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28章 新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800 2022-06-26 14:40

  

  “伤得如何?”路承天站在顾若影躺的床边,问前来看诊的医士。

“回王上,共有十几处刀伤。有四处刺得较深,失了不少血,所以晕过了去。倒是无性命之虞。”医士回答道。

“何时能醒?”路承天坐到了床边。

“说不好,估计也是快了。”医士又答。

“再给些药,让她多睡几日,给重些,她的身体不一般,少了没有用。这一醒来怕是要闹,先让伤好些了再醒来吧。”路承天忍不住握了她的手,手冰冷的,应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是。”医士应了下去。

“王上……”青渝站在路承天身后唤道。

路承天一转身,将他踢倒在地:“怎么交代你的?昫王杀就杀了,切莫伤了她,为何带回来伤成了这样?”

青渝跪伏在地上,不敢答:“属下办事不力。我到时……到时已经受了伤了……她也到了……陷阱里。”

“为了救他,而放弃逃跑的机会吗……”路承天冷哼一声。

青渝不敢再说话。

“昫王找到了吗?”路承天又问。

青渝摇摇头。

“没用的东西。”路承天恨恨道,专程来到砾城,就是不放心,没想到还是给他跑了,“再去找!若是跑到了烨国,那就只能一战了!”

“是,人派下去了。您也无须太担心,您手中握着昫王妃,那两位定是都不敢乱动了。”青渝之前已经为路承天查清了三人的情况。

“下去吧!今日回曜都。”路承天对青渝挥挥手。

床上的顾若影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额头还有些许汗珠,感觉睡得不是安稳,身体并没有睡沉。

路承天看得心疼不已,拿出帕子替她擦额头的汗珠。

“怎么那么倔?认输不行吗?也不会受这番苦了。”路承天轻声道,“你救得了他这一回,还能救几回?这一世有多长你知道吗?我总会杀了他的。他不死,我不安心。”

路承天又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有些不舍离去,但是还有很多得要的事情要办,只能将她先放在一边。

顾若影醒来时人已在曜都,已是十几日之后了,身上的伤都快好了。回了曜都,路承天一直在给她吃睡觉的药,这才得已顺利回到曜都。回来后才让医士停了这药。

关她的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可是发现被子下的自己,双手和双脚之间分别都有一条铁索。

“就……这……就想束住我?”顾若影想使内力将这铁索扯断。没想到,几力竟然用不了。

“不用费功夫了,给你用了药。”路承天推门进来。

“旸王殿费心了,找得到我能用的药。”顾若影抬起下巴冷笑道。

“你自是不同,我早就知道了。一直在备着呢,可以让你睡着的药,可以让你无法用内力的药,可以毒死你的药,我都有。”路承天说这话的表情,似在讲情话,像是在告知情人自己会送她什么礼物一样。

“还有那动情之药,是不是?”顾若影笑意更深,他说了这许多药,立即就让顾若影想到那专为自己而制的药,就说暝郡王那样的头脑,怎么可能拿到这样的药,原是他给的。

“聪明。”路承天坐到她床边。

顾若影也没了逃的心,干脆把玩起束在手上铁索来:“都没有内力了,你现在扑过来,我都推不开,还带这个做什么。”

“你岂是一般人,需得防着才行。还有,我不会扑上来的,扑过来我定活不了。”路承天虽然日日都想得到她,但是当看到她时,却觉得自己如何如何也都下不了手,他希望顾若影能真正望向他,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顾若影不再说话,躺回床上。她需要静心才能安抚自己的想要杀他的心,还不到时候,再等等,顾若影。她对自己说。

“昫王你不用担心了,他受了重伤,可能死在路上了,我终是没有人来救了。”顾若影故意说道。

路承天果然吃了一惊。顾若影将当时的情景描述了一遍给他,看样子,他有些相信,见顾若影都伤成这样,那么昫王一定是严重得多了。

“他若是死了……我会帮你找回尸身的。”路承天浅笑道。“再说,烨王怕是比他更想来救你吧,或者……你就留在我身边?”路承天半真半假地问道。

其实路承天在彗绝就知道两人的关系了,只是要青渝再去确认一下。那日萧璀离开前与路剑离喝酒,他便在帐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现在,只要将她拿在手里,那烨王多少有些顾忌。到时,再与他谈一谈,都是合作,与谁又不是一样?到时再将顾若影献出,还是个人情。

顾若影只拿眼斜了他一眼,便不见说话了。

路承天走后,青渝趁无人推门进了顾若影的房间。

“昫王妃……”青渝有些尴尬。

“青渝现在是什么身份?王上身边的侍卫,还是哪个府的大人?”顾若影戏谑道。

“我知道对不住您,也没想辩解什么,各为其主而已。我来只想告诉您,颜星转与秦柏舟,我将他二人运回你们烟雪镇外的宅子,安葬在宅后的山上了。”青渝知道只能帮这么多,别的确实做不了。他说完就离开了。

顾若影听到二人的名字,眼泪就流了下来,她以后永不会平躺着睡觉了,因为背后有颜星转的魂。

路承天没有将顾若影关在牢里,而是关于后宫的其中的重欢宫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反正现在宫里也是安静,先王的王后与王妃被关进了一个破败的弃用的殿里,而未成年的小王子、公主们则被关在另外一处弃殿里分别看管。现在这宫里只有舒姝和路承天在路剑离他们走后纳的平妃岳国公主岳鸾两人。

路承天怕她逃跑,便将所有窗户都封死,只留一扇门进出。屋子倒是宽敞,也分前后室,照顾的人也恭敬有礼并没有苛待,想是路承天有所交代。

他每日都来看,有时候甚至三五回之多,不知为何,就是想要见她。她对他越冷,便越想暖她的心。

“王上为何每日去看那个女人?”岳鸾问舒姝。

“这,王上的事,我们不好管。”舒姝暧昧地答道。

“莫不是看上那女人了?我得去看看。”岳鸾越想越急,跳起来就走,她生得尖脸杏眼,身段也是很好,路承天就喜欢身段好的女子。但是性格却不如舒姝,幸好路承天这几年都征战在外,极少在家,便也由她去了。

“不能去!”舒姝暗叫不好,那位是王上的逆鳞,可碰不得,忙跟了过去。

岳鸾走到重欢宫,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了,说王上说了,只能他一人进,谁都不可以进。岳鸾这下更急了,觉得二人一定有什么关系,于是踢开守卫就冲进了院子。

顾若影没有内力,现在的墙对她来说真就是墙了。她百无聊赖歪在房中榻上看书。只有路承天来了才会带她院子里走动。

“我看看这女人长什么样?”岳鸾推开门,就见榻上坐着位白衣女子,光着脚,将一双白皙光洁的脚搁在桌上,斜躺着看书,头也未梳,美目流转,好生风流的样子。

“原是这个骚样子,难怪了!”岳鸾冷笑道。

“滚。”顾若影轻轻吐出一个字。这下点燃了岳鸾心中的火。

“你,怎敢如此不敬!”岳鸾喝道,又走近一步。

“你的王见了我都低眉顺眼,何况你,什么身份?”顾若影轻笑。

“我是未来的王后……”岳鸾走得更近。

顾若影已经坐起了身,接着,便将两手间的铁索套在了她身上,她一惊转身想跑,顾若影拿脚踩在她背上收紧了铁索。

“昫王妃,使不得!她是岳国公主!”舒姝赶了过来。

“管你什么公主小姐,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我想杀便杀,就算没有内力,杀你们,那也是动动手指头的事。”顾若影将手和脚分别用力,岳鸾马上就要断气了。

“留一命留一命,我替她请罪。”舒姝走近一步,她不敢上来夺人,因为知道顾若影这样的姿势还等不到她上前就能要了岳鸾的命。

“我帮你登上王后的位置,你不是应该感谢我?”顾若影松了松手。

“我不当,我不当,一切都由王上定夺,您先放手……”舒姝忙答。

“谁……让你们进来的?”舒姝听到声音已经吓软了腿,转身跪下。

“王……王上,救……救我……”岳鸾双手扯着铁索。

“是心软还是手软,莫不是药给多了?”路承天对顾若影笑道,接着又转身对青渝说,“去让医士过来瞧瞧,别吃多了吃出毛病来。”

青渝忙回身吩咐下面的人去请。

几人完全没有把舒姝与岳鸾放在眼里。

顾若影玩得无趣便将手和脚都松开来,那岳鸾就滚到了地上,顾若影自顾自地又斜躺下,慢悠悠说道:“心软,手也软。我想杀的也不是这些旁人,只有你一个罢了。你切记不要像这个蠢货一样,靠我太近,否则,我多的是法子杀你。”

路承天笑笑:“我自是知道的,内力没了你还有硬功在,所以才将你锁起来,但你忘记了,我也是有武功的,虽不如有内力的你,但是和没有内力的你比起来,我想能略胜一二。”

“既然这样,那你走近些,我们试试看……”顾若影邪邪笑道。

路承天并没有敢上前,而是退了一步道:“拿了酒给你,好些日子没有喝,该想了。”

说完看了地下的两人一眼,走出了房间。舒姝扶了岳鸾出去,也不敢跟着路承天,差了那么几步路,就见守卫已经被处死在宫门外。

路承天在宫门外等着两人,见她们来了便说:“你们都没有资格做王后,若是老实待着,还能多活两天。”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