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0章 转道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33 2022-06-27 02:03

  

  霆肃辗转反侧一夜未眠。他也去了顾若影住的客栈守了一阵,并没有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不知是出去了,还是已经走了。如若像疾风所说,应该是还没有走的,因为他们也还没有拿到雪衣。

直到黄昏,他才鼓足了勇气进到客栈里,无衣正在一楼厅里检查店家为顾若影与灼瑶准备的晚饭。他松了一口气,好在人还没有走。

“霆公子回吧,主人不想看到你。”无衣拦住他道。

“无衣公子,我知昨日是我僭越了,我想给郡主赔礼……”霆肃态度温和。

“不必了。”无衣冷冷道。

“我……”霆肃还想说什么,话还未开始讲,就有一把短刀擦着他的左耳而过,插进了他身后的柱子里。霆肃正抬头看,灼瑶人已在他身前,手中另一把短刀划过他的胸前,他侧了一下身躲过,就见她灵巧地一转身,短刀又直朝他面部而来,他不得已拔出长剑横在脸前,只听得灼瑶的短刀“锵”地一声,直中长剑,与此同时,她的脚又踢向他的腹部,霆肃向后跃起跳开几步,已到了门外。

“滚!”灼瑶恶狠狠地说,“再让我看到你,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我不与你打,并不是打不过你,而是因你是女子。”霆肃被顾若影两个手下拦住,心里很是憋气,就想与他们一斗,持了剑就要进门来。

“打不打得过,试了才知道。”灼瑶从柱子上取下短刀,左右手各拿一只,也准备和他再打一场。

无衣刚想制止二人,就见顾若影款款地走下楼梯。她未施粉黛,发随意拿根钗一挽,一身素白的衣裙,脸上带些病色,但是也足以让人侧目,便是这样的不好的脸色就更惹人心疼了。

“灼瑶。”顾若影叫道,灼瑶听到后就收起了两把短刀。

“郡主。”霆肃也收起了剑,待她走近些才轻轻唤了一声,接着行礼。

“是我昨天说得不够清楚吗?”顾若影眼神冰冷,两人隔着门槛一里一外的说着话。

“不,清楚得很。我来只是确认下郡主是否安好,这便走了。”霆肃见她如此神情,已然是没有了留下的心,便从怀里取出顾若影之前跌落的钗递了过去,“这是前日您在街上落下的。”

“用过的,不要了。”顾若影并没有接,只扫了一眼,冷淡地丢下一句便转身走了回去。

霆肃咬着牙将那钗紧握在手中,也转身走进了夜幕中。

“明早走吧,不想进雪域了,狐是猎不到的,那么多批人进去,搅扰了雪域,都活不了。”顾若影对送饭进房间的无衣说。

“是,那我们去哪里?”无衣和灼瑶一起问。

“去西州。”顾若影淡淡说道,“西州是烨王与珏儿要夺的下一个州,我先去探探路。”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去西州,就觉得自己应该去。

“去西州两条路,一条经我国砾城、硕城,再穿过林带就到了沙漠,镜流等三国的城就在沙漠之中。还有一条路比过城更快,就是走一段雪域,沿雪域与曜国边境而走,会更快到达林带。”无衣答道。

“那便走这条,我们不进曜国的好。”顾若影回答。

“那不是和那小子同路了吗……”灼瑶想起昨天霆肃也说走这条路。

“无妨,他们还没有雪衣。我们只是没有备用的,如果不进雪域也就不需要备用的了。再说,也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顾若影觉得,若他昨日不是装,倒真也怪不得他,是自己太过思念昫王了。

见她这么说,无衣与灼瑶放心下来,无衣曾在家里与昫王聊过天,那时他确说过,北州已定,接下去便是西州了。因为南州实力虽不强,但地处大海对面,而北州水军并不擅水战;东州是除北州以外实力最强的一州,同样物产丰富、兵力强大,要攻打还需从长计议。而如今珏儿为王,能夺下西州便是他能力的最好证明,顾若影应该是想助他一把。

第二天一早,顾若影三人便准备出发。

疾风回来禀报了霆肃。

“什么!雪衣都未制好,如何进雪域!这可不行!”霆肃惊叫一声,他急急奔出,用了内力,一路在街道上狂奔,看到了顾若影的马车,便跃起拦在马前。

“郡主!”霆肃急切地叫道。

顾若影听到霆肃的声音,便让灼瑶掀开了车帘。霆肃走近车前,一脸焦急:“郡主,这雪衣还未制好,您如何进雪域?!这不是去送死吗?”

“你什么身份,我家主人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灼瑶一脸不屑地看着他。

“请您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这就去玉龙镇给您买雪衣,请您等我一日。”霆肃恳求道,他看起来很是温柔,但现下觉得脾气也有些急。

“多谢霆公子关心,我回曜都,所以不需要。”顾若影朝他笑了笑,便放下了车帘。无衣与灼瑶便不再理霆肃,接着往镇外走。

霆肃这下无话可说了,但他还在怀疑顾若影的话,待他们的马车走远些,霆肃对疾风说:“我们也出发。”他一瞬便下定了决心,要跟在顾若影的身后。

疾风这才看出,公子似乎对这位郡主有些过于关心了,他心中一惊,按年纪算,公子比郡主要小了五六岁之多,虽然那郡主看起来绝美,但是……而且……他想得头都大了,但是公子既吩咐了,也不能不听,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追着郡主的马车去了。

“公子……真要……”疾风边赶车边问车上的霆肃。

霆肃没有答他,只在车里“嗯”了一声。他手中握着书,却是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顾若影的马车在客栈前准备的时候,炎庭正在对面客栈房间往下望。他心里也有些急,人还未到,这就让她进了雪域可如何是好?但手下回了话过来,说听到顾若影说的是“回曜都”。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进雪域便一切都掌握中。只不过她太特别,这队人马是专为她而设的,个个武艺高强而且人数众多。若是普通的军队,到她这里也是不顶用的。

“人到哪里了?”炎庭问。

“已到落云。”手下答。

“好,让他们扮成商队进砾城,在砾城等消息,待她一进砾城便动手。”炎庭立即吩咐手下道,如果在落雪或落云动手,想必那萧璀会一查到底,但是在曜国动手便不同了,他的手伸得再远也不能伸到别国去。

炎庭自己也起身背着包袱出了客栈。这些天,他一直易着容,还将自己脖子的印迹给盖住了。顾若影见过他的脸和印迹,所以他不能冒险。他穿着一身青灰的常服、外面裹着黑色的雪披、头戴帷帽,混迹到普通出城的人群里,这样的打扮并不起眼,离顾若影与商队也远远的,只到眼目所及的距离。宁愿丢掉目标再找,也不要被她发现。

她的眼,她的耳朵都太厉害了,他不得不防。他的手下在他十几步远的地方,并不与他同行,只有受到召唤才会悄悄前来会面。

炎庭没有追出去多远,就见一辆马车从他身边驶过,那马车旁有一位骑着马的年轻男子,炎庭认得,正是这几日出现在顾若影身边的那位公子,这位公子同时还出现在玉沙镇救雪冲的现场过。

炎庭还未来得及查这位公子的来历,现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顾若影。这位公子目前是向着谁不得而知,但是多一人也无妨,都杀了便是。

霆肃是明着跟的,并没有打算隐藏起来,所以当他追上来后,顾若影那边早已知道了。他一路跟着顾若影到了落云,再往前便是砾城了。

“主人,跟来了,要不要杀了。”灼瑶站在客栈的院子了,对刚下车的顾若影说。

“随他吧。”顾若影无所谓地说,“进砾城时,让边境驳了他的文书,我要他无论从哪里都进不去曜国。”她的嘴角带了些邪笑。

“知道了。”灼瑶也学她那样笑,忽然觉得不对,之前不是说走雪域那条路线吗?为何是进砾城?难道就是为了避开霆肃?

无衣安排好房间来请她们进去。接着没过多久,霆肃果然也就到了,顾若影当作不识他,带着灼瑶回了房间。这镇子倒是规模不小,客栈有套房,他们三人便可以住在一处。

不一会儿,无衣收拾完马车上的东西,就前来敲门。

“这位可是大手笔了,给了掌柜一大笔金子,让掌柜把其他住客都请走了,现下这个客栈里只住了他一行,还有我们一行……”无衣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有人来敲门,送来了热水、炭盆、食物等等,一应俱全。

顾若影站在二楼往下看,整个大厅里空荡荡地,并没有看到霆肃。

“他跟我说,您说不要让他出现在您的面前,他便不出现了,但不妨碍他照顾您,说让您放心,以后这一路,他都顾看着。”无衣把霆肃的话学给她听,倒把她给逗乐了。他一直只是跟着,并未上前,这是出了落雪才跟得更近了些。

“这孩子是有什么毛病吗?”顾若影边笑边问无衣。

“毛病我看没有,只恐是您冬日招的桃花。”无衣无奈地笑笑。

“他莫不是看不出我对他没有兴趣?他……太年轻、太难看、太黑、太矮,最重要的是太笨了。”顾若影又将屋子搜索了一遍,发现二楼离她最远处有一间房子亮着灯,想是他住在那里了。

听顾若影这么说,灼瑶在她身后笑得都岔气了。

躲在柱子后面的疾风听到顾若影的话,气都不打一处来,真想站出去和她理论。但还是忍了下来。

他等顾若影他们进了屋,气鼓鼓地回到霆肃身边。

“东西她都还满意吗?”霆肃问。

“东西我看满意得很,就是不满意您。”疾风愤愤道。

“我又哪里不让她满意了?”霆肃认真地问。疾风便把顾若影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学给了他听。

霆肃叹一口气答:“她也没有说错,若与那两位比,无论是身份还是长相还是智慧,我都差得太远了。”

“公子,哪有的事!我看你就比他们强!”疾风仍是很气愤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