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29章 投奔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38 2022-06-26 14:40

  

  灼瑶骑在马上被风雪中迷了眼,滴下的泪都化成了冰。被缚在她怀里的顾傲晴乖乖地睡着,一点也没有受到惊吓,这些孩子骨子里也继承了父母亲的某些特质。她看向身边的无衣和他怀里的路盈珏,为了防止他掉下来,无衣也将他与自己缚在了一起。在黑暗地风雪中,灼瑶仍能看见他闪着星河之光的眸子,这眸子里自出生也便有母亲的冷竣之色与父亲的智慧光芒。

“一定要护住你们的!”炮瑶在心里对自己说,一边又给了马一鞭。她的身后,是半烟、冥药和凝寒。

几人一路急行,一刻都没有停留。突然,身后传来了勒马声。大家于是都停下马来。原来是凝寒先停了下来。

“灼瑶,小世子就交给你了,到这里未见追兵,你们可以自己往前走。我往回走,如果遇到追兵,可以引开他们或者哪怕阻拦半刻,给能多给你们点时间。”凝寒看向珏儿,声音还是如常,他对灼瑶说道。

“我也去!一个人怕引不走追兵!”冥药也说道。

“冥药……”半烟才唤了一声,便哽住了。

“你放心,那小子不敢杀我,他知我有用!老子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冥药看着半烟,心中也是不舍,但还是安慰道,“你看好珏儿!”

半烟的眼泪流了下来。

“快走!”凝寒催促道,接着便和冥药调转马头,朝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走!”灼瑶说话间马已奔了出去,无衣赶紧跟上。

“瑶姨父,是有坏人追我们吗?父亲母亲是去打坏人了吗?”珏儿被无衣紧紧裹在雪披里。他叫灼瑶瑶姨,叫无衣瑶姨父,叫颜星转,星姨,却还没有来得及将舟叔叔改口叫星姨父,就已经永远失去了他们。但是无论他在曜国还是在烨国,他都不会是一个人,他有好多的叔叔婶婶。

“嗯,珏儿放心,你父亲母亲一定会没事的。”无衣一手持缰绳,一手搂紧了他。

三人终于顺顺利利走到了落云城。平日无衣总是不言不语,有时候甚至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是他一直默默地支持和守护着这个家里的人。他不出声是因为在这个家里有昫王为大家安排好了一切,更本不需要他。而现在,只有他与灼瑶、半烟三人了,在这时候,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建议直接去落云守军之地。如若路承天知道他们出逃,一定会派人追赶或者找本就在落云的自己人,他们在暗处,防不胜防。但如果在军中,则完全不会有被袭的问题在,路承天还不可能为了小世子就与烨王作对的。而且,消息也能尽快地传到烨都去。曜都的消息全被按下了,还不知道烨王知道多少。

落云的守军将军仍是石弃宇,就驻守在落云城边境。灼瑶拿了属于顾若影的王令到军前时,他立即赶了过来。一看来人,并不是顾若影却是更担心了。

“灼瑶姑娘。可是郡主出了什么事?”石弃宇赶紧问道,一边引了三人进营里去。

“大事。”灼瑶一说到此,眼便红了。

接着,就由无衣有条不紊地将在曜都发生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我这边只收到了烨都瘟疫的消息,其他并没有。”石充宇听到曜国的巨变,感到十分吃惊,“消息竟被按得如此之实?”

“这场瘟疫着实是时候。”无衣咬牙道,稍微一想便知是怎么回事了。以瘟疫为由,完全切断了曜都与外界的往来,消息自然从正常的渠道就无法送出了。无论是烨王的,还是月家的,还是赤影的。

其实他们出逃时,消息也渐渐传了出来,因为人在曜都的烨国隐卫都在拼命想办法把消息传出来,既然昫王的人拿到了消息,也就意味着,烨国很快就能拿到了。

石弃宇立即将此变故和灼瑶他们的到来传信到烨王那里去。

落云与烨都距离最近,所以从这里走是最快的,本来云家也是可以待,两个孩子还不用奔波,但是无衣坚持要去烨都,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真正安心,才会将路承天的手阻拦在外。

萧璀收到的来自曜都隐卫的最后一封信就是昫王带顾若影的离开,他无法跟随,便也无法再传递信息。萧璀只得起用另外一人,并让他去了烟雪镇隐下。昫王他们住在镇外的山下,周围没有人家,所以并不能隔得太近。

今日他收到了这名隐卫的信:“郡主被缚,昫王重伤,送回”。这外隐卫也不知道曜都的变故,只知道在烟雪镇外发现的事。冷汗也已经流了下来,心纠在了一起。

同时,他还收到了石弃宇的信,称灼瑶带着小世子逃离了曜国,已到了他的营中。还有关于曜都的令他更为吃惊的消息,那就是太子弑父,曜国变天。

“不该……不该让她去曜国的……”萧璀紧紧握了那信道。

“王上,以她的本事,一定会没事的……”凤漓听得也心惊肉跳。

“去请月冷沙、月冷洲、月冷渊来。”萧璀吩咐道。眼下,月九幽的命可能连月相都不一定会顾,更不要说其他大臣了,大家一定会劝他要审时度势,看清后再动。而她月家的这几位哥哥,却是不会不管她的。

“是。”凤漓出门去,交代门外的月流去请人。自从宇凰走后,凤漓一人伺侯实在有些忙不过来,于是月冷河送了月流过来。月流是揽月阁的人,与月家五子同辈,只不过是地位低于月冷河他们,他一直未出揽月阁,以前一直服侍月祝元直到他出山。为人也是冷静知礼,办事妥帖。

“再派人去探,把曜国所有的隐着的人都叫活,全都去探,去护着她!这一次,我一定要护着她。”萧璀对凤漓又道。

月冷沙、月冷洲、月冷渊三人很少被萧璀召进宫,此刻一看是月流来的,便知不好,急急都进了宫面见萧璀。

“幽儿……出事了。”萧璀好不容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还未有坏消息,便是没事了。

三人听到事情后,握紧了拳头。

“这事儿月相那里先不要说,冷沙你带一队人去迎昫王,冷洲你带一队人去迎灼瑶,他们两批都从落云进,但不是同时同地,所以你们两人不要互相等,接到自己的人便立即回烨都,哪里都不要停。冷渊,你动用你所有的关系,我要知道曜都发现的所有事情,越细越好!”萧璀一一吩咐道。

“王上,小幽不去救吗?我去,顺便去探查消息。”月冷渊焦急地问。

“当然要救,但我要先救她最重要的这些人。否则,就算救出了她,她也定不会饶我的。”萧璀凄凄笑道,“再说,曜都现还在封锁中,别说进不去,就算进去了,也怕生疑,只能再等等,看清情况再动手。”

“是。”月冷渊冷静下来,他知道萧璀这样的做法是对的。

“都快去吧!记住,这事只有你们三人知道。”萧璀让凤漓将王令交到三人手中。

三人领了令,分头立即出发了。月冷渊只让人捎了信给无间说按了王令去办差,不敢再回去。他怕自己回去会忍不住要和她说,那她一定会立即去烨都救姐姐的。还是等先把珏儿带回家里,她到时一定会想着先护着珏儿的了。

石弃宇很快接到了烨王的信,称已派月冷洲来接,未见王令与月冷洲谁也不可以带走他们。

路剑离被凝寒和冥药救走后,三人依照之前的想好的路线逃走,可是路剑离一路咯血,伤得十分重,最后晕死了过去。他们只得转回烟雪镇里藏在了一个破房子里。但还需得药才行,冥药便让凝寒乔装了去买药,但是还是被镇民发现了。但是,大家不约而同的噤了声,就像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一样,这样是最好的方式,既保护了镇民,又能不暴露路剑离的所在地。

冥药得以为医治。

“太重了,有一刀擦伤了心脉。”冥药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要如何医?先生可以换骨也一定可以换心,换我的,主人不能死。”凝寒用十分冷静的口吻说出这话,让冥药想起了那时的月九幽。

“一是换不了,二是不必换,我还有一半‘浮世’。”冥药答道。

凝寒瞪大了眼睛,他知道“浮世”,那是曾救活过路剑离的药,当时冥药只用了一半便救活了他。

“先生大恩,凝寒今世若报不了,来世,世世给您当牛做马。”凝寒将头狠狠磕到地上。

“好了好了,快去准备!不然,他若断气,就来不及了。”冥药催道。

在凝寒与镇民默默地帮助下,冥药完成了第二次“浮世”的使用,但是他一路没有兴奋,也没有说话。

就在这里,他们不知道的是,路承天的人已经开始搜索树林,并没有发现他们离开的踪迹,便也来到了烟雪镇。他们的人翻遍了所有的房子都没有找到被藏在新坟中的三人。

三人等了良久,直到有人搬开墓砖,这是一位镇民打扮的青年男子,人长得十分精神,冥药好似以前到镇里来就见过这人。

“你是谁?”凝寒不相信这人,直接拿剑指着他问。

那人没有说话,而是用手在地上写了个“萧”字,然后又抹掉了。

“相信我,我是那位派来保护郡主的。我知道郡主被抓走了,你们不能留在这里,我送你们到烨国,再养伤再商救人之事。”那人简短地说。

三人出了墓,上了那人准备的柴车,拖着往镇郊走去。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才掀开柴堆将他们扶了出来。

冥药一看傻了眼,尸体如小山般堆在一块空地上,这是镇上的一些镇民,他们不愿说出或不知道昫王的下落,便被杀死了。他们直到死,才知道顾家的大善人,居然是当今昫王。

冥药与凝寒心痛到眼泪都留不出来了,刚才送他们出来的柴堆便是用来焚烧这些尸体的。他们的尸体都在为昫王的活而出力。

两人对着尸山行最隆重的跪拜礼,磕响头。

“今日之血债,昫王必帮各位加倍讨回来。”凝寒咬着牙重重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