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07章 剑穂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82 2022-06-26 14:40

  

  冥药细细查了孩子的情况,又确定顾若影完全没有问题了,才退出了房间,让路剑离陪着她。

“孩子也是毒身药身吗?”半烟悄悄跟在冥药身后问。

冥药摇摇头,答道:“与普通孩子一样,放心吧。”

半烟松了一口气,是个普通孩子便好。

冥药出了院子,见满院子都是人,连下人都站得满满的,旸王也还在。

冥药对众人说:“大家都放心吧!王妃好好的,小世子也好好的。”众人听了都开心不已。

半烟也对大家说:“殿下还在里面照顾王妃,他让我跟大家说,这些日子各位顾看着王妃都辛苦了,会多发一年俸银给大家,以后还请大家像顾看王妃一样,顾看着小世子。都去忙吧!”

大家这下更开心了,他们是真心关心王妃,王妃在他们心中早已是亲人一般的存在,大家就应着各去忙各自的了。

冥药这才注意到院子里的旸王,他上前问:“旸王殿下手怎么松开了……”

“无妨,刚才事出紧急,便……”路承天不仅是松开了,还抱了顾若影,现下确感觉到了伤疼。

冥药听到他这么说,再看到他身上的血迹污迹,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时,下面已经有人送了新衣过来,原是半烟吩咐的,她的心果然是细。路承天换了本属于路剑离鼠灰色新衣,冥药又趁着换衣帮他查了伤,顾若影再加上孩子的重量,也是不轻,他虽使了内力,但仍然是加重了肩伤。

“我还正想去要去看看你的伤……现下切不可再动了,老老实实待着。”冥药又交代一遍。

“知道了,有劳先生。”路承天非常客气。

等两人再出来时,就见曜王风风火火地进了中院,身后跟着昹王与昤王。

“快将我的孙子抱来看看?王妃可还好?”曜王大声地叫道。

旸王忙过去行礼。

“承天也到了!”曜王看到他很是高兴。

接着,路剑离就抱着孩子出来给曜王等人看,他远远就看到换了衣服的路承天身上穿着自己的常服,两人身量相差无几,路承天比他更壮一些。

“珏儿拜见祖父。”婴儿在路剑离的怀里也很安静,刚刚吃饱了,正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事物,又像有些困了的样子。

新生的孩儿曜王不敢接,就和昹王、昤王把头凑了过来瞧。

“我看比小北、小南小时更好看些。”曜王笑道。昹王和昤王也不生气,都点着头称是,大家看好了,也打听说顾若影睡着了,也不便进去探望,便都回去了。

半烟换好了衣过来从路剑离手里接走了睡着的小世子。

旸王走在最后,路剑离便亲自送他。

“今日,真是要多谢你了!怕是这肩膀上的伤更重了些。”路剑离真心地道谢。

“这点小伤,无妨的,他们母子平安便好。”旸王回答,又接着解释自己为何会在昫王府,“我今日本是来看看汤湛,没想到汤湛还没有看到,就见看到昫王妃将要临盆,也是凑巧了。”

“青渝,你领旸王去汤湛那里。”路剑离吩咐青渝,自己则又回到顾若影身边去了。

“殿下,伤可还好?”青渝走在路承天身前,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担心地问道。

“没事。”路承天简短地答。

青渝将他领到汤湛那里,汤湛仍起不了身,为了防止他乱动,冥药给他下了药,意识清楚着但是身体动不了。

“旸王殿下。”汤湛叫道。

“汤刑卫受苦了,你的大恩我不会忘的。”路承天走到床边坐下,对汤湛说道。

“殿下言重了,王妃……”汤湛知道昫王妃在生产,洵美刚才听到消息,从他这里急急奔出去的。

“王妃刚诞下了小世子。”青渝答道。

“殿下……”汤湛只拿眼看了一下路承天,路承天就明白了,让青渝出去等。好在青渝是自己人。

“你说。”路承天坐得更近些。

“凡您去看看刑政院的医所,我当时躺的那里。被褥之下有个剑穂,是当时其中一人的。”汤湛一直在等旸王来看他。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洵美或者昫王,而是在等着旸王来。

路承天拍拍汤湛的胳膊,走出了房间,交代门口的青渝道:“好好照顾。”

他立即去了医所,医所里还有个受伤的王超,这个由头比潜进去,要容易得多。王超伤得不如汤湛重,但是也是中了好几刀,还在医所里待着。

路承天坐在他身边探望,并且是坐在了汤湛当时躺的地方,他一边和王超寒暄,一边用右手轻轻地摸索着被褥,果然就感觉到有块地方微微凸起,他趁着王超没有注意,悄悄将手伸了进去,将那东西摸了出来塞进了袖中。

回到王府,关上书房的门,路承天才抖了抖袖子,滑出一个有裂痕的玉制剑穂。这应该打斗时掉在地上的,被细心的汤湛拾了去。这玉块虽不大,却是品质不错的良玉,上面的纹饰并不是谁家的印迹,只是普通的吉祥花纹,所以,这不是特制的而是市面上的东西。若是出自曦晨镇,那卖玉的也就那么几家,以这玉的质地,那就更少了。

路承天右手持着玉,以内力将它不轻不重地拍在桌上,本就裂开的玉直接碎成了三块,他找了个锦袋装起其中两块,留了一块在桌上,对门外叫道:“乘枫!”

李乘枫从门外推门进来,答道:“在。”他本是路承天的另外一个隐卫,现在路承天一而再地被袭击,也不能再隐着了,只能现身时时跟随,他的武功要高于路承天,那日若是他在,也不至于这么多伤的。

路承天独自惯了,对谁也是不能完全放心,所以不喜欢人跟着。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多几个他觉得稍微放心的人跟着。

“这个,你拿去查查来源,不要让人察觉了。”路承天将那块玉交到他手中。李乘枫应了便立即离开。

路承天在书房等了一下,听到有人轻轻敲门。

“谁?”

“殿下,杜衡。”杜衡听到里面路承天的召唤,就推门进去,先跪下拜。

“起来吧。你来了,我也轻松些,事情太多了,连看书喝茶的时候都没有。”路承天笑道。

“是,小人尽量替殿下分忧。”杜衡恭敬地答道。他是位三十来岁的普通男子,一看气质风度便知是一位谋臣。

“现父王对我很是喜爱,我也有些彗绝的军功,但是还差些,还差一些支持者。”路承天说。

“这倒急不来,人心需得慢慢经营。只是殿下才封王没几天,已遭遇了两次伏击,第一次躲了过去,第二次还受了伤,看来这人很着急啊!”杜衡关心的是遭袭的事。

“你觉得是谁?”路承天看向他。

“断不是昫王与昤王。这两人素来以头脑取胜,再着急也不会做这么莽撞的事。只能是昹王,或是希望是昹王的人。”杜衡果断地答道。

“就算是轮到晖郡王,也轮不到昹王,他或者是他身后的人得把这些个人都杀绝了才行。”路承天屑地笑道。

“殿下说的是。这些人虽没有头脑,但是也是有用不完的人,这批人武功还不够高,恐怕后续还会有,我给您多备了些高手,以防万一。”杜衡觉得这些人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来。

“没有头脑的才最是烦人。”路承天眼里有些怒气,他很少生气,或是说,生气也不会显在脸上。

“是。”杜衡附和道。

“我让你准备的礼都从硕城带来了吗?他们孩子都有了,我也要抓紧点才行。”说起孩子,路承天想起今天怀里的顾若影,不觉思绪飘开去,又想起灼瑶说的事,更觉这女子的与众不同。

“都按您说的办好了。”杜衡将礼单从袖中抽出,拿给他看,“另再帮您物色了几个……”

“就姝儿好了,不熟的人放在身边我会睡不着。”路承天立即打断他,他生性太多疑,可以相信的本没有几个,完全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是。”杜衡退出了书房。

路承天则回到睡房换下这件鼠灰色的常服,他不想穿着昫王的衣服,也不喜欢灰色。换衣服时,他触到了怀里的那个药罐,便将它拿了出来,先打开来闻了闻,有一股特别的香味,他想起顾若影的身上总是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药香味。他摊开左手掌心,那道断断续续浅浅的疤痕他并不在意,所以他也不打算用这瓶药,只将它搁到镜前的桌上,桌上干干净净地只放了两样东西,一样是个浅紫的药罐,另一样是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浅紫手帕子。他坐到桌前,手抚过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留着这些东西,只是隐隐地不想丢弃或者还回去。

去昫王府之前并没有找人先通传,那这药是一直就在她怀里吗?是一直在等着自己前去吗?还是想来找自己?

路承天想起了在彗绝的一场小战,他亲自参战,马被对方砍了腿于是从马上跌了下来,还未起身,就见一个赤色身影跃到他的身前,左右手各持一剑,替他挡住对面敌兵的攻击,那脸上的笑意竟是畅快的。再回到昫王身边时,则是个被娇纵惯了的小娘子,对昫王便都是呼来喝去的。

若是以后要和昫王一争,要将她怎么办?要将她与那漂亮孩子一起杀了才行,否则,后患无穷。

他就这样下定了决心,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要一并杀了,才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