交到了守军手上。越涟漪向众人行礼道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