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4章 前往镜都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86 2022-07-18 22:19

  

  月九幽领了薛驰这支队伍前往镜都,她不想再待在灏洲,她需要去镜都速战速决此事,然后离开,这大漠让她厌倦了。

冷焰站在一处破败的城墙之上,远望着月九幽和他的队伍出神。

那日两人吃了饭,又在屋里共处了一夜,他有些依依不舍,但是月九幽似乎没有什么不舍的感觉。天还未亮,她便睁开了眼。看到靠在椅子上抱着双臂坐着睡觉的冷焰,她冷哼一声。她是在装醉装睡,就是要看看他知道自己失去抵抗能力后会不会动手。结果他并没有杀她,也没有侵犯她。只将她放在榻上,自己便去旁边椅子上休息了。

月九幽轻轻地从窗口跳出了厅,又上了院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直到她消失,冷焰这才微微张开了眼。

两人总是这样相互试探着。

冷焰也未停留,他去了一处宅院找白荼。

“这个时辰来找我?”白荼衣衫不整,显然还没有睡醒。

“生意我接了。”冷焰直接道。

“什么?”白荼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道。

“我说,生意我接了。”冷焰重复道。

“难道猜到目标了?我说有趣吧,这一生你都不要想再接到这样的任务了。”白荼笑了。

冷焰只笑了笑。

“要求?”冷焰问。

“只要她死,没有其他要求。”白荼说。

“时日?”冷焰又问。

“当然是越快越好。”白荼答。

“这可不是一般人,快不了,若要快,直接集只军队去杀吧。”冷焰摇摇头。

“让她过不了下个生辰。”白荼将金主的底线说了出来。她看了这情况,也觉得不是三五天能办成的事。

“好。不得催我。不得再让他人插手。定钱给够。”冷焰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

“只要你应,都依你。”白荼露出笑脸。

“我若见有人插手这么有趣的事,我便会一并杀了。到时你又要少些人手了。”冷焰认真地说道。

“万一你……”白荼知道他一向独自执行任务,从不与人合作,但是这个目标太强大,她怕冷焰一个人会折在里面。

“那就等我死了,你再去重新寻人。你不用理我的死活。”冷焰果断地答道。

“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白荼默认应下了。

“好。”冷焰坐到白荼的床前的桌上,准备认认真真听。他刚才是直接闯进了白荼的睡房。

因很多信息被抹去,所以白荼知道得也不多,但从头到尾的经历大致是能说出来的,冷焰一动不动地听着,心里却已是汪洋大海。

原来是这样一位女子啊!

冷焰站在城墙之上,他已看不清月九幽的身影。但是刚才出城时,他是看清了的,深红的的军服、金色的轻甲、梳着男子束发戴着金色发冠,英姿飒爽。

这一单生意,有趣,太有趣了。

而且,他若能活着做完这一单,便富可敌国,以后都可以肆意生活,拥有大宅,拥有无数个女人。

“不跟上?”白荼不知何时也到了他的身边。

“跟?她身边的难道都是木头人?”冷焰笑道。

“难度是有的,不然也不会找你了。你好自为之,我今日便走了,你要的定已给你都存到了老地方,你随时可以取用,希望早些再见到你。”白荼对他也报以一笑,见他有兴趣,心也是放下不少,这单生意再不成,她以后也不要再做这生意了。

两人再下一次的相见,便是收尾银时了。

冷焰没有答她,而是纵身一跃,下了城墙,要知道这是城墙啊!他居然直接跳了下去,白荼知道他有本事,但刚才那一瞬心里还是一紧,伸头再往墙下看去时,就见他骑着一匹黑色马绝尘而去了。

月九幽走的是河谷,本来她想快些,但是想到曜军们一直在大漠中吃苦,就还是选了走河谷,慢就慢些吧。

此次和她一起的还有御霆轩和御霆肃。御霆肃没有靠近她,他知道分寸,在曜军里她是太后,不是月九幽。但只要她的身影出现,便不自觉会被吸引。平日她与曜军将士打成一片,嘻笑打闹,看起来非常快乐的样子。听到军报时却又一脸严肃,眼神偶尔也会经过他,只深深看一眼便转移开来。

如不出意外,他此时前往镜都,便会成为镜流的王,他不能让这件事有什么意外,哪怕是为了她。

他正望着她出神,就见月九幽朝他,不是朝他们走来,此时正是休息的时间。

“瑞王殿下,身体是否能受得住?”月九幽问道。

“有劳太后关心,我很好。先生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只是……因我,拖慢了大家行进的速度。”御霆轩有些抱歉。

“无妨,也不急着这一两天。”月九幽摇头道。若不是他的身体,其实瑞王更适合当王,她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会让事情变得简单。

月九幽又站起身步步随着他的薛驰说:“就在这里扎营吧。”

“不,太后,再往前走些,一个时辰不到,那里的土地更适合扎营。这里的太松软了,可能明早起身,东西都泡在河水里了。”御霆肃刚才低着头,并不是不好意思看月九幽,而是在研究脚下的沙土。

月九幽脚下一用力,试了试感觉,果然如御霆肃所说。于说对薛驰说:“让兄弟起身,往前走一个时辰再扎营。”

她朝御霆肃一笑,表示赞扬。月九幽与她站在一道等大家收拾好东西接着赶路。

御霆肃正不尴不尬地准备找月九幽搭话,就见薛驰又走了回来:“太后,队伍后方有一人说是您的……挚友……拿了这个来……”说着,伸出手,手心里是一支银色的钗,镶着紫色宝石。月九幽爱用钗当武器,曜国人都是知道的,这款式薛驰是见过的,也认得。因为路剑离为她制了无数支,只是镶的宝石颜色不同而已。

月九幽显然认出了那支钗,笑着问:“他想干嘛?”

御霆肃也想知道这挚友是谁,能拿到她的钗,因为他的怀里也有一只同样的钗,只不过宝石是翠色的。

“他只说有东西交给您,我不敢放他进来,先来问您。”薛驰回答。

“那让他放下东西就滚吧!”月九幽没有接那钗。

薛驰忙应了就去,不一会儿就提着好几坛酒过来,几坛酒被麻绳捆着,酒坛中还有一大束开得正好的芍药花。月九幽看那坛子和花,便知道是那晚他们喝的那种。

“他这是要把人家的酒窖都搬空吗?还把人家院子里的花全都剪了?哈哈哈哈……”月九幽哈哈笑了起来。

边笑,边从把那花抽了出来,嗅了嗅,今日居然没有下毒。

“说了什么?”月九幽问薛驰。

“这……”薛驰不敢说。

“你说,要一字不漏。”月九幽

“他……他说‘我这就滚了,先滚去镜都等你。你也滚快一些,到了镜都来吃我做的饭。’”薛驰也是老实人,真的是一字不漏的复述了出来。

“哈哈哈……”月九幽笑得有些仰不住了。

御霆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队伍在按着御霆肃的指引往前行进,他趁机走到前方与薛驰走到一道,再四处望了望,看到月九幽并没有在附近。

“薛将军,刚才来给太后送酒的是何人?”御霆肃问道。

“一个江湖人吧!三十来岁,长得还算周正。”薛驰单纯得很,随问随答。

“男子?”

“是男子啊!”薛驰点点头。

薛驰被御霆肃一点,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男子……送酒……送花……莫不是!!!”他一脸惊愕地看向御霆肃。

御霆肃怕是与他想到了一处,正心里酸酸的。

“我呸!他也配!等老子到了镜都再看到他,把他砍成八块!”薛驰边骂边狠狠地啐了一口。

御霆肃想起刚才月九幽开心欢笑的模样,心里更酸了。他再不作声,想着心事。本来他还盘算着,自己称王后,能不能将她留下来。现在人心还没有唤回,倒是多了个情敌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不知不觉已走到地方。

御霆肃整了整衣领,扶了扶冠,将骑踱到月九幽身边道:“这里就可以了。”

于是,大家开始停下来扎营。

吃晚饭时,月九幽让薛驰去拿今天冷焰送她的酒,只拿了一坛。毕竟有正事,也不能喝得太多了。于是将一坛酒分了分,在座的每人都尝了一些,包括御霆肃、御霆轩、薛驰还有几个副将。

御霆肃一尝,原来是烨国的酒。他瞥见月九幽将那束花放进了她的营帐,还别了一朵在腰间,火红的颜色,使她的英武多了一份妩媚,很是好看。现在看来,他对月九幽还是很不了解啊,他竟然不知她这样的人也会喜欢这些大红大紫的东西。

到了大漠里最冷的时候,除了巡逻守夜的人外,大家都睡了。

月九幽看到帐里的那一大捧巨大的花束,想着那光秃秃的院子就很想笑,也真是亏他想得出来。

她迷迷糊糊睡着又醒来,日日都是这样已经习惯。当她这次睁眼时,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股动物身上才有的腥骚之味,夹杂着血腥气。

“不好!”月九幽心里暗叫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