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47章 世子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60 2022-06-26 14:40

  

  明日大部分人都准备回去了,有兴趣的还可以玩几日,伺候的人一直都在,直到所有人都走光。

今日一番折腾下来,也都是累了,路剑离先领了顾若影与曜王告辞,两人就先回去休息。顾若影在窗边坐着休息,看着宴会上还有不少人在喝酒,火光闪闪。路剑离则在榻边躺着,其他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明天离开。

忽然,路盈北那个胖奶娘从他们住的那栋房子里窜出来,大声呼喊道:“小世子不见了!快来人啊!”

顾若影听到了,回头望向路剑离,就见路剑离扔了书,她则直接从窗口飞了下去。

“什么事,慢慢说!”顾若影最先到,她拉起瘫在地下的奶娘问。

“刚才我去……取……取热水,回来就没……了……小世子没了……”奶娘终于把事情讲完了,一下就晕了过去,她知道自己这命怕是保不住了。她刚才见路盈北累得快睡着了,就先抱了他回来,准备给他洗洗睡,结果取了水回来,人就不见了。

“般嫦。”顾若影轻轻唤了声,般嫦就侧身走过围观的人,进了世子的房间,去查看。

“来人,快去通知入口处的人,让他们守住了,不能一人一马通过。其他人都去寻。”路剑离立即吩咐众人。

“应该还没有人走。”凝寒走到路剑离身后,轻轻说。路剑离点点头。若不在营地,出山的路口也只有一个,没出去的话就是往林子里跑了,那就麻烦了。林区又大又密,不好寻找,而且穿过这片林区再往西过几个镇子就是不忮国的边境了。

“没有直接杀,是有所求?”顾若影非常冷静,遇到事又由一位王妃恢复成了杀手。

“希望如此。”路剑离也非常冷静,两人现在思考、安排以及冷竣的眼神都几乎一模一样。

不一会儿,般嫦回来了,答道:“迷晕带走了。”她说着,递上来一方帕子,上面留有迷香的味道。顾若影闻了闻就是普通的迷药,药剂量也不浓,没有害他之心。

般嫦接着说:“门外全是今回来的车马、脚印痕迹,只有一道马蹄印是出去的,而且很新鲜。”

“薛骐!”路剑离叫道,薛骐应声便到。

“你按般嫦说的方向快追!”路剑离吩咐道。

“般嫦,你也去。”顾若影跟着说。

两人领了令,立即出发,顺着那个方向追了出去。

此时没有出去找的人都待在楼下的一间厅里等着消息,昹王妃没有哭,但是脸色苍白,仍保持着仪态,其他男人则都铁青着脸。

般嫦走在最前面,她时不时低下头寻找痕迹,薛骐做不了什么就给她拿火把照亮路面。

“路不熟。”般嫦说,“走到这个路口,他犹豫了,这里有一片马蹄印在来来回回走。往这边!”

般嫦最终确定了方向,一行人又朝那个方向追去。

“快看!”薛骐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叫一声。

般嫦一直是低着头的,或看断的树枝,或看倒伏的草,或看地面,薛骐一叫,她才抬起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团晶晶亮的东西一闪一闪的,一会又看不到了。

“是世子!快!”般嫦宴会时就在顾若影身边,她也看到了那个琉璃球,这光肯定是出自己世子身上的琉璃球。两人相视一眼,即策马前行,领着人马迅速朝那光追去,虽然若隐若现,但还是如明灯一般给他们指引了正确的方向。

曜王叫三位王子进了房间问话。

顾若影从厅里退了出来,走到楼前,一起身就跃到了最高的一座木楼檐上,往山的那边望去。

“嫂嫂好身手。”一个尖细的声音在顾若影身后传来。

顾若影已知道有人贴了她过来,她没有回头,右手背在身后,袖中短剑已经顶住了那人上前的身体。

“哈!”那人直到被剑尖顶住了,才看到那剑,惊笑了一声。

“滚。”顾若影轻吐出一个字。她已知来人是谁,听到他的笑声,想起的就只有那张邪恶的脸,暝郡王。

“嫂嫂在看什么?今日月光不错,可要些酒?”暝郡王也不往后退,就任她的剑尖顶在他的小腹处,他伸出右手递过一壶酒来。

“我再说一遍,滚开。”顾若影冷冷道。

“我若不呢?”暝郡王发出一阵闷笑声,声音令人厌恶。

顾若影也不回话,身体往后靠去,剑尖顶进他的衣衫。他这才飞身退去,顾若影转过身,拔出“凌霜”一手持着朝暝郡王刺去。暝郡王先躲开一剑,接着也拔出剑抵挡,顾若影不退缩,招招凶狠,剑剑要命。

“我是郡王,你敢伤我!”暝郡王的剑被顾若影打飞,他人也朝后退出好几步。

“昫王允我,想杀谁就杀谁!”顾若影也发出咯咯的笑声,左半边脸露出笑意,右半边脸无常。她突然跃起,在空中将一剑分为两剑,落地时剑已快到他的胸口。正在此时,有两人一同跃起,灼瑶飞身上了屋顶时,比她快一步的是无衣,无衣在空中时也已抽出长剑,去挡顾若影的剑,而灼瑶则是直接到了暝郡王的背后,将短刀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郡王!”无衣叫道,他出声时,顾若影的两剑,一剑指向他的胸口,一剑指在了暝郡王的胸口。两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好好,我认输,嫂嫂饶命。”暝郡王举起双手,脸上却还挂着笑意。

顾若影知道自己不能杀他。但也不想就此饶了他。正在此时,有人骑马过来,正是刚才去追世子的人马中的一个。他一边奔过来,一边叫道:“找回来了!找回来了!”

顾若影一听,便收了剑从屋顶跳了下去。

“姑娘,请收起刀。”无衣是位比暝郡王年纪略大的侍卫,跟随暝郡王多年,冷静且无情。

灼瑶冷笑一声:“就凭你们这样的本事,也敢动我家主人,若是想死,尽可再来试试,下回我这刀就不会停下了。”声音未断,人已不见。

“这姑娘也不错,以后就留给你了。”暝郡王轻笑一声,对无衣说。他发现无衣竟盯着灼瑶远去的身影。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好几处被顾若影划破了。他还很高兴的样子,又交代无衣道,“把这身衣服换下来,不要扔了,也不要缝,我要留着。”

“是,这昫王妃若是跟昫王讲此这事儿,怕他会来闹。”无衣有些担心昫王,他本就和暝郡王过不去,再看他又十分爱这王妃,知道暝郡王的挑衅,定是不会随便罢休的。

“随他!我还怕他不来呢!”暝郡王收起了笑脸。

“是。”无衣只好应道。

两人跳下屋顶回了房间,他们对于路盈北的死活并不关心。

顾若影刚走几步,昫王就来到了她身边。他本想问刚才去了哪里,但是见到来人报找到世子了,也就先去问那人情况。

“回王上,小世子找到了!找到了!我先回来报信,薛统领与般姑娘正在领着小世子回来。”那报信的人讲的话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没有进房里去,眼巴巴在门口等着人回来。不一会儿,般嫦与薛骐的马就到了,小世子正好好在薛骐的怀里,手腕上还吊着那个琉璃球。但是因为中了迷香,并未醒来。

“过来!”顾若影对薛骐说,他抱着孩子跳下马,将孩子送到顾若影面前,顾若影在身上的香囊里找了找,找到一个黄色的小瓶子,打开来放在孩子鼻子下,孩子一嗅就动了动,然后就醒了过来,看到黑压压的人头,还吓了一跳,说:“这是哪里?”

听到孩子的声音,昹王妃才哭出声来。

“小世子,你可有哪里疼?”顾若影从孩子的头部一直摸到脚,对着昹王妃说,“没有伤。”

路盈北呵呵笑着,摇了摇头,道:“娘哭什么,我哪里都不疼啊!”

等顾若影验完,昹王妃才将孩子抱了过去,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来。

“在哪里找到的?”曜王问。

“回王上,我们一路跟着般姑娘指的方向追,结果看到一闪一闪的光,正是昫王妃给小世子这个球发出来的,这才直追过去。人已经按下了,但……已经自裁,尸体我们也带回来了。”薛骐回答道。

“离儿,一会你去看看。”曜王交代路剑离。

“是。”路剑离应了就去看那尸体。

“今日多亏了昫王妃。”昹王在一旁摸着孩子的头,感激地对顾若影说,昹王妃也在一旁点头。

“是我们小世子福大命大,没有事就好,昹王殿下就先带孩子去休息吧,父王与娘娘也去休息吧,都折腾一晚上了,我去陪着昫王殿下。”顾若影担心着路剑离,就忙答了几位的谢意,跟着般嫦去找路剑离。

曜王这才让大家都退了下去,这事也告一段落。

顾若影走到路剑离身后,默默看着他,只见他回过身,手中握了个东西,他将那东西放进怀里去。

好在这里只有四人,路剑离,顾若影,薛骐以及般嫦。

“薛骐……”路剑离准备说些什么,来拉拢这个人。

“属下和昫王殿下查看了尸体,什么都没有发现。”薛骐痛快的答道。

路剑离点点头,让薛骐把尸体收拾好,然后就领着顾若影离开了。

“你也不问是什么?”路剑离感觉很是疲惫,身体和心里的。

“你要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的。”顾若影知道他情绪不对,就主动将他搂住,增加他的安全感。

“老三的东西。”路剑离在她耳边轻声说。

“慢慢想对策,不着急。”顾若影轻拍他的后背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