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1章 失踪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04 2022-06-26 14:40

  

  秦若将那帕子与里面的东西一齐握在手里,又塞进怀里,接着走到二人面前行了礼说:“王上,我下去准备了。”

萧璀脸色如常地点头让她退下了,再见四下无人,便问道:“幽儿,你说是什么事?”

“一会灼瑶回来不就知道了。”顾若影左边嘴角微微一扬,那傲骨的笑,微弯的眼,又将萧璀看呆了。她的脸较年少时更圆润了一些,表情也由以前的冷清变得有了些暖意。

“你那么聪慧,猜猜看。”萧璀与她并肩站在廊下看雪,果不出他所料,在廊下没有待够一刻,便下了地去踩雪,原是在等雪积起来些。

“不知道。”顾若影专心踩雪,草草答道。

“之前怕我死在雪家,就连夜派人送了大公子一家出城,现下可能是缺东西或者是要回来了吧。”萧璀猜测道。

“不知道。”顾若影仍旧不给他答案。

顾若影越走越远,萧璀也不自觉地跟了过去,有下人经过院子,都被萧璀的眼神制止住了,他抬手指挥着大家都从院子边走或者廊下走,把院子里未踩过的雪留给顾若影来踩。两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将满院子的雪都印上他们的脚印。

可以顾若影玩够了也没有看到灼瑶回来。

“这是跟出去多远了,为了你,也是真拼。”萧璀半打趣地笑道。

可是,当他看向顾若影时,却见她脸色变了。

“无衣!”她几乎是边叫边人已飞跃出去。

灼瑶离开,无衣立即就站到了院子边守护着顾若影。这是他与灼瑶的约定,也是他与昫王的约定。昫王离去,他也收到了昫王的信,恳请他守护顾若影和珏儿。昫王说:“在我心里,你早已是我的家人。你年长些,便是兄长,请兄长一定替我守护住我那不听话的王妃与珏儿。”

无衣是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大了些便被焕王带回府里给暝郡王做侍从,在到昫王府前,他从未尝过家的温暖。直到跟着昫王与昫王妃,这两人从未将他视为下人,而是珍视为亲人。更何况这个家里还有灼瑶,他最爱的女子。珏儿几乎也是在他怀里长大的,抱的比顾若影还要多。哪怕是昫王不讲,他也会默默尽他的能力去守护着他们。

昫王在的时候,灼瑶出去执行什么任务,他一定是要跟去的。但是现在,灼瑶与他约定,两人中一定要有一人守在顾若影身边。他看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以灼瑶的轻功身法,这么长时间已是能追出玉尘镇去了,按道理她不会追出去这么远。现下只可能是她发现了什么隐了下来观察,再有就是被缚了。

无衣跟着顾若影跃上墙头。萧璀也想要跟上去,可是被顾若影的余光看到,只见她在墙上一转身,迎上飞上墙的萧璀,扯住他的前襟,先将他拉向自己,萧璀感觉自己的鼻尖都擦到她的脸颊了,闻到了她身上的熟悉药香。正想着她为何要这么做时,就被她再用内力推下了墙。原来刚才拉近点只不过是为了借点势而已。

顾若影一边动作一边叫着“凤漓”,她早就看到凤漓已在墙下。凤漓哪知道她会把萧璀给推下墙去,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上前去接。好在本就隔得不远,他本想着萧璀跟去了自己也要跟上,这下正好接住了掉下墙的萧璀,顾若影力量用得不轻,两人落到地上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等他们再望的时候,哪里还有顾若影和无衣的身影。

萧璀刚站稳就气急败坏地吼道:“放肆!太放肆了!”

看到王上怒了,院子里立即跪倒了一大片。

“王上息怒,郡主知道我在墙下……”凤漓忙想替顾若影解释。

“她难道不知道我是这烨国的王吗?!居然推我?!”萧璀显然气得不轻,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因为谁生过气。

月流到他身边时间不长,甚至都没有听到过他在众人面前这么大声说话。遇到顾若影的这些日子,让月流见到了烨王的另一面,于是月流也劝道:“王上息怒,郡主一定是担心您的身体,怕您跟去有危险。”

“你们为何都为她说话!以后人人都像她一样,我烨王的尊严何在?!”看到两人都为顾若影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就算了吧你!她哪天不是追着昫王满院子打,一脚就给他踹出一丈远,昫王都是一边揉着腿一边觍着脸赔罪的,这错在不在他,他都要认。只给你推一把,已算当你是烨王了。你连这点都忍不了,如何取代昫王?”冥药刚才正走过来给萧璀送药喝,正好看到了这情景。

“平日……只知她……竟是这般对昫王?”萧璀听得吃惊,连话都说不好了。他只知道昫王确是纵着她,也十分宠爱,却不想竟是这样的情况,挨揍那是日常。

冥药郑重地点点头:“以前是昫王,那昫王府都是咱们王妃说了算的。后来他是曜王,那曜国也都咱们王后说了算的。她若是说要烧了整个曜国看火光玩儿,昫王也必定立即就去办。”

“我可……我可不会这般纵她,她若是想对我……”萧璀越听越无语。

“她自然知道这世上再不会有像昫王那样待她的人,才会一心寻死,”冥药脸色凝重起来,深深看向萧璀,“她更是知道你不会,所以也没有对你报任何希望吧……”

这句话,让萧璀无话可说。好在她刚才已走,没有看到自己暴跳如雷的样子。

冥药看这句话说到了他的痛点之上,便接着说:“王上,你不要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份,可不是你的死卫月九幽了。”

可真是旁观者清啊!萧璀已然是有些慌张了。他一直觉得顾若影便是他那个月九幽,与她在一起太过熟悉,竟忘记了她现在曜国太后的身份。烨国与曜国平分北州,她这个身份可以说是和他平起平坐的,哪有放肆一说。

萧璀完全冷静下来,他对凤漓说:“你速度快,跟上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吧!”无论如何仍是有些不放心。

“是。”凤漓领了令便去了。

萧璀又对月流道:“请雪家主与夫人来见我。”

萧璀又请了冥药,两个一起到厅里去等雪刃锋与秦若。

“先生,我确无法一下就如昫王那样……但我想试试……”萧璀见雪刃锋与秦若还未到,便对冥药说了自己的心迹。

“那你……需得快些。”冥药撇撇嘴。

“为何?”萧璀不解,这事儿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行的。

“我看她心已如常,想必不会去落月了,应该很快会回曜国陪伴珏儿。她也还年轻着,那样的长相、身段还有身份……你莫不是忘记了,她现在是曜国人,曜国女人若是死了夫婿那是可以立即再嫁的,并没有说太后就不能再嫁了。曜国不算士家优秀的男子,光与她年纪相仿的郡王都有十好几个。你觉得晖郡王怎么样?我可是听她亲口赞过的。”

萧璀显然急了,问:“如……如何赞的?”

“说生得漂亮极了,那样漂亮的在烨国可找不出几个,偏还聪明。我最喜欢漂亮又聪明的男子,就是武功差了点。我看他武功比你还略强一些。”冥药斜眼看着萧璀,学着顾若影的腔调说道,这一刀补得好。

“不是,她的性子,还能做别人的侧妃?”他觉得晖郡王确实生得英俊无比,又温柔有礼,又处事得体,战场上还很英勇,如今做了曜王的尊师,身份也是了不得了。

“我劝你若是真有心,那就好好做下功课,把曜国郡王都查上一查。偏这位晖郡王,未曾娶妃。”冥药戏谑地回他。

“不曾娶妃?!”萧璀脸都黑了,聊个天,居然从天下掉下个情敌来,他虽然多次与晖郡王合作,但是对他的家室并没有深研究过,当时也并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这时,雪刃锋与秦若来到了厅里。

两人一进厅便跪了下来。

“王上,我雪家的家事,还劳您和郡主……”雪刃锋十分害怕,拜倒在地。而秦若则满面眼痕。

“到底是何事?你说出来才好想好办法。”萧璀只能先把晖郡王的事摆到一边,先处理这事儿。

秦若跪着往前挪了几步,将手里的帕子展开,双手奉到萧璀面前,是一块玉佩、一只珠钗,一个孩童戴的金镯。

“这玉佩是冲儿的,这钗是冲儿媳妇的,而这……”秦若的话哽在喉中说不出来,大家都知道那小金镯是谁的了。

“留了什么话?”萧璀问。

“若要三人活命,将雪家大宅、雪家在玉尘的产业全部兑现换成金砖等信。”雪刃锋替她答道。

萧璀冷哼一声:“这胃口倒是挺大。什么人知道吗?”

雪刃锋抬起头看了一眼萧璀,显然他是知道主使人的,但并不敢告诉萧璀。

“说。”萧璀已然恢复了王者本色,头脑也开始转动。

“是冽国十王爷世子尉迟勂。”雪刃锋不知道自己说出口以后,萧璀倒底站在哪边,但现在也没有办法。

萧璀眼神微凛,又问:“原因。”

“之前……冲儿因两国生意上的事与世子发生了争执,使得世子生意未成,损失惨重。”雪刃锋尽量把事情说得平淡些。

“你如实说,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只支持有理的人。”萧璀知道雪刃锋没有说实话。

听到这话,雪刃锋才放下心来,将实情一一道出。

这一听,才知道并不是小事,而是他闻所未闻的大事。

落雪城再往北则是顾若影之前找过灵玮草神药的雪域无人区。只有她这样有本事的人才能深入其中,周围的居民对雪域再熟悉也只敢在雪域周围行动。尉迟勂不知为何打起了雪域神物与神草的主意,他知道落雪的雪家,有着两国中最厉害的猎手与找参高手,便想与雪冲合作一起去雪域捉神物找神草,但是被雪冲断然拒绝了。

雪冲知道雪家的猎手与找参手都是世代相传,如果没有后人接手就折在雪域,那就是雪家天大事了,所以不可能会同意。

被拒绝后的尉迟勂就自己组队进了雪域,没想到差点死在雪域中,去的一队几十人只走出来三人。回来后的尉迟勂被冻掉了左手的全部手指和鼻子。他恼羞成怒,将这些都怪罪在雪冲的头上,屡屡挑衅,更是有了今天绑人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