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8章 玉蕊镇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99 2022-06-26 14:40

  

  顾若影确是没有打算回曜国,在路上,她还能暂时忘记昫王,而若是待在那王宫里,她怕是时时刻刻都得想着他了,冥药这些日子身体不太好,天气又太冷,顾若影便让“赤影”的人送他回了曜都。

如今,只有顾若影、灼瑶与无衣三人一同前行,少了个唠里唠叨的冥药,顿感清静。

“主人想去哪里?”灼瑶问顾若影。

“雪域!去找找那紫狐!灵玮草不知还能不能寻到,给珏儿备几棵提升下内力。”他们若是出了落雪城,其实就是雪域了。

灼瑶看看已与以前无异的顾若影,又侧脸看看驾车的无衣,心里感觉十分踏实,两个生命最重要的人都在她身边,这就够了,无论去哪里都行。

到了最北的玉蕊镇,他们需要置办点东西才能进雪域。这是顾若影第三次进雪域,灼瑶与无衣则是第二次,已经十分有经验。

“正值冬季,今年雪又更早些,怕里面凶险。”无衣不无担忧地说。

“不走太深,如若走不了了便回来,若是搞得像尉迟勂那样,也不值得。”顾若影并没有看到尉迟勂的样子,只听灼瑶描述就觉得难受。

无衣听她这么说才放心,他眼前这两个女人,冲动起来十分可怕,全得靠他拉着。

三人在酒楼吃完饭,走下台阶时,可能不知是谁在雪上撒了酒还是水,使得台阶冻了起来,顾若影与灼瑶都脚下一滑。

无衣走在最后没有来得及拉住她们,倒是与他们擦身而过的一个身影扶住了顾若影,那人一手握了她的手,一手扶了腰,带她轻轻跃起,向后跳去。

顾若影被他拉到怀里,只觉得这胸膛不算宽厚,但轻功过得去。他不知用了什么熏衣,身上带一股好闻的树木新竹的淡淡香气。在空中,顾若影轻轻挣脱他的两手,借挣脱的力轻推了一下他的胸膛,从他怀里挣了出来,一转身就自己落到了街面上。

霆肃也落到地上,细看刚才的怀中人,见那姑娘脸上的面纱不知何时被扯掉了,原来是顾若影,就又笑了。他一笑,眉目与嘴角便都带着笑意,让人感觉如沐暖阳。本就有大雪,大家出门都用雪披将自己紧裹着,顾若影还戴着面纱,所以刚才并没有认出来。

“原是郡主。”他正准备行礼,就见顾若影眼神制止住了他。

“多谢霆公子相救。”顾若影略朝他点了一下头。

“霆肃方才得罪了。”霆肃仍旧一脸笑意,眼晴盯着顾若影不愿离开。

“无妨。”顾若影整理好披风,也报以一笑。

“您这是准备去哪里?”霆肃上前一步,走近一些。

“是你问的吗?”灼瑶站前一步,挡在霆肃与顾若影中间,冷冷道。

“啊……霆肃失言,雪天路滑,还请郡主保重,告辞……”霆肃讨了个没趣,礼了礼便走进了顾若影他们出来的酒楼。

三人一路拿了定好的东西就回客栈去,面纱扯坏了,顾若影便拿雪披罩上头。

“走得急,没交代人查查此人。”顾若影刚才面对霆肃还一脸笑意,这会儿已转成冷脸,冷静地对身边二人讲。

“我看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主人那眼神不对。”灼瑶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这人。

“如世人看到你们当是普通女子,那才不对。”无衣笑了笑,他看到路人中有人看到顾若影的容颜停了脚步。灼瑶虽不是绝美,却也有着独特的气质,让人一见难忘。灼瑶侧脸看他,嘴角微翘,她的男人又何尝不是一样,白衣翩翩,温润又俊朗,相识相知十几年了还如是当初那位少年郎,无衣正好也回望于她,满满爱意。

“我们也是临时起意来这里,要么是一直跟着,要么就真是无意遇到了。”无衣回忆了他们一路从玉尘镇出来的情况,说道。

“我一路并没有发现有人跟,他的武功没有高到让我无法察觉。”顾若影也在回忆着一路以来的情况。为了避免萧璀追踪到,她一路都隐得很好,与灼瑶也都是一路男装,直到这两天才换成女装。

无衣隐隐有些担心,这一位身份可太不一般了,若像以前只是昫王妃还好,现如今可是曜王的亲娘,最可怕是这玉蕊镇临近雪域,镇上并没有“赤影”的人。若是有什么事,需得去临近的玉龙镇才有帮手。他不敢深想,只能是自己多留个心眼了。

一路出来,顾若影和灼瑶已经开始教无衣辨识“赤影”,教他在哪里能找到“赤影”的地盘和人。原本两人觉得没有必要,毕竟三人都是时时在一起。但是上次灼瑶被缚,若是没有顾若影,无衣则无法追踪,两人这才想着要将“赤影”的联络方式这些教给他。

炎庭得了程苍澜的命令就急急出了烨都去追顾若影。他很怕失去顾若影的消息,顾若影为了隐藏踪迹走走停停,有时候绕路,反而给了他时间。最后,他得到的消息了,人到了玉蕊镇。于是炎庭也就来到了这里。

他远远地跟着顾若影,见她进出了酒楼用饭,到街上取东西,最后又跟着她回了客栈。他离得很远很远,就怕再近一步就被她发现了。他最后一次与顾若影遭遇,她差点废了他一条手臂,若不是程苍澜有位能与冥药比肩的医士,这条手臂怕是保不住,现在想想都后怕。

炎庭不敢让手下人跟,全程都是自己跟着。这会见她进了客栈,便就在街对面的客栈住下,找了间二楼角落的房子,将窗开了微微地一条缝,观察着顾若影住的客栈大门和街面。

手下进来回话:“公子,打听了,买的都是御寒、上雪山的东西,虽不齐全,但像是要进雪域。”

“她要进雪域?”炎庭有些吃惊。

“莫不是也为那紫狐而去?”手下提醒道。

紫狐现世,本就是炎庭传出来的,现下已经从冽国传开来,所以这个距离雪域最近镇子平日无人涉足,现下真是热闹了起来。

“无论如何,不能让她进了雪域,在外面我们战斗力都不如她,进到里面我们自身都难保,何况杀她!”炎庭急切地说。

“我们人手还未到齐,何不等她从雪域出来以后再动手?她万一死在雪域里面了呢?那我们岂不是省事儿了?”手下一看就是怕她的,人手不够根本不敢动手。

“据我所知她已去过里面几回了,还找到过神草来提升昫王的内力。而且他再从雪域出来也许并不是从这个镇了,隔着雪域如何追踪?!”炎庭摇头着说。

“还是公子思虑周全。可是就我们现在的人……怕是……”手下还是很犹豫。

“那就让他们先走不了。”炎庭招手让手下附耳过来,交代了几件事。

小镇的客栈十分简陋,都是单门单间,没有里外之分。屋里只有床和桌椅,并没有榻之类的像样家具。

他们要了两间房。灼瑶随着顾若影进了她的房,关好门。

“你来我这里做什么?”顾若影问。

“当然是守着您啊!”灼瑶对于她这样问还感觉有些奇怪。

“有榻的房间便算了,可是这样的房里,你是要坐一晚上吗?”顾若影环顾了房间。

灼瑶也将这房间一眼看到尽头,先是确认各处的安全,然后说:“主人,我就坐这儿,摆着火盆呢,不冷。”

“你就快去跟你夫君睡吧!就在隔壁,和你坐这里是一样,你张着耳朵睡就好了。”顾若影将她推到门口。

“主人说什么呢!我不守着你不放心。”灼瑶红了脸。出来这么久,确实一直未与无衣亲近,一来是怕两人亲近惹她想起昫王,二来也是确是为了保护她,一直就在她外屋榻上休息。

“去隔壁守着!”顾若影打开门将她扔了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主上!你开门!”灼瑶急得在门口打转转。顾若影不理她,自顾自躺到了床上休息。

“主……”灼瑶还想再要,就见隔壁的门一打开,无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拉到房里又关上了门,这个动作一气呵成,灼瑶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主人……”灼瑶想要挣脱,就被无衣紧紧的揽住了。

“终于抱到你了……我至少有一月连你的手都没有碰过了。”无衣在她的耳边轻轻道,“主人懂我。”

灼瑶抿着嘴笑了,回抱住他,可是心里还是挂记着顾若影:“可是,我怕不安全。”

“放心吧,住在客栈的人我都看过了,没有什么不妥。你晚上安心睡,我听着动静。”无衣拉着她走到床前,将她按到床上。她夜夜都陪着顾若影想是睡得一定不好,所以今晚,务必让她睡个好觉。

无衣想转身去吹灯,就见那灯被一阵劲风给吹熄,而他则被灼瑶拽了衣襟拖倒在她的身上。她将自己热烈的唇奉上,这让无衣甚为感动,也热烈地回应于她。两人刚想放开,就都想起隔壁房间的顾若影,若是她打开了耳朵……不由得又小小心心起来,动作尽量轻柔,灼瑶也轻咬着唇,压抑着喉中欲发出的声音,压抑着身体中的烈火。

这坐客栈的另外一个房间的窗下,坐着霆肃,他手中握着一只钗,这只钗很素,只缀了颗翠色的宝石,其余地方都刻着古朴的花纹,虽不华丽,却做工精良。这是她刚才跌倒时落在地上的,被他拾了回来,这钗比普通女子用的要长上一些。

“平日,用钗当……武器?”霆肃想到那日救雪冲时,也是见她使了这样一支钗。

这样的钗,顾若影有无数支,都是昫王为她打造的,或缀红宝石,或缀翠色的,长短也是专为她订制。昫王曾叮嘱顾若影:你爱净,用完就不要了,我总不会让你使完的。

顾若影的容颜在霆肃的眼前晃来晃去,睁眼也是闭眼也是,总不得消失。能让两位君王为之倾心,除了这容颜,应还有别的什么吧。他只听世人讲她与先曜王的感情,那日见了萧璀才知道烨王也钟情于她,那爱意竟都放在脸上毫无遮掩之意。他得承认,她真的非常特别,非常特别,与他遇到的任何一位女子都不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