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46章 围猎宴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03 2022-06-26 14:40

  

  两人回到房间休息。一日未相依温存,一关上门,路剑离便倚了过来,紧紧抱住顾若影,好似三秋未见一样。顾若影笑着任他就那样抱着,抱了还觉不够,又松开来勾起她下巴,轻轻地吻,满意了才松开。

“晖王与那楚怀兰……”路剑离坐在榻上,顾若影用手枕着头靠在榻中间的矮几上,将腿伸到路剑离的腿上。路剑离就帮她脱了靴,轻轻捏着她的腿。

“他们怎么了?”路剑离望向她问。

“他们是……是……”顾若影欲言又止。

“什么,快说。”路剑离催促道。

“他们两人是和我们两人一样的关系。”顾若影放轻声音讲。

路剑离瞪大了眼看着她。

“你原先是不知道的吗?”顾若影以为他知道。

路剑离摇摇头,“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二人穿着同样的里衣,连质地都一样,两人还佩着一模一样的玉佩……”

“他两人是好友,这也不奇怪。”

“你和凝寒会分享里衣吗?”顾若影问。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路剑离想也没有想就答,答完顿时明白了顾若影的意思,顾若影朝他眨眨眼。

里衣还是算比较私密的衣物,一般制成同款同布料的很少。刚才顾若影接了路梓墨的剑时看到了他里衣的袖口,接着楚怀兰又向她行礼,她也注意到了对方的袖口。那明明就是落风的一种较名贵布料,柔软带有暗纹,而且连缝边的宽度,针法都能看出出自同一人之手,以楚怀兰的官职是用不起这样的布料的。就算是晖王赠的,也不可能制成里衣再赠,定是他穿了晖王的才是。

“你知道,你现在唇上有我的唇脂吗?你的发上也有我的发香吗?”因为两人刚才亲吻过,有过很多亲密的动作,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顾若影伸出右手食指在他的唇上轻轻一抹,然后展示给路剑离看,她的手指上有淡淡的一丝红。因为她今天本就擦得不多,所以路剑离就算是这样出去,也不会太明显。

路剑离眼瞪得更大了。

“楚怀兰本就极阴柔,也甚为讲究,他用了唇脂。虽不是女子那般红艳,但仍在晖王唇上留下了痕迹。”顾若影眼睛特别尖,不过刚才两人离得本就近,所以看得更清楚了。

“他不愿成亲原是因为这个……”路剑离这才想明白,“你心也太细了。”

“最重要的是,两人相望的眼神,这是骗不了人的。”顾若影想起刚才回头,楚怀兰仰面对路梓墨笑的样子。

“他这一辈子也太不容易了……”路剑离将顾若影揽进怀里,顾若影靠着他,脸正好贴在那个伤痕的位置上。

“你就当不知道好了,能护着就护着,他不是坏人。”顾若影轻轻说道,相爱的人,不管男女,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路剑离吻住她仰起的脸。他至今仍不能相信,这个他觉得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女子,居然就在他的怀中。

“影儿,我好似做梦一样,你居然能做我的王妃……你掐掐我,我是不是还躺在那病床上快死了,在做着白日梦?还是我已经死了,正在九幽地狱里受刑,明日一睁眼,你就不见了……”对比起晖郡王,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太过于幸运了。

顾若影拔下钗握在手里,只留出一点点钗尖,照着他的胸口那里轻轻放上去,使一点力,再使一点力,保证他不会受伤,又有些疼痛:“怎样……”

“痛……”路剑离轻轻唤着,握住她拿钗的手,一转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深深地吻了下去,手去够她的衣带,刚解到一半,秦柏舟就在门外道:“殿下,曜王请两位过去。”

两人只好起了身,整理整理衣衫,下楼去才看到出去捕猎的都差不多回来了,正在广场上点着各项猎物,活捉的就关在笼子里。基本都有收获,但是最好的还是数昫王他们杀的这头黑豹,昫王这回总算是出尽了风头。很多人清楚,这都是顾若影的功劳,有些人站到前面,想看看这佐坤的武姬倒底是什么模样。

“都想看看你。”路剑离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显然很是不高兴。

“摆出你平日昫王的脸,他们就得走了。”顾若影也学着他的样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再望过去,见他已经摆出了那副臭脸,就轻笑了笑。

顾若影也大胆地抬起脸望向各人,把他们与心里记得名单里的人一一对应。她暗自吃惊,这昫王同辈的人里面,不乏出众之人,有几个人甚至超过昹王,离她家昫王是有点远,但是都姓路,也是很可怕的。这都还是眼能看出的,还有隐着的,像昤王那样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好在这温顺、英俊且聪慧的晖郡王已经从她的名单中排除掉了。

顾若影想着想着眉就皱了起来。

她的正对面,有一人正死死盯着她与昫王看。那人身量是所有人里最高的,不胖不瘦,身穿一身缎面的铁色常服,剑眉星目,生得与昫王有几分像,他嘴角带一丝戏谑的笑意,正是朝着顾若影的,这让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他身侧佩着长剑,从身姿上来看也是会武的,只是不知道高低,还得细看看,但是从他身前的猎物来看,就知道不会太差了,或者是说他的下属武功不差。

顾若影将眼神移开,正想问昫王这人是谁,就见昫王与这人的目光正正对着,两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曜王今日似乎非常高兴,赞叹了大家的成果,又宣布晚宴开始。天色渐暗,暗宴安排在看台那边,桌椅食物也都已经备好,人众多,几乎将那粗绳围起来的地方全用上了,光烤肉的地方都有十几处之多,桌椅都围着这些烤肉的地方,一来方便取食,二来是晚上寒气下来没有那么冷。大家喝酒吃肉,都非常高兴。

顾若影抬头看去,刚才那位郡王又选了他们对面的桌子坐下,隔着火堆,但也能看清对方。这下她忍不住了,问路剑离:“那是谁?”

“哪个?”路剑离问,他眼前太多人,不知道顾若影问的是谁。

“正对面那桌,铁色衣那个,刚才在广场还与你对视了。”顾若影说。

“暝郡王,路颢尘。他的父亲与父王是亲兄弟,他的母亲与我母亲是亲姐妹。”路剑离冷了脸,答道,“离他远一点。”

“啊……”顾若影本来想说,难怪你们两人生得有些像了,比昹王与昤王还要像些,原是这样的关系。但听到他后面一句话,就收了回来,两人本是亲上加亲应该更加亲密才是,但是这语气好似关系不太好。

顾若影看向那边,暝郡王也正在盯着她看,两人隔着火堆竟对视上了,他又露出那样邪气的笑容,并对她举起了酒杯来敬她。顾若影没有理会,也报以同样的笑容。这笑容,她有,昫王有,很多人都有,但是却不常露出,而他则不同,时时都是这样笑着,让人感觉目中无人,邪气四溢。若不是人长得周正,穿得也好,老是这样的表情,真会让人感觉是一个阴邪小人。

“我与他自小不对付。”路剑离也看到了暝郡王,发现他正在看自己的王妃,而顾若影也在桀骜地抬着下巴望向他,就轻轻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到朝向自己,轻轻地吻住她的唇。

“殿下,好多人呢……”顾若影等他松开,轻声道。

“让他再看着你。”路剑离松开她,又让秦柏舟去取了她爱吃的兔子肉来。两人正说着话,就见路盈北像个可爱的小团子一样跑了过来。他三、四岁,长得虎头虎脑,大大的黑眼睛,很是可爱。他跑得很快,后面的奶娘又胖,都跟不上他,他可能是想跑到火堆边去,经过顾若影时,她轻轻一抬手就拦了他,将他抱在怀里。

“小世子可不能乱跑呢,一会儿被火燎了头发就不好了。”顾若影对他说。

小世子先挣脱出来,对路剑离和顾若影行礼,称:“昫王叔,昫王婶婶。”叫完又滚进顾若影怀里,说:“兔子肉肉!”

原来他坐在曜王的桌上,而曜王不爱吃兔肉所以没有给他拿,他刚才看到昫王的人给顾若影拿了,就直接跑了过来。

顾若影忙拿了兔子腿给他啃,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球形的玩具来,这是云且歌制给风夕岚孩儿的小玩意儿,叫琉璃球,她当时拿了一个就是准备送给路盈北的。这个镂空的小球里面装了彩色的明珠,自带光芒。如果在阳光下、火光下便能发出七彩的光,光就从镂空的地方透出来,非常有趣。这个球安了手带,顾若影将手带套在路盈北的手腕上以防球滚跑,不玩的时候就可以塞进袖中。路盈北一只手抓着兔腿,一只手抓着琉璃球,还不忘朝他们礼了礼,这才跑回了曜王身边,给他的爷爷看这个球,又跑到父母亲面前给他们去看,看样子很喜欢这个玩具。

“昹王妃把孩子教得很好呢!”顾若影看路盈北有礼又可爱,很是喜欢。

“是,三个孩子中有两个虽是侧妃所生,但也都在昹王妃身边养着,教得都很好。”路剑离回答。

“我怕是不会教,若我有了孩子,也送去大嫂那里教好了。”顾若影想,总不能训练成个杀手吧,这个她倒是擅长。

“我来教,我舍不得放别人那里。”路剑离笑道。

“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我们两个半斤八两地不可靠。”顾若影笑出了声,笑倒在他怀里。

“谁说的,我比你好一点,别给你教出个杀手来。”路剑离揽了她,他非常喜欢又担心这个话题,喜欢的是能与她有个孩子,担心的是她的身体。

“你不是怕孩子哭吗,子归……”她又想到了子归,可真想他啊,声音也停了下来。

“想子归啦?”路剑离看着怀里的顾若影,眼神暗淡,“过段时间,我们回去看他。”

“我也想要她。”火堆对面,暝郡王对侍从无衣说。

“我明日就去帮您寻个会武的官家小姐。”无衣答。

“不,我就要她。”暝郡王喝干手中的酒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