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57章 试探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809 2022-06-26 14:40

  

  顾若影应了昫王不出门,便也真的不出门去,乖乖待在家里练剑,发呆就这样过了二三日。这日上午在院子里看到身着灰衣的凝寒,又是心恍了一下,还以为是昫王回来了,再一看那佝偻的背,才恍然是凝寒。

顾若影一直不知道凝寒的武功到底如何,见院子里没有别人,就快速上前,边冲边抽出剑朝他直刺过去。凝寒已感到剑风,忙闪开,就从腰里抽出软剑一抖,即成硬剑,挡开顾若影的剑。顾若影没有停,使出全力攻他。没想到,他内力、剑法都属上乘,甚至好过颜星转与秦柏舟。两人对战他也不惊,冷静地对战,但是没有收力的意思,也是招招见狠。顾若影打得酣畅,一时竟有些忘记了是在试探而不是对战。竟像以往一样迎着凝寒剑而去,凝寒这才惊了,忙收了剑闪开。

“功夫不错。”顾若影忍不住赞他。

“还是王妃技高一筹。”凝寒礼了礼,那病态的声线每次都让顾若影要回忆起司夜。

顾若影终于知道昫王会何总是让凝寒一个人行动了,因为他有这个本事。

“好多日都不见你在家里出现。”顾若影说。她感觉凝寒确实就像是个影子,有时候好多日见不到,有时候突然就出现了。

“是,有事要办。”凝寒简单地答。

“那若是昫王要见你,如何召唤?”顾若影好奇地问。

“殿下不会找我,需要我时我自会出现。”凝寒摆明了就是说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不想告诉你。

“你这几日在家,不会也是殿下安排的吧……”顾若影看凝寒不答,那表情就可以确定了。她摇摇头,一脸无语。

“我不会扰您。您若不想看到我,我便隐起来。”凝寒看她不高兴了。

“不必了,你该怎样就怎样。”顾若影摆摆手,自已找事去玩了,不想理他。

今天近身的人只有般嫦与洵美,顾若影让灼瑶带冥药去王城外的药铺了。冥药也是闲不住的人,昫王专门给他僻了院子,院子是昫王府旁的附院,平时没有人住,都是王府来了客人,住在府里不方便,或者人多时,就会安排在那边。现如今就将其中一个院子给了他住,好用来晒药、制药,玄玉是这个院子的常客,现在他干脆也搬到这个院子里住了,这样就可以和冥药研究药理、医理。两人相谈甚欢。今天去药铺,玄玉也一起去了。

顾若影刚才与凝寒对战已香汗淋淋,就回房去换衣。但只见洵美一人伺候着。便问道:“般嫦人呢?”

就见洵美神神秘秘地笑,也不说话。

“有什么有趣的事?说来听听。”顾若影觉到她的不对,一脸兴奋地问。

“主人跟我走。”洵美忍着笑道。

顾若影立即换好衣服,随着洵美出了屋子,悄悄地来到前院,洵美身量很轻,脚步轻到根本无法察觉,顾若影也学她的样子,尽量放轻脚步。两人躲在影壁后,从花格间往大门口望去。原来,般嫦正在大门口站着,身旁还有个高大的男子,原来是薛骐。

顾若影看向洵美,就见洵美查她挤眉弄眼。

两人正看得起劲,就见门口的般嫦转了身准备进府。般嫦手中捧了个白帕子,帕子展开着,露出几块精致的糕点。

顾若影一脚将洵美踹出影壁去。

“啊!”洵美不知道顾若影会踹她,还使了内力,飞出好远,好在她身法够巧,若是旁人早就摔成狗啃泥了。

般嫦刚走进门来几步,就突然看到窜出这么个人来,也吓得一“啊!”,就见薛骐已从大门外飞身上前,挡在了般嫦身前。两人细看来人,原来是洵美。

“洵美!你在这里做什么!”般嫦急得推开薛骐,脸也红了。

“啊……我……主人!”洵美语无伦次。

“我们散步……”顾若影看洵美出卖了她,只好也站了出来。

“这大太阳的,您又怕热,这是散得什么步,要是让昫王知道了,又要担心您了。”般嫦答道。

“对,有些热,那我们回去了。你们接着聊,门口热,进院子聊,薛骐也不是旁的人,允他随时进府里来。”顾若影忙推着洵美,两人转身就走。

“不是……我……”般嫦怒气冲冲地转向薛骐,“看你干的好事,没事送什么糕点!”

“我……我的错,这一家十分……难买……我好容易排队也只买到了这些……想让你……”薛骐的心思再明显不过了,般嫦一捕卫出身,哪里能不知道。

“以后不要买了!”般嫦陪着主人在异乡,哪里有心思想这些。

“你……不喜欢这些……”薛骐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不喜欢你买的!”般嫦轻吼道,说着,将那包东西扔给薛骐,留薛骐一人愣在那里。

顾若影与洵美在后院的廊前看到般嫦走了回来,忙问:“怎么这就回来了,不多聊聊。”

“主人!”般嫦一脸怒色。

“买了什么给你?东西呢?”洵美则关注点不一样,见她空着双手。

“洵美!”般嫦急得眼泪流了下来。

“洵美,你干的好事,现在你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顾若影摇摇头叹。

“主人!干好事的人是我吗?刚才谁把我踹出去的!我腿现在还疼呢,怕是都青了!”洵美也叫道,不肯背锅。

“般嫦你哭什么?所以,你是不喜欢他?是他故意挑逗于你?!好啊!来人,帮我把那薛骐捉进来!”顾若影大喝一声,侍卫听令就真将薛骐捉了进来,跪在廊前。

“主人!”般嫦想要求情。

顾若影冷着脸抬头制止了她,冷冷对跪着的人道:“薛骐,你是何居心!胆子如此大,竟对我昫王府的人动心思!该杀!”

“王妃……我没有……”薛骐平日还算冷静,这会儿也失了分寸。

“没有!那为何刚才般嫦回来都哭了,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又是谁?”顾若影声音更大了。说着,将手放到了身侧的剑上。

就见般嫦扑通一声跪到了顾若影面前,用手将她拔出的剑又推了回去,紧紧握住:“不是不是,主人!您的剑不能随意出!薛统领并未对奴婢做什么,只是来送糕点吃的。”

“那你为何要哭?”顾若影手未松开,还使着劲。

般嫦不能说,只能拼命摇头。

“你握我剑,可知是死罪?”顾若影现出他们不曾见过的杀手脸。

薛骐听到这话,就将头重重磕在地上,道:“王妃,不关般嫦的事,都是我一厢情愿,她对您忠心耿耿,杀不得啊!”

“你喜欢她?”顾若影问。

“是,从那次一起去找小世子,她便在我心里了。但是我一厢情愿,她并未应,她……杀不得,您要杀便杀我!”薛骐又再次磕头,这下比刚才那下更重。

“你可知?”顾若影低头问手都握红的般嫦。

“我知他心意,但我不能……求主人开恩,不要杀他,放他走,我不会应,我不会应的,他回去也便忘了这事了。”般嫦猛地摇着头。

“我不会忘的!即便是王妃杀了我,我也是这么说。在死前让你知我心意,也便满足的。”薛骐抬起头,咬着牙,刚才两下已经将头磕破了。

“你胡说什么!快求主人饶命!”般嫦流着泪吼道。

顾若影好似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她推开般嫦,已将剑拔了出来,般嫦已挡在了薛骐身前:“主人真要杀,就连我一起杀了,我来生再来伺候您。”

“所以,你们两人是相互爱慕了?”顾若影再问。

那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眼里全是泪与爱意。

“那好,薛骐你回去准备准备,等昫王回来就过来提亲吧。体面点,我般嫦是亲人,不是下人。”顾若影把剑收回鞘里,声音、脸色都恢复如常。

那两人怔在那里,不知道刚才听到的可是梦话。

“不能,主人我还得……”般嫦扯住顾若影的裙子。

“那就一起杀了。”顾若影说。

两人又抱在一起拼命摇头。

“般嫦我需要你,你嫁与他也不是不能在我身边啊!你与他一样,他在营里,你就在府里,他回家你也回家,不就好了。”顾若影扶起般嫦。

“主人,那你刚才……”般嫦不可置信,薛骐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在思索顾若影那句话。

“主人要杀人还问原因?还让跪着解释?你可能还没有看清她人影就已经死了。”洵美幽幽说道,她倒是聪明。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我就是帮你们各自试试真心,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顾若影呵呵笑着,大家也不敢有气,却又觉得她做得很对。

“您要不就练功吧,您这一闲下来,又没有昫王折腾,就来折腾我们……”洵美被踹了一脚,到现在还是很生气。

“洵美,不得无礼!”般嫦斥责道,她已起了身,从身上拿出药,给薛骐的额头擦药,心疼不已。被她一斥责,洵美就觉得自己以下犯上,忙跪了下来请罪。顾若影摆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

“怎么是这么傻,磕下去这么重……”般嫦对薛骐说。薛骐还沉浸在幸福中,傻笑着摇头。

“他若不是磕得这么重,我还不会把你给他呢!”顾若影笑道。

“主人!”

“你有银子吗?”顾若影想到个重要的问题,问薛骐。

“王妃放心,我的饷银都存着呢,我平日一厘银子都不花的。只不过也不多……”

“你尽你能力就好,尽心待她比什么都重要。”顾若影答道,她也只是想看个态度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