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2章 落月城-失踪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760 2022-06-26 14:40

  

  由于带着两个病人,一行人选择白天行进,晚上休息,三日后到了下弦镇。到这个镇上就三件事情:配药、补给、探路。

下弦镇属于落月城,邻近落星城,属于两城交界的中等规模镇,商户繁多。在月家地盘便好办事,由于不待很久,也就没有大费周张准备宅子,一行人就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落脚,月冷河就忙着去月家开的药铺配药。不久,他回来禀报备药需要二、三日时间。

萧玴安排小清前去探到落星城的路况。如没问题,就不要再回来了,直接在落星等他们,顺便把落星城一路行程做下安排,落星城是萧玴一直居住的地方,也是他势力所在,他最为熟悉。

这两三日大家也在镇上好好休息下。姑娘多了,各式物件样式、数量也多起来,得多备些,小浊、凤漓、宇凰三人没有停,分开来在镇上购买所需的物品,一路感叹光有月九幽他们完全没有感觉到女人的麻烦,现在多了两位,这一对比,突然感觉月九幽真的不像个女子,除了衣服外几乎没有女人用的东西。

这天早饭时间,萧玴提议:“昨天听说今天镇上有集,我带你们去逛逛,待在这里也是无事可做。”早就感觉无趣的风夕岚最先响应,她身体底子好,昨日吃了一副药,感觉今天精神不错。但风凝紫本就不爱动,身子不好更加不想动。

“你去,我在这里陪着主上和二小姐。”月九幽看风夕岚又十分想出去玩,又担心风凝紫,她想着萧璀定是不会出门的,那自己就留下来保护他们两个好了。

“宇凰、凤漓留下来照顾二小姐,其他人都去,我也去。”还没等风夕岚回答,萧璀就说道。

“主上,我有事做,就不去了。”月冷渊回复道。他到了下弦镇还没有联系上揽月阁的人,他需要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与月祝元联系,这样做比在大镇上联络更为稳妥。

小浊则去拿前一日定的东西,不与他们一道。

上官公子(萧玴化名上官弈),尉迟公子(萧璀化名尉迟啸),一位月公子,一位月小姐,一位风小姐,出门逛街,这样的配置,注定有一个人要伤心了。没走两步,风小姐和月公子便走到了一排,上官公子与尉迟公子走在一排,月小姐断后。他们在她的视线范围,远近刚好一步一剑远距离,既保证了两位公子的安全,又给了他们私密的空间,这是一个死卫最开始就要学会的技能,在何种情况下,与主人保持什么样的距离最好。

“哥,你还有逛街的兴致啊!”萧玴轻轻问。

“有,想买点东西。”萧璀白了他一眼。

“什么?”萧玴挺好奇。

“是你问的吗?”萧璀又白了他一眼。

镇上集市人很多,确是好看又好玩。风夕岚马上被“胸口碎大石”的表演吸引了过去。

萧玴没说两句就开始越走越慢,渐渐和月九幽走成了一排。萧璀脸一片黑,回头对月九幽说:“幽儿,你不用管我们,去和风小姐一起。”

“是。”月九幽想他俩兄弟是有话说,就走开了。她看到月冷河停留表演地边一个摊子前,就先去了他身边。她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卖首饰的摊子,看他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月九幽就想逗他。

“哥要给我买钗啊,我要这个!”月九幽说完,把原先头上的金钗拔下来,在摊上随手捡了一支翡翠钗插上。她对首饰没有欲望,除非是可作武器用,不然身上少一件就少一个麻烦,所以她全身上下,除了这根金钗,再也没有任何一件饰物,没有耳饰、没有项圈、没有手镯、没有戒指、没有香包、没有佩玉。

“我来给你买,你哥得帮别人选。”她还在照着镜子,已经有人伸手给了银子,她从镜中看到萧玴俊俏的脸。

“不必,我逗我哥玩呢。”月九幽伸手想把翡翠钗拔下来,但萧玴给她按了回去,说:“好看呢,金色适合你,翠色也适合。”

“多谢弈公子。”她礼了礼,伸出手把摊上的钗都点了个遍,最后拿起一支金底镶珊瑚的钗放到月冷河手中,说:“这只合适。”月冷河一看确实很配她,便付了钱。

萧璀站在旁边的摊子上看着凑在一起的三人,再低头看了看手中刚才买的一对金耳坠子,良久,最终还是把这对耳坠子塞进了怀中。

是喜欢翡翠,还是喜欢买翡翠的人啊!

他正想得出神,却看见几个人正惊恐地奔走。

月九幽虽也显出焦急之色,但仍旧三步并作二步飞奔到他身边,右手准备拔剑,作戒备状,轻声说道:“主上,夕岚不见了。”

萧璀轻推她的手,把剑推回原位,说道:“你快回去。”

“我不能离开你!”月九幽断然拒绝。

“听话,你一定要把二小姐给保住了。”萧璀加重了语气,见她还一脸凛然,不禁拉了她手臂一把,沉声命令道:“快去!这是命令。”

月九幽这才一转身跑进了小巷,待他回头时,已见她在无人巷中飞上了墙头,从屋顶快速往客栈方向奔去。

街面上人并无异样,只有月冷河和萧玴在人流中找着风夕岚。刚在选首饰的时候月冷河还时不时抬头确认她的位置,就付银子的功夫,她就消失在了人群里。两人同时来到离“碎大石”不远处的一条小巷。

“哥,应该不是大批人马的行动,这绑人的方式相当专业,只一眨眼人就不见了。”萧玴对跟过来小巷的萧璀说。

萧璀点点头:“这么多人只绑她,说明识得她,应该是风家的人。这里不是风家地盘,所以只能悄悄的,不敢有大动作。”

“应该是在这里被带走了,看车撤,是辆不大的马车。街面上肯定找不着了,我去通知月家人帮着找车。”月冷河拾起地上的一片绯色布条。他表面看起来冷静,但实际上心慌得厉害。

“你去吧,我已经让幽儿先回客栈去了。”月冷河微一行礼转身离去。这两人也从小巷拐出市集,快步往客栈走。

“客栈那还不知道怎么样?”萧玴有些担心。

“放心,有幽儿在。”萧璀淡淡说道。

月九幽以最快速度赶回客栈,她从围墙直接蹿上风凝紫的房间窗沿,用剑轻轻挑开窗跃了进去,趁风凝紫还未叫出声,就捂住了她的嘴。风凝紫看到是她放了心,但见月九幽已走到门边,开了一条缝朝外看,并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动。

这家客栈本就离主路稍远,客人也不太多,此时,一切如常的样子。

“难道是还没有到?还是说……”但月九幽顾不得多想,她将身子闪出门去,一楼大门桌前坐着凤漓,凤漓马上看到了她,正吃惊就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快步走上楼来。两人回了风凝紫的房间,月九幽吩咐道:“我要马上带二小姐走,你和小浊在客栈外路口藏好,看到主上,告诉他我们去了那破庙。”说完,拉起风凝紫去了后院。他们的两辆马车都还在,宇凰正在往里放东西。她用眼神制止了他出声,几乎是把风凝紫扔上了马车后,只说了一句:“你赶另外一辆。”说完跳上马车就走。

宇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赶上另外一辆车跟上她。

进镇子前,他们经过一处破庙,当时月冷渊就半打趣说,如果在镇上有什么问题,大家走散了,就回到这里集合。现在不知道哪里安全,也不知道对手的情况,只能先离开人群,再作打算。

马车也不能留下,如果对方是针对萧家人,那这辆马车里有太多证据了。

等月九幽他们马车到了破庙不久,几人也骑马赶到,最后一个到的凤漓,他下马对萧璀说:“主上,没有尾巴。”没见到月家两兄弟。应该是一起去找人了,这是月冷渊的强项。她已经在出客栈的路口留了记号给他,相信应该能知道他们的去处。

众人进了庙门,一脸焦急的风凝紫看到人群中没有风夕岚,倚倒在月九幽身上。

“二小姐不用担心,他们只是绑走大小姐,定不会伤她性命。”萧玴安慰她说。

风凝紫双手撕扯着手帕,愤愤说道:“本来还留了我们三个月命,以为我们会待在家里等死,没想到姐姐带我逃了出来。杀是肯定不会杀的,因为还有东西没有到手!”说完,她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包,走到萧璀身前跪下,将手中的锦包举过头顶,坚定地说:“还请祤王殿下做主,帮我们姐妹夺回风家家主之位。如果姐姐在,姐姐便是家主,如果姐姐不在了,我便是家主,如果我不在,您便是家主,总之决不能让那风月白得逞!这是风家家主信物,现呈予殿下,如殿下此次救我姐妹出火海,以后风家便是殿下的家臣,世世代代供殿下差遣,绝不食言。”说完将头重重磕在地上。

“大小姐要救,家主之位也要拿。”萧璀沉声说道,他伸手接了家主信物,说:“信物我先替你保管,等二位回到风家,再物归原主。”

很好,以前是盟友,如今是家臣,这本就是他的目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